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木心
李木心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8,492
  • 关注人气:46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微博
访客
加载中…
竹杖芒鞋轻胜马
                  lee6097705李木心的微信公众号,敬请您多多关注。谢谢!


博文

         包泽伟先生是我来珠海认识较早的画家,所谓认识,不过就是见过几面,知道他是古元美术馆馆长。再后来他退休了,更是很少见到他。




          偶尔会看到他发几幅作品到朋友圈。

          包先生与人交流比较随性,语调缓慢带着几分散淡,是细水长流的感觉。

          他的作品却与他聊天的感觉完全不一样,画面语言是热烈的,是本能的,是毫不隐瞒的。




          最开始吸引我的是他为一个国际画展创作的两幅烂漫山花,蓝天白云,青山绿水,那些花朵似乎都在开怀而笑,明亮的色彩让人恨不得融入到画面中。

          那些花朵不是画出来的,是在地里生长出来的,迎着太阳像见到情人,肆无忌惮地开放,画面恰如其分的流露。花香淹没了画布,沁透人的五脏六腑,满身的明亮与欢喜。

 

        

          灿烂的阳光是最热烈亦是最温柔的爱抚,花开时短,情来一瞬,美好总是非常短暂。画布上这些花开得无法节制,明净又不失厚朴。


 


          旭日下摇曳的花朵,与沐浴在阳光里的丰满女人有异曲同工之妙。花朵的热烈绚烂之美与她的丰腴健康之美,无不燃烧着生生不息的力量。

          原来人间这样美!


 


          包先生四处游历,画了不少写生作品,描绘自己的精神世界,安静而独立。有珠海之海,有天山之山,有莱茵河畔……

          不管画的是哪里,在哪里画,画布上都是他的眼前之景,心中之象。他是以画画的方式在写日记,记录历程与心境,画布里每一个笔触都饱含当下的温度。


 


          科隆大教堂、德累斯顿大教堂、法兰克福罗马广场、内卡河畔的海德堡,强烈而斑斓的色块,金黄色的秋天,雄伟壮观的建筑群和天空的云彩,仿佛微风里欢畅的音乐旋律,绕梁三日而不绝。


 


          从海边的渔船,到西北的群山,再到异域的教堂,纯粹的色彩结构,大块的色彩对比,概括单纯的造型,对光和色彩的瞬间的主观感受及表现,在饱和、纯净、明亮、张扬的色彩掩映之下,具有一种整体的浑厚的力度,但是读起来却让人松弛宁静。

          这一点,与他本人倒是契合,骨气清倔,语调却非常平和。


 


          有和煦的微风从画布深处迎面吹来。

          在画里与阳光、野花、山风一起自然生息,且陶陶,乐尽天真。

          人间这样美!


          2018年107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草色入帘青——红艺君的欣欣斋

           浪漫的法国梧桐嫩绿了太白路的五月。

           我已有十多年没回到过北方的春天。在珠海潮湿的回南天里黑黝黝的榕树下,突然走进西安梧桐叶过滤之后干爽的阳光里,浑身都洋溢出无法言喻的兴奋喜悦。我不时抬头仰望,眯起眼睛享受绿色阳光。



           冰峰汽水、肉夹馍、西安凉皮,吃过三秦套餐标配以后,在跳动的、斑驳的、金色阳光里,走进了红艺君的欣欣斋。

           开门迎面就是大大的画案,它占满了整个客厅宣读它的重要性,表明这是画家的工作室。进门右手边本来应该是餐厅位置,主人布置成了茶室。茶几一端后面的墙壁置物架上摆满了茶叶、茶壶和各种瓶瓶罐罐,都是主人收集的雅物,有新有旧,有古有今,间或也放了几本书。

 


          我和主人在茶几两面对坐,主人一边煮水泡茶,一边像教小朋友似的给我讲茶叶、讲铁壶、讲水温,甚至包括打开铁壶盖子的方式,这让我有点觉得自己低能,但是也颇享受这种被当做学生般的感觉。主人时不时从架子上拿下他收藏的紫砂壶分享赏壶之趣,有书生的雅好在,更有一份童趣在。

