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安徽许洁
安徽许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9,390
  • 关注人气:9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许洁,男,笔名阿兰的龙,19715月生,安徽宿松人,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著有诗集《玻璃那边的风》。

 

邮箱:xujie1000@163.com

Q2420032171

公告
   此博客文字均系个人原创,如有需要,敬请注明出处,或与本人联系。谢谢!
新浪微博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7-01-06 00:12)
标签:

文化

分类: 许洁的诗歌
文/许洁

冬雨下在晚上,担心被你看见脏身子
冬雨下得很急,担心被三九点了穴位

前晚的大霾,把农庄扮成仙境了
干咳声惊醒小黄狗,它不敢独自入眠

没有犯错的小黄狗,也像现在的我吗
听着这雨声,我担心难以入眠的鱼

2017.01.04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1-03 18:18)
标签:

文化

作者:许洁

早晨有寒意,还有烟花的味道
转角处车辆末动,它占据的位置
或许在日出之后将被腾挪

这座城市有很多思想被载于高处
还有很多在地下蔓延,或者从地下
爬至地面,却有着倾斜的力量

站在两棵栾树下面,看临街的店面
一颗发财树面不改色,有糖果和红灯笼
躲着迷藏,似乎无视我的存在

新年第一天,我忘记带红围脖了
裸露的皮肤在更充足的阳光下呼吸
或辞去隆冬,或接受祝福

2017.01.01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许洁的诗歌
文/许洁

我看见菜园子里有美丽的白霜
这些被暂时冻住的颗粒,很均匀地
挽留了我们一整天低沉的气息

年复一年地怀念,绕不过北风的悲鸣
栾树叶已经全部凋落了,伤逝与离歌
在阳气渐升之日逐渐显现

有人提着烟酒菜肴带队走向荒野
影子越来越远了。只剩一团火光还在
提问我,昼夜的温差为何如此之大

背井离乡之人,他的思念带着羽毛的白
轻盈明晰,优雅从容。我希望明早的霜
不再凝结他的忧伤

2016.12.22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许洁的诗歌
《小雪抒情》(外二首)

文/许洁

感谢你,把雪扔到哑巴店来
扔到偏僻的农庄来。这洁白之心
打到我身上,狠狠地
打出了我今生所有的寒凉与过错

在哑巴店,我监视过那些年迈的工人
我大声训斥过整片的流水和树木
我令人杀过鱼、宰过鸡、打过狗
灭过一些可贵的良知、忏悔与爱
而现在蝉音已远,孤零零的蝉衣
紧抓树干,谁能保证它能坚持多久啊

三秋已经过去,我需要覆盖我的丑陋
请让它们打下来吧,像呼啸的子弹
打中我曾经的苛刻,打中无情的指责
也打中那些尚未执行的宗宗阴谋

一颗一颗打下来吧。此刻我深爱你
也爱那些来不及融化的洁白的暖

2016.11.21

《大平塘写冬》

大平塘方圆二十亩,深六尺,有鱼
有零星的芦苇、贝类、水草和虾

像一个老农夫。穿粗布衣裳。历经
霜降、小雪,陪伴小黄狗、水鸟和大寒

风过。浮云移动。低处有丝丝暖流
比行走的烟圈更加明亮

层层皱褶写满浮沉。它托举的日月
比一场暴风雪的覆盖耀眼很多

蚌壳已然握紧珍珠。又一年的青春期
空成了花茎弯曲的模样

这里已经有路了。筑路机整天轰鸣
不知究竟还能波及多远

清冷的月光下,必暗藏力量或泪雨
看另一拨疾风,又将如何晃动水面

2016.11.22

注:大平塘位于长丰县岗集镇哑巴店吉蔓农庄东北角。

《有很多眼晴会想象你》

等一场雪等久了,你会不会感到心焦
当大幕拉开,有很多眼晴会想象你

雪。绝不是这世上唯一的表演者
高处的红灯笼同样有磁质的魅力

立体化的森林,总在考验我们的思维
掩饰和简化,能帮我们生动多久

麻雀已无处藏身了,还有迷途的人
似乎都要交出双手,交出爱或某刻冲动

今天,你呵出的每一口气都暴露了你的立场啊
雪说,我可以帮你了解此时的处境与黑白

2016.11.24于吉蔓农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许洁的诗歌

《吉蔓农庄抒怀》(外二首)

