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4-03-06 18:44)

邳州文学2011年第12期有一篇名为《夜》的文,作者是偶家小丫呵呵

无意间搜到,无样刊无稿费,虽然事隔两年,对小丫也算是成长道路上一个小小的惊喜,记录一下:)

 


 目录
卷 首 语
担当明天路 芳1
 小说世象
谁是我的归宿王树军3
药方程 艳5
那片海庄 鑫10
短裙子葛卫校11
憨大胆沈庆保12
转变杲绍祜13
果园里守望的女人黄琼喻17
债事陈文芳22
小菜梁丽娜26
 散章情涌
刘念强散文选辑29
沿着沂河走(外一章)张林薇31
想你了,陶子娓娓动听32
刘备卖草鞋谭 新33
海棠天 姝34
爱着姜仲华35
血莲花何雪旺36
一撇一捺随想孙彩萍38
怀念阳关龚培义39
替夫子还债说 东壁逸人40
执著的泡桐李艳华41
为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1-12 13:55)

若问我龙年的关键字是哪一个,我会很肯定的回答:辣!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年初,小新从成都飞回南通,八年没见了,我激动万分。网络时代再疯狂咋抵得过实实在在的真情拥抱啊!从知道她要回来那时起,我无时不在策划着带她玩啥吃啥聊啥。

小新一下飞机就打电话给我,约的是晚上一起涮重庆火锅,一听这话,我是从头辣到脚,我所有的安排和计划里根本没有吃辣这一说法。

望着红红的底锅,我已经头皮发麻,小新却是两眼发光。真没想到,八年没见,她啥都没变,一样开朗一样热情一样甜美,没想到好上吃辣。我准备了一碗醋,一瓶开水,在小新的引诱下,开始涮,不管夹到啥,我必定先到醋碗里涮一涮,然后再送到嘴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喝,喝,喝,你就不晓得驾车出去应酬啊,偏偏带上小王(司机)……”
“抽,抽,抽,你就玩命抽吧,抽完了就好不管咱娘儿俩了是不是……”
“忘,忘,忘,我让你忘,就那么几颗降血压的药丸,吃了你会死啊……'

此时,痛苦万分的周畅将十指伸入浓密的头发,一遍一遍听着录音笔里传来的声音。这个女人不是别人,而是他的老婆满悦。
 
他先提出了离婚,满悦要理由,于是,他录下了分手前晚满悦说了十多年都没厌倦的废话,在他看来最没用的话,这就是离婚最好的理由。
他实在受不了她的这种叮咛和唠叨,他真的烦透了。也许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闲来无事,从抽屉里翻出一叠影集,没想到里面居然掉下一个照相馆的纸袋,看看馆名,这已是一个开了N年的老照相馆了。纸袋带着浓郁的陈旧味道,我从里面倒出十多张黑白照片,基本全是父亲的独影。

是了,父亲最疼我,也只有父亲才肯让我随意摆弄那个照相机,这还是从上海回来探亲的姨妈送我的礼物,虽然我还只是个学生,而且是个爱美的女生,但对这样一款既笨拙又呆板的相机,我依然爱不释手,拿着它东拍西照,母亲一再说,胶卷很贵的,别乱拍,可我还是乐此不疲。最终,我决定必须拍人。那么,拍谁呢?当然是父亲了。

于是,我七手八脚的给父亲摆姿势,可我的拍照技术实在让人不敢恭维,洗出来的照片,要么是父亲的特写,所谓特写,其实只是因为我没把握好距离,将脸拍大了而已,这就成了所谓的特写。要么是拍了半边脸,还有一张应该拍全景的,可惜,不知道啥原因,就拍了父亲半截身子,被姐姐好一顿嘲笑。可父亲不笑话我,总是耐心的告诉我拍好照片的基本要领。虽然这些照片拍得有点糟,可我还是小心珍藏,这可是我最初的摄影作品。

直到工作后,我才真正拥有了那款名叫傻瓜的相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在别人眼里,她是个幸福的女人。有一个事业有成的老公,有一个聪明伶俐的儿子。可这些日子,她的心头一直纠结着一件事,在他心里,她究竟有多重?

也许这个问题有点荒唐,甚至有些滑稽,既然已经结婚十多年了,既然彼此又如从前般相爱,那这个问题从何而来呢?
当然,这一切都与那个叫幽兰的女人有关。

因为,这些日子有关他俩的传闻越来越多,尽管她相信自己的老公,可女人的直觉也常常让她不安。她变得多疑,变得焦虑,更是变得善于观察,她怀疑自己已经提前进入更年期了。

幽兰是老公的助手,性格开朗,为人热情,而她,是个内向娇气的女人,在一起相处的日子,幽兰像姐姐一样待她,尽管幽兰只比她大一岁。久而久之,她和幽兰的感情也变得很好。这更令她担心,若幽兰真和老公之间有暧昧,那到时真的会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1-25 22:01)

步入中年,我才真正感觉年龄成了女人最大的杀伤武器。

 

前些日子,老公发小季扬为生意上的事从西安回南通,一别多年,两人迫不及待的想见面聊聊。

 

落座后,才发现男人还真没什么了不起的变化。端起酒杯,季扬乐呵呵的说老公还是当年那样儿,可看到我,明显楞了一下,随即满脸堆笑:嫂子也好,没啥大变化。呵,没啥大变化说明还是有变化,只是人家不便明说。

 

在洗手间的镜子里,仔细研究自己。我只比老公小一岁,记得三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0-16 15:04)

    结婚十多年,难免磕磕碰碰,也曾有过吵得昏天黑地,恨不得立马散伙另起炉灶的冲动。

 

    某次,我俩又因为一件琐事发生了争执,其实,也就一件鸡毛蒜皮的事,可谁都不让谁,非要争出个子丑寅卯,最后,吵得两人异口同声喊出一声“离”!火是熄了,各自给对方一个冰冷的背脊,可真离得了吗?

