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歌者许军
歌者许军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7,273
  • 关注人气:10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我的音乐
暂无内容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苦逼许军的悲惨生活——别被我吓着

许军,河南开封人,现郑州、开封双城生活

创作歌手,词曲创作人

2017年新歌首发 《 别被我吓着》

别被我吓着

我们在发泄着心中的烦躁

长长的头发是我救命的稻草

手中的吉他是我仅存的骄傲

你说的噪音是我动听的歌谣

你讲的故事还是那一套不要

我想要偷我想要抢

我想要耍流氓

头脑已崩溃

可我只能去想想

别被我吓着

我们在发泄着心中的苦恼

失控的疯狂是我本能的需要

砸碎的铁锁是我生命的咆哮

你说的噪音是我动听的歌谣

你讲的故事还是那一套不要

别再背后指指点点

别再背后打小报告

别再嘀嘀咕咕

别再背后向我开炮

内行听门道,外行看热闹。这首歌一发朋友圈就有行内人士私信我:哥,这歌风格太老球了吧?花钱做歌,推歌很费精力的。为了一首可能性超低的歌付出这么多,有意义吗?

有,且意义重大,只是你还不懂。

要回答这个问题,得回到中国摇滚最火热的年代,那个长发飘飘的荷尔蒙爆表的年代。那时年轻的我们,还都活在梦想之中,全然不顾生活的窘迫。只要有舞台,只要能唱歌,就够了。我们全然不顾是不是应景——在婚礼上,在酒吧,在路演,《无地自容》、《新长征路上的摇滚》都唱,只有《花房姑娘》好像更应景一些,总能得到更多的掌声。总之,有演出的日子,就是好日子。演出除了能刷存在感,还有粮食补给,尽管不是很多。

有位牛逼人士曾经曰过,要想成为牛逼艺术家,童年必须要多次搬家等等十多个条件。其他的条件我不知道是否具备,但是搬家这条我绝对对应了。多次搬家让我成为了所谓的艺术家吗?去球吧。搬家真是一个痛苦的事情……

一次偶然的搬家,让我有了独立的空间——位于开封市东寺门的一条胡同里,我和我的乐队哥们开始了一起摇滚的日子:下午两点准时排练。当时的乐队成员有主音吉他手扬鹏飞,节奏吉他郭强,键盘一心,贝斯石峰,鼓建春。我们这些同路人中,一心是七中的声乐老师,建春是二运公司的司机,石峰是缝纫机厂的工人,对摇滚最痴迷的我是工厂钣金工,其时我已停薪留职。

演出地点在一个负一层的歌舞厅,因为舞厅效益不好,用不了乐队整编,所以有演出的就能混个肚儿圆,陪着嗨的就得饿大牙。不过,更多时候是“共产主义”:出钱的坐等吃饭,出力的做饭刷碗打扫卫生。就这样,我们的乐队度过了一个个痛并快乐着的日子。

那时候我还养了一条大狼狗,叫若克(rock)。摇滚电影《北京乐与路》上映的时候,有人打电话对我说,谁把你的故事改编成了电影。那个年代,大部分人对钱好像都没有太多概念,女孩子也没有特别物质,所以我们这些玩摇滚的叛逆青年,几乎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女朋友。每次路演,都有妹子过来帮忙抬音响。现在想来,年轻真特么好。

在开封的延庆观附近,我曾经在一个阿姨的老家住过一段时间,屋子总共6平米。除了一张床之外,竟然还能塞进去一辆自行车。这是我最苦逼的时候,演出青黄不接,我也不好意思啃老。就像现在流行的一句网络语,自己约的炮,含着泪也要打完。没有钱吃饭咋办?去小饭馆欠着呗。有天晚上已经欠了一顿了,就等着第二天中午一个朋友过来请我吃饭呢,结果那小子爽约了。那时候可不像现在,打个电话就联系上了,比较牛逼的人才能混上一个BB机。中午没有吃饭,只能紧紧裤腰带继续躺着,期盼着朋友晚上能过来。结果晚上六点半了,朋友还是渺无音信。实在忍不住,我只好从床上爬起来,厚着脸皮又去了那家饺子馆。饺子馆老板是个厚道人,说吃吧吃吧,啥时候有钱啥时候给。刚出锅的饺子热气腾腾,竟然湿润了我的双眼。

