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袁伟
袁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0,220
  • 关注人气:3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我时常把一首诗改了又改,词句的变化,时常让诗远离本意,又不知所云。我想说的是,有时候,我们自以为可以驾驭的那些小小的字词,它们不过是一些微小的符号,我们似乎可以随心所欲的放置或丢弃,事实却总是相反,被遗弃的常常是我们自己、

 

邮箱: 

yuanwei0214@126.com

 

 
 
消息
老林子时间
请输入文本
诗朗诵:握着的手
http://www.radiodalian.com/html/shouye/shengyindangan/2009/0820/756.html
新浪微博
图片播放器
相册专辑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A
我要啦免费
博文
(2013-05-02 21:55)
标签:

转载

借用哈:))
原文地址:2013"五一"游作者:梦乔乔

    “五一”小长假终于到来,“蚂蚁家庭协会”从最初的五家到现在只剩下我们和岩妹两家常相聚了。去岩妹的老家黔东南的丹寨县看看,都说了一年了,终于得益于蔡教授手下留情给我们留下的这个小长假,得益于七天工作换来的这个小长假。累并快乐,真正体现了,“五一”的含义!

    一、走马观花丹寨行。一进丹寨县城,经过几个红绿灯路口,让我惊讶的是,不论男女不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按:今天终于编定我和老婆梦乔的诗集《双人舞——袁伟梦乔诗选》,很高兴。这本集子,是我们自己编辑的,主要选了我们2007年8月-2011年4月的部分作品。作为见证和纪念,这是我们一起属于诗歌的日子。

    感谢我的朋友书法家王滨题写书名,感谢编排的同志,感谢支持和帮助我们的所有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4-12 21:59)

 

□袁伟

 

香气凝固,花瓣铺陈于脚

这最后的新娘浅露羞涩

不唯美,不娇吟

作为旅行者,他们被告知

赶上了一场完美的婚礼

樱花落,樱花落

如同红盖头欢快的滑在暖地

 

时间宽宥,但必然有人掉进

狭窄处,如果这样

看看这些花,它们拥挤

它们笑,它们藏在

风景的背后,只露出反观的眼睛

樱花落,樱花落

如同春天进驻踏春者的骨缝

 

这场花期未必不是佳期

在樱花园,观赏者不闻余香

不手留余香

他们在雨后的上午到来

使太远变得太近

樱花落,樱花落

如同阳光的锋利有序的切屑

 

那块小小的绿足够独立,独立到

铺天盖地的樱花

只是它的边际。寻觅者

放弃寻觅,不再追问好时光

捧着花瓣的人是幸福的人

樱花落,樱花落

如同幸福的人吝啬的触摸幸福

            2011.4.12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3-16 13:55)

暗河

 

袁伟

 

人们将此作为故土守护,并在岸边升起炊烟

有人写下赞美诗,编撰传说和寓言

 

河水一如历经苦难的老人

饥渴者看见清凉的水,以为获得拯救

一群鱼路出脊背,一闪即失

但很快又出现,鹭鸟在枝干上眺望

淤泥翻腾,光亮遮蔽

是谁成为渔者吊钩上的猎物?

 

我在河流中睡眠,感受它暗自膨胀

我的体内储满闪电和乌云

却没有雷鸣,而我不是失语者

那个溺水的人脱去衣服

但最终在水草中窒息,之后

浮尸涵洞深处。很多智慧的人依然不觉。

 

每一个人都有孩子的目光,没有人想知道

自己就是自己的孩子,更多的人

愿意假装以纯净的眼睛让世界无色

村庄像浇灌的禾苗郁郁葱葱

无论谁伸开手,掌纹便是河流

多年以后,是否有人真的明白

具有的瞬间希望,会毁灭一生的未来。

                     2011.2.25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1-02-25 16:17)

碎片

 

袁伟

 

 

沙砾越聚越像风景,跌落的阳光和夜莺的啼鸣

不再零散,它们固定在一个山丘上

像慢慢荒芜的记忆,长满野草和兽声

 

冬日踩塌我的棚子后,在花香和初春里留下脚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2-25 16:16)

坠落

 

袁伟

 

某种植物开花的声音正在垂落,在秘密处

不留任何痕迹,有如人的可怖

火焰沉陷,鸟声将要熄灭,寒冷继续增加

有人跌进了早已设定的结局

 

几个志同道合者在谈论悬崖和绳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2-25 16:15)

兽穴

 

袁伟

 

整个洞穴空无一物,全部消失了?