      主人泡了红茶,喝茶的当儿,他拿出一摞像男人巴掌大小的画片,上面全是画的女人。整块整块的金色、蓝色、绿色、黑色……铺满卡片,婀娜的、娇媚的、搔首弄姿的,在大片纯色的衬托下,女人之美绽放得非常纯粹。其中一张画片表情、动作尺度还是蛮大的,说实话起初我真有点不敢直视,直到今天,我还记得画面上那大片的绿底色和黑色的人体。

 


           像红艺君这样看上去一个老实的甚至还有些许古板的书生,肚子竟藏着这么多颜色!说实话,这些颜色也的确是画出了女人真味。近些年我越来越喜欢看美女,有时候在街上看见珠圆玉润的女人,恨不得过去摸摸、捏捏人家胳膊。女人的美是惹人喜欢的,也是要入画的。

           赏画片与品茶同步,的确给茶味增色不少,成了品茶的小点心。喝茶吃点心的感觉自然是惬意的,又是午后时光,容易让人犯困。红艺君去休息,这时我才得以放松自由地在房间里随便看看。

 


           我喜欢他的画案,大大的画案,文房四宝摆放得井然有致,各种各样的印章排列在盒子里,调色盘、水洗也是整整齐齐并排放。几十只毛笔密密麻麻、层层叠叠着躺在笔帘上。画具和画材摆放条理分明倒是不出我所料,作品画面的干净是与他做人的清雅一致的,必不会让桌面乱作一团。

           围着画案转了两圈,拍了几张图片,那只蓝色的印泥盒特别美,像美人脸上一颗痣,为画案平添了许多的妩媚,映照着画案旁边满墙壁的书,画家的画室亦是书房。

 


           读书和画画是不能分割的,自古以来,“断未有胸无点墨而能超佚等伦者也。”读书能予好多东西,比如思想的深刻、心胸的旷达、气度的高雅,天长日久,这些东西也会渐渐渗透到他的画里。

           都是些什么书我倒没怎么细看,只是从一端走到另一端,又从另一端走到一端,书是挤满书架的,我已然记不任何一本的书名,却记住了书架上的小点缀——红艺君的照片。

 


           几幅照片来自于他不同年龄段某个瞬间,其中一幅照片里他还是一个穿着圆口T恤和短裤的青涩少年,有一丝无问西东的感觉,对青春满怀期待。看着照片那一瞬间也让我心生一丝感怀,彷佛看到了一段电影胶片,当年的青涩少年和他的单车,“发黄的相片古老的信”,流水带走光阴的故事也在改变一个人转眼间我们都不再年少。

           在初夏午后,在安静的书斋里,看见一个人的过往一瞬。我知道,无论是当下我看照片的一瞬还是少年的那一瞬,在时间的长河里都是各自唯一的一瞬,逝去便不再来。

 


           书墙对面,也就是画案另一面的墙壁上错落有致地贴了几幅小画。淡雅的疏林远山,画都不大,但是里面透着他的天才和灵性,这是艺术生命形式不可或缺的,也不是读多少书能得到的,这是他与生俱来,加之他的学识、品味、生活方式,所造就的。

 


           并不是每一幅画都适合任何一个人阅读与欣赏,一幅画要在恰当的时间遇见一个最适合它的读者来解锁它的密码,作者融入到画中的情感才会发酵,让品读者愉悦。红艺君的画里,浸渍着他的茶,藏着他读过的书,写着他走过的路。我赏读他的画,其实是在寻味他的年华,这好比贪恋美酒而醉,不只是为了酒醉的快感,还为了醉酒所带来的心灵觉悟。

           一个画家的艺术高度,是需要时间做支撑的,红艺君的艺术已与他形影相随几十年,画面的形式不是最主要的,形式下隐藏的趣味才可贵,像红酒的滋味儿,不是看出来的,是体味才能感受到的。

 


           画中的滋味儿与整个欣欣斋相关相融,最美的是小飘窗。轻柔的白色纱帘在微风中轻轻摇曳,没有一丝声音,光线也随着纱帘变得灵动起来,照得飘窗上几盆菖蒲越发葱郁。菖蒲映照着洁白轻慢的纱帘,在太白路上隐藏着别样的平静与悠闲,颇合陆放翁的夏初诗意:“寒泉自换菖蒲水,活火闲煎橄榄茶。自是闲人足闲趣,本无心学野僧家。”