一阵秋风扫落叶之后,我渐渐缓过劲儿来了,这一刻,这一瞬间,有灵感来过。有一首歌从我心喷涌而出……

《爱情》

这一次终于又填饱了肚皮

忽然间我又鼓起了勇气

自杀的冲动已荡然无存

除了温饱还有别的问题

这一次终于又满足了我自己

忽然间我又鼓起了勇气

自杀的冲动已荡然无存

除了温饱还有别的问题

我们的自负是上了粪的种子

结出的苦果是你们的禁区

请不要越出那雷池一步

现实像刀让你吃罪不起

好了伤疤就忘了痛苦吧

我们的前路还有可乘之机

跃过那片荒芜的墓地

前面的树上结满了爱情

歌词出来了,旋律几乎在同一时间也有了。我相信有很多的艺术作品,歌曲,诗,或者一幅画,就在那放着,只是你碰巧发现了她而已。所谓上帝之手,就是这个意思。我经常会在感觉麻木和创作枯竭的时候翻看曾经的得意作品,会问自己,这是我写的,不可能吧?但是现在,我记录过去的文字水平,感觉自己就是头猪。

回到这首新歌《别被我吓着》。写这歌的那天,乐队几个兄弟在玩即兴演奏,我状态不佳,躺在床上昏昏欲睡。他们几个却越来越起劲,越来越嗨,现场都能弹出花儿来。

我忽然随着音乐嘟囔了起来,平日的不快,烦躁的感受随即嘶吼而出。乐队哥们各自找各自的感觉,来来回回奏了几遍。当最后的一个鼓点停止的时候,乐队情不自禁地一起狂喊:牛逼。

在以后的日子,迫于生活的压力,我去夜场做嘉宾演出。喝了很多的啤酒,也做过很多傻逼事儿。一直没有熄灭的,是我的音乐梦想。在一个选秀比赛上,我让大家认识了我。又通过一部电影,让更多的人了解了我。后来,我从开封来到郑州,又以一首新歌《郑州郑州》让更多的人记住了我的名字。接下来,应该是圆我青春热血摇滚梦的时候了。希望知道真相的你们——《别被我吓着》。

(文/许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在我就要就要绝望的时候
你知道帮助你的只有你的信仰
为什么不去拜下佛
在试试呢
这个念头只是一闪
随手打了几个数字
我的天哪
我竟然登录成功了
在我失败的就要绝望的时候吧
阿弥陀佛
我回来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在娱乐976的颁奖晚会上 遇见了我的伯乐,电影制片人,演员王彤先生。他也是过来领奖,他的新片
神游印度  明年暑期就要全国院线上映 在这里我提前祝贺电影大卖,王老师事业更上一层楼。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娱乐

文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娱乐

情感

文化

许军的原创歌曲在线试听_不请许军吃饭你们怎么能幸福mp3下载 - 音乐吧
http://music.show160.com/1629304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娱乐

文化

许军:在音乐世界里唯我独尊

文_李海洋

 

520日,郑州,许军《郑州郑州》新歌发布会。对于一位原创歌手来说,这是丰收的时刻,好朋友的许军请来所有的朋友来分享,因此发布会现场人头攒动,现场尖叫呐喊的不仅是歌迷,更是朋友。

许军说,没有朋友这么多年的帮助,我是坚持不下来的。原来,外表粗犷的许军也有细腻的一面。许军的粗犷,不光表现在略显沧桑的面庞上,更多的时候在他的音乐中。从1980年代迷恋上摇滚,摇滚精神如今已深入许军的骨髓。

1980年代,当摇滚乐风靡大江南北之时,许军也曾逐浪而行。酒吧的驻唱经历让他直观地看到生活的本质,也更为投入地享受音乐带来的快感。但许军并没有因此而名声大噪。“在这一行,机会是成功的重要因素。”许军没有过多地阐述机会的组成元素,但是“会来事”应该也是必不可少的一项指标,对于硬如石头的许军来说,点头哈腰绝不是他的强项:音乐是精神信仰,而不是成功的跳板,他怎么会为了成功而亵渎他的宗教?