连声音也溺毙在死亡里

我像一个盲者竭力抚摸和凝听

四面光滑,像露珠的闪烁

光束照射尘埃

一根毛发和悬浮的脚印

关闭了洞门,并用野草装扮春天的眼睛

 

我不需要灯盏,我听见心脏的怯懦和猥琐

盲者的旅行从不需要方向

他选择路线,绘制路标

然后在泥沙或影子里睡眠

我最终决定留下来,做一只困兽

当夜晚来临,我是黑色中的黑色

不被另外发现

我看见虚假和卑鄙像恶臭的脓水流出

 

它们还在扭捏作态,彬彬有礼的握手

如同高级会议开始前的互相热情

事实上,它们都藏着一个阴暗

那阴暗像利器涂抹了毒液,随时准备

从未知的方向发射

现在,越来越多的阴影出来了

洞穴里开始有红酒和玫瑰的飘香

有音乐低吟的回旋

同时,有一扇黑门在意识中放下

没有谁发现这是自由的铁笼

但都知道这是肮脏的交易所而乐在其中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1-02-25 16:14)

血手

 

袁伟

 

空气中有爆炸的药味和毁灭的恐怖

我企图找到水,想把手放进去

可水也是红色的,甚至没有一块绿地

如果存在,那将是我生命的回归

而我躺在沙滩上,海浪是我吐出的血水

 

饥饿把我的名字变得更加清瘦

我将黑夜卡紧,以窒息嘶喊,以抵御侵略

我梦见自己骑着一匹黑马,双手抓紧缰绳

然而那匹黑马瞬间变得血红

犹如被炉火浇铸,我开始恐惧起来

为什么我没有疼痛?我居住在自己的体内

 

习惯了杂乱和温暖。我抚摸夜晚

伸展僵尸的手指,没有肌肉的指骨滴下血液

我确定我死于某个下午的谋杀

我微动的指节证明案情的真想,但那到底是星期几?

这似乎已没有意义,我仅是一个流放的文字

很快会在人们的书写中消失

 

像一个旅行者很快会在旅途中消亡

那么,我试图去旅行,试图与陌生人握手

这使我惊奇,他们为什么不躲避?

他们企图用微笑洗劫我和我手上的血迹

这令我感到失败,他们降低我的智力

以矫正我的无序。拯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2-25 16:12)

黑雾

 

袁伟

 

我认识的人去下面具,自由的憎恨

自由的喜悦,自由的美丽和丑陋,今天

每一个人都属于自己

今天鲜花灭亡,历史还原或本来就没有历史

 

我最好的朋友在夜半打来电话

他喝醉酒,却告诉我,最好的时光在老人那里

 

我为什么流泪?睡眠无限空寂

我厌恶混暗不清,却又渴望大雾弥漫

立冬了,暴风雪尚在途中

这只是一种经验,告诫一种经证实的未雨绸缪

 

老妇人还在吹奏不堪入耳的乐曲,我似乎

从中找到某种毫无规律的节拍

我的愚钝钢铁般炸开,铁屑灌入体内

我看见锈蚀的思想生长绿色

                     2010.11.12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2-25 16:11)

毒液

 

袁伟

 

这使我们看到了一张值得赞美和纪念的脸

痛苦。扭曲。尖叫。嘴角流淌血线。

 

孩子们听不见呻吟,我告诉他们

前天我买了新茶具

花纹复杂,颜色低暗,有金边和白色点缀

可我不告诉他们茶壶里藏着风暴

 

我可以继续描述:壶心纯白,像极了琼浆玉液。

如果有人喝下,将会缩小

小到“无限小的根部”。

 

那个挣扎的人还未死去,他的蠕动展示着经验

他忙于死亡,脸上还看不见悔恨

夜幕正在降落,稻谷上将铺满白霜

有人在寒冷中吐出热气

像干枯的河水闪烁残败,像阳光凋零葬于黑暗

 

只有我可以在谷仓巡视,任意做一只老鼠

因为我虚构了全剧,担任主角

并在聚光灯下一丝不挂。只有

我知道,我为过去埋下的真实的伏笔。

                      2010.11.9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