 


           古人讲画的卷轴气,不以写意、工致论,在乎雅俗。这几盆安淡泊、伍清泉、侣白石的菖蒲,给本来就颇为雅致的画室带来一丝仙气儿。我给菖蒲和纱帘拍照,红艺君走过来,讲他的莳蒲心得,如何倍加呵护,如何仔细认真。菖蒲喜欢通风,他还特意给菖蒲配置了电风扇,定时吹吹风,简直是宠爱至极

           欣欣斋虽在市井之中,几盆翠蒲为它平添了山房趣味,映照出红艺君独处画室的悠然时光。

 


           只是嘛,红艺君一介书生,说起话来明明是温和的,我却总感觉到他有一点点不怒而威。这种感觉让我在跟他聊天的时候,总是不如与他人侃得轻松,甚至能隐隐感受到他骨子里有一股秦将白起般的凌厉之气,这也许就是书生的骨气。想必菖蒲也是怕他的,所以在努力地好好生长,映绿了白色的纱帘。

           距西安之行已快一个月了,我还是清晰记得红艺君画案上那个淡蓝色的印尼盒,像美人脸上一颗痣,惊艳!

 

           2018年5月20日夜、6月4日夜、6月6日夜于珠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行万里路才能回到内心深处
读万卷书才能看清皓月繁星

          个   展:人间四月天
             艺术家:李知弥
          策展人:李木心
          时   间:2018年4月28日10时
          画   廊:子墨艺术空间
          地   址:珠海唐家山房路83号
             支持单位:子墨艺术空间  共乐堂  同逸堂

               李知弥在子墨艺术空间的画展,定在428号,尽管已经是月末了,木心还是给这个展览取名“人间四月天”。

          与其说是展览,不如说是知弥的画与子墨艺术空间的浪漫邂逅。

          本来,木心想给这个展览叫“遇见”——十几年前木心与知弥遇见,十几年后知弥与珠海遇见。

          最终选择了“人间四月天”,不是因为四月天的春光之美,而是因为知弥画中流淌的书卷气,恰好与“人间四月天”五个字暗含的民国才女的才气如此契合。

          更加让人动心的是,子墨艺术空间恰好是一栋民国老建筑,坐落在唐家的民国老街上。

          世间的美好跨越时空交织在一起,一切都是缘分而定,尤其充满韵味。

          木心不是专业策展人,她只是凭一份感觉,然后跟着感觉走,便促成了个缘分。

          知弥是生活在上海的安徽人,他既有江南才子的洒脱特质,亦有着北方文人的谦逊与厚道;因此,他的所写所画,充满了江南的灵秀之气,细细品味,每一帧小画中又弥漫着厚实的人文积淀。

          关于知弥的画,百闻不如一见,木心说得再多,也不如品读品读他的画中之美,体味体味他的画中之情,融入到“人间四月天”的烂漫之中。

          生活,恰如荔枝蜜般美好甜蜜。

          李木心  201845日于珠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今日528立春。

          在我老家沂蒙老区,立春这天,娃娃们要佩戴打春鸡,将长辈缝制的一对公鸡母鸡缝在帽子上或者衣袖上。花花绿绿,通常用辣椒种子穿成串做鸡冠子,煞是可爱。

 

               预报气温是612度,由于几天来一直没有太阳,今天感觉尤其冷。

          早饭后煮了一壶大红柑普茶,喝完茶去龙头山罐装山泉水。龙头山的山泉水泡茶特别好喝,以至于我再也不用其它的水泡茶。

          也许是立春的缘故,今天到龙头山观音庙上香的善男信女特别多。听说龙头山观音庙求子特别灵验,看见好几对青年夫妇去进香,我心里也默默祝福他们。

 