曾经,许军的世界里只有摇滚,当富有激情的音乐节奏想起的时候,他的内心激动不已。摇滚所具有的反叛、批判精神,摇滚乐揭露显示丑恶,追求爱、自由与和平的主题,摇滚乐手反偶像、反崇拜的极端思想……所有的一切,都是年轻的许军所迷恋的。

岁数见长、阅历渐深,许军逐渐明白了音乐真正的内核是情感的真实表达。“如果只有‘长发、皮衣、吉他加架子鼓’,那么不管多么极端的词曲、多么疯狂的吼叫,都不会打动听众”,许军说,“真实是音乐的灵魂所在。”许军在早年出版的诗集中表达过他的音乐观点,没有不好的音乐风格与形式,只有不真诚的创作者。原创歌手的创作是有感而发的情感迸发,音乐的风格与形式是次要的,重要的是音乐的内涵与思想,形式只是情感表达的辅助手段。

许军用真诚的眼神与这个世界交流,用音乐来为残酷的现实做注脚。经过岁月的洗礼,如今的许军早已将犀利、反叛的行为融化在他的音乐作品中,当年的愤青已经能够更为平和地看待现实中存在的问题。

我们不禁要问:当下的许军被磨圆了吗?没有。身边的朋友依然能够读出他诗词中的沧桑和对世界的对抗,只是这种对抗不再流于表面——他在音乐与生活两个世界里游刃有余。

 

开封到郑州的距离

“那个小时候经常打我的老头,再也不是我的对手。”那一年,许军请年迈的父亲吃饭,为他和父亲的合影写下一段简短的文字,这实实在在地暴露了一个粗线条汉子的真实内心。

许军是开封土著,自幼在皇城根长大,对古城的一草一木有着无法割舍的情节。在更年轻的时候,许军曾为了追寻音乐梦想远走他乡,但是大城市的繁华和喧闹无法取代他对故乡的眷恋与忧思。当然,故土情结也许是我们对许军告别移民城市做出的注解,真正的原因是他对生活在开封的老父亲的牵挂也未可知。

于是,回到故土的许军,带着对故乡的牵挂与思念,创作出的《我嘞开封》唱响中原大地。许军找到了根,从此开始寻回失落的乡土情怀。

《郑州郑州》在词曲的创作中,从初到郑州的个人感受出发,将所有郑漂、郑州土著对郑州的共同感受提炼出来,歌词完成之后,许军多方征求意见,最终成为所有身处郑州的人们的情感宣泄口。

“初到郑州,万家灯火、美女,所有关于幸福的事都是他们的,但是一旦回到开封,感觉龙亭都是我的。”虽然郑汴融城已经这么多年,行政的力量可以使两个城市的地理距离更近,但是文化认同却需要更多时间的磨合与碰撞。郑州之于许军,依然是那么陌生和遥远,这只白象那么的巨大和模糊,而开封的影像却渐渐清晰。其实,许军的感触何尝不是每个异乡漂泊人的内心写照。

郑州这个移民城市,拥有所有移民城市的一些共性:包容、大气,很少有人会在意你的出身,只要通过奋斗成功,同样会受到尊重。两年之后,许军早已习惯“郑州—开封”之间的双城生活。

如今火爆全国的地域音乐在全国唱开,地域音乐立足地域本身,从生活在其中的人与城中提取共有元素,是触动人们情感导火索。作为较早进行方言与地域特色的音乐创作的践行者,许军清楚地明白地域音乐的两面性:“它能迅速在特定区域引起人们的共鸣,一旦走出当地,很难获得大面积的认同。”

好在许军原本就没拿地域作为唯一创作题材,多年的音乐创作,他早已对多种音乐形式烂熟于心,每当开始创作时,不同风格、流派便适时地跳跃出来,共同完成一首音乐。

 

生存的压力与生命的尊严

新千年后,互联网的冲击和中国版权意识淡薄,致使中国唱片业市场急遽下滑,明星大腕尚可通过走穴演出给养音乐创作,对于苦逼的草根音乐创作人而言,该如何实现音乐梦想?即便是曾经叱诧风云的窦唯也落魄为流浪歌手一样去挤地铁。无数的地下音乐人,依然在地下“唱着无人问津的歌谣”,像汪峰一样在这阳光明媚的春天里的歌手能有几人。

“生存的压力和生命的尊严”这道单选题摆在我们面前时,我们该如何选择?我们无从选择。于是,许军的滚石收藏馆成为他的选择。

对于从事艺术创作的人来说,当然是希望能够有知名度,这样作品才能更多地为人所熟知,许军承认自己对名利的渴望,但是“首先必须做一个真实的人,不能为出名而出名”。相对来说,许军是幸运的,自从外地演出待会一块石头砌,他已在郑州、开封拥有两家收藏馆,“我当然期望能够纯粹地做音乐,石头作为收藏,而非生活来源,但是现实不会让每一个音乐人都成为职业音乐人”。

