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秋沅
李秋沅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4,042
  • 关注人气:64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写作者。中国作协会员。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冰心儿童文学新作奖大奖获得者。著有作品集《走过落雨时分》《记忆的碎片》《惟有时光》《虞美人》《茗香》及长篇小说《木棉.流年》《木棉.离歌》《以尼玛传说》《天青》
新浪微博
图片播放器
新书公告

1.短篇小说集《茗香》

当当网购链接:

http://product.dangdang.com/1145471482.html

2.长篇幻想小说《天青》

3.短篇小说集《虞美人》

当当网购链接:http://product.dangdang.com/23750926.html

4.长篇小说《木棉.离歌》

当当网购链接:

http://product.dangdang.com/23524925.html#ddclick?act=click&pos=23524925_1_1_q&cat=&key=ľ��&qinfo=113_1_60&pinfo=&minfo=&ninfo=&custid=&permid=20130530224314093104632189432118532&ref=&rcount=&type=&t=1406950028000&ver=A

邮购地址:

(100022)北京市朝阳区建国门外大街丙12号中少总社《儿童文学》编辑部赵晓涛收(另加3元邮费)    

5.短篇作品集《惟有时光》

当当网购链接:

http://product.dangdang.com/product.aspx?product_id=23223556#ddclick?act=click&pos=23223556_5_1_q&cat=&key=������&qinfo=26_1_48&pinfo=&minfo=&ninfo=&custid=&permid=20121003150021682890914224683714734&ref=&rcount=&type=&t=1374501531000

6.长篇幻想小说《以尼玛传说》

当当网购链接:http://product.dangdang.com/product.aspx?product_id=22791371

7.长篇《木棉.流年》

8.中短篇集《记忆的碎片》

此三本书已由中国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全国各大书店有售。当当网可购。

邮购方式:

(100022)北京市朝阳区建国门外大街丙12号中少总社《儿童文学》编辑部赵晓涛收(另加3元邮费)    

咨询电话:010-57526275

9.短篇集《走过落雨时分》(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当当网可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相关链接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故乡的乡愁

——读李秋沅《千恒•流光》



张家鸿

看到《千恒•流光》这个书名,我便顺理成章地想起《木棉•流年》,我无由地心中充满疑问,两本书之间有没有内在的联系与传承?随着阅读的深入,我被李秋沅的细腻温婉的笔触牵引着,进入一个个既真且幻的故事里,不由自主地把心中的疑问抛之脑后。

记得姚静说过:“倘若我们全心投入绘画,那么,我们流光一闪的思想,那转瞬即逝的情感,都将凝固。也就是说,画,承载着我们的生命信息……”换言之,短暂的生命因为倾注心血于作品中而走向了永恒。她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她没有逃离日寇侵占的南京,既是勇敢刚毅之性情的体现,也是源于她有艺术上的大梦想。她敢于见证战争与杀戮,即便舍身也无畏。姚静用画笔记录下南京大屠杀的真相,她是记录者,是见证者,是遇难者,还是献身者。她既献身于苦难,更献身于艺术,她的献身既属于个人层面上的,更属于国家与民族意义上的。也就是说,艺术成了解救生命于倒悬的唯一利器。虽无戳破敌人胸膛的锋芒与锐利,却有穿越苦难现实直达人心的强大力量。她的画笔就是匕首,就是投枪,甚至胜过匕首与投枪。

《千恒•流光》收录的是一个又一个新奇、独特的故事,流露的是一颗又一颗高贵、富有的心灵。倘若要在这些心灵中寻找其共通点的话,那便是痴迷、执着、笃定、坚韧。在他们的世界里,艺术是与生命对对等的。甚至可以说,艺术是超越生命、突破生命的长度与宽度的。他们如果连生命都可以舍弃,那人群中传来的流言蜚语又算什么呢?颜非说:“我从小就能听见梦想的歌声。可当主人放弃梦想时,它们就不唱歌了,它们就会发出世界上最凄凉的呜咽声。”这个外人眼中的疯子,这个不再教书的物理老师,执着于用笔记录下曾经被遗弃的梦想。他把自己笔下的世界称为“似非村”。在这个主观创设的世界里,颜非一直在与现实中的自我较量着,与现实中的流言蜚语比拼着。福叔因此而坚定自己想要做全世界最棒的沙茶面的梦想,叶淼也受了鼓舞敢于追求自己的梦想,有了梦想之后的叶淼,“是如此快乐而满足”,甚至“快乐得忘了自己”。

