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9-06-07 03:43)

早上,下着蒙蒙细雨,我开车,吹逗逗背书。静悄悄只有雨声,突然吹逗逗大声说:这种天气背书太集中,一会就好几页纸背过去了。然后又回到四周围雨声包裹的安静中,车速缓慢前行。

 

昨天已经吃上九楼朋友包的南方肉粽,还喝上了盛开一夜之后昙花做的汤。一会儿去见警官,她一早就群里问:昨晚包了粽子,要不要中午过来分享。

 

吃过粽子配咖啡,回到单位,告知可以早回家,下午有大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3-09 05:08)

昨天还穿鸭绒衣,今天就穿衬衣。这恐怕是今年休斯敦开春最后一拨冷了。

一早,跟村树泡茶,坐下聊了会。

就聊出日子里嗖嗖过去的事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3-09 05:08)

昨天还穿鸭绒衣,今天就穿衬衣。这恐怕是今年休斯敦开春最后一拨冷了。

一早,跟村树泡茶,坐下聊了会。

就聊出日子里嗖嗖过去的事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1-03 11:10)



乔丹的爸爸姓乔,他就取名乔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点苍山》后说说风云


生烟


风云说:人到中年,居然抽空写了本小说……算是完成一个武侠读者从小学时代起就憧憬着的一个幼稚心愿吧。


那日,阳光正好,风云正好读到明杨慎的一句诗:一望点苍,不觉神爽飞越。心里像有对小鸟的翅膀,扑楞了两下,机巧乍开,动笔而写……由此有了《点苍山》这部武侠小说。写完,也没什么人稀罕,自己家人稀罕。稀罕程度依次草草,老头,大姐和我。分别是风云的老婆,父亲,大姐,二姐。




昨天,跟村树一块吃午饭。

聊起家里,我说:我姐有一目三行的本事,风云有过目不忘的本事,到我什么也没有,读东西要一个字一个字读。

村树说:你写的最好。

我说:智商排我家老末。


随想起风云的写作生涯。完全是智商搞的事,精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7-20 03:07)

夏记。

 

生活就是这么琐碎,具体。

收到医院帐单,一直在保险公司和医院之间打电话,态度都很好,结果未知。美国的繁文缛节里,有很多Trick,小把戏,糊里糊涂就不知道哪只脚踩上。

 

房子租给一个巴基斯坦人,人很好,但很会杀价。报告我, 空调坏了。去换,刚换好,水管又漏了。再去买水管,尺寸又不对。巴基斯坦人说:要不我负责修。我说:行。我就把买的不对的东西零件装回车,还得跑一趟商店退货。

 

这个夏天太热了。老头说:都很好,就是人有时候会恍惚一下。

草草说:给老头寄的凤凰枞今天就能寄到。

 

一生要遇见许多人,比如遇见上海作家夏商,我带他游了半天休斯敦。路上他有两句话印象深刻。一句是他说他不看电视。一句是他说写短篇没劲,写长篇才过瘾。

 

最近有点颓,每日下班到家很晚,加上天热,院子活干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6-29 04:38)

姐姐买了条七分裤,但不知道七分裤的好,嫌短,拆了边,还是短,就给我了。我心说:这个瓜子,给我正好。周末,清早起来,摘了一根黄瓜,两个秋葵,无花果树已经摘不到熟果了,挂着些青果。屋子里放着两首歌:李健的《沧海轻舟》,朴树在《冈仁波齐》里的主题歌。然后拿出针线,撩裤边。

 

我就是手笨,不然我要把大把时间花在缝纫上,让我喜欢的人,穿上一针一线我做的独一无二的衣服,就像独一无二的《如是小院》。

 

在看司马懿生平的《军师联盟》,我们这代人往上走,多被四大名著影响。我除了《红楼梦》,另外三部最先是听老头饭桌上讲的,这会突然想起老头讲到悟空作弄精细鬼,伶俐虫的动作样子,忍俊不止。昨个,问老头看《军师联盟》不?老头连回两句:不看,不看。

 

三国多少事,老头深谙,搞得我每看到剧情有料的地方,都遗憾一下,老头没能同看。唉,岁月不饶人,老头喜欢很多东西,但耄耋之年的老头首先要保证活命。

 

跟村树一块吃饭,说起旅游,我说我只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5-20 09:23)

那天跟村树聊天,说到人好的地方,说到最后,归到心底好。

村树说:心底好的人,不单是对你好,对世界也都好。

就想到《择天记》里,活不过二十岁,要逆天改命的陈长生。要把周围人的命提升了,他的命就改了。


我跟村树感慨:一个人对你好,对世界也好,多难得,是不是?难得有这样的人,出现在生活里,看见了,被这种好,吸引,喜爱,向往,多美呵。 这种好,让周围事物在不知不觉中起了变化,一切就像被浇灌了养分。

聊天中村树讲的一句话,想起犹在耳旁:you make me look good。对,就是这句,就是酱紫有养分的美好。

 

这种有养分的好,描绘起来有点难。

拿麦子说说,麦子从麦苗,绿油油长出,抽穗,到丰收,似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5-11 04:21)

在小王子这,我话很多,他话很少。我一车轱辘话过去,他就两个字,三个字,四个字的回答。像打乒乓球的两边,我用眼睛高高的盯着抛过来的球,跑过去,海底捞,晃悠悠打过去,小王子那边静静的等着,定格住,然后“啪”的一下拍过来。小王子非常礼貌,但你看不出他的心情,我把这感觉说给他,小王子说:就是面瘫。

 

当我自顾自说,顾不了小王子要不要听,他就会在我停顿中,纠正一下我刚才话的逻辑或计算错误。

举一个好举的栗子。

比如我顺嘴在一堆话里,说了一句:一千六减一千五百四,差了四十。

等这堆话停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4-19 05:10)



昨晚睡觉,一股沁香,我抽抽鼻子,栀子香味。想起来,卧室的窗下两株栀子树,花开正旺。今年比往年都开得好。

我的爬藤茉莉也长得好,开满了暗香扑鼻的白花,遮蔽了绿叶。

爬藤玫瑰,剪掉去年老枝,新枝都在发芽。

蔷薇还很小丛,三角梅高了一点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