当下的许军有了更多的选择,他不需要在舞台上被灌酒,他开始找回更多的尊严。这像极了《喜剧之王》里周星驰教刚出道的小弟拿刀去与黑社会对抗,以“挽回一点面子”,生活给许军开了一个玩笑,虽然这个玩笑里包含着苍凉与无奈,但终究不是恶意的。

对于用收藏养音乐,许军纠结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我是音乐创作人,说高雅点是搞艺术的,石头也同样是艺术,收藏作为一个生意,这样真的好吗?”许军时常自责,这种文化人的羞耻感使他痛苦不堪,以致在他每每与朋友谈生意时,总是不能正视对方。这种惴惴不安的感觉让他无所适从,直到他看到一位诗人的文章。

这位诗人的职业是记者,他在文中说,记者是职业,是谋生手段,在必要的时候必须臣服于现实,而诗歌是理想,是信仰,在诗歌的国度里,诗人就是国王。平衡的办法,在职业中按照社会既定规则从事,一旦回到诗歌,便可以唯我独尊。

于是,我们现在看到了一位在收藏圈做着生意的许军,在音乐里唯我独尊的许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我认识的许军,和动物有关



                                           ——安子



初始认识许军,和他会唱歌无关,是因为一条叫若克的狗。那还是上世纪末的事情。一次和好兄弟蠢风吃茶,席间蠢风说,最近发生一件有意思的事情。大致意思是,许军养了一只狗,狗的名字叫r0ck(若克:摇滚,滚石的意思)那时候,许军正年轻,一心想当歌手,而且是实力派歌手。每每晚上到歌厅或酒吧演唱归来,都要写歌词或给歌词谱曲。得意之时,还会忘情地来上几嗓子。至于扰民,那是一定的。

只要许军为自己的创作感到满意,第二天晚上归来,他的歌词和曲谱一定变成了碎片。许军不是一般的聪明,脑子一转圈,就找到了“凶手”。他逮住狗审问。若克也不是一般的豪爽,一问就承认了。许军说,我对你这么好,有时候,我不舍得吃肉,都给你买肉吃,怎么可以这么对我。说道气处,许军抬手要打若克。若克见势头不对,抬腿就跑。许军追,三下两下,窜到了墙头之上。许军奈何若克不得。
若克
这样的事情,一直延续着。大概延续了两年之久。某一天晚上,许军心血来潮,写出了一首得意的歌,名字叫做《孤独的驴》。许军哼唱时,若克就在他身边静静地卧着。等许军唱完,发现大黄眼里蓄满了泪水。

早晨,许军被一阵电话冷声喊醒,未顾上把歌词收起来,就匆匆出了门。等许军忙到日头开西,才想起歌词曲谱没有收起来。许军匆忙赶回住处,一看词曲完整地呆在桌子上,才把担心收了起来。等他缓过神来,找若克时,却不见了若克的踪影。

接下来的日子里,许军一边寻找若克,一边到处演唱《孤独的驴》。其结果是,若克没有找到,《孤独的驴》却横空出世,让许军在开封火的不行。歌虽火了,可若克却不见了。许军心中的那份失落,那份惆怅,在无处宣泄之时,转嫁到了石头之上。

许军对石头的感情,就是对若克的感情。就是对摇滚的感情,没几年光景,许军成了在玩石头这行当里,歌唱得最好的。并且开两家店都叫滚石 我看直接叫若克店算了,或者叫狗店!

古人说,玩物丧志。这话说给许军挺恰当的。自从玩上石头之后,许军一度把想当实力派歌星的梦想,暂时封存了起来。

就在那个夜晚,天上没有刮风,也没有下雪,甚至毛毛雨也没有下。天上有星星是不错,可是被雾霾给遮挡住了。许军回到滚石店里,已经夜里十二点过后了。等许军关上门,发现一只小花猫瞅着他“喵喵”两声。许军愣了一下,冲着小花猫说,你是不是看我孤单来陪伴我?小花猫又喵喵两声。许军说,告诉你,我是一光棍一枚,不可能每天都能把你照顾的很好,你要是不嫌弃,就留下帮我看店。小花猫叫了两声,瑶瑶尾巴。三两下,小花猫窜到放在墙角布满灰尘的吉他旁,伸出一只爪子,拨动几下琴弦。许军的泪,一下子盈满了眼眶。许军想,我是不是该做点什么了。许军看着小花猫,不一会,小花猫幻化成了一只大狗。