当一个人因为热忱与痴迷,让艺术之泉润泽己心,让梦想成为世俗生活的指点与引领者的话,这个人一定是找到了他生命的最终去处。正因为去向的高贵与厚重,我牢记于心的是那些人与美初次相逢的瞬间。“见到它的时候,我分明听见心底有淅淅沥沥的雨声响起,似乎有记忆与这三瓣花有关,温暖中却带有些许感伤。”这是白珀与由六块圆木组成的壁挂的遇见。“盏身的黑釉上有银色丝发斑纹,隐约泛着幽蓝光泽,美得含蓄。”安德烈被手中的黑瓷盏吸引住了,手捧茶盏久久不放,看得入迷,连饮茶都忘了。这些瞬间奇妙得无以名状、无法言传。正因为它们如此美丽与美好,才能在不同的心灵里引起震颤,引发回响,引得心潮澎湃不已。

清桃到底是真有其人?还是只是姚静笔下的自画像?又或者是她从画中走到现实中,成了活生生的清桃?花木巷的存与不存,“不在”屋的在与不在,都是读者在阅读中必然会心生疑问之处。艺术的最高境界往往既真也幻,虚拟与现实的区分是模糊的,两可的。然而,读到安德烈的一句话之后,我便豁然开朗。他对叶淼说:“如果你信他所说的一切,他就不疯。”只要心中相信,它就是在的,如此则花木巷与“不在”屋就存在,则清桃就是实实在在的一个人,则荒楼“大白”就会说话,则塞壬人月下的歌声就会夺人魂魄,则神木里就会有兽心木体。令人倍感哀伤的是,当下的人们对于肉眼见不着的,不仅不相信,反而觉得荒谬可笑。他们心中只有眼前触手可及的利益,仅此而已。

阅读小说,固然要在意其故事情节,却又不可也不必被情节所束缚。缤纷多彩的情节常常包围着一个闪闪发光的精神内核。在整天打打杀杀没人读书的年代里,黄韵秋是外人眼中十足的疯子。他看似装疯卖傻,只要有时间就偷偷地教安德烈画素描、做泥塑、教锔瓷。他的一生,都在努力揭开“花火”瓷的秘密。他不仅躬身实践,还经由授徒讲学来曲折地圆自己的艺术之梦。林陌立志要建一栋千恒岛上最壮观最雄伟的大楼,“楼的东面看得到千恒岛最初的太阳,而在楼的西面,见得到夕阳的最后一道余晖。”“这座楼,藏得住昼夜流光,经得住千古风霜”。他倾注了所有的爱,所有的心血,所有的财富,耗尽了二十年的时光。他建造的已经不是一栋楼,而是一个梦想。坚持一生所爱,便是不负时光,便是给生命最深最沉最辽远的交代。不独林陌如此,尼雅、颜非、林海涛、黄韵秋、福叔、千瞳、姚静等人,都在坚持之列里。与“坚持”这个充满力道的词相比,也许用“痴迷”更显柔软,更显其钟情与恒久。心中有所痴迷的人,生命定是安然的。栖息于梦想中的人,必是心中坦然的。有多少人在终其一生的痴迷之中,得到了恒久的快乐?虽然在世人看来,福叔那只想着把一碗沙茶面做好的梦想,显得不够壮阔不够远大,显得烟火气太浓。但是,谁又能认为把沙茶面做好会比做一个好医生更容易、更不值一提?人心之所以痴迷,只因为快乐,与其它无关。

子申、小屹、白珀、叶淼、斯杭、阿点,都是讲故事的人,小宁和红墨是听故事的人,也是用心用笔写下故事的人。不必说故事中的主角,单是讲故事、听故事、写故事的人,也定会在不断的演绎中受了熏陶与感染,渐渐坚定了人生的走向。与其说这是一本讲故事的书,倒不如说它是一卷引人纯粹、明净的私语书。它不喧哗,它不躁动,当你在一个个故事中流连徘徊的时候,就像听见一个智者在耳畔对你倾诉着殷切的叮嘱。读者不必拘泥于各个故事发生的不同背景,不必局限于故事情节的来龙去脉,应当关注一颗颗从不随波逐流的心。

千恒岛也好,木棉岛也罢,在我这个读者眼中,其实都有鼓浪屿的影子。我知道小说并不等同于现实,但是我却止不住地这么想着。从《木棉•流年》《木棉•离歌》到《千恒•流光》,在鼓浪屿长大的李秋沅,一直着力、用心地书写着鼓浪屿的前世今生。正如尼克对深蓝的痴迷流露出的是他的乡愁,李秋沅对鼓浪屿的书写也不是乡愁的体现吗?鼓浪屿是李秋沅的成长之地,也是她的精神家园。这样的书写给鼓浪屿带去了一个全新的维度,这个维度属于文学,属于中国当代儿童文学史。对于普通读者来说,这个维度属于艺术,更属于梦想。倘若没有李秋沅对鼓浪屿这种既专注且持久的痴迷,又何来这道亮丽、美好的文学风景呢?痴迷成就了人生的美好,痴迷彰显了人生的价值与意义。当你作为一个旁观者,看到一个人执着的表情与身影;当你作为一个聆听者,听到一个人为了梦想义无反顾的人生故事时,你岂能不肃然起敬?

