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杨中标
杨中标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1,874
  • 关注人气:11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公告

昆虫与鱼

 

 

我看见那块涉水的石头

驮着裸睡的昆虫

昆虫肯定是有梦的

在杨家溪安适的午后

 

太阳停止脚步

在树叶伪装的天空里

偷看透明的肚皮的鱼。鱼说

我们来玩扎猛子的游戏,好吗?

如果你输了,你就做我的爱人

如果我输了,我就做你的爱人

 

假寐的虫,动了一下

也有可能是三下。虫儿说,

让那个老不死的去死吧

等天黑下来,我们一起跳舞

红青苔、绿青苔铺好了

 

 

博文
标签:

杂谈

 

 

□ 汪登存(安庆师范学院)

 

  随着影视在大众精神娱乐中占主导地位,文学日益边缘化已成为不争的事实。如何让时下的文学走出低迷的困境?如何让文学期刊在市场化的竞争格局中求得生存和自救?面对消费市场的淘汰法则,作家不得不考虑读者的消费需求,以便创作出适合读者阅读口胃的小说文本。本文从《中篇小说选刊》中挑选三个文本,剖析当前小说创作在选材趣味、情节模式和结构套路上追求影视化的美学特征。

  

  一、聚焦流行的世俗欲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杨中标《村里有老虎》

乡村权力场上的战斗

 

    村里有一只老虎——周老虎,这位连区长都不怕的横蛮人,硬是借着一个臭泥塘发家致富。然而,周老虎遇上村长刘拖把这只真老虎,就成了一只纸老虎,几场较量下来,一点好处都没占到,颜面尽失,把老婆王小丫给搭上了。杨中标的《村里有老虎》(《青春》2009第4期)在不动声色的老辣叙述中,不仅生动地给我们展示了一场当下农村的权力战争,还有力地揭示出转型时期的新农村所遇到的种种问题,比如村长选举中的贿选和拉选票,承包责任制中权力的介入,农村人口中空的现象等等。粗鄙而贴切的人物语言,颇有几分戏剧化的场面描写和略带幽默讽刺的故事情节,把周老虎、刘拖把和王小丫三个形象塑造得栩栩如生,既不同于以往小说中与土地在一起的农民形象,也不同于如今小说中常见的渴望城市的农民形象,可以说是如今留守农村的农民的几种反面典型。小说结尾,战败了的周老虎自愿参加了村里的治安联防队,自此村里日夜响彻他的咆哮声,让人捧腹的同时也让人深思:盘在村里的老虎究竟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休闲

 

上周,和十几个同事一起去了深圳,给当地一作者开了一个小型作品研讨会。会毕,去了对面的香港。同行的杜哥带了一包精装“中华”。杜哥何许人也,本刊副主编,人称“杜爹爹”。杜爹爹的发型很特别(如图),香烟也特别。他的中华烟,每根都被透明胶纸套着,吸烟前必须“脱套”。于是,我们把深圳的研讨会搬到香港的街头来开了,讨论起“中华香烟要不要戴套”的问题。杜爹爹的结论是:问题很严重,情况很复杂,还是戴套为好!

恭喜,杜爹爹答对了。有了戴套的中华烟,去澳门也安全。

去了澳门,杜爹爹一副老板派头,带领一富婆、一丫环、一保镖,意气风发地向葡京进发。为了逼真再现港版赌片,一路上,杜爹爹授意我们温习剧情。于是,保镖开道,富婆随后,丫环点烟(由于激动,又由于天黑,杜爹爹的烟一时忘了脱套,顿时,一股焦臭)。

进了葡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09大礼:本刊启动“全国百校伴读《芳草》计划”,赶快报名参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大年初五的清晨,湿雾漫过山峦,顺着公路向前流淌。

寻梦?我独自一人,徜徉于山与水间,云与雾间,鸟与林间......

几座孤立的石碑离我越来越近了。准确地说,它离我本来就近,就在我住所的前方。以至于我每次经过时,都可以对它忽略不计。为什么还要趋步向前呢?仿佛是有谁在招引,我竟鬼使神差地跟去了。

罗开宝,其中一个石碑上的三个大字,让我微微一怔。这是我四十年前的小学语文老师啊!