            马路上的花一点都不怕冷,6度,对它们来说正是保鲜的温度,似乎一直开一直开根本不败。

            灌水回来的路上,收到老徐的短信,说他在唐家,约吃饭。

            天气这么冷,本来我是不想再出门,但是想想老徐后天即去意大利,今天是他17年在珠海吃的最后一顿饭,作为战友及酒友,我如果不去似乎不够哥们儿义气。

            把水送回家后,我背起包匆匆出门。小区里的炮仗花开得正艳。

 

           对珠海的阴冷实在忍无可忍,棉衣棉裤全副武装,走在马路上,竟然时不时有人多看我一眼。经过唐家公交站时,迎面走来一位脸部比我成熟的妇女,嘴唇上涂大红唇膏,穿一件大红外套只到大腿中部,好像没穿裤子?穿了条黑色连裤袜,粗腿撑开了袜子的纤维?白腿依稀,感觉好冻人。

            经过唐家小学,门口的小花都是笑脸,它们一点都不冷。

            到了共乐堂,老徐看见我穿棉裤,说我是山东大妈。嘿嘿,我可不是街上那些穿短裙露大腿的小姑娘的年龄,不负春光不负己,我知道怎么心疼自己,大妈就大妈呗。

 

          老曹煮了猪手,又香又软肥而不腻,好酒肴!

          好酒肴当然不能辜负,于是以给老徐践行的名义,我和他每人喝了三两多梅子酒。          

          174月份酿制的梅子酒,青梅与酒经过了近一年的交融,酸甜可口,味道醇厚,与猪手真是绝配!

          寒冷的冬天,两人对对酌,气氛恰好。

 

          我喜欢鼓捣尝试做了好几种酒,每一种都味道绝佳。酿酒行为不能说明我是一个爱喝酒之人,但是足以证明我有如酒的情怀。

 

          落地玻璃窗外,是老徐15年种的扬桃树,树上挂满了杨桃,两只灰中带绿的胖乎乎的小鸟,在树枝间来回跳跃,挑拣最成熟的杨桃啄来啄去的享用。

          差点忘记说了,杨桃的花很美,细细碎碎的小花一簇簇挤在一起,乍一看有点像丁香花。

 

          老徐此去佛罗伦萨做艺术交流,我顺带给他一只巴掌大的箕形砚,他极喜欢,说是要和他的胡开文墨一起带去欧洲,绝配。

          喝茶聊天间,香洲区义工联的一些朋友过来玩,无意间认识了一个莱芜人黄大哥,质朴的形象和山东味道普通话让我一下子就听出他是山东人。做义工多年的李先生特别健谈,一边喝茶一边聊义工,聊麻将,聊黄金,聊绘画,聊唐家老屋。

 

           即便没有十里长亭,也想写点诗情画意的文字来配浪漫小城,可事实是记了一个流水账。

           立春这一日,就快过去了,走了很多路,跟平时一样,并没有什么十分特别的事。


           201824日晚于珠海

           后记:屋里很冷,穿着棉袄棉裤还裹着毯子,录珠海立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徒此揖清芬---酒友记

 


        得意之时,助兴之物莫过于酒,失意之时,解忧之物亦莫过于酒。酸甜苦辣,人生百味,酒中尽有。

 


        然而,酒中之味,亦并非人人能解。

 


        独自饮酒是为喝闷酒,并不能尽解酒之味。品酒,我最喜三两人,多则又有点闹腾,易酗酒。唯两三知己,把酒临风,渐入佳境,此时,酒友尤其重要。

 


        酒友的雅俗关系到酒之酽醇。我有一个极好的酒友,一起经历过酩酊大醉,一起经历过是是非非,好在真性情皆在酒中显。

 


        日影西斜,流光宛转,岁月更替,一起品饮过白酒、红酒、洋酒、啤酒,甚至自制土酒。从浓烈的二锅头到香醇的红酒,从青啤到哈啤到德国黑啤,从威士忌到少数民族自制米酒,一路走来,我们果真是喝了不少酒。

 


        一碟花生米,几条时鲜小鱼,或者一碗水煮菜心,都是家常小菜,轻轻举杯,浅斟慢酌中度过一两个小时,小到芝麻绿豆事,大到家国情怀,都在小酒的滋味中一同品饮。

 


