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寂寞种下花



沙漠如海

胡杨沙沙

寂寞弯曲十指

种下花

陶罐摘下宁静的耳朵

盛满天空

寂寞生下石头儿子

从太阳深处发芽

 

河风细细

鸽哨绵绵

寂寞生下雪豹

蹲伏高崖

昆仑下,手握猎枪的兄弟

驱赶红鱼过河

大水中身披小白杨的女子

男人捉到你啦             

 

正午的高原



在正午的高原

和一排蓝桉站在一起

突然看到莫奈画出从云端垂落的手

指出通往殉道者的路

在正午的高原

生者悼念亡者

时间的坑喝掉时间

浮云游过浮云

高原赶着高原

在正午的高原

鹰飞离了鹰

蓝加深着蓝

遗址认不出现在

雕像找不到灵魂

爱搬移着爱

 

2017.3.23

流光

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雨,我心中的雨
               
     
    
        

  《我开始明白我自己。我不存在》

 

      佩索阿(葡萄牙)

 

    我开始明白我自己。我不存在。
    我是我想成为的那个人和别人把我塑造成的那个人之间的裂缝。
    或半个裂缝,因为还有生活……
    这就是我。没有了。
    关灯,闭户,把走廊里的拖鞋声隔绝。
    让我一个人呆在屋里,和我自己巨大的平静呆在一起。
    这是一个冒牌的宇宙。

 

     (杨铁军 译)  

自然的证词

安静些,再安静些

别打扰我内心的牧场,我亲爱的马

孤独驮着我的诗,游向静静的湖水

影子擦亮马头,带我远去

 

 

胡麻花
     

我的诗观

诗歌是性灵的呈现。

诗歌是诗人灵魂的镜子,它从内部呼吸的时刻,呈现出诗人内在的风景和品质。

我在去往爱的路上,遇见诗。

 

洛桑仁钦仓央嘉措

那一刻,我升起风马,不为乞福,只为守候你的到来。                        那一日,垒起玛尼堆,不为修德,只为投下心湖的石子。                       那一月,我摇动所有的经筒,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磕长头在山路,不为觐见,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这一世,转山不为轮回,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那一天,闭目在经殿香雾中,蓦然听见你颂经中的真言。                                       那一月,我摇动所有的转经筒,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磕长头匍匐在山路,不为觐见,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转山转水转佛塔啊,不为修来生,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那一夜,我听了一宿梵唱,不为参悟,只为寻你的一丝气息。                                    那一月,我转过所有经筒,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纹。                     那一年,我磕长头拥抱尘埃,不为朝佛,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我翻遍十万大山,不为修来世,只为路中能与你相遇。                                    那一瞬,我飞升成仙,不为长生,只为佑你平安喜乐

他乡遇故知

《雨下着》

 

阿莱桑德雷(西班牙)

 

黄昏,雨下着,我想象中的你也下着雨,

这日子

记忆之门启开着。你走了进来

我听不到。记忆仅给我你的影象

那儿仅仅你的吻或是雨落着

你的声音下着雨,你哀伤的吻下着雨,

深深的吻

泡在雨水里,嘴唇湿润着

记忆。你的吻

在柔和的灰空哭泣。

雨从你的爱中下着.湿润我的记忆,

雨继续下着。吻

自远而下。灰色的雨

继续下着。

卡夫卡

     

 

 悬崖

 

康苏埃拉

 

躺进暮年的词典,我会把世界从头翻阅

会把我途经的一切读给你听:

一群蓝色马,悬崖,失真的雨依然在下

为了和你相认于雨水,我会抹去自己的脸

会走回镜中,把世界颠倒过来、重读一遍:

失真的雨依然在下,悬崖,一群蓝色马

——无论如何,每次都要途经悬崖

是的,我看见悬崖始终处于最中心的位置

正如每次途经你时,

我所握紧的那片陡峭的静止

你还好吗?


