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镜中缘
镜中缘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807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08-12-01 19:24)
标签:

杂谈

    你离开了,本来心情不太好,思念在黑暗中吞噬着我的寂寞,无聊的洪水又开始泛滥。因为家中没有了你的等待我的盼望,我超级无聊地放慢脚步走在回家的路上。周围的一切照旧不停地运转,公车不停地呼啸而过,赶车的人夹着皮包追赶着,不断从我身旁擦过。

    想念在一起的日子,虽然是那么的短暂,却又是那么的幸福,那么的让我回味。现在,又回归到一个人的生活,竟然有点儿不习惯了。两个人的时候,拌嘴,逛街、聊天、看电影……,时间怎么就过得那么快呢?离开的时间这么快就来临了,我还没准备好呢!从此以后,坏习惯又会侵蚀我的思想,身体也有可能会被拖垮,没有你的监督,真的缺少了什么!

    唉一口气,我抬头看天空,看到了微笑的月亮,事情就这么的巧合,月亮是上弦月,上面还有两颗星星,就像两个眼睛,而且还是一大一小,其中的一颗好像在眨,就像你调皮的眼睛。在我视线规范内,整个天空就只有这个在微笑的月亮,眼睛一眨一眨的,好像在对我说着什么,我一边走一边止不住抬头着,我拐了几个弯,还是能看到。这是你对我的心吗?是你怕我寂寞而让月亮来陪伴我吗?我的心情开朗起来,我知道,就像你所说的那样,要珍惜在一起的快乐。感谢你留给我的快乐,它们就像一块大大的巧克力,让我香甜上一段时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7-04 19:44)
标签:

情感

    当一个人不会再流泪,不会再惊慌,不会再动情的时候,他是坚强了还是麻木了?坚强是否等于无情呢?如果有情,为什么可以决绝?为什么可以放弃?为什么可以无所谓?有情就是心软,心软是一个矛盾体,成也是它败也是它。如果不想受更多的伤害,就只有伤害别人,唉!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啊!我们都要做套子里的人,程序般地生活、程序般地交往、程序般地发展,前途是什么呢?老了,可以忘记一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这是一个小故事,发生在我们的身边,也是一个为大家所不齿的小三的故事。只是,听了,在这里说说。
她是一次不小心的网络见面中而成为小三的。她并不是一个生性放荡或为金钱失去道德的女人。她有固定而带有严肃性的工作,有严厉的家教,有固定的朋友圈。在她婚姻生活最迷失,最痛苦,最迷茫的时候认识了他。其实在受到婚姻伤害的时候,她也不相信男人,对男人的态度是一种观望的、不负责任的、随意的。她跟他是在非常无聊的时候认识的,他提出见面,她答应了,便约了个时间见上了面。
在公园里,大家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话,他说累了,可否能借她的肩膀靠一靠,她默许,他竟然靠着她的肩睡着了。看着这个劳累的男人,她想起自己的男人,曾经,那个他也是这样安逸地靠着她睡,她总会轻轻地抚摸他的头发,轻轻地为他按摩,消除他的劳累。想着、看着,她那沉睡的母性不禁指挥双手去抚摸他的头发,他的头发刚理过,短短的,在点扎手,她感觉到,当她抚摸他的头发,轻轻按动他的穴位的时候,他是有反应的,只是没有动,任由她按摩。
当她觉得身体有点发麻的时候,时间已经很晚了,在决定归途方向的时候,她作出了一个非常胆大的决定,跟他回去。就这样子,她融入了他的生活。逐渐的接触中,她知道他有一个妻子一个儿子,由于他长期在外面奔波,家里是一年难得回去一趟,只是说起儿子的时候,他才脸露笑容,眼睛带光。她跟他在一起,一直的是有负罪感,总感觉对不起另一个女人。当然,作为女人,她也有过自私的想法,她也希望他能离了来娶她,但当他说不可能的时候,她也想过离开。只是,她脱不开,她也说不明白,可能他适时地填补了她心中的空虚,他给了她曾经的他没有过的尊重。她一次一次地后悔,一次一次地退让,总是拿不定主意。
从心底里,她看不起小三,而现在她又充当着小三的角色。那种矛盾的折磨让她不得安宁,她不想伤害另一个女人,也不想自己什么都得不到,她就像一个快沉下去的人抓着一根稻草,知道那只是一棵草,并不能把自己拉上岸去,却又不舍放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2-27 21:52)
标签:

杂谈

    素儿今天碰到一件令她头痛的事情,禁不住向我倾诉一翻。
    素儿是一位行政干部,长得不高的她是一只开朗的小鸟,每天总爱叽叽喳喳,也许是她这种纯纯的,甚至有点反应迟钝的性格,她一直是那种得“罪人多,称呼人少”的人。她的身边有很多的同事、朋友,以她那种乐观的性格,平时她是很少会计较一些事情的,她也曾对我说过,她不喜欢政界那种无休止的争斗,如果可以的话,只希望做一个相夫教子,与世无争的家庭主妇。
    只是,世事总是事与愿违,三十好几的她,到现在还是一只孤雁,我也曾为她现时的处境想不通,像她这种很受欢迎的人,为什么不能得到男人的欣赏。我也曾问过她,但她都只是一声叹息,或许,在她的心中,有一段深沉的记忆吧!
    没能成为家庭主妇,家里大女儿的她也只有步入社会,参加这种为生活而进行的淘汰制了。当然,她还是那样的安于现状,在我的记忆中,她从未主动地去追求升官发财这些她认为俗套的事情,但有时人为了饭碗,也就不得不走上这只竞争的大船。那一年,她就竞岗了一个副职,当然,对于毫无管理经验的她,这个位置根本是不适合她的。在经过几年的工作浸泡,她也成为了一个有一定工作经验的人,但职场上的事事非非,也让她生出了不少的白发。
    今天,很少主动找我的她突然间向我吐了一顿苦水。事情是这样的:今天她单位的领导前来调研工作,一把手与几位副手理所当然地陪领导谈话汇报。对于提升经济效益这个问题上,领导对一把手所提的意见有所异议,特别是对一把手的工作方式、方法提出的批评。一把手在她单位中,也算是一个人物,平时对下面的同志也非常关心,当然,这是一种真诚的关心,素儿也这样认为,因此她在平时工作中是非常支持上司的。只是今天,素儿觉得上司与领导在言词中有了冲突,在近来这段时间里,素儿也觉得上司似乎变小气了,但她总觉得这应该是工作压力的问题,在她心中,上司是一个好人,是一个值得她尊敬和爱戴的人。当她见到上司与领导较劲的时候,她也禁不住发了言,她想用温和一点的语气来缓和一下气氛,只是,她可能语气太温和了,以至让上司觉得素儿在帮她承认自己有错误,觉得素儿在拍领导马屁。
    一种被人出卖的感觉罩上上司的脸,可是单纯的素儿没有感觉,还是在说她想说的话。当然,会后发生了什么,我也能猜出个结果来。我安慰素儿,叫她不要去计较,素儿告诉我,其实她心里真的没什么,到现在对我说这些,也只是心里想说,她说她的上司真的是一个好人,虽然会后上司表明的态度,但她觉得没什么,能和那些直言相对的人相处,虽然总被骂,但不会觉得背后冷风飕飕。她向我倾诉,只是想告诉我,政界真的很不适合她,她觉得很辛苦,她说自己心中虽然并没有什么想法,但一不小心说错话,就让其他人都有了很多其他的想法。她说的话让其他人都觉得她要争位置,越解释别人看她的眼神越不对,这让她感觉到人情的冷暖,人心的复杂。
    我听后,真的不知该说什么,其实,谁的心不复杂呢,谁敢说自己没有私心呢,就算是一件对的事,放在不对的场合,它也会成为一件憾事,更何况那种人人自危的官场争斗呢!我想了一下,只好对她说:“时间是永恒的准绳,在时间的冲洗下,金子会从石头里露出,人性也一样,逃不过时间的融炼,只要自己问心无愧就走自己的路吧。”
    其实,什么是对,什么是错,真的很难言明,我们会说:“真理掌握在少数人手中。”但我们又说:“少数服从多数。”究竟那一个对,那一个错,恐怕到死的那一天也不会弄明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1-25 23:20)
标签:

杂谈

想想我们也很久没有见面了,是什么令你消失呢?或许是我对你过于深的情感,让你感觉到了感情的危机。
好久没有见面了,那些曾许下的诺言,你还是记住几个呢?我翻出你送的礼物,还是一样的新,现在也没有的心痛的感觉,只想当它们是普通的东西,用旧了就扔掉。这就是我们的感情啊,经不起岁月的磨练,经不起世俗的拷问。
岁月的河流冲洗初见的热情,逐渐冷却了,总还记起,彼此间无所不谈的开心,只是在倾刻间,你就消失了,消失得是如此的彻底,令我担心你是否已不在人世。
试问网络有多少真诚呢?其实也知道它的虚拟,为了证实,曾千里奔走见证,却还是阻挡不住私心的泛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1-12 22:06)
标签:

杂谈

    闲着无事,在家闷闷地渡过时,突然觉得,现在的梦想好像少了很多。
    想起童年时,那时是市郊,到处是田野,难得的公交车一天也不会有多少趟,那时的我,总喜欢倚在奶奶的身边,听她说很多很多的传说,当夕阳西下的时候,奶奶总爱指着天空的云朵,告诉我,这是马儿,这是小兔,天空成了一本故事书。当夜幕降临,她会指着天上的月亮,对我说嫦娥的故事。其实这个故事我听了好多好多遍,只是每当看那天天变化的月亮时,心中的希望与梦想,总随着奶奶的指尖跳跃,幻着遐想片片。
    那时的天空,那时的大地,甚至是成片的野草,对于个了小小的我,是多么的广阔,多么的深邃。在里面,我可以化上一天的时间对着一群蚂蚁组建我的梦想王国,寻找心中的国王与皇后,还有那身带闪亮翅膀的侍卫。一颗果树,可以是我的沃土,我每天注意果实的大小,每天看看新芽的抽蕊,等待着甘甜的到来。
    那时候,河里有梦、池塘里有梦、自己小小的玩具包里那个难得的洋娃娃也充满梦想,等着王子的到来。
    梦想挡不住现实的车轮,它们辗压、推倒,轰隆的机械声铲平了草地、填平了河流、撑起了栋栋高楼,梦想被禁锢在了水泥钢筋中,难过地喘息。
    我的梦儿还是每天地飞出去游玩,只是它们现在要格外小心,不然就会被高楼碰着头或被奔流的汽车惊吓,有时它们不得不呆在家里,闷闷的托着下巴,回想过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人文/历史

       “中元节”是咱村的一个特色的民间文化,每年的农历十五,村里的巧手男女都会把自己的手工艺品拿到村里的祠堂展览,吸引周边村、街的群众前来欣赏,非常热闹。
        现为大家送上几张相片,谢谢大家支持!
 
