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简介
冯光辉,文学创作一级,中国作协会员,金坛人。代表作诗集《巴颜喀拉有舞》,小说集《悬空的机器》、长篇小说《最后的蚁王》。曾获《诗刊》1991年度奖、诗刊社2001年诗歌艺术文库优秀诗集奖、紫金山文学奖、江苏省“五个一工程奖”、第九届茅盾文学奖入围。

搜索

复制

个人资料
江苏冯光辉
江苏冯光辉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15,153
  • 关注人气:93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凝固于对岸的一滴运河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白鱼阵

李翔发

冬而春,春而夏。又是春夏临界的季节,又是梅子红熟的时候,浑浑浊浊的雨水猛涨。太湖一如往常,不时刮着排风。风喧浪涌。经不住一阵阵排风的诱惑,白鱼们心儿热了,心儿动了,纷纷不约而同地集结于一起,在太湖这丰饶的产床上演奏着原始而雄壮的生命活剧。
澎——哗啦,哗啦,哗啦……
盆浅滩畔惊涛拍岸,浪卷雪千堆。
白鱼们一忽儿从浪尖跳出,翻一个跟斗,从高空钻入水中,啪啦、啪啦的溅起簇簇灿烂的水花,在夕阳的泛射下熠熠生辉。一尾接一尾的跃出,一尾连一尾的落下。跳出,又落下,且似大雨滂沱一般。更像是千军万马在此集结,行使着某种神圣的使命,按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突围

薛冰

时近午夜,江政委还是一点睡意也没有。洪泽湖上特有的令人神往的水腥味,乘若隐若现的软风爬进窗子里来,将整个房间浸润在清甜爽适中,使人沉迷,使人亢奋。
不知几次了,江政委跨上阳台,眺望着灯光勾勒出的巨龙似的淮河大桥,回味着超豪华皇冠从桥面上一掠而过的心旷神怡,脑海里又浮现出从斗湖到淮河间的漫长水道,隐藏在芦荻深处的港港汊汊,那些比梁山泊、石碣村更出色的天然陷阱,和活跃在这些陷阱间的钢板划子。谁说“往事如烟”呢,当年艰辛的历程,至今仍明晰如在目前嘛!
又有多少年没回这葫芦套了呢?咳,这就不提它啰!总而言之,他从来没有忘记过这一块土地,没有忘记过这里的人民。半年以前,省里开四级干部会,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没有标价的茅台酒

徐锁荣

雨来得真快,刚才还是瓦蓝瓦蓝的晴天,不知从哪里飘来一块云,摔下黄豆粒大的雨点,将湖面上的游客全砸懵了。五颜六色的人团儿没命地划着游艇朝岸边靠,霎时湖堤上的人群像蚂蚁搬家,牵着线揉成团向岸上凡是有遮挡的地方涌去。
湖滨有一座小酒亭几乎被人塞爆了。这个酒亭是用铁皮钉的,亭身涂了一层乳白色油漆,它的两条前腿立于堤岸,两条后腿直插湖底,门楣斜支一块乒乓球台面大的玻璃钢凉篷瓦,宛若一只展翅欲飞的白天鹅。这当儿天鹅暖翼下已被躲雨的人挤破,游艇码头又有一个彩团儿朝这边涌。这个彩团全是二十啷当岁的小伙子,一式的花衬衫,牛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观音河

阿 木

王先生又病了。这次病得很重。这一点,包得胜看得出。
包得胜原是王先生的勤务兵,后又成为副官,现在是总管兼仆人。他本是个流浪儿,40年前,王先生收留了他。王先生对他很好,把他当儿子一样看待。他结婚成家的费用,也是王先生拿出来的。他对王先生一直忠心耿耿,很能捉摸王先生的心思。王先生只要打一个手势,甚至有点表情,包得胜便知道他想什么、要什么,自己该怎么去办。
王先生单名一个斌字,原名阿水,70多岁。人很瘦,瘦得腮帮子只剩一层皮。他多病,这是老年人常有的事。病重时,口中便喃喃地呼唤:“观音河,观音河……”台湾的许多名医都给他治过病,都治不好。他不吃西药,也不打针,更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她和这伙人……

贺景文

小翠打着方向盘,满载红砖的130卡车,拐上了平滑如镜的柏油马路。路旁的指示牌显示着:距新城55公里,血红的残阳挂在西山的山尖尖上,满天的鳞片就像燃着了火。小翠换了个档,车子风驰电掣般地疾驰起来,她家住在新城西郊,赶得巧,到家正好吃晚饭。
“嘀嘀——”小翠使劲揿着喇叭,骑自行车的人的耳朵打苍蝇了,只装没听见,大大咧咧地并排骑行着。这些三三两两的骑车人,是去新城的鸡贩子,后车架上下堆得像座山,一只只铁丝笼子里,装满了鸡。小翠听人说,把鸡运到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一个被导演遗忘的女主角

黄铁男

电影摄制组第一次住进了Y招待所,自然,Y招待所也是第一次接待这样高规格的宾客。岑岑接着那一封介绍信时,一行书写体制版的秀字跳荡在那双毛茸茸的眼前,她抬头望了望伏在窗框上的导演(Y招待所没有大宾馆那样抹着大理石面子的服务台,一扇可以推动的窗户,就权做迎客的接洽处),似乎有那么一点不相信。常听人讲,摄制组花钱如流水,出入用轿车,下榻都是带空调的高级房间。Y招待所是过路君子将就凑合的街道招待所,大部分客房是在地道里(深挖洞年代诞生的战备坑道),难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喜 悦

何士光

    秋深了,晴朗的早晨,鸭子一半浮在水田里,一半栖在田埂上,已显得那样清冷;余下来的,还没有干透的谷草个子,零落地立在那儿,也显得寂寥……只有白鹭倏地又飞起来,闪着白亮的翅膀,低低地划过田野,又才叫人想起刚刚过去不久的夏天,想起墨绿的茂密得不透风的秧子,想起火辣辣的太阳和汗水浸湿的衣裳……那么,在这一片遥远的、被磅礴的大山围着的坝子上,又一个年头算是过去了!
一年一次的,年轻的媳妇惠回娘家的日子到了。一年只有一次,婆婆暗中是这样规定的;哪一天才能上路呢?她不知道,也不敢打听,要随婆婆吩咐的,要是引得婆婆不高兴了,就会把日子一直推到最后……没有想到,今年婆婆却爽爽快快地要她在今天就动身。日子太平了,田土里有收成,婆婆好像也很高兴。
大清早她就起来挑水,想把家里那一口石板砌的水缸挑满,来答谢婆婆的恩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十指尖尖像藕芽

(中国民间文化遗产抢救工程民间情歌精选  郜科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日里田中插黄秧

(中国民间文化遗产抢救工程民间情歌精选 &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