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拔哥的博客
拔哥的博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76,509
  • 关注人气:1,63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册专辑
加载中…
关注博主
我去过的地方
国内 (143篇)
国外 (70篇)
友情的纽带

灵感的日报

建筑好设计

广告也精彩

顶级的定制

学习之榜样
暂无内容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公告
  
 
关于版权
本博客除特别说明外,所有文字,照片,均属作者原创,任何媒体或个人如需转载,请首先与作者联系并获得作者同意。
 
zhuweibanyueweilin@163.com
 
 
基础资料
博文
分类: 美味在舌尖

炸酱面,是这个时节的头牌,农历的五月已是芒种的季节。晌午已经和盛夏无异,太阳已经抖出烈焰的威力,马路的沥青已经开始瘫软,一天的早晚还是有些凉爽,老泉城的居民,会将一味裹挟着季节的美食端上桌来,那就是百吃不厌的,有咸有淡,有荤有素,操作简单,胃口大开的炸酱面。

泉城的炸酱面,不同于京津,圆粗的面条,花哨的盘碟,琐碎的菜码,不同于川渝细丝如粉的细面,近六十年来机器轮转挤压的面条取代了家庭妇女的擀面杖,使之面条更加滑爽劲道,不宜粘汤,要是丢几滴盐水,那就更加沥症,过水可控制温良适口,早年可以端一盆面粉油加工作坊换取,后有粮店供应,现在亦有超市新鲜切面供应,方便了不少,我们吃的面条是窄窄薄薄劲道滑爽的切面。

炸酱面,有了优质的主料,那酱就是点睛之处,葱姜米爆锅,肥瘦五花肉丁,过油的豆腐干丁儿,碧绿的毛豆,炒毕断生,黄豆酱也称甜面酱在滚油中熬制待颜色变重,气泡涌动,加生抽继续搅动,最后将脆生的黄瓜丁撒入,这就备齐了炸酱,同时也可以加土豆丁,芹菜末。

菜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美味在舌尖

五十年前人们肠胃里最缺少的就是油水,血脂是中国人一个时期平均最低的时期,血压,血糖有遗传因素,可是血脂的富有,除了厨子大概也没有什么肚满肠肥的体型了,

一人一月半斤油,一两香油,一斤大豆票,每顿饭,都是谨慎斟酌着油瓶子往锅里倒,拎一个油瓶子去打油,买个一斤,打个半斤,才是常态,除非遭遇春节大开荤,再去用大家伙,买上三五斤,因为,平时结余的食用油票,都是为了炸那锅藕盒,炸鱼,炸丸子,炸松肉,一家人的盛宴。

买食用油要油票,买猪肉要肉票,半肥猪肉是抢手货,猪大油却是肉食店里的关系户的特权,那个时候,有一种战备咸猪肉,在大粒咸盐里埋伏多时,颜色有点泛灰白,老父亲买回来,清水洗净,泡上半日,切为薄片,码在泡软的黄豆上,上蒸笼蒸透,也是一味佳肴。

可是买来肥腻的猪大油,肥猪肉,皮囊下踹,一般由我操刀,斩为小块,投入锅中,添上几勺清水,投入一粒八角大料,一节桂皮,慢火炼制,不小半小时,油锅内吱吱啦啦,油脂沁出,油渣泛黄,改为小火,将油渣捞出,挤压最后的几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拔哥的随笔

理想有的能说,有的不能说,比如上小学一定会有一篇作文《我的理想》,其实,孩子那篇作文不一定是自己真实的思想,倒是像一篇吹牛的胡话。

理想说起来就远了,说真实的理想也就更难了,比如儿时,说当解放军战士,我会想起邱少云被烈火烧的很疼,因为我被火烫过一个泡,说当工人农民给国家有很大贡献,我总觉得重复性干一个工作会很枯燥,做科学家探索宇宙奥秘探索科技尖端,我觉得学习数理化作业就很难。经常做梦不能说是理想,就算是想法,大概也不过随着年龄的增长变化着。

学龄前,希望有亲近的人,有可爱的玩具,有温柔的态度,上了学,有和蔼的老师,有结交的伙伴,有兴趣的手工课,有春游动物园的远足,有手工制作航模以及扑捉的昆虫,十几岁,朦胧中的青春期,有盯着漂亮的女生,暗地里递个纸条,成年了,也就到了生活出路的选择,就业寻个活计挣钱吃饭或高考高就更上一层楼。二十四五岁,成家成婚,有间房子几件家具,添个孩子长得靓,幼儿园小学中学,蹭一下子长成了大人,忽然一转身,糊糊涂涂几十年一转眼就过去了,理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美味在舌尖