        喝酒之趣,不在菜之丰盛,更不在酒之贵贱,而在于个人口味,在于心情,在于跟谁喝酒,浅斟低酌,话话桑麻。

 


        若檐前滴雨则风情更佳,雨打芭蕉,滴答声时断时续,此时若是冰镇的陈年樱桃酒,就更应了雨打芭蕉之景。

 


        前些时日,我家小儿远赴他乡求学,送他登机回来后,我一直忙于工作,也没甚觉得对孩子有诸多挂念,直到周五晚上下班的路上,突萌喝酒的兴致。我电话酒友,电话一通,没待我开口呢,他说:“就知道你这几天肯定要喝酒,一直等你呢,我已准备了小菜,快过来吧。”他这一句话,让我的眼泪霎时哗哗地流,不可遏制。

 


        超越了利害,超越了性别,酒,才是真酒。它来自五谷来自泥土,却是天之美禄,只有能真正领略酒之滋味,才能享受到喝酒的快乐。

 


        只是任自己如何搜肠刮肚,总也难以表达对酒之真欢喜,对酒友之高山流水之心,只能抄抄李太白的诗句了:

        吾爱孟夫子,风流天下闻。

        红颜弃轩冕,白首卧松云。

        醉月频中圣,迷花不事君。

        高山安可仰,徒此揖清芬。


        2017826日午后于珠海

 

        后记:吾爱苏东坡,尤爱《和子由渑池怀旧》诗:

        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

        泥上偶然留指爪,鸿飞那复计东西。

        老僧已死成新塔,坏壁无由见旧题。

        往日崎岖君知否?路长人困蹇驴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李知弥·遇见

 

喝到了,是为遇见;

没喝到,是为不遇;

世事皆如此,不期而遇为自然;

经历了是是非非,

还能时不时面对面坐下来,

喝一两杯,

是为老(酒)友。是N多次遇见

所成就的自然而然。青梅遇见酒。

相遇太美!

 

遇见,木心青梅酒,

一粒粒,精选云南高山优质青梅,

一滴滴,酸甜可口,

入唇即是惊艳,你浓我浓,

醇厚得化不开。

无酒不欢……

 

李知弥·与梦为邻

 

        薄酒可以忘忧。

        我心情低落。我想喝点酒,倒了一杯自己泡酿的青梅酒,这酒是2016421做,差不多一年了。

 


琅琊友人摄

 

        青梅是浑身充满诗意的果子,李太白说,“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李清照说,“见有人来,袜划金钩溜,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易安居士这首词还是读师范时一个心理学的实习老师教我念的,她最早讲给我的就是这首《点绛唇》,她说李清照写这首词的年龄应该跟我相仿。

 


李知弥·青梅尚小

 

        真正见到青梅是定居广东后,而且还学会了用青梅泡酒。泡酿青梅酒当然是用纯粮食酒最好,比如高粱酒和糯米酒都不错。岭南人喜欢用柔软香甜的糯米酒来酿青梅酒,糯米酒口感好,醪糟都可以吃,关键是度数低,多喝几杯通常也不会醉。去年秋天去桂林写生,在壮族老乡轮番的祝酒歌里,我竟然喝了七大腕糯米酒,没醉。

 


李知弥·梅子熟了

 

        擅酿糯米酒的还有贤惠的客家女人,冬酿糯米酒香气浓郁。三月里,新鲜青梅采摘下来,用冬酿糯米酒泡酿青梅,放置一年半载的,酒渐渐变成琥珀色,清亮透明,开封品尝,糯米酒的香味儿,冰糖的甜味儿,青梅的清新果香味儿交融在一起,酸酸甜甜的,简直像极了“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的初恋味道。

 


李知弥·梅雨时节

 

        我泡酿青梅酒喜欢高粱酒,比如四川高粱酒和北京二锅头我都用过,最常用的是牛栏山二锅头,62度和46度的都不错。每年春天青梅上市之前我就准备好了白酒和冰糖,也备好了瓶瓶罐罐,尤其喜欢透明的玻璃罐子和瓶子,能看到青梅在酒中的变化。只等青梅一上市,就赶紧去市场挑选青梅。青梅味道太酸不敢尝,所以我买青梅注重的是颜值,要鲜润的青绿色,个头均匀,无疤痕,买回去后还要一粒粒洗干净晾干。