作者:许洁

一切都在路上。车子饱含情绪奔跑
受了寒的树带动秋风,节疤挤出明珠
娘啊,不知道此刻我比您暖和多少

光阴平静。痛与爱彼此相扶
有尘土和笛鸣默默起舞,有筑路工
穿过池塘,铺设着明年的铁路新闻

鱼儿已不知晓乡村的巨变
塘水已经很混了,有一个风干的缺口
跟着举累了的荷,一起控诉晚秋的夕阳

栾树林依然在壮大,它们巨大的阴影
覆盖着一些有爱的动物。而秋风不问
一夜间让农庄的红灯笼七零八落

拾起它们。与整理竹架上的咸鸭子多么相似
在这片举行颜色革命的田野,在朝南的院子里
谁也无法掩盖母性生生不息的萌动与凸现

2016.11.15

《在栾树林抒情》

养你们之以前,我把胖胖的身躯交给了原野
换回瘦,换回汗珠和一棵棵律动之心

在大地上驻守意念,水被吸引
关节之上的召唤,催生爱和阵阵潮水

有些已经倒在饥渴或洪荒中了
弥留之音或热烈,或默默无声

有人在覆盖这些情理之殇,坚守天光和嫩绿
有人在多事之秋,相信掌灯而来的亮光和指引

生长明月的哑巴店,也在生长遥望和种子
它们不动声色地扎根,不动声色地抓住天空和鸟鸣

但晚风总会显露寒凉,原野总会空出腹地
当果实落地之时,你能看见那纤纤风尘吗

一万棵栾树和它们的头领依然矗立着
我相信,这比开放相思和表达爱情更有意义

2016.11.15

《看见巢湖》

那些芦苇,不是我去年见过的芦苇
而今年,它们又步入老年
比青涩更重,比坚硬更脆

湖水总是隐秘的。有多年的皱纹
一代传递一代。这不经意的流动
恰似驰入宴会的速度,默默地向往着
泊岸时的激动

芦苇依然傲立。湖边的小船
恰好搁在空空的晒网旁边
我抚摸了一下
试图留下一些味道

小鱼小虾们躲在芦苇丛中
看我们傻傻地举着相机
看我们不舍地退出堤坝
没入归程

2016.10.06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经历与感悟
 许洁先生如晤:
       先生受吾乡冰凌先生嘱,主《雅歌》,奖掖新秀,培植皖军,荜路蓝褛,功莫大焉!
        桐城向为诗邦,旧体往矣!新体自方氏令孺九姑、姑之侄玮德,五十载而有所巨先生出,所巨先生大帜高扬于改革之初,旄下有白梦、洪放、世学、陈俊、陈汐诸先生殿其后,三十年来,龙眠一梦,复兴在今,桐乡新诗坛坫蔚起。迨至当下,桐籍在外人士,如陈君先发、余君怒、一度、王女史妃诸辈,皆学贯中西,诗贯海宇。矧今之诗坛,如李大鹏、李树侠、章平、诸秀崛起,桐城一邑,岂佗乡所与之匹欤?
        然则桐邑坛坫向执江淮牛耳,五百年来,盛而?不衰。先生主《雅歌》,见其诗不晤其面,闻其欬难知其性。时秋风将至,鸿雁南飞,淝上去桐仅百里,然桐人视庐为北,自称江南。先生何不乘秋风翩然而降龙眠,访半天之居,掬媚笔之泉,啜椒岩新茗,尝桐城老酒,以歌不世之华章,比及蜗居淝上,逼仄难伸快意如何?
        秋来窗前。忆及先生不吝微刊空间,选吾小诗数章以布,诚惶诚恐。期偕乡先生冰凌回龙眠,把酒临风,诵鹿鸣、采微之章。何如?

        桐城后学国春丙申白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诗选

分类: 许洁的诗歌
作者:许洁

还是这样的农家小院。星星挡住了
月光。兀自暖昧的还有一本书,
两颗花生,或早年的刘海。

草皮软软的,轻轻浅浅的风,
想拉镶了花边的裙摆。苗条的倩影,
看不清自己羞涩的嘴唇。

有呼吸粗重的虫子在唱歌。
躲在树叶上的露珠跌倒了,它们落在
女孩的手臂上,轻轻地,张开了嘴。

那些饱经磨砺的星光,老老实实地看着
河水涨涨落落,小草绿绿黄黄。
累了的时候,我想跑到星河之外。

2016-08-14 于吉蔓农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诗选

分类: 许洁的诗歌
作者:许洁

每天一次歌颂,都有你退我进
沙滩的纹身是最裸露心扉的胎记
花开和舞蹈,都可以说出
一面风的走向和气息

沙抚摸着沙,一层层地推搡
金黄色的衣。它们有伴娘的气质
它们熟知,鱼与鱼的旅行
与内心的激越和隐退多么有关

但潮水依然会回来
倒下的船桨和贝壳也会回来
它们紧紧地拥抱沙滩
就象拥抱情人,或者歌颂母亲

2016.07.30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诗选

分类: 许洁的诗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8-02 21:46)
标签:

诗选

文化

分类: 许洁的诗歌
作者:许洁

树木和阳光都很安静,有几只鸟鸣
落入大院和缸底。缸有陈年的釉彩
依然光泽细腻。它们都是远道而来
和拆迁有关,和满头大汗的我有关
和我的酱香和炊烟有关

东南风实实在在,引来许多闻香人
喝茶,聊天,打坐,唱歌……消磨在
好时光里。有人想阻止南瓜的成熟
阻止一杯酒水痛痛快快地沁入心脾
但谁又能阻止得了一心想晒你的日光呢

酱香依然,把守后院门的黄狗依然
我很惊㤉,当它调戏一只蚂蚱时
似乎比我醉酒有趣。这是下午三时
无人忧郁,无影子在院子里晃动
无梦中的追赶,走失,或缠绵……

在清洁的水泥地板上,有两条车辙
被黄泥暴露了,它们始终如一的距离
足以够你猜想半天。此时院门大开
顶上的探照灯深睡不醒。再看看那些
覆盖南瓜的大叶子啊,遍地的大叶子
哪一片不都得等到晚间才会抬头呢……

2016.07.28于吉蔓农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