老师的长眠,是不关风雨的落拓,是冷暖两由之的禅意。如今,我在这里建房,我从这里经过,老师从未说过什么。而在四十年前,老师对我说,你是全班最优秀的学生。就是那么简单的一句话,曾经让我自豪了很久,也让别人羡慕了很久,还让一个叫“庆生”的同学嫉妒了很久,嫉妒得他竟然和我干了一架。现在,我细读碑文,那个庆生同学清晰浮现,只是他的名字前冠上了“孝男”二字,他是老师的儿子,最小的一个儿子。也许老师至死都不知晓我和他儿子还干过一架,但我记得那次,我真的输给了他的儿子。四十年后,回想那一场输赢,那又算得了什么呢?况且,我也早已原谅了庆生。只是不知这个昔日的同窗、师兄如今身在何方,一切是否安好?

一千三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一个年轻人因为梦想消失了,因为他的痛苦难以排解,这个年轻人叫罗炼,湖南浏阳沙市镇人。24岁的他喜欢读庄子,5年前,带着梦想南下广东打工,先后辗转于珠江三角洲,做过保安、油漆工,跑过太阳能和房地产生意。2008年9月14日中秋节,在家具厂做学徒的罗炼在月饼盒里,留下一纸手写字条后,悄然出走,至今不知所终。他在字条里写道:“终生役役而不见成功,苶然疲役而不知所向,讳穷不免,求通不得,无以树业,无以养亲,不亦悲乎!人谓之不死,奚益!”

    这个决然消失的年轻人带给了亲人最直接的伤痛,同时也引起了社会的共鸣。因为他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在我住所的后面,有一片小山林。

春天的时候,偶尔可见一只野鸡停驻在突兀的山石上,它摇晃着慌张的脑袋,发出“咕咕”的求救声。它是孤独的,感到了危险。可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去伤害它,我还想和它做个伴儿。我曾想离它更近一点,只是想想而已,因为我知道,我的靠近,就是它的离开。于是,我们站在两个不同的地点,它张望它的前程,我张望我的前程。

冬天来了,那只孤独的野鸡不知飞向了哪里。也许去了岩洞,把自己隐藏了起来,那是一块热地,有一团地火。我也感觉到了冷,劈柴生火,搬来那些读过和还没有来得及读过的书,围成一座城堡。这是我一个人的世界,1000平米的世界。我每读一页书,就把书页撕下来,投进火炉。于是,真理也变得炽烈起来。

一只野鸡飞走了,几只家鸡又来了。它们在小山林里,徒劳地觅食。冬天啊,除了冬眠的虫,就是伏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0-19 21:32)
标签:

文化

 

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我和儿子的代沟那像一条长江、一片大海。不!比长江还要长,比大海还要深。我曾经自嘲地说,我们的关系不是父子关系,而是金钱关系。因为只有他需要钱的时候,才会主动开口找我讲话。一般说来,他要钱的时候是很雷人的:白天不要,专拣晚上要,而且要得很急,常常害得我深夜去跑柜员机;从不痛快地要,而是迟疑地要,以至让我一见到他来我的书房转悠,就知道又是一个要钱的来了。

学习不好,花钱很用心;亲情不足,反叛很超级,这是我对儿子一贯的评价。前不久,因为他偶尔用过我的电脑,留下了蛛丝马迹,所以我就有机会一路追踪下去,闯进了他的QQ空间。出来后,我沉默了好几天,也不安了好几天。儿子在近三年的时间内,写下了几十篇日记和文章。看不出来,这小子还真有点小见地,有点小文采,有点小情调,有点小悲愤......

我觉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早在一个多月前,我突然接到兰州的长途,是我的长篇《去天堂使坏》的责编赵金祥先生打来的。赵先生告诉我说,《去天堂使坏》被列入甘肃省“送文化下乡工程”了,要再版了,过几天就把再版合同给你寄过去。

听到这个消息,我还是很高兴的。不管咋的,在文学如此低迷的今天,自己的书还能再版,而且还能与政府的项目沾上边,确实值得自恋一下。其实这本书也不是什么主旋律,它能再次登台亮相,全是因为赵先生的倾力相助。

2004年,我刚从部队下来不久,在一家报社做记者,凭着一股激情,写下了平生的第一个长篇小说《你竟敢如此年轻》。那时,我对文学界、对出版界一点也不熟悉,更不知道如何操作长篇。傻不拉叽的,一个人跑到图书城去翻看各种各样的小说,抄各家各户出版社的地址。然后又傻不拉叽的,把一本一本小说复印稿寄出去,包括赵先生所在的敦煌文艺出版社。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我的先人叫祖吉。道光年间,他只身远行,来到江南这个山青水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