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安徽许洁
安徽许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4,256
  • 关注人气:9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许洁,男,笔名阿兰的龙,19715月生,安徽宿松人,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著有诗集《玻璃那边的风》。

 

邮箱:xujie1000@163.com

Q2420032171

公告
   此博客文字均系个人原创,如有需要,敬请注明出处,或与本人联系。谢谢!
新浪微博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7-01-06 00:12)
标签:

文化

分类: 许洁的诗歌
文/许洁

冬雨下在晚上,担心被你看见脏身子
冬雨下得很急,担心被三九点了穴位

前晚的大霾,把农庄扮成仙境了
干咳声惊醒小黄狗,它不敢独自入眠

没有犯错的小黄狗,也像现在的我吗
听着这雨声,我担心难以入眠的鱼

2017.01.04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1-03 18:18)
标签:

文化

作者:许洁

早晨有寒意,还有烟花的味道
转角处车辆末动,它占据的位置
或许在日出之后将被腾挪

这座城市有很多思想被载于高处
还有很多在地下蔓延,或者从地下
爬至地面,却有着倾斜的力量

站在两棵栾树下面,看临街的店面
一颗发财树面不改色,有糖果和红灯笼
躲着迷藏,似乎无视我的存在

新年第一天,我忘记带红围脖了
裸露的皮肤在更充足的阳光下呼吸
或辞去隆冬,或接受祝福

2017.01.01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许洁的诗歌
文/许洁

我看见菜园子里有美丽的白霜
这些被暂时冻住的颗粒,很均匀地
挽留了我们一整天低沉的气息

年复一年地怀念,绕不过北风的悲鸣
栾树叶已经全部凋落了,伤逝与离歌
在阳气渐升之日逐渐显现

有人提着烟酒菜肴带队走向荒野
影子越来越远了。只剩一团火光还在
提问我,昼夜的温差为何如此之大

背井离乡之人,他的思念带着羽毛的白
轻盈明晰,优雅从容。我希望明早的霜
不再凝结他的忧伤

2016.12.22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许洁的诗歌
《小雪抒情》(外二首)

文/许洁

感谢你,把雪扔到哑巴店来
扔到偏僻的农庄来。这洁白之心
打到我身上,狠狠地
打出了我今生所有的寒凉与过错

在哑巴店,我监视过那些年迈的工人
我大声训斥过整片的流水和树木
我令人杀过鱼、宰过鸡、打过狗
灭过一些可贵的良知、忏悔与爱
而现在蝉音已远,孤零零的蝉衣
紧抓树干,谁能保证它能坚持多久啊