 


云南青梅种植友人

 

        做青梅酒对我来说不仅仅是生活的小乐趣,还有一种仪式感。在晴朗美丽的日子,穿干净舒适的家居服,双手洗干净,把莹润的青梅和冰糖轻轻地放进罐子里,再将白酒缓缓注入,青梅在透明的酒液里轻轻舞动,相互之间挤来挤去,起起伏伏。酒注满后,青梅都浮在罐子最上面。然后密封,标注上日期和白酒的度数,放在阴凉干燥处,让白酒、青梅和冰糖自己去慢慢融合。三四个月后,青梅在酒和糖的浸渍下,慢慢释放出水分,饱满光润的胴体渐渐皱巴起来,一粒粒落到罐子底部。总感觉青梅在酒里的变化跟人生非常像,起起伏伏,随着岁月的流逝,渐渐变得沉静。

 


云南青梅种植友人

 

        如果说青梅糯米酒酸酸甜甜,是李清照的词,是初恋的味道,那么青梅高粱酒就是老夫老妻的感觉,酸、甜、辣,还有丝丝若有若无的清苦味儿,浅斟慢酌,有着颇耐体味的厚重感。

 



云南青梅种植友人

       我很喜欢曹孟德“青梅煮酒”的故事,因“适见枝头梅子青青”,他与刘玄德青梅煮酒:“今天下英雄,唯使君与操耳。”这等的直率与深刻令刘玄德大惊失箸。喝酒当学曹孟德。

 


广东梅林

 

        岭南三月,春草碧色,春水绿波,枝头梅子青青,正是曹孟德青梅煮酒的日子,我要去买二锅头泡酿青梅酒了。想到此我乐了,这正应了曹孟德那句诗:何以解忧?唯有杜康!

 

                        2017331日夜于珠海

 

云南青梅种植友人

 

过去事已过去了,未来不必预思量。

只今便道即今句,梅子熟时栀子香。

………弘一法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美禄之桂花酒


李木心




明·陈老莲《饮酒读骚图》


    读《世说新语》,最喜“嵇叔夜之为人也,岩岩若孤松之独立;其醉也,巍峨如玉山治将崩。”读《楚辞》,尤喜“美人既醉,朱颜酡些。”“玉山将崩”,翩翩君子如玉;“朱颜酡些”,微醺美人如花之半开。此二句,满足了我对古之君子、香草美人的所有想象。

    酒,天之美禄。若毫无节制痛饮至醉固不可取,然小酒怡情却是生活之美。前日,因见乡人拥无锡所产桂花酒当垆,纯手作,甚至连酒瓶亦是颇为讲究之陶艺。纯糯米发酵,酒精只有十度,按鲁人之“啤酒若是酒,酱油也是油”理论,我有点怀疑,桂花酒算酒?


 



清·恽南田《桂花》


    金桂、银桂、丹桂,光是名字,已美极香极,酿成酒,当至味儿。开封后有浅浅的桂花香味,倒进洁白的酒盅,淡淡琥珀色,晶莹透明,甚是诱人。轻轻吮一小口,除了丝丝袅袅桂花甜醇和糯米清香之外,隐隐约约似乎还有一层薄如轻罗的苦味儿,却也压不住桂花香。味儿偏甜而酒味稍显淡薄,桂花酒应是酒中之“醴”。

    此桂花酒据说是惠山泉水所酿,未曾品尝过惠山泉,故无从知真假。想来也不必过分纠结是否真为惠山泉所酿,苏、锡、常向来为江南富庶之乡,糯米优,佳酿自然味美,品饮之际让人即刻起诗兴,此时正应了苏东坡之“酒是钓诗钩”了。


 



明·张鹏《渊明醉归图》


    晋人王绩“蓬室瓮牖,弹琴诵书”,这种琴酒诗书自娱的生活是古之文人士大夫必要之风雅,所谓“琴棋书画诗酒花”,它对应了生活之“柴米油盐酱醋茶”。酒之风雅之事颇多,诸如陶渊明之白衣送酒,曹孟德之青梅煮酒,然亦不乏市井之人对酒之迷恋,孔乙己“排出九文大钱”,要两碗酒和一碟茴香豆,自是心中有个酒仙。孔乙己的酒恐怕应该是绍兴老酒,老酒醇厚却似乎稍欠诗意。