新浪微博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8-05-16 17:41)
标签:

诗歌

分类: 诗歌

我体内的花豹子

 

嘘,花豹子
多美
我体内的花豹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诗歌

分类: 诗歌
想念在蒙古高原的日子。
在荒茫之地我真正成为我,风吹透我的血肉,吹痛我的骨头。我一边写诗,一边融入大地苍茫,被温柔的羊和受苦的人们一次次打动,一次次迎风落泪。原来写诗能够以心暖心地走在热心肠的人们之中,原来写诗可以如此有情有义。
阿月草于2018.5.14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5-13 09:31)
标签:

诗歌

分类: 诗歌




太阳爬上山坡的清晨

天空高了起来

村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4-30 18:42)
标签:

诗歌

分类: 诗歌




刀锋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愿在一朵野花里安顿自己

1
被阳光点亮的黄花啊
我是你孤单的信物
在相互嫁给春风的那一刻
风从我们眼中得到蓝天空的预言

2
野花在荒野上燃烧
你无法为它们命名
你想被旋风掀翻在地
你无法为野性而独立的美命名

 

2018.4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4-19 09:23)
标签:

诗歌

分类: 诗歌



 

1

龙卷风翻过沙漠这本荒芜之书

凝聚起自身的哀愁

 

2

大戈壁赶出喀喇昆仑的马

一匹匹都是草原的情人

 

3

跟着河流迁徙

就能找到花草

 

4

向日葵的手指伸进七月

深入光的触须

我爱这些目光明亮

身埋鲜花的人们

 

5

群山像寂静的马群

沉入深秋的睡眠

夕阳梳着金黄的草丛

长满屋外的荒野

她把帕米尔的蓝、巴丹杏的粉

绣进门帘

仿佛她贫寒的门口

总是挂着春天

 

6

绿的帕米尔风梳亮我的花园

一千个眼睛凝望我

无一能逃出你精神之蓝的质问

 

7

他放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诗歌

分类: 诗歌

黑夜漫漫,我如何不歌唱……

 

天意

 

沙尘暴摘光花朵的马拉瓦西

父亲和母亲被拆散的马拉瓦西

以日月之光为花朵洗面的草原

以风暴之锤雕刻我身体之痛的沙漠

鹰笛在骑手的口中长长的吹

群山在泪水中静静地颤抖

我妻离子散的父亲

活不下去的父亲

突然在阿瓦台荒原

遇见救命的天意——

一眼无辜的泉水涌出大地的裂缝

来到开花的杏树下

叮咚的唱歌

2018.4.5

 

 

你带着民歌和花朵的行李

 

在夏日的田野上

我是被烈日灼痛的葵花

深深地把自己埋在绿洲的阴影里

低头等待那个听我倾诉的人

从群山与热风交汇的地平线上

快步朝我跑来

带着民歌和花朵的行李朝我不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4-08 21:29)
标签:

诗歌

分类: 诗歌

在北方的麥田
在北方的河流
在北方被大風壓彎的林中
我成為北方
成為北方的母親和女兒
秘密的開花生長
為養育沙漠的綠
走在追隨河流的路上

 

2018.4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4-05 08:41)
标签:

诗歌

分类: 诗歌

命运

   

孤儿一样的在街头流浪

独雁一般地冲秋风哀鸣

在亲人和敌人互换的人间

我是多么贫穷

除了你——

用怀抱收留我

我的精神再无去处

2018.3.29


 

 为什么

 

 

 为什么美

无立足境

为什么

风被驱赶到风之外

为什么

良心沦落为街头的乞丐

为什么

爱无法获得通行证

为什么落叶

在春天飘过一株开满花朵的树

为什么

我爱你

只能站在家门的远处

为什么火

烤不暖人心

为什么

你不在我身旁

却从未离开我左右

2018.3.30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4-04 10:49)
标签:

诗歌

分类: 诗歌
谢谢你陪我看风景。这些地方也许我曾经走过,在十六岁的时候,我们都是快乐的少年。如今过去这么多年,想想你独自走过这些地方,拍下故乡。想想风很大,雪好白。想起你为我唱歌,像兄长一样呵护我在夜自习后回家。突然地,无话可说。突然地,我又变成一棵忧伤的树,站在故乡的河岸上。        2018.4.4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的第一本诗集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