“你相信,当一个人倾注所有的心血在他所爱的物件上,这物件将因为他的爱而有了生命吗?”我当然相信。正因为此,我才在《千恒•流光》中领略了这亦真亦幻的美好风光。可是,风光再美都是假相,痴迷于心中所爱才是持久动人的内里。

 


(刊发于《文学报》2019年1月10日“悦读”栏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沅水秋色(关于我)


以诗意的文字 探寻生命的悲欣

——读李秋沅的《千恒.流光》

   厦门本土作家李秋沅的新作《千恒·流光》,书名即引人入胜,让我迫切希望阅读:千恒——千年永恒,流光——转瞬即逝,蕴含着淡淡的忧伤和梦幻。人生转瞬即逝,不可永恒,但又有谁舍得不做梦?

  《千恒·流光》由发生在千恒岛上的七个故事组成。七个故事既可以独立成文,又有一条线索巧妙穿起来,让发生在流光客栈每个人身上的故事,成为一个整体。看得出,千恒岛是以鼓浪屿为原型,作者通过一个个神奇的幻想故事,虚实交织,引领我们寻找生命的悲欣。

  一开篇,《引子》就写道:作家红墨带着表弟小宁,在流光逝川里寻找生命的悲欣。引子里直接明示人生的意义,为七个故事定下了基调:生命的悲欣。

  小说的语言和作者以往的风格一致,唯美、诗意、典雅。在千恒岛流光客栈的暮光里拉开序幕。第一个故事《尼雅》中,尼雅月夜救子申,美得那样梦幻,令人不由得想起美人鱼救王子这个美丽的童话。尼雅潜入海底探寻尼克深蓝,为了寻找家园不惜舍弃自己的生命。如此神秘的故事,让我深深沉迷在塞壬人对美丽家园的探寻里,沉迷在一种不可名状的美丽和感动中,久久不能自拔。

  李秋沅的文字,清丽典雅,富含诗意。《尼雅》里诗一样的故事,哲思般的语言,令人细细咀嚼回味。情节的跌宕起伏,主人公尼雅一步一步清晰,款款走向我们,让我体会到一种家园的危机、探寻力量的强大及深远的担当与责任,越读越感动,越读越不平静。

  书中另外六个故事:钢琴曲引发出的爷爷、旧画中走出的神秘女子、兽心木体的神木、颜非的似非村、具有独特力量的黑瓷、突然开口说话的荒楼……每一个故事都有各自的意蕴,传递出如何对待生老病死、对待年少的梦想、对待希望与爱的感悟。

  李秋沅是鼓浪屿的孩子,她心底蕴藏着深沉的对故乡的爱。千恒岛的故事里无不彰显着对鼓浪屿的深情和热爱,相思树林,安静的海域,凌云山、黛峰、艺术学院、音乐学校、荒楼……故事中处处是鼓浪屿的痕迹。从木棉岛的写实到千恒岛的幻想,蕴含着多少情感。她选定一个个有神秘色彩的人物,尼雅、清桃、千瞳、青河、青月、颜非、林陌……她将他们英雄化、神化,把生命的真谛与生活的悲欣融入故事中,将自己的思想在这些人的担当里呈现,远离贪欲,守卫家园、探寻家园,寻求梦想等,将生命的思考在写千恒岛人的文字里播撒——

  “生命短暂,智慧无边。唯有心存谦卑,才能让我们认清自己的局限,尽可能多地探寻生之悲喜。”

  “从生活的寻常之处发现妙趣,感受世界被光照亮,活色生香,连每颗微尘都兴高采烈闪耀着属于自己的光芒。”

  书中人物对生命的感受多么深刻,作者对生命的思考多么精彩。从木棉岛到千恒岛,她心怀谦卑,尽可能多地探寻生命的意义,将她的思考散布在诗意典雅的文字叙述中,缓缓流淌在读者心中,引领读者向生命的光、向生命的爱前进跋涉。

                             (此文刊于2018年10月7日《厦门日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0-03 11:38)

福建省百花奖获奖作品天青创作专访



拍摄时间:916

播出时间:102

播出频道:福建省东南卫视

拍摄地点:厦门鼓浪屿“晓学堂”虫洞书店

 


采访对象:

李秋沅,本名李靖,中国作协会员,民盟盟员,一级作家。祖籍福州,厦门鼓浪屿长大。出版作品十部,长篇代表作为《木棉·流年》《天青》。获得主要奖项包括: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冰心儿童文学新作奖大奖、冰心儿童图书奖、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向青少年推荐的百种优秀图书奖、“周庄杯”全国儿童文学短篇小说大赛奖、第七、八届福建省百花文艺奖、福建省首届中长篇小说双年奖等。



天青简介

女孩金杏在千恒岛,偶然得到一片汝窑碎瓷。金杏的信任,令青瓷打开记忆的闸门。它称自己在寻找一支曲,一座城。在回忆之中,青瓷意识到,它所有的人间经历,都指向一座神秘的“清明”城。而“清明城”,与它所遇到的秦哥、宗泽、文天祥、谭嗣同、嵇康等人息息相关。天青最终不顾青帝劝阻,为让人间正气永恒不朽,保全“清明城”,放弃自己不死的生命……

访谈:



  “天青”这个词,本身就很“东方”,它给人的感觉很肃穆、很端庄。天青是也是宋朝人所尊崇的颜色。于是,我决定这本书命名为《天青》。

 


   《天青》说的是,女孩金杏在千恒岛,偶然得到一片汝窑碎瓷。金杏的信任,令青瓷打开记忆的闸门。它称自己在寻找一支曲,一座城。在回忆之中,青瓷意识到,它所有的人间经历,都指向一座神秘的“清明”城。而“清明城”,与它所遇到的秦哥、宗泽、文天祥、谭嗣同、嵇康等人息息相关。天青最终不顾青帝劝阻,为让人间正气永恒不朽,保全“清明城”,放弃自己不死的生命……


 

 《天青》的灵感,源自我对“天青”色的痴迷。为了弄清楚什么是令宋人痴迷的“雨后天青”之色,我特地去上海博物院看汝窑“天青”。隔着橱窗,我看着它,它非常平凡非常不起眼,但是,你绝对不会却忽视它的存在。我能感觉到,它在守护着那个朝代的、那故国的气息。在那一瞬间,我感觉,好像真的触碰到了宋朝。我想起了崖山之役,十几万的宋军,在非常残暴的敌人面前,全部投海殉国。对美的毁灭,是最震撼人心,也最让人心痛的。可是宋让我们记住的,不应只是它在残暴外敌入侵下的孱弱与怯懦。我想写出那一群人,用自己的血肉之躯,书写人之为人的尊严,书写国之尊严。我想把这段历史,这种感受,传递给孩子们,让他们知道什么是真正的中国人,什么是尊贵的中国人,什么是中国精神。那群人,他们身上流淌的血液,在宋之前便已汩汩流淌,而在宋之后,依旧长流不绝。










我知道,任何人都无法感知宋的全部真相,而我的幻想小说也仅仅是隔帘望月,向我所爱的时光致以轻轻的一声问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年摄于厦门海沧)

  

    李秋沅的《天青》具有很多独特的品质,这些品质让《天青》在众多儿童文学作品中显得非常与众不同。

  首先,它讲的是中国故事。由于我国儿童文学创作多受外来影响,近年出版童书的题材、写法甚至主人公名字都像外国的作品,但秋沅一开始创作就体现出一种文化自信,她的“木棉岛”系列以及今天我们看到的《天青》讲的都是中国故事。这本书出版得很及时,我认为早就该有这种题材的儿童文学作品了。《天青》的主角就是瓷,英文是“china”,又有中国的意思,汝窑天青经历中国古代直到清末,这个角色格外有艺术魅力,中国元素运用得丝丝入扣,非常吸引人。不论是她笔下的鼓浪屿近代史,还是这本《天青》中的宋朝、清朝等历史片段,李秋沅的书写一开始就面对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爱国精神,一股浩然正气迎面扑来,很有中国味。

  其次,“呼唤英雄”的内容令我敬佩。这本书体现一种正能量,诉说良知,诉说英雄正气。我觉得当下少年儿童接触太多娱乐圈的垃圾信息,很多孩子已经丧失了对英雄的敬畏与崇拜。他们只追求物质享受、感官刺激,他们的心灵急需唤醒。《天青》把历史上的英雄人物写活了,如书中呈现的宗泽、岳飞、文天祥、谭嗣同等,一个个有血和肉,还有细腻的心理描写,很直观、很生动,呼之欲出。这样的作品能给孩子们一种无形的榜样力量,唤醒良知,弘扬爱国正气。