    “奠桂酒兮椒浆”,“献上桂酒与椒浆”,屈原先生诗句尤香,桂花酒在酒中地位可见一斑。屈子所写桂酒是将桂花浸泡酒中,酒便有了浓烈的桂花香,招引众神,表达对众神之敬意。

    常熟兴福寺,即“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的破山寺,寺里的桂花提炼桂花露后,用寺里空心潭水以及当地上等糯米酿制桂花酒,简直玉液琼浆。垂涎,几欲沽酒来尝。

    不做无益之事,何以遣有涯之生?东坡曰:“左手持蟹螯,举觞嘱云汉。天生此神物,为我洗忧患。”毕卓曰:“右手持酒杯,左手持蟹螯。拍浮酒船中,便足了一生。

 


清·苏六朋《太白醉酒图》


    对清风明月,李太白最是风流,“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唯桂花酒最宜,因嫦娥亦最爱桂花酒,不然,吴刚怎么会跑到咱们凡俗之世教酿桂花酒?

    美酒饮教人微醉,此乃壶中天酒中趣,尤其是惠风拂面之春日,沽酒闲饮,品一壶甜醇的桂花酒,陆放翁竟翩然而至,“醺然一醉虚堂睡,便觉情怀似少年。”


 


无锡惠《桂花酒》


 

                         二O一七年三月廿日春分于珠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3-18 16:26)
        近廿载,与薇薇一直葆有涓涓细流般的感情,年龄渐长而逐日醇厚。前日读到她写与木心交往的文字,木心眼睛湿润起来,如三月细雨洒落在柳丝上的鹅黄,心酥软了,融化了。
                                              ——————李木心

薇薇美文如下:
 
有 一 个 人
 
张 薇 薇

        怎么称呼她呢?细细想起来,这么多年,总是她亲切地喊我名字后面的叠字,就像我的家人对我的昵称,而我却真真切切没有称呼过她什么,好像每次都直奔谈话主题而去。喊名字吧,不够亲切;我想我可以自作主张地喊她姐姐,她也不会反对的,也值得这样称呼。

        我执着于艺术,也非常热爱生活,希望能在不同的人生阶段实现自己的梦想。但同时,我也常常朝秦暮楚,没有一个稳定的目标,缺乏定性和毅力,所以往往很多时候,有很多好的想法慢慢就在犹豫和懒散中消磨殆尽,所以最后收获也很少。


 


薇薇手作


        记得我第一次见到她,还是个刚毕业不久,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而她则已经拥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刚刚调来我们学校,对于美术的相同热情一下子就把我俩吸引在一起,谈论的是画画,画画时互相督促进步。我那时喜欢工笔花鸟,而她喜欢工笔人物,两个菜鸟虽然耕耘了几年也没有什么很大进步,但那段经历对我来说,最大的收获是有人始终陪伴你不断触碰艺术,让我不至于被生活磨光棱角,远离自己的初心。

        那一年,她开始在繁忙的工作生活间隙复习考研,可能出于对自己绘画的不自信选择了美术理论专业,但初次尝试并未成功。第二年,我受她鼓励也加入了考研的队伍,此时我也是一个孩子的妈妈了。我们相约一起上英语辅导班,沮丧的时候一起抱团取暖。她这次如愿以偿,去了南方,而我则继续先前的生活。就在我想要放弃的时候,她鼓励我,支持我,让我抱着最后一战的决心独自奋战在考研前线,最终成功地考入了心仪的美院。

