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拔哥的博客
拔哥的博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04,522
  • 关注人气:1,60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册专辑
加载中…
关注博主
我去过的地方
国内 (145篇)
国外 (70篇)
友情的纽带

灵感的日报

建筑好设计

广告也精彩

顶级的定制

学习之榜样
暂无内容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公告
  
 
关于版权
本博客除特别说明外,所有文字,照片,均属作者原创,任何媒体或个人如需转载,请首先与作者联系并获得作者同意。
 
zhuweibanyueweilin@163.com
 
 
博文
标签:

杂谈

分类: 拔哥的随笔

其实这几张照片还不足以展示真正的纸拉花的相貌,过去的彩纸没有现在这样平整,光亮,鲜艳,而是那种稍微有些褶皱,有拉伸力的皱纹纸,有时候也用此做清明节的花圈,只不过过去没有给自己的祖上进香烧纸,却在清明节期间给革命烈士默哀献花圈,的确有为了解放全人类才能最后解放无产阶级自己的崇高革命理想。

这种纸拉花过去都是巧手的人自己做,折叠,粘连,巧剪,伸缩,抖散,悬挂,在屋子的四角,连接与中央,在灯光的映衬下,呈现出一个欢乐的气氛,新年,国庆,集体结婚,立功受奖,欢送迎接,将桌子拼大,有茶水糖果布置,有领导讲话,有男女老少出席,讲一通无聊废话,吐一地瓜子壳,暗地里男女眼神秋波连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儿童从蹒跚学步,到满地乱跑,大概也就是从一岁到学龄前的阶段,从童车站立躺卧,到自行车前大梁置一小座椅,再到自行车后座抱着大人的后腰,这基本上是四十年前儿童成长的过程。

那个时候儿童开始被溺爱,“小孩车”也改了名字的称呼“童车”,材质也由竹木改为金属制,家里有闲人可以帮着带孩子,否则就要自行车带着上下班,因为那个时候不少单位还都有自己的幼儿园。

从躺卧到站立,竹木童车,就是许多儿童时代的小圈子,再早的还有一种所谓的坐圈凳济南当地称做“笸笸”小孩坐在里面看光景,掉不出来,围着软被,垫着尿布,大人干自己的工作,孩子就圈在那儿,竹木童车可以加一圈栏杆,孩子可以在里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四点多就开始亮天了,五点多就一片大明了,烧水那是迅速,冲沏也是熟练,茶的味道,随着蒸汽散与室内,开窗一换与室外相通,三十八度的高温已经炙烤过这个城市,空气中似乎已经有了催熟麦穗的动力。

凌晨四点钟街道上,是这个城市的本色,五点已经是我的捧杯时间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拔哥的随笔

好像我们那个时代,有许多老奶奶,头戴三片瓦黑丝绒帽子,三寸金莲的小脚,当然也有解放脚,就是裹过脚,又放开的那种,走到哪儿,也有一只小针线簸箩,也可能是衲着鞋底儿,绣着鞋底儿,补着袜底儿,总之,手里总有一点活计。

手缝针,绣花针,好像缝衣针还有许多不同的型号,分为从几号到几号,由小到大,应该属于百货的范畴,济南有一个百年老店“一间楼”专门销售针头线脑,各色绣花线,女红专用,货色极全,好像过去女人“女红”是成熟女人必备的手艺,勤劳,贤淑,貌美,和这些一样的重要。

缝衣针也有除了缝衣以外的用途,比如,吃一颗“酱油螺丝”,那是家中并不备牙签,也没有凑手的马口铁剪的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五十年以上,工作人员用什么包,还真不记得了,从文革开始,男女中年以后,骑着自行车,乘坐公交车,手里必有一只黑提包,单位领导,教师职员,供销业务员,出差办公事,来往于单位,质地为人造革,也就是一层布基涂刷一层合成材料,黑色有着亮光,一条铝制拉链,两只提手,用于挂车把,挂墙壁,新的锃明瓦亮,久用会有磨损,也有修补办法。