  还有,《天青》饱含灵魂的悲悯情怀。我对这本书中“灵魂的呼唤”的描写印象颇为深刻。我认为文学作品的高下之分,和有没有灵魂在场、是什么样的灵魂境界息息相关。一片瓷,最初是酒盏,后来成为碎片,再后来化为乌有,为人间不灭之正气牺牲自我,这个描写深深打动了我。书中两条线索,英雄谱是一条,瓷器自身的神奇奉献也是一条。它与伏羲的关系,与竹林七贤嵇康的关系,到后来传授天曲给人间,为让天曲传承下去不顾劝阻,放弃自己的生命……这就是对正气的追求,对灵魂的呼唤——还有比对灵魂的诉求在文学中体现更重要的吗?《天青》中那份灵魂不死、灵魂在人间、灵魂奔赴与渴望的力量,特别动人,特别悲壮,读来让人感叹不已。

  总之,秋沅作为福建省儿童文学队伍中奔出的一匹千里马,已经显示出她惊人的文学创作艺术天分,她的作品值得肯定,非常值得孩子们阅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天青》:用凄美故事塑造爱国英雄

 

                                      ■束沛德

                  

  从魏晋到大宋,从大宋到清末,《天青》的历史背景绵长延续上千年。贯串作品始终的主人公青姬,是来自天上青帝之女的化身,在人间是一个有生命、有感情、有灵性的稀世珍宝、神奇人物。

  青姬来到世间的经历,从皇帝爱不释手的青瓷酒盏到碎裂为渗透英雄鲜血的小瓷片,从镶在蕉雨琴上的青玉琴饰到修复为金杏脖颈上的青瓷挂饰,她一生的遭际和命运见证了历史风云变幻、千年沧桑岁月。国家的兴盛衰亡,都市的繁华冷落,外族的杀伐战乱,将士的浴血奋战,官场的倾轧争斗,百姓的悲欢离合,青姬都历历在目,铭刻于心。

  作者从一片青瓷的独特视角,以主人公青姬第一人称来讲述中国历史上生动的、扣人心弦的故事,着力刻画人物的心灵世界,纵情抒发自己的喜怒哀乐,因而使这本小说具有强烈的艺术吸引力、感染力。

  《天青》写富有中国元素、特色的汝窑青瓷,写中国历史上的爱国将士,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激发人们的爱国主义情感和奋发上进、不屈不挠的精神品质,对广大读者起到了润物细无声、潜移默化的独特作用。处于泛娱乐时代的少年读者,非常需要《天青》这种纯文学作品的滋养。

  红线串珍珠,《天青》用一只酒壶、一块瓷片、一张古琴背后的爱国之情、报国之志这根红线,把秦哥、宗泽、岳飞、文天祥、谭嗣同这些爱国英雄、民族英雄串连起来,以饱含深情的笔触刻画英雄人物的崇高精神境界。岳飞的精忠报国,文天祥的宁死不屈,谭嗣同的舍生取义,都写得有血有肉,栩栩如生,谱写了一曲爱国之歌、英雄之歌、正气之歌。让我们从中感受到气壮山河的爱国情怀,一往无前的英雄气概,大义磅礴的民族气节、光明磊落的博大胸怀。

  我们的时代不缺少英雄,我们的身边不缺少先锋、楷模,关键在于我们的作家是否有一双敏锐的慧眼去发现英雄。我们的儿童文学创作,既要为孩子们努力塑造改革者、建设者这样新的“当代英雄”,也要精心塑造中国古代、现近代历史上那些功标青史的英雄形象,弘扬爱国主义精神,张扬新时代的英雄主义,为少年儿童树立精神、道德方面的楷模和榜样。

  儿童文学是浅语艺术。为少年儿童写作,在语言上,既不要华丽繁杂,过于雕琢,也不要平淡无味,过于直白。要力求简洁洗炼而又精致优美,具有形象性和感情色彩,充分发挥文学语言的表现功能和美感魅力。从《天青》中我们清晰地看到了那种属于李秋沅自己的文学语言。无论是叙述故事情节还是描绘环境景物,展现生活画面还是刻画人物内心,她的文字都清丽、温婉、新鲜、纯净,绘声绘色,富有色泽和韵律,让人浸沉在富有诗意的境界里,如临其境,感同身受。

  令人赏心悦目的个性化语言,鲜明的独特的语言风格,显示了作家李秋沅在思想艺术、文字功力上日趋成熟。

此文刊发于《中国出版传媒商报》22017年7月28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雨过天晴云破处,正气清明

