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在路上
在路上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576
  • 关注人气:4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我在寻找一条通向世界的道路
一双手
一个声音
把我引向此处或者彼岸
分类
圈子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3-05-02 17:52)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5-06 19:17)
标签:

杂谈

致春天
 
请原谅一春鱼雁无消息。
原谅我不写字,不踏青,不读你来的消息,也原谅我对你枝头的守候置若罔闻。
但我知,你来过,你绿着,你开着。不然,你拂面而过的温柔为何还在心头飘着。如果我可以一点点记得你怎样唤醒树木的嫩芽,又一点点将田野涂绿该多好。看那些嫩芽由黄转淡,再由淡变绿,变得舒展,变得自由,变得满心欢喜该多好。
我无数次从你面前匆匆走过,只是偶一抬头,便心生安慰、欢欣。我记得你乍暖还寒,记得你细雨如丝,记得你温柔如情人的双手。这一刻,我摊在想你的季节里,满心已是急切的春暖花开,奈何怎样的想念,都不及展开的双臂。此刻,我多像一个急切的孩子,奔跑在你无边的温暖里。可是,我觉得不够,觉得无论如何都不能和春天来一个结结实实的拥抱。有时候,我也恨你这恬淡如水,恼你这不着痕迹。
春光短暂,大概是爱你的人太多,你要忙着逃避;春光短暂,大概是遗憾太多,一转眼又是一个季节。
 
还记得你在枝头的娇涩像一枚青青的果子,背景是烂漫的天空。我走在常走的小路上,每一次抬头都因与你双目相对而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1-11 13:46)
标签:

杂谈

一品清香记

 

 

 

腊月,初见小朱、步摇,音容更胜,气度勃发,相谈甚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1-06 09:49)
标签:

杂谈

去年4月,春光正好而生活散漫。恰好步摇问及有没有写书的兴趣,一来春暖花开,二有重振词笔的想法儿,再加上银子诱惑,于是大有登车揽辔,澄清天下之文的激荡。于是,几经商议,又读资料,选题,拟定了柳永,书名是《最是天下伤心人——柳永词传》。可是,读着,读着越发觉得无法自拔,竟至于陷入忧伤的牢笼。可是,总觉得不能不写吧。于是,有了这半篇前言《七郎,在否》。

因为向来有半途而废的陋习,就连这半篇也再未续上。也不全是懒惰,只是个中滋味,不能尽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3-28 20:19)
标签:

杂谈

陌生的事物变得熟悉,熟悉的事物变得漠然。比如每天都会走的一条路,熟悉路上的各种植物、店铺,知道在哪里会遇见哪些人,甚至知道走到哪个节点上会看到太阳,不用看表也知道大致的时间。

 

每天都走着这样一条小路,逐渐熟悉而后漠然。路遇的喜悦变得稀少,淡然以至于漠然,以至于感叹“人生若只如初见”……

 

然而,又有些时候它变得新鲜起来,这种喜悦不同于初遇,这样的喜悦那么平静,那么温柔而深挚。天方晴好,柳树忽然绿了,路边的十几株桃花集体开放。

 

这是2011年春天的下午,和煦的微风吹落满树的金辉,抬头的时候路边的小花园里桃花那么安静地盛开着,一株一株连绵起来,像满是明亮的叶子又像温柔的眼睛。

 

车流经过,人流经过,它们只静静开放。

 

我在树下竟有些局促。我怎么从来没发现它们呢,若不是花朵盛开,若不是偶然走那条铺着石子的小路,是不是永远也不知道这里就有遥远的桃花,这里就有一树一树的绚烂。

 

想起写桃花的句子,想起和桃花有关的事物,回去的路途变得静谧,遥远,短暂。

 

这是桃花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3-15 21:00)

晚归

1.

晚归的天气,又晴朗起来。在熟悉的小路上,遇见几天没见到的人们。一样的路途,一样的相顾无言,仿佛时光倒流。

2.

晚风中,柳树的新绿愈发醒目,教人以为夕阳也有清辉。

3.

有人想看绿柳拂堤, 不如这就归去。

4.

一些人,一些事。不再提起。

5.

在春天。有风吹落。

 

静默

1.

我与你在林间对坐,静默、欢喜。

2.

你是我早年埋下的一粒种子,顺着春天的气息自由伸展。

3.

有风喃喃低语,路过的地面整洁、清爽,草木探出嫩绿的脑袋。

4.

去踏青,去游湖,在静寂的庙宇里,听梵唱的经文,留恋,执著,又有什么过错。


5.