        随后我们各自在不同的异乡,做着同一个梦,偶尔传传简讯谈谈心,受着不同的教育,心存不同的艺术见解,但仿佛对方从未走远,她就在不远处,看你成长,等你一声呼唤。

        毕业后她举家去了更远更远的南方,而我像风筝一样又回到了最初的原点。生活好像一如既往,而内心的变化只有我们自己知道。此时的她爱上了工笔花鸟,还在小文艺的园子里笔耕不辍。而我已经为山水画着迷,渐渐爱上了书法和手作,习惯性地捕捉着跟艺术相关的研究点。工作之余我们只有挤出时间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我们的梦想也是出奇地一致:书、画展、田园。性格使然,她生活条理,健身、写作、绘画,每一件事情都按部就班,井井有条。而我则老是觉得自己的生活一地鸡毛,梦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涉猎太多并不是什么好事,不够专一是我的致命伤,而她则是为我疗伤的神药,常常在我混混沌沌过活的时候,浇我一头清凉的水,使我对自己的放纵心存内疚,重拾希望。

        前天她说一定要坚持画画啊,然后在朋友圈发一张新作,我才发现自己封笔很久了,然后重新提笔作画。昨天她说你曾经的手工很漂亮啊,有没有新的作品完成呢?我心一沉,啊,是有日子没摸针线了。今天她说自己朝着梦想又前进了一小步,还夸我的文笔好,我那个叫羞愧啊,列了一堆题目还没有开写呢。这些点点滴滴,不断警醒我,千万不要懈怠,一定要跟上她的脚步。于是重拾画笔,重拾针线,重拾剪刀,把冷落许久的旧题目翻出来重新构思写作……或许这些也只能是自己的自娱自乐,但有终归胜于无。

        坚持,这是我们常常互相鼓励的词语,也一定伴随我们迎来新的生活。对吗?姐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满山绿树,葱茏滋润,是夏季特有的浓郁。枝叶和着微风与蝉鸣轻轻摇曳,阳光洒在涧水上,欢快明亮;同样在水面弹跳的,还有男男女女的戏谑和欢笑声,一切清凉而明爽。


    这是红艺君的写生小画。不由地,耳边似乎响起少时与小伙伴们在村头小河里玩水的欢乐,特别是傍晚时分,村里的老爷们儿、老娘们儿还有小媳妇们,都在家里蒸了一个白天了,此刻夕阳已无力,一个个赶紧到小河里洗洗澡。老爷们一个水湾,女人们一个水湾,小孩子则跟着自家大人。河里的水也是热的,温柔地滑过,老爷们儿和老娘们儿,隔着一片芦苇也能相互嗅到对方的味儿,扯着喉咙喊,说几句腥臊话,夹杂着开怀放肆的笑声。这是生活真味儿。

 

    俗话说,男人三件宝,丑妻、薄地、破棉袄。画中那扛着锄头晚归的耕人,在林间不紧不慢地走,农耕生活虽然劳累,但是有一亩三分地儿种种,心里就踏实。此刻家中,老婆也许已经做好了热腾腾的饭菜,指不定还烫上了一壶酒,摆好碗筷等他回家。耕人的快乐莫过于此。

    红艺君画山、画水,山水、山水,山是人的山,水是人的水,山水中若没有人,山就没有了山味儿,水就没有了水味儿。红艺君就在他画的山山水水里节节生长。


    一直很喜欢红艺君那些杏花春雨江南般的小品画,浸染着深深浅浅的胭脂色;也喜欢他那些颇有古人意境和笔意的山水,范宽、马远……甚至追溯的更古更远,那点点粉白的杏花,颇有展子虔《游春图》的味儿。画里氤氲出缠绵缱绻的昆曲味儿,红艺君的前世,难道是一位徜徉于江南柳色中的翩翩佳公子不成?


    而今,红艺君的画中渐渐脱去不食人间烟火味儿的纱衣,褪去了文人的清高和孤傲,变得越来越充满世间人情味道,像一粒粒浆汁充盈的饱满麦粒,渐渐脱去青芒,在太阳的炙烤下慢慢蒸,一点点成熟,变得更有筋道,嚼着嚼着就嚼出了些许秦腔的味道来,但是并不粗浑。线条粗犷却透出树木的华滋,画面越来越厚实,那种感觉像极了我想象中的米脂婆姨。


    含情而能达,会景而生心,红艺君的画也是要用心品的,所谓会心尔。若是能再浪一点,就更好了。

    2016921日夜·西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