                                             崔昕平


李秋沅的创作,无论她的《木棉·流年》,还是《以尼玛传说》,始终透着一股笃定,且不可动摇。行至《天青》,这股笃定已然如金石之音,将她主人心中祈愿的大境界和盘托出。

故事起于中国古代最具艺术气质的时代——宋朝,起于痴迷于在艺术中寻求禅心诗意的宋徽宗赵佶。他对美臻于极致的追求,成就了中国艺术的巅峰时代,也揭开了中国历史上那段民不聊生的战祸。然而,历史的行进,朝代的更迭,这仅仅构成了故事行进的一条明线。自《引子》部分始,作品又以一条隐线穿梭:800多年前,北宋徽宗皇帝做了一个梦,梦到了雨过天晴处那一抹迷人的天青之色,遂传旨工匠烧制青瓷。然而天庭之色岂可随意劫下?于是有了民间青姬以命祭窑的传说,窑匠之女将自己的生命灵气化入青瓷,“人气与天地之气融合”,才成就了汝窑天青。作品借一枚青瓷“天青”,这来自天界的“灵物”,面对当世女孩“金杏”的追忆,展现千年生命追寻,历史因果追寻。始终不得破解的梦中青衫男子,梦中清明城,让故事在已知的历史脉络中,多了一份悬念氤氲。

一枚历经千年的汝窑青瓷碎片,成为贯穿古、今、真、幻的核心叙事人。这枚碎玉青瓷,因其物的属性,而获得永生,成为穿越时空的历史见证者。她的几易其主,串起一个个铮铮铁骨、满腔正气的人物,忠诚进谏的老臣李纲、不计前仇报效祖国的秦哥、精忠报国的宗泽将军、含冤而死的岳飞、坚守气节的文天祥、慷慨就义的谭嗣同,一如青瓷的意蕴凝结,都是凛然之气、宁为玉碎的英雄。而这枚携着天界灵秀的青瓷,更有了与天地间一切美、一切善相交的灵异,她可以从容的走入美的创造者的内心,与瓷匠哥、与画家张择端、与伯牙子期交流美的真谛。青瓷身上,多次与人类的血液相淬,能够深入一个个历史人物的内心,老臣李纲力劝天子守城时,悲壮的进谏声竟使“静默于宫中一隅”的青瓷“釉衣噼啪开裂,现出冰裂之纹”,活化了烧瓷冰裂,使器物更具天人感应的灵性,也更加有助于故事讲述向内在心灵逼近。

因为独特的、无所不在的视角,作品的叙事产生了一种微镜头一般的艺术效果,拥有了更强大的代入感,默默却犀利地深入历史的行进历程,深入人物的内心,将冰冷的名字与冰冷的历史诸如温度、热血,让载入史册的这些英雄人物血肉丰满地复现在我们的视野中,以他们孤绝、遗世的忠勇,震颤每个读者的心灵。青瓷感同身受的心境描写,在历史中穿越,也在人心与瓷心间穿越,绵密地交织。冰冷的历史,因为灵物青瓷的贯穿,有了前世轮回的悬念,有了天界人间的穿梭,变得充满温情,也变得扑朔迷离。

(作者系太原学院教授,儿童文学博士。本文刊发于《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2017-06-12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沅水秋色(关于我)







三个反差标出《天青》的独特高度

杨火虫

 

    福建儿童文学是一个比较独特的存在。作为一个作家群体,它在全国几乎没有什么太大的影响力,却时不时会贡献一位重量级作家,享誉全国,甚至会影响深远。冰心如此,郭风如此,24岁才离开福建赴台湾发展的林良亦如此。

    出道不久却迅速崛起的李秋沅,也隐然有了这种势头。

    一年写不了一本书的李秋沅,却稳扎稳打地打造出了属于自己的以“英雄情怀”“历史探寻”“想像之翼”“理想家园”为支柱的艺术空间。近期出版的《天青》,正是集中体现这一艺术特色的集大成之作,也标志着李秋沅的儿童文学创作已渐趋成熟。

    能够创造出自己独特的艺术空间,殊为难得;对于李秋沅来讲,却更为不易。

她现实当中的职业、人文环境以及女性身份等等,都与她的审美追求、艺术境界、创作手法等方面,存在着巨大的反差。

 

业余作家身份与审美追求之间的反差

 

    主题的宏大与意韵的深远,是李秋沅儿童文学创作的一大显著特征,无论是让她声名鹊起的“木棉岛”系列,还是通过虚幻出来的杀戮与征战揭示人界背后的黑暗与血的《以尼玛传说》,还有这本新出版的找寻亡宋的魂灵、追觅人间正气的《天青》,无不如此。“对生命有着最深沉的爱与理解,在过客生涯里执守内心的信念,在风云际会处彰显人的尊严与高贵,执著而不屈”,几乎是她所有重要作品的唯一主题,丝毫不见常见的儿童文学作品中的轻松与游戏心态。

    不见李秋沅,通过作品去想像作家,你可见一位正经严谨、忧国忧民的学者,或者是一位不苟言笑、眉头紧缩的男子汉,再加上作品中高雅、大气的文笔与措辞,你更不会怀疑自己的判断。