 
 
媒体在拍摄。
 
 
形式多样的手工艺展品
 
 
拜地官仪式
 
 
拜地官仪式
 
 
媒体采访年长“巧女”
 
 
媒体采访村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8-02 00:43)
    经历的痛苦越多,越珍惜来之不易的幸福,不断地失败,不断地跌倒爬起,虽然伤痕累累,但永不言弃。
    无奈的日子一天越过一天,心痛的感觉一日覆过一日,这就如何呢?太阳每天都要升起,乌云只是瞬间的点缀。
    刺骨的寒更称托出花儿的娇艳,经风霜的洗涤,更显静洁。
    失败并不可怕,累了就休息一会,成功总在云深处,就当积累人生经验吧,漫漫长河里这些又算什么呢?
    相信自己,绝对的信心,虽有自负之嫌,总比袒露伤口博人同情强不知多少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7-08 11:04)
        认识了一个新的网友,聊了几句,大家约出去逛街,居然答应了.可能是对于学校的信任吧,出去了,作为男士的他当然地请我吃饭,我也当然的还会宰人一刀,朋友贵在真诚,吃完大家在商店里面逛,在卖书的地方停留的时间最长,仿佛回到了学生的纯真年代,很是休闲,很是安静.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在看书的时候,外面繁杂的人流声似乎都听不见,只体会到书海的宁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6-23 12:57)
 
    自五一以来,今天是第一次休息,呵呵,我也想不到自己可以这么敬业的。只可惜这段时间习惯了早起,对于今天难得的休息日,竟然睡不了懒觉,心中觉得有点遗憾。
    但不管怎样说,今天是休息了。对于长时间得不到休息的我来说如大赦一般,早上起来,第一件事是去开音响。歌是每天都会听一下的,但听音响就不同了,因老公以前特爱音响,可以说是半个发烧友。听音响可是家中一件盛事,他总是借听音响之名而不做家务的。而且还会强把我拉进音响房,让我仔细品尝,再给出具体意见或见解,若不如他意,他是断不会随便放过我的。
    今天难得休息,心中也有一点思绪,便径自打开尘封了一段时间的音响房,我们的合照还是端正地摆在沙发上,一如既往地笑得甜蜜,东西也是一个样,只是物是人非。打开音响,竟发不出声来,心中一惊,莫不是坏了!以前他在的时候,不管家里什么东西出现问题,我是绝不用担心的,有他在,等于有了一切,大至家用电器,小至自行车充气,都有他为本小姐解决。那时的生活,是那么的安逸、幸福!幸好本小姐也非等闲之辈,不是那种娇横之人,也有一颗上进之心,最重要的是有胆子,敢于动手。一翻拨弄之后,音响里终于传来了声音,悬着的心也就落到了平地。
    音响房乃先夫最爱之地,是他的另一个生命之源,他的时间除花在钻研技术外便花在了钻研音响上,我的音乐修养也随之有所提高,耳朵也较以前灵敏了许多。现在是人去房还在,我仿佛看到他还是端坐在沙发上,他对听音乐也是很认真的,角度要用尺去量度过,争取在有限的空间内达到最完善的听觉效果。现在的我喜欢靠在沙发边上,感觉自己在捱着他的腿,在过去,他总说我坐在前面会影响音场效果而用长腿“踢”我走,而我总爱和他对着干,一脸嘻笑地赖在他的腿前看他无奈的脸。
    音场效果还是像以前一样的好,我听到音箱里发出的富有磁性的女声,感觉一下子回来了。有时也会想,如果自己以后组建一个新的家庭,而另一半不像先夫那样为音响而疯狂,我又该如何处置这些他心爱的东西呢!
    擦干眼泪,想起今天是难得的休息日,我的目的是将家里的卫生搞好,回头笑笑,我知道他喜欢我笑,他的难得有的日记曾写过我的笑,很夸张的写法,但我很喜欢。或许,由那时起,就注定我要对他笑。
    这个家还是我们的,虽然他的人不在了,但他的心血在,每一处都有他的痕迹,或许会挑起我的思念而让我流泪,但也会引发我的回忆令我坚强。因这是我们的,我不是单一的,不管有形或无形,都存在于这世上,存在于心底深深的爱中。
    为什么休息要大搞卫生,因为这是我们的家,不管以后怎样变化,都有他的一份,我的一份,我要把家搞干净,让它有家的感觉,不要悲哀,只要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