三秋已经过去,我需要覆盖我的丑陋
请让它们打下来吧,像呼啸的子弹
打中我曾经的苛刻,打中无情的指责
也打中那些尚未执行的宗宗阴谋

一颗一颗打下来吧。此刻我深爱你
也爱那些来不及融化的洁白的暖

2016.11.21

《大平塘写冬》

大平塘方圆二十亩,深六尺,有鱼
有零星的芦苇、贝类、水草和虾

像一个老农夫。穿粗布衣裳。历经
霜降、小雪,陪伴小黄狗、水鸟和大寒

风过。浮云移动。低处有丝丝暖流
比行走的烟圈更加明亮

层层皱褶写满浮沉。它托举的日月
比一场暴风雪的覆盖耀眼很多

蚌壳已然握紧珍珠。又一年的青春期
空成了花茎弯曲的模样

这里已经有路了。筑路机整天轰鸣
不知究竟还能波及多远

清冷的月光下,必暗藏力量或泪雨
看另一拨疾风,又将如何晃动水面

2016.11.22

注:大平塘位于长丰县岗集镇哑巴店吉蔓农庄东北角。

《有很多眼晴会想象你》

等一场雪等久了,你会不会感到心焦
当大幕拉开,有很多眼晴会想象你

雪。绝不是这世上唯一的表演者
高处的红灯笼同样有磁质的魅力

立体化的森林,总在考验我们的思维
掩饰和简化,能帮我们生动多久

麻雀已无处藏身了,还有迷途的人
似乎都要交出双手,交出爱或某刻冲动

今天,你呵出的每一口气都暴露了你的立场啊
雪说,我可以帮你了解此时的处境与黑白

2016.11.24于吉蔓农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经历与感悟
 许洁先生如晤:
       先生受吾乡冰凌先生嘱,主《雅歌》,奖掖新秀,培植皖军,荜路蓝褛,功莫大焉!
        桐城向为诗邦,旧体往矣!新体自方氏令孺九姑、姑之侄玮德,五十载而有所巨先生出,所巨先生大帜高扬于改革之初,旄下有白梦、洪放、世学、陈俊、陈汐诸先生殿其后,三十年来,龙眠一梦,复兴在今,桐乡新诗坛坫蔚起。迨至当下,桐籍在外人士,如陈君先发、余君怒、一度、王女史妃诸辈,皆学贯中西,诗贯海宇。矧今之诗坛,如李大鹏、李树侠、章平、诸秀崛起,桐城一邑,岂佗乡所与之匹欤?
        然则桐邑坛坫向执江淮牛耳,五百年来,盛而?不衰。先生主《雅歌》,见其诗不晤其面,闻其欬难知其性。时秋风将至,鸿雁南飞,淝上去桐仅百里,然桐人视庐为北,自称江南。先生何不乘秋风翩然而降龙眠,访半天之居,掬媚笔之泉,啜椒岩新茗,尝桐城老酒,以歌不世之华章,比及蜗居淝上,逼仄难伸快意如何?
        秋来窗前。忆及先生不吝微刊空间,选吾小诗数章以布,诚惶诚恐。期偕乡先生冰凌回龙眠,把酒临风,诵鹿鸣、采微之章。何如?

        桐城后学国春丙申白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诗选

分类: 许洁的诗歌
作者:许洁

还是这样的农家小院。星星挡住了
月光。兀自暖昧的还有一本书,
两颗花生,或早年的刘海。

草皮软软的,轻轻浅浅的风,
想拉镶了花边的裙摆。苗条的倩影,
看不清自己羞涩的嘴唇。

有呼吸粗重的虫子在唱歌。
躲在树叶上的露珠跌倒了,它们落在
女孩的手臂上,轻轻地,张开了嘴。

那些饱经磨砺的星光,老老实实地看着
河水涨涨落落,小草绿绿黄黄。
累了的时候,我想跑到星河之外。

2016-08-14 于吉蔓农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诗选

分类: 许洁的诗歌
作者:许洁

每天一次歌颂,都有你退我进
沙滩的纹身是最裸露心扉的胎记
花开和舞蹈,都可以说出
一面风的走向和气息

沙抚摸着沙,一层层地推搡
金黄色的衣。它们有伴娘的气质
它们熟知,鱼与鱼的旅行
与内心的激越和隐退多么有关

但潮水依然会回来
倒下的船桨和贝壳也会回来
它们紧紧地拥抱沙滩
就象拥抱情人,或者歌颂母亲

2016.07.30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诗选

分类: 许洁的诗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8-02 21:46)
标签:

诗选

文化

分类: 许洁的诗歌
作者:许洁

树木和阳光都很安静,有几只鸟鸣
落入大院和缸底。缸有陈年的釉彩
依然光泽细腻。它们都是远道而来
和拆迁有关,和满头大汗的我有关
和我的酱香和炊烟有关

东南风实实在在,引来许多闻香人
喝茶,聊天,打坐,唱歌……消磨在
好时光里。有人想阻止南瓜的成熟
阻止一杯酒水痛痛快快地沁入心脾
但谁又能阻止得了一心想晒你的日光呢