    然而,现实的李秋沅,却是一位温婉儒雅的小女子,曾经的“音乐神童”、厦大外文系的高才生,现在从事的职业竟然是银行职员。

    她只是一位业余作家,她的创作与她的学识背景、生活的人文环境、赖以生活的职业学养,完全没有一丝一毫的重合。

    这不禁让人想起著名的《柳林风声》的作者格雷厄姆,曾经获得过诺贝尔文学奖,但其现实身份也是一位银行职员;《小王子》的作者埃克絮佩里,其现实身份竟然是一位飞行员;再比如,著名的现代派文学鼻祖卡夫卡,其现实身份是一位保险公司职员。

    这让人诧异,细思之下却又好像暗合了某种创作的规律。正因为现实生活中所从事的职业与自己的兴趣、精神追求不一致甚至有冲突,缺失导致执着,他们才会对自己的精神家园更为精心呵护,其灵魂探寻才更为纯粹,其作品才会更为锋锐,因而才会更为深入人心。

    因此,李秋沅作品中频繁出现对“理想家园”的渴望与追求,也就不难理解了。

 

女性身份与“正气、大气、侠气”之间的反差

 

    温婉儒雅的李秋沅,现实生活中却一个阳刚霸气的名字:李靖!

    仿佛某种暗示,其作品竟然也是充满了正气、大气与侠气,与时下大部分的儿童文学作家迥然有异:

    宗泽、岳飞、文天祥、谭嗣同、嵇康等等著名历史人物,他们对家国所抱持的热爱与忠诚,对精神操守的追求与执着,他们所经历的金戈铁马与血雨腥风,他们面对死亡时的不苟且不惧怕,那种“壮怀激烈”的“人生自古谁无死”与“去留肝胆两昆仑”的大气、正气、豪气与侠气,跃然纸上;

    作品中的女主人公,为了让正气、正声、正色永留人间,不惜与天帝对抗,魂飞魄散亦无惧;青姬,为了解救父亲与众窑工,毅然纵身跃入熊熊燃烧的血色烈焰……

    单从女性作家对“正气、大气、侠气”的书写,当可让李秋沅直追李清照与秋瑾。

    李清照与秋瑾之所以能够写出“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拼将十万头颅血,须把乾坤力挽回”的大气与豪气,是因为她们有着“山河破碎身飘絮”的人生背景,那么,李秋沅的大气与豪气又是从何而来呢?这当是另外一个值得深入探寻的研究课题了。

    但,这种对人间大气、正气、豪气与侠气的书写本身,对于当前儿童教育、儿童文学当中普遍缺失阳刚、大气的状况来说,无疑是非常可贵的,是值得称道的。

 


高雅文学与通俗手法之间的反差

 

    无论是从《天青》对大美、气节、操守与高贵的书写来看,从它对理想家园的追寻、对英雄情怀的执着来看,还是从它对历史的敬畏、对人的尊严和生命的高贵的理解来看,再加上书写方式的典雅、唯美,这本书都会被无可置疑地归入高雅文学的行列。

    但它偏偏采用了一种目前来看太被主流文学圈所接受的类似“穿越”的叙述方式。

    “穿越”让《天青》获得了一种无比便利自如的书写自由状态:

    从宗泽、岳飞到文天祥,再到几百年后的谭嗣同,一个个可歌可泣的故事,在不同的时空中跳跃,写起来顺畅自如,丝毫不见滞障;

    视角开阔,不是传统的全知全能的书写方式,却可以获得类似的书写自由,天青的精魂可以从千里之外的谭宅飞来劝告即将赴死的谭嗣同,毫无违和感;

这种书写方式还让作家获得了一种比倒序还高明的自如,回到过去,回归青姬的真正身份,故事再次深入,主题在结局处再次得到一种出人意料的升华。

    “穿越”当然是最受当代青少年喜爱的一种文学样式或者说一种写作手法,不然穿越文学不会达到泛滥的程度;连马克·吐温都正儿八经地写过穿越小说,谁说“穿越”这种现在看来是“通俗”的文学创作手法不能用在高雅文学的创作上?

    李秋沅显然没有拘于主流文学圈的偏见,主动“通俗”,从而造就了一部与传统经典不太一样的大作。

 

    《天青》出版以来,广受青少年读者的喜爱,短短三个月即重印三次,同时也得到了广大作家同行们的认可与高度评价,可以当之无愧地说地一部优秀的儿童文学作品。

    但,单从作品表面上的成绩,却是远远无法真正评价李秋沅的创作成就的。

    以上列举的这些反差,一方面意味着李秋沅要付出比别人多无数的努力,她所走过的艺术历程远非表面看起来那么顺利与平坦;另一方面也意味着,她所积累的艺术高度远非只有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高。

    《天青》的独特高度,应是这种反差的叠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沅水秋色(关于我)