 

    《古今医统》曰:“望闻问切四字,诚为医之纲领”。可在婚姻面临危机的时候,同样适用这四诊原则。

 

    望,本指观气色。当婚姻面临危机的时候,还是让自己先冷静下来,梳理一下事情的整个过程,看看引起这次争吵的导火线是什么;分析一下自己的言行上有没有什么过激之处;再看看对方究竟犯了多大的错,值不值得原谅?这么一来,往往会发现,其实,这些引起双方争吵的事根本不算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0-16 15:02)
土豆何许人也?偶表弟。土豆二十岁那年,第一次进城,也是第一次坐汽车,更是第一次吃西餐。

刚到餐厅门口,两位笑容可掬的服务小姐齐声说道:欢迎光临!土豆一路呵呵傻笑,双手轻搓着汗衫角,那两只黑白分明的眼睛像扫描仪似的不断打量着餐厅。就他而言,一切都是新鲜的,不亚于刘姥姥进了大观园。落座后,他还是到处张望,嘴里不停的问这问那。

土豆说,想留在城里打工。我说,省省,没文化没技术,来了只得干苦力,不如回家种三分地。听了这话,土豆脸红了。我说,只要肯动脑肯学习,回家照样能干出样子。土豆拼命点头。

开始点餐了,服务员问几成熟?没想到,土豆耳朵挺好使,扯开嗓门就嚷;只要煎熟了就成,我牙好得很!呵呵!说完,又傻乐。邻桌美女刚吸了一口饮料,听他那么一嚷,差点没笑喷。

牛排还没来,土豆端详着刀叉勺,他突然像发现新大陆一样,一把拽住从他身边经过的一位服务员问:怎么没筷子?我晕!服务员微笑着说:吃西餐不需要筷子。土豆挠着脑袋,为难的看着我说:姐,这可怎么吃啊?

端来的牛排兹兹冒着热气,我让土豆赶紧把那块方巾展开,挡到自己胸前,以免油渍溅到身上。谁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若问我最喜欢什么?蝴蝶。若问我有成就感的事情是什么?制作蝴蝶标本。记忆中,有一枚特殊的蝴蝶标本最让我有成就感。

 

    毕业后,茹洁来信,邀请我去她的家乡散散心。那时,她已是那里的一名代课老师。

 

    我心花怒放,不只因为那里有清澈见底的小溪水、一群有着纯朴笑容的孩子们,还有那个名叫“蝴蝶谷”的地方。

 

    一到那儿,正是蝴蝶满山飞舞的时候,虽然,大多数是普通蝴蝶,偶尔也会见到容貌俊美的蝴蝶一闪而过。

 

    茹洁对孩子们说,我会教他们制作蝴蝶标本,要带他们一起去捕捉蝴蝶,孩子们欢呼雀跃。

 

    一到“蝴蝶谷”,孩子们就喊着、跳着、叫着……三个一组五个一群的,挥舞着捕蝶网或球拍或双手,满山坡的奔跑。不一会儿,孩子们确实捕捉到许多蝴蝶,其中还有几只非常漂亮的花蝴蝶,且完美无缺。孩子们嚷嚷着要将这几只漂亮的蝴蝶制作成标本,永久保存。

 

    看着一双双好奇的眼睛,我问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0-16 14:58)

婆婆已经七十多岁了,还是情愿守着那几亩地,几头猪,还有那几十只鸡过着安逸的农家生活。她说,这样的日子已经习惯了,田里有活干,心里就有了盼头,人也舒坦了。

婆婆每次进城,总会带许多礼物,全是自家种的土特产,有豌豆苗、黄芽菜、红著等,另外还要拎一个铁罐,里面装的全是草鸡蛋,这些够我们全家吃上好些日子的,有的吃不上就烂掉了。尽管我们说,每次带这些东西很辛苦,也值不了几个钱,下次不用带了,可婆婆不听,依然我行我素。她说,自家种的,绝对无污染,纯绿色食品,吃着放心,你们在城里生活也不容易,这些也算是我的一点心意。

直到有那么一天,我才发现,原来这些很土很土的礼物,却是这世界上最珍贵最珍贵的宝贝疙瘩。

婆婆的颈椎病又犯了,卧床好几天了,我和老公风风火火赶回老家。

临走前,婆婆硬要我带上些草鸡蛋。我不由在心里犯起了嘀咕:这些土东西,城里又不缺。何况,我和丫头都不喜欢吃鸡蛋,有好多次都在冰箱里摆臭了,这话当然不能让婆婆听见。

“老头子,快去看看,挑些干净的给他们带回去!”“我去!我去!”我赶紧起身。还没出屋,婆婆又叫:“小雨,快穿上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