夏天消暑,总有冰镇一说,南方另有“冻”的一说,中国人,普及啤酒,也就是最近四五十年的事儿,七十年代初期,散啤酒带着泡沫,暖水瓶保住低温,走上了餐桌,在这之前,中国人一直是喝着白干儿酒,刺激着味蕾的。有一年,陪德国朋友爬泰山,一行好几个大胖子,很怀疑,这些胖子腿上的功夫,拒绝了索道,一路岱庙,岱宗坊,红门,斗母宫,回马岭,直达中天门,路上没有喝一滴矿泉水,一瓶啤酒接着一瓶,到了中天门,每人几乎喝了五六瓶,直夸泰安啤酒最好,二百多斤的体重,快速登临南天门,啤酒一直不断,一箱啤酒也都喝的差不多了,酒量大,身体好,泰山极顶,一观云海之后,晚上反而并不怎么喝酒,一人一只猪肘子,吃的不亦乐乎。

公元前6000年前,居住在美索不达米亚地区的苏美尔人,他们用大麦芽酿制成了原始的啤酒,不过那时的啤酒并没有丰富的泡沫。大约在公元前3000年前,波斯一带的闪米人学会了制作啤酒,而且他们还把制作啤酒的方法刻在板上,献给农耕女神。公元前2225年,啤酒在古巴比伦人中得到了普及,他们用啤酒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美味在舌尖

山东人喜欢生吃大葱和大蒜,走到那里一闻那满嘴的味道就知道山东人在,男爷们好说,嘴里臭就臭呗,要是大姑娘就有些不雅了,所以山东人生吃葱蒜,一般只限男人,吃水饺,特别是羊肉水饺,吃炸酱面,吃锅贴,吃煎包,上海叫生煎,青岛叫炉包,也都来一碟香醋,几瓣大蒜。

下蒜的时节,有许多蒜苔应市,今年蒜苔只有几毛钱,估计大蒜也贵不了,“蒜你狠”今年狠不了了,菜贱伤农,是中国特色,不是咱们关心的事儿,吃几瓣蒜,影响不了本人的经济生活,也不会因为贵贱,影响吃蒜的喜好。

我自小喜欢吃大蒜,现在有漱口水,有不值钱的牙刷,有随口的茶叶,去掉口腔的味道,不是难事儿,过去,上海人不吃生蒜,但是上海的菜贩大多都是山东人,切临沂地区居多,过去有贩葱姜蒜蔬菜等习惯,民国时期,上海的山东人做警察,做保镖,一直延续到淮海战役,共军南下,上海又留下许多山东干部,所以,上海人讨厌大葱大蒜的生味道,可是又离不了这些做饭的配角,幸好,当下,蒜蓉蒸,砂锅焖,蒜瓣烤,满上海也是蒜味扑鼻,上海的丈母娘也不太嫌弃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美味在舌尖

街道上的绿化树,我们那个老商埠区,东西向的街道种植的大都是法国梧桐,足足有七八十年的 历史,南北向的街道有泡桐树或者槐树,还有一种结梧桐籽的梧桐树。每逢春季,淡紫色的梧桐花开放的时候,槐花飘香的季节也就到了。

槐树有几种我没有研究,有一种洋槐开着白花,还有一种国槐结槐米做中药材之用,每逢夏季会有许多“吊死鬼”垂着那儿,是一种病虫害,说春季放风筝开启春天的序幕,到了五一节就是脱去棉衣穿起汗衫的时候,这是一个没有机会穿毛衣的城市。随即,开满枝头的白花散发着淡淡的的芬芳,槐树枝桠似龙爪虬劲,在芥子园画传里看到的一样,远足村野,一个村子怎么能没有一棵或者几棵巨大的槐树呢?远行的游子回望的就是那棵魂牵梦绕的大槐树,或者还吊着一口青铜的古钟。

城市里的孩子,寻一根竹竿,杆头缠绕一个粗铁丝的钩子,背一个书包或携一只口袋,逮住一个粗大的槐树,去钩那些一串串雪白的花朵,低矮处采撷完毕,登上树的枝桠,攀上新的高度,温暖和煦的 阳光下,当口袋鼓囊起来,返回家中,将战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美味在舌尖

我们这个有泉水滋润的城市,整个北部有许多湿地和河流,小清河黄河丰润的水源,河湖港汊,浓密的植物就有茂密的蒲苇,春季发芽冒出鲜嫩的绿,根茎就是我们喜欢的蒲菜,那水里的田螺经过一个冬季的生长,也开始活跃起来。