走进李秋沅和她的那些书

雨云


认识秋沅有些年头了。

 

秋沅人美,是那种唐宋诗词的古典美。秋沅的文字更美,有着淡淡的从容,有着月光的味道。

 

第一次集中读秋沅,读的是她的《木棉·流年》。小说以一个五岁孩子阿宁渐长的眼光看世界,看社会的离乱与变迁。当时我就被惊着了。因为秋沅的书是写给那些十几岁的孩子们读的,但她沉稳、冷静的笔尖触向瘟疫、战争、死亡。让遥远的可能被遗忘的历史,在孩子们的心底留下印象。她的木棉岛,岛上的人和故事,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第二次集中读秋沅,读的是她的长篇小说《以尼玛传说》,这时我更吃惊了。读《木棉·流年》时,感觉到秋沅小说中有很重的历史感,以为只是源于她对鼓浪屿的熟悉与热爱。《以尼玛传说》则让我不得不佩服秋沅强大的叙事能力,还有重构历史事件来演绎人物命运的能力。小说以人界兰馨“我”的梦开始,探寻图门滩木雅国之谜。叙述时,采用梦幻与真实交替出现的方式,让人手不释卷,欲罢不能。

 

第三次读秋沅,刚是她的《惟有时光》作品集。对我来说,时光就是过去,过去就是回忆,都是不能回头的。可秋沅不,她不只是回忆,她要在心里,在文字里留住那些过往的人和事,留住时光,留住永恒。秋沅的小说总让我想起鼓浪屿,想起空了的院子,想起满是旧物的房间,这一切都与秋沅对鼓浪屿的记忆有关。而这记忆,刻在秋沅用文字描绘的木棉岛上,带着时光的印迹,还有回眸一望的寞寞感伤。

 

后来又读了秋沅的《木棉·离歌》,直到现在的《茗香》和《天青》。

 

我一直觉得,作为一位几度获得“冰心”儿童文学大奖的金牌作家,秋沅的书不仅仅是写给孩子们的,更是写给我们这些迷失童心的成人的。因为,秋沅的文字不只是美,更在于她对人生的思考,她把内心的真诚善良悲悯通过她的人物,一点点描绘出来,融合在她的文字里,让我感动。

 

《茗香》这部走进中国百年百部儿童文学书系的小说集,精选了秋沅以往的12篇小说。这些小说承继了秋沅的故土情结,“城南旧事”情结。秋沅在她的时光隧道里大声歌唱,《天使的歌唱》、《惟有时光》、《谢园离歌》、《锦瑟》、《茗香》、《千瞳》等等,都是我曾经非常喜欢的篇章。可是秋沅的思考不只是讲一个个故事,讲是是非非,讲恩恩怨怨,讲幸与不幸,还有着大时代的印迹,全在人物的人生之轨中隐现。

 

如《锦瑟》中的姨婆,一个美好的女子,为了爱,嫁作白家二太太,从此没脸回江宁旺族的娘家。一生滑过,晚年依然得不到谅解,而“我”对姨婆的情感从最早的信赖到旁人言语影响中的渐行渐远。又比如《茗香》中的番婆,好丹青,住在番仔楼里笔耕不辍,水墨画是出了名的。她还藏有去世番仔洪留下的一双许多人眼红的宋汝窑青瓷花瓶。日本人占领木棉岛后,她用字画支援抗日的血魂团。牺牲前将青瓷摔成碎片,也不交给日本人。

 

一个个人物,宛如一曲曲哀而不伤的木棉离歌。他们傲立枝头,他们凌空而落。

 

《天青》是秋沅最新著作,这部长篇小说4月底拿到手,我花了不到两天时间就读完了。这回不仅仅是吃惊,而是惊艳。如果说《以尼玛传说》开启了秋沅幻想与历史相结合的序幕,那么《天青》的构思和语言的运用已经非常成熟了。秦哥、宗泽、岳飞、文天祥、谭嗣同……一个个人物轮流登场,而连接这些真实历史人物的,却是一片小小的汝窑碎瓷。这片碎瓷有着天青的颜色,由于女孩金杏的偶得,打开了记忆的闸门。他们一起开始寻找一支曲、一座城。后来才知道,那首天曲由天神青帝的女儿天青私传于嵇康,天曲成人间不灭之正气,那曲就是《广陵散》。那城叫清明城,正气之人在那里重逢、永生。那是天界与人界之外的所在,那儿光明永驻、繁花似锦。秋沅说,这是她献给她热爱的宋朝、她迷恋的汝瓷天青的一本书。

 

回想起来,女友的书,我读得最多的可能就是秋沅的了。《茗香》和《天青》的同时呈现,让我又再一次走进秋沅,走进她的书,回顾秋沅笔下美好的人和事,感谢秋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