不如不微笑,不如不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3-03 20:16)
标签:

杂谈


年岁渐长,对于季节也逐渐淡漠起来。四季来去,似乎只是变换着不同的衣服。记忆中那些季节里的事物,也逐渐远去,春天来临也不再去找新绿的柳枝做一支小笛子,夏天的河流,秋天田地里的果实,冬天大雪里的一场雪仗……我们甚至不再关心四季的更替。什么时候,它们变得如此陌生。

 

2010年的冬天没有落雪。直到第二年2月底,才下了一场像样的雪,大雪落了一个下午,也白了枝桠、屋顶、道路,未及打伞的人的头顶。在那个飘雪的下午似乎有了一些冬天的气息,行人也显得高兴,路过街口的时候,分明看见几个可爱的孩子,去采那行走的车上的积雪。交通虽然糟糕,鸣笛声却没那么急躁。

 

还有当街的人家,在路边堆起的高高的雪人,听见和雪人一般高的孩子,让爸爸去取一根胡萝卜做雪人的鼻子。

 

还看到一个背着白色小背包的女孩子,故意用靴子去踏落雪,只是路面有些嘈杂,不曾听到靴子踩在积雪上发出那种“咯吱咯吱”的声响。虽是春雪,然而终究有些欣喜。

 

季节是不讲道理的,并未因这雪来的迟,便多留了些时日。终是春天了,那些雪片未及冰冻,又化成雪水匆匆流去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2-15 10:28)
标签:

杂谈

分类: 随笔

单身汉该怎么过情人节?这确实是个问题。尤其是情人节的玫瑰就“血淋淋”地摆在大街上的时候。

该怎么过?给自己买一束玫瑰,然后,对着镜子说,亲爱的,情人节快乐?现在粮食这么贵,还是积点儿德吧。

1.什么是情人

我觉得“情人”这个词儿,有点邪门儿。有了妻子、爱人、女友,干嘛还造这么个词儿,貌似还很文雅,真是多余。我甚至偏执地以为,情人多少是和那些不好的词语,不好的事情联系起来的。比如《查泰来夫人的情人》,比如杜拉斯的《情人》,这些人、事半多没有获得道德的支持。当然,也并不是说,这些情人都该遭受谴责。有时候,还挺令人同情的。

为了弄清楚什么是“情人”,我还专门查了查资料,真是个无聊的单身汉。事实证明,知识的偏见是无处不在的。

如同许多概念一样,情人也有广义和狭义之分。广义的情人包括两种,一是感情深厚的人,元嘉三大家之一的鲍照《翫月城西门廨中》诗中说:“回轩驻轻盖,留酌待情人。”韦应物在《送汾城王主簿》诗中也说:“芳草归时徧,情人故郡多。”哈哈,看来情人古来有之。第二种意思是恋人。这个就不必解释了 。

不过,还有一种解释就显得太雷人了。百度百科里这样解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随笔

1.棉花糖

 

棉花糖是唯一一种可以当做幻想吃下的食物。当初我拿棉花糖作比喻的时候, 并未想起它还有着这样的深意。

“好像棉花糖,还没有觉得甜就已经化了。”

如今想想这个比喻是不恰当的,换一种角度就会知道棉花糖是甜的,并且有着云朵的洁白和温暖。

上午读玉上烟的集子,竟然发现她也有这么一首《棉花糖》。这是女子的棉花糖,柔软的,轻轻的,在心尖上的棉花糖。那是“被风吹落的云朵”,专属于另一个人的,“小小的心”。放在不久前,我肯定会嫉妒,甚至充满敌意。如今却感到平静,并替诗人和自己感到高兴。有棉花糖的人是幸福的。

我知道,我的棉花糖,永远不会化了,不能捧在手里,含在口里,却能放在心里。

 

 

棉花糖

       玉上烟

 

那时你合上眼睛。他出现

香甜的气息

这丝绸般的缠绕。这被风吹落的云朵

除了你,谁都不给吃

太甜了。粘在舌尖上,小小的心

未来得及发出一点声音

就软了

 

2.小孩子

 

棉花糖和幻想都是属于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随笔

                            文/高路然

实在闲得蛋疼,找出以前喜欢的电影看了半夜,《大话西游》与《东邪西毒》,貌似爱情片,还很文艺。我品味确实不怎么样,而且还很缺乏专业的精神,所以题目上直接说“胡说八道”。希望这句独白能免受飞来横砖,你别说,有时候砖家还真不是胡扯。我知道此时的胡说八道已经不能缓解彼时的蛋疼了,但俺也就是说说,过过嘴瘾。和尚说得,我怎么说不得。姑妄言之,姑妄听之。

这两部电影,在我贫瘠的国产电影记忆中算是经典了。(旁白:不好意思,胡乱问一下,为神马那么多经典都TM和爱情有关啊。您别说我观山则情满于山,戒了。)这两部电影特文艺,特带劲儿,有力。以前说“文艺”的时候,我是带着“小布什雅维克”的调调的。这个调调有点上纲上线的味道,并以此分辨是否为我同类。还没有过去很多年,我怎么就觉得“文艺”这个词儿太TM理想了。这有些出乎意料,我本以为我可以和理想终此一生,无怨无悔的。无怨无悔倒是真的,能否终此一生,我还真没底儿了。现实主义造反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