中国少有牛皮公文包,即便有也是重要军事机关,保密高级单位,专职专用,九十年代初,乘坐火车软席卧铺,也是专门特权专用,你有钱也无法购票,起码要厅级以上官员,一友年轻老成,身材魁梧,相貌堂堂,在朋友处借的一身高级军官制服,肩置大校军衔,提一只沉重牛皮公文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拔哥早年也是一头蓬松微卷的“秀发”,到了七十年代工厂属于化工企业,石油,氯气,纯苯,生产合成洗涤剂的原料,前后五六年,在此期间三十岁开始大量脱发,到了八十年代末期,头发脱落一大半,四十五岁开始,索性也就理发刮了“秃瓢”,幸好浑圆的脑壳没有疤痕,亦无歪瓜裂枣之走向,老邻居有一间“理发店”老大哥手艺娴熟,剃头刀子磨的飞快,随着毛刷涂满肥皂沫,脑袋面颊,两鬓嘴巴,鼻翼耳轮,眼皮额头,一时剃刀纷飞,飞沫与胡茬发渣,一并剃除,瞬间光亮无比,三十多年过去了,过去丑陋丢人的秃头被明星的榜样影响的不那么显眼,好歹也混迹朋友圈多年,没有被嫌弃,也算是小小的安慰。

早年,头油发蜡也是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火车站是铁路局的一个窗口,在火车站周边还有许多和铁路有关的单位,有各种级别的铁路宿舍,有局级的,一座小楼住四家,楼上两家,楼下两家,有长长的阳台,落地窗,也叫锁闭庭,尽头是抽水马桶,屋子里还有西式壁炉,室内是绛红色木地板,沿街是一个拱形的小门洞,一扇酱红色木门,二层小楼是陡尖的屋顶,还有看见结构的大木架,一圈小楼围绕着中心的花坛,街道的名儿,就叫胶济宿舍街,经过百多年,前几天路遇故地,如今只有两三座楼还坚持的留存着。因为德国人在修建胶济铁路的同时,一些生活居住的习惯也随之而来,一般科级干部,就会住在中间是楼梯的两侧是二层的筒子楼,只不过这些筒子楼,比较高级每套房子,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文革时期,有段山东快书,说火车站里有火车,车站里面有旅客,不是上车就是下车,那打鸳鸯板的就是济南籍的曲艺演员赵连甲,也就是和宋丹丹雷恪生一块演出小品(懒汉招亲)的村长,济南也是山东快书的发源地之一,那时候车站里面广播的节目,也就是这几段快书,快板,数来宝,北京琴书,马季和唐杰忠的相声,再就是八个样板戏和震耳欲聋的革命歌声,文革前,火车一开的乐曲是步步高,喜洋洋,喜悦的广东音乐伴随着愉悦的心情启程,到了六六年,就成了大海航行靠舵手!火车票是一块3*6公分的小纸板,有发车和到达的地点和时间,以及可以签转的空白,时间好像是针孔打出的数码,车次是一枚红红图章盖的的阿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三十年前,做设计还是一个笼统的概念,有建筑设计,机械设计,化工设计,冶金设计,等等,做平面设计,那个时候还叫包装装潢设计,给室内环境做设计,叫做装饰装修设计。

做设计就要用工具,铅笔橡皮,直线笔,丁字尺,三角板,绘图板,绘图纸,硫酸纸,拷贝台,熏图桶,晒蓝图,绘图墨水,一大堆琐碎东西,啥也离不了,凡凡总总,一间办公室,满满当当,工作还得小心,不然工作成果会毁于一旦,仔细是做设计的好作风,干净是做设计必备的素质。

二十多年前,计算机普及应用起来,涌现了一大批卓越的设计高手,凭空畅想的方案,一下子,色彩缤纷的涌上指端,整齐漂亮,干净利索,一个大厚本交代的清清楚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这是一个离不了塑料袋的时代,秋风裹挟着塑料袋飘上乌蒙的灰色天空,冬季落叶后的枯枝依旧摇弋在树梢,朋友何大桥就用油画表现过这些场景,并依旧与破落的废墟一框。

第一次使用塑料袋,那是在八三年国际印刷技术博览会上,当德国展台,免费发放那些薄如纸翼的半透明塑料袋的时候,最为震撼的就是用两个人去扯,结实和牢固度煞是惊人,后来知道那叫聚酯薄膜,带回几只,揉团在口袋里反复使用,老母亲如获至宝,因为,它的前任尼龙丝网兜儿,就没有它那么轻巧和可折叠,还容易洗涤,一时方便了外出购物的方便。

文革出差,脸盆洗漱工具,水杯饭盒,也都是装在一只粗线编织的网兜里,和它同行的是一只背包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