梅花香静,蒲草春深,冬去春来,鲜物就数蒲菜与田螺了,田螺,地产个头如山楂大小,南方亦有如蒜头之巨的大个,味道却是不大不小如手指节般最好。田螺、螺蛳。清明前后是食用螺蛳的最佳时令,此时螺肉肥美,有“清明螺,肥似鹅”和“清明螺,顶只鹅”的说法。过去买不起鹅的人家,下河塘摸盆螺蛳,用清水养两天,然后夹去尾端,放点葱姜辣椒煮熟,就是一盆好菜。有的就用腌菜卤煮煮,清淡爽口、味道非常鲜美。有的煮熟了挑出螺肉炒韭菜,那是打嘴巴也舍不得丢的美味。

北方人,吃螺狮,就是俗称的“酱油螺蛳”,济南俗称,“嘎拉油子”,买螺蛳回来,用粗毛刷,清洗干净外壳,滴上几滴香油,螺蛳会将体内的泥腥吐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烧火做饭,作为词句组合,由来已久,今天应该改为点火做饭,中国城市的煤气天然气基本普及,在边远山区,边疆野外,可能还有以柴草为燃料,在产煤地区也会有以煤炭作为燃料的方式。

我们这个北方的城市,早期五六十年代主要是用散煤加黄泥和成煤饼,冬季也有使用块煤,以及后来的用散煤制成的“煤球”同时也诞生了煤球炉,以至后来的蜂窝煤炉和蜂窝煤。

不管煤球还是蜂窝煤,都需要点燃,都需要引火,几张废纸,一团刨花,几缕干草,火柴一擦,待火焰升起,投入木柴,燃烧正旺时可填煤快,煤球,或者压上蜂窝煤,这是一个严谨的程序,不可颠倒,不可疏忽,不到火口,即会前功尽弃,等到白烟滚滚,中间炉膛就会开始迸发见红红的烈焰,这顿点火就算成功了,虚火燃尽,只剩燃烧劲烈红里透着蓝色烈焰的时候,烧水做饭的序幕得以拉开。这个点火做饭历时近一个小时的过程才算完结。

那时候谁家没有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美味在舌尖

四十多年了,文友齐鲁滨聊起食堂的窗口,排队打饭的阵势,又一次把我的思绪扯回到了七十年代,别人当兵下乡,我却凭着照顾留城的条件,进了工厂,近千人的工厂,生产着两种不同的产品,可是一个厂区,一个食堂,一个澡堂,一个工会,包括一个厂的职工也都熟悉,可到了食堂的窗口,拥挤的记忆依然在目。

月初都会到总务科去拿着粮票和钞票,换成饭票,那种印刷的纸片,盖着后勤或者总务的红章,有崭新的也有揉搓的旧饭票,有菜票,也有分出粗粮细粮的饭票,总务科的科长兼做饭票分发,一个魁伟的女汉子,皮肤细白红润,不到四十岁的样子,一米七以上的个头,嗓门洪亮,盛气不饶人,抖着一身松脱的白肉,唇红齿白,上嘴唇有一抹淡淡的绒毛,在男人说来就是胡须,穿着在那个时候也是风度气质了得,据说也是一个曲艺名家的后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美味在舌尖

黎明,也可以叫拂晓,就是比天亮还早一点时候,肚子叽里咕噜,躺在床上,起也不是,睡也不是,吃也不是,那就胡思乱想吧,说到吃,这是人生的第一大欲望,也是最早的欲望,跟着毛委员打土豪分田地,就是为了吃饱肚子,婴儿哭闹也大多为了奶水,至于,睡地主老财的姨太太小老婆,也是在吃饱了肚子以后的事,革命胜利了,娶个洋学生,城里妹妹,也是自然,就像是今天的“土豪大款”,有了钱,依旧是吃好的,睡漂亮的,享受是动物性的基本满足。

欲望,是一个时期以内的目标,五六十年前,路过糕点店,食物店,不自主的就会深深的吸一口,香甜混合的空气,济南比较有名的糕点店有,一大食物店,泰康食物店,上海食物店,再就是前店后厂,加工和生产的味道,会缓缓的随着温度,飘出来,鸡蛋,奶油,油脂,面粉,混合烘焙的味道,当然烘焙这词是近年来才流行起来的,蛋糕店,饼店,烘焙,以及在家自己动手,也成了时尚和流行,做一个时尚达人的必须。

糕点类,最为基础的就是饼干,那时候,谁家有一个生了锈的饼干桶是多么显赫的事情。且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