酱香依然,把守后院门的黄狗依然
我很惊㤉,当它调戏一只蚂蚱时
似乎比我醉酒有趣。这是下午三时
无人忧郁,无影子在院子里晃动
无梦中的追赶,走失,或缠绵……

在清洁的水泥地板上,有两条车辙
被黄泥暴露了,它们始终如一的距离
足以够你猜想半天。此时院门大开
顶上的探照灯深睡不醒。再看看那些
覆盖南瓜的大叶子啊,遍地的大叶子
哪一片不都得等到晚间才会抬头呢……

2016.07.28于吉蔓农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原文地址:每日一星:许洁作者:新锐诗刊


               每日一星:许洁


                   (栏目编辑:远航小诗http://blog.sina.com.cn/u/1833346622



【个人简历】许洁,安徽宿松人,现居合肥。著有诗集《玻璃那边的风》(2004年4月出版)。系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诗学会会员。2016年成立“禧墨文化”微平台。现为合肥吉蔓农庄庄主,媒体广告人。
【诗观】 写诗就是想定格内心的秘密。
 
诗人诗作-----
 
《雨中的铁道》

或明或暗中,你总在等待穿越。
此时铁道如蛇,如远方女人的腰肢。
这个雨夜,有谁不想轻轻拥抱?

在夏至日静坐,湿漉漉的都是潮水。
一条坚贞的铁轨试图穿过雨花,
试图带动另一条铁轨飞翔。

有无数的铺陈,在哐嗤哐嗤中延伸意念。
一场暴雨激动了,有虚构的大房间,
远远地被丢在了深山老林后面。

但铁轨从不放弃。哪怕只剩下一个人,
也从不改变它的光滑。即便是老了,
依然保留着当初的性感与沉淀的红……
 

《暴雨》

雨像是在赌气,它会不会伤到自己
我都不敢眨眼睛了,我担心门关上之后
再打开,会不会涌出更多的泪滴

我住在鲤鱼山腰,山脚下突然可以开船了
鱼儿不认得斑马线和讯号灯,鱼儿㤞异
那些网和持网之人究竟去了哪里呢

都已经是下午了,雨声还在较什么劲
停不下来的雨,要让昨夜的灯火再安眠一次
或者让忙碌的汽车们再深睡不醒吗

吴老师的大门已经失守了,有别人家的宝贝
想去他的书房里看书。岳父也在不断地念叨
高家大屋的两间土房想怎样塌平他的记忆

还有老同学的湖汊,父亲侍弄的稻田
还有山里塌方的画面,和外出走失的青年
撕破天空的除了闪电,谁的哭声如此之亮

真想掐断这些雨!可惜没有太多的手指
池塘满了,河道满了,大路小路都满了
谁的视野被水面的事物彻底拦截了呢

痛在抢险之中……在混沌与灰濛濛的天空之下
认识血管和神经。此刻谁还想写诗呢
谁还想像暴雨一样倒灌你失陷的城池啊

2016.06.19父亲节于宿松
 
《哑巴店的树》
 
我说树,你说森林。用一千亩去描述
谁会说孤独?树突突地来到异乡
看哑巴店的月亮
有些忧郁
有些水土不服

一条蚯蚓爬上来,想打听种树人的来历
而初夏快乐的虫鸣,都堆在芭蕉后面
企图叫响另一个春天。载树的路还在
颠簸、延伸,剩下来的坦途
谁能继续步步丈量呢

在哑巴店,有许多受伤的绿
想让根追赶着根,让树陪伴着树
或许你不能理解,覆盖荒凉的意愿
有多么热烈,梦又是多么地有力
陌生的耳朵因此遗失了熟稔的乡音

怀揣乡土的树木,总在期待飞鸟将至
池塘的绿也依次推开了表面的感情
此时的哑巴店,风和雨都歇了
落日一直保持缄默。惟有小街上的星空
还在一字一句地唤醒森林
 