小花猫留了下来,许军照旧玩石头。只是晚上开始抱抱吉他了。一年以后,许军写歌词谱曲的欲望燃烧了起来。他想写一首和《北京,北京》媲美的歌。

终于有一天,许军写好了词,也谱好了曲。自己把自己唱得泪流满面。等第二天许军起床一看,大吃一惊。原来,夜里小花猫从鱼缸了捞了一条或者是两条金鱼,把许军的曲谱当作了盘子,在上面美餐了一顿。当然,上面的曲谱已经惨不忍睹。许军想收拾小花猫。小花猫一溜烟跑了。

这样的事情发生了好几次。直到去年年底,许军才完成了《郑州郑州》这首歌。只是,在许军完成这首歌的第二天,小花猫也不见了。你要觉得这故事是杜撰,凡是许军的朋友,你可以翻看一下许军的微信。他寻找小花猫,寻找的是多么凄苦。

从这之后,许军开始了,一边寻找小花猫,一边演唱《郑州郑州》。那天,许军在他新歌发布会的现场,难道你没从许军的演唱中,读出点什么?

《郑州郑州》也会像《孤独的驴》一样红遍大街小巷。

只是,下一只拯救许军的动物,该会是谁。

其实,我最渴望的是一枚理解支持鞭笞鼓励许军的美眉。毕竟许军老大不小了,仍然光棍一条。

哈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6-16 09:09)



这个小老头

小时候经常打我

可现在很明显已经不是我的对手了

我今天请他吃饭

老爸

天天快乐

我爱你一万年

[呲牙][玫瑰][咖啡][月亮][太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6-03 00:45)
标签:

杂谈


自从成年后
从来没有像昨天一样
童年
象一条弧线

的一声又回来了
像儿时我亲手折的纸飞机
歪歪斜斜的落在我的脚下

微信
微博
铺天盖地的装嫩照片
无耻而热烈的传播
男的
女的
爸爸
妈妈
妹妹
弟弟
在一起
过年一样的
欢度
6,1[拥抱
我爱这虚假的欢乐
和自欺欺人的幽默
象老谋子的新片(归来)
想回去
却再也回不不去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4-19 04:38)
标签:

杂谈

看着你躺在那儿
那么的安详
如果不是嘴上被呼吸机磨破起的血痂
我都要忘了你是一位病人
你在病床上的痛苦
现在完全看不到了
剩下的只是安详和解脱
像一只野鹤散淡而悠闲
嘴上叼着一颗烟
却没有影响到你的节奏
你的手风琴拉的还是那么潇洒自如
啊朋友再见
啊朋友再见
这一走
我的老师
想再见已是阴阳两隔了
只是稍微的想了一下过去
泪水就湿了眼眶
想当年
你把我这个当时的惹事大王从车间里借调到厂里的宣传队
于是我的爱好唱歌
就有了发展的机会
现在的我混的不是很好
但我总会想起老师对我的好
想和你一起演出
一起吃面条
一起穿着戏装在街上跑社火
人的一生总会遇见一些贵人
你是我最初的一个
想在和你一起去泡澡堂
看着你懒懒的享受着搓背按摩
弄几个菜叫上你的朋友陪你
偷偷的喝上一杯
你的笑容像个孩子
春节去看你
约好了天暖了到我新店里喝茶
让你看着我从10平方的小屋
搬进100多平方的大店啊
我是憋着一口气想让你看见我的成长
看见我好
你的心情会好
我确定
走吧
走就走吧
谁能永垂不朽
该享受的都体验了
香港
日本
你去了几次了
成半年的住
去富士山
去泡温泉
让小日本儿给你按摩伺候咱
我认为
这也是为国争光了
去了那边
咱宣传队的段儿
吴峰
老白
都在在等你
这一过去乐队算是齐了
你还是老一
是领导
他们一直吃不好
等你过去安排吃面条了
所以你把握全局
整体考虑
终于痛下了决心
不顾我们所有人的挽留
连主治大夫的面子也不给
我和你女婿小金去菩萨那喊你回来
你也假装没有听见
所以佛祖只好让你走了
好好的
闫老师
我和他们几个帮你换了喜庆的新衣服
你身上还是暖暖的
你会幸福的
再说呢
不是早晚还得见面吗
呵呵走好
一路顺风[玫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