《误入禅房的小麻雀》
 
小麻雀不知道,我也是个修行之人
它被什么吸引,是否承载了森林之心
我得承认,打坐也是一种飞翔
 

禅房饱满。一只手正紧扣另一只手
有混沌的万象和缭绕的黑云出没
但玻璃看不到,院外大把茁壮的
野草和馋猫看不到
 

光阴西斜。小麻雀不愿离开
此时有一只蜜蜂归来,探究着
一盆花的力量。我们一起偶遇
学习。有人悟到了甜蜜
有人懂得了逃避

2016-05-17
 
 
《写给麦泡——兼致晏弘》
 
试想麦泡老了以后,就成了覆盆子
这得用多少意志?有人用高举麦芒
来形容江南,企图刺破我的唇
 

居住在红房子里,设计那样一片绿
需要雨水和爱情。有时候风是无辜的
请原谅它们,包括那些既摇晃田野
又摇晃天空的萌动之心
 

但呈现是远方的。一棵野草莓
足以爱上我的幸福。妹妹已经六岁了
我还在异乡埋头耕作,头顶蓝蓝的
飞鸟,把相思拍得愈远愈高

2016-05-26
 

《小药丸》
 
小药丸从瓶口滑出,又从掌心逃离
这些天生的小蝌蚪,注定与水相关
与一条河流的单纯、清澈和活泼相关
 

我很费解。相关的存在、躲避与消解
会是一种怎样的结果?小药丸五彩斑瓓
总有释放不尽的分离和破碎的意义
 

寻找并捡拾信任。得失总在怀疑之中
这些带毒的小药丸,是否可以挽回
一个人的失忆,或者偶尔泣血的纪念
 

治愈系的星座,在黑夜中不断闪烁孤寂
药丸是它的孩子。在春天里害病的两个人
一定要等秋天才能拥抱彼此的欢娱吗

2016-05-22于宿松
 

《哑巴店的雨》
 
雨一直下,大地如一面鼓
有人企图打落花朵。鼓听不见
屋后桃树的声声叹息
 

天上的水实在太多了,逃跑的鱼
从不顾及我的感受,它们愿意
被抓,愿意去草地里殉情
 

真想拦住它们。用泥土垒墙
用铁丝做网,用赤脚在池塘里来回召唤
却找不到一条听话的家伙
 

雨水牵出了我内心的盐。在哑巴店
守候的睫毛能飞吗?鱼可以
漩涡呆在原地,无话可说
 

淋湿的小黄狗和屋角发呆的土鸡
默默相依。今天的天气发霉了
隔壁的周嫂又颠痫了一次
 

招牌被雨水越擦越亮。路边手书的
哑巴店有些古意。风起时,灯灭了
不知道闪电那边,谁在大声讲话

2016-05-29
 

《小满抒情》
 
清晨,腹中有两只鸟鸣
雨打着雨花,未等结果就落了
时令继续演绎,而青禾尚未醒来
成熟之美,将如何保留清晰
 

小满不是真满。这个节令
像悬挂的点滴,总有止不住的信任
和担忧。雨依然在下,大地依然在
描述,用绽放的花和变色的果
 

小王子和狐狸在今天道别,对话
渗进了雨中。谁还在乎麦子的颜色啊
我默默地想,默默地观望着
哪朵乌云能遮挡明天的彩虹呢

2016-05-20
 

《在雅歌大院》
 
几把旧藤椅,一张木条桌,伞
站在那里,慵懒了崔岗大把的时光
院子里有院士捧茶翻书。杮树上
有斑鸠讨论往事。看破红尘的老猫
眯眼曲头,不再唱情歌
 

有枕木春眠。有蔷薇花朝夕比武
老缸里的荷塘,掩盖了一段云彩
的真相。其时已有药师手持青蒿
到处打量。那些久治不愈的相思
不用安眠,更无须抵达
 

一路向北、向西。有意中人
从城南出发。五颜六色的风
越过眉心的美梦,槐花一样洁白
守着七间老房子,让门前的青桃
懂得害羞,是一件没有悬念的事
 
2016-05-14

更多作品请关注诗人博客------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