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筑思
筑思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8,145
  • 关注人气:49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我能说啥?

   这里多是个人的杂货,当然,很多只是东凑西拼的感想。不敢妄称文章,顶多算是文字。可以转载,但求署名,以方便他人看后,追究出处。固定投诉地址: 

dengshaoyi@163.com

我是谁个?

  生于邓,长于邓。可惜不是财神爷邓通的驻地,于是我为了衣锦还乡,开始流浪。流浪却是真的,还乡却听起来有点冠冕堂皇。

我信什么?

 我爸说他信共产党,然后问我:你信什么?我说:我姓邓。

评论
加载中…
华夏意匠

一行手绘

建筑钢笔

陈绍华

监督权力  守望常识

马清运

在搞什么?

朱亦民

又见到闪米特人

方振宁

建筑评论

老申劳神

工艺制作

闲舞文墨

建筑在内在

与谁同坐轩

读书识图

城市笔记人

建筑与城市的思考

启玉

启振玉石,金声宏外!

黑色的我

黑色的我的武汉城市建设资料馆

朱涛建筑师

马克思+杜威+毛泽东

张熙慧

还记得我给你画的第一张肖像吗?.

吴婧

小麦:黑鱼死了!

宴睿的王国

童话般世界.

无限回忆

欲胆

漫画

阿进

北京

何芳

香山草

尊师好友

庐西

西道藏庐,夜明如珠

婧苓

幽篁深处

我要发芽

兰波的奥菲利亚

丫丫

仙女

Ellie

这夜比明天还美好。

麦朵

安静的诗语

李竞恒

清风郎月

朴素

千年暗室,一灯即明.

十年砍柴

钢筋水泥森林里的斧头

关不羽

尊自由,本儒道

三三舍

沙之书,风之美,人之真:有心不相负,有爱不下雨,有书不孤独

木羊

诗酒度日,不知今夕何夕。茶饭一杯,且听高山流水。

沉静星空

右耳人生,淡然豁达

熙怡

容颜甚奇妙 光明照十方

姹紫嫣红,断井颓垣。不此之往,又何之矣?

陈家坪

光头诗人

考拉韩益民

博学之,审问之,慎思之,明辨之,笃行之。

河津徐小兰

中国散文协会

黑女

现代诗

残阳下的菊花

诗史政,情智仁。

沸腾的无知

四寻伺主,唯识无境

傲览千古

我是一个快乐人!最爱给人带来微笑。

雪域桃源

空对着,山中高士晶莹雪。   终不忘,世外仙姝寂寞林。

另外链接

二闲堂

于万维网中结草庐

汪丁丁的博客

理性的牢笼

董继平

因为洛尔迦认识的

严晓星

哭了:Fortonight will by your side.But tomorrow will fly.

桑克

树杈笔直而且向天

贺卫方

守门老鹤

许纪霖

网络时代的文抄公 盗亦有道的采花贼

Radon C.Cheng

生命哲学与泛有机主义

周国平

术业有专攻,谈情论家事。

余英时

思想史大腕

秦晖

老师说我可能成为当代陈寅恪

网络链接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转载

细江英公 Eikoh Hosoe,日本摄影师。

http://www.eikoh-hosoe.jp/

http://en.wikipedia.org/wiki/Eikoh_Hosoe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陈寅恪:述东晋王导之功业
                述东晋王导之功业(《金明馆丛稿初编》)
                2012年04月01日14:44:07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6-01-06 16:31)
东亚腹地的命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走向另“一个城市”

苏东坡的小屋,离黄冈府城不远,他经常在城里喝完酒,爬一段黄泥坡就到家了,同时隔河渡水就是鄂州城。他的桑田之家,就处于这样的一个交通要塞上。从城市地理上看,类似劳干叙述的南京城,盘踞长江黄金水道上,连通整个中原腹地和东南经济,在朱棣迁都北京后,留都剩下些有品级而无实责的闲职,培养了几代文人,同时作为货物中转之枢,孕育手工业(棉纺)。今天,若把秦巴山脉以东看做经济腹地,那么重庆就扮演了当年南京的角色,沟通中亚和华夏。
可以看到情况是快速交通将整合施坚雅所谓的中国“九大腹地”,随之也将带来城市格局的新变化。
不过自此,中国也将结束两千多年帝制下的“只是一个躯体,只是一个城市”的乡土文化时代,进入传统庶民梦寐以求的城市生活。今天,城建结束的地方,也是新文明起点的地方。城乡的连续空间,在被城市群的链状空间取代,并走向另“一个城市”。
少毅于渝,读牟复礼《元末明初时期南京的变迁》,20160106,1234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2-19 13:27)

聚沙成塔

日本画给人的感觉很安静,有很强的“静物” 画味道,更像是挂在茶室或床头之用,或如枯山水一样,只可远观。而中国画,如典型的山水画,很热闹,舟辑、栏桥、林径,总是邀请人进去走走,把卷仙游,画饼充饥。

某种程度上,是否可以理解为:一个静态的孤岛,万世一系;而另一个动态的疆土,占领山泽一隅的门阀或庶民,总是惴惴不安,桃花源和严陵山总是会被渔民和皇帝发现。

这种不同的历史境遇,可能塑造了相异的文明层叠和心理认同。当杨廷宝说:“建筑师画水彩,我主张要写实,而不是用写意的方法。我们不同于美术家。即便他认为出于意境的需求,同意放宽比例尺度,也必须在适当的范围内。”这句话,更多可能是出于近古“文以载道”的实用传统,而非他真正意义上的独立思考。

聚沙成塔,言者无心。蔡永康的口头禅“我的观点并不重要”,有时候可能是一句老实的真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2-14 18:58)



语言的奥区

 

从语言上看,任何一种母语都深根于奥区,使用者的思维总是会和上古的音系,保持某种同奏。不断翻检自己的历史,多少担当了对人之意义的空虚补偿;否则,就会如同一个在异乡的外省人,落脚不踏实的恍惚。但是,从五四、文革到今天的城市化,在精神和地理上,不断制造庞大的外省人。

伴随这个过程产生的语言生态,并没有继承太多传统的文人经典,反而延续了酷隶的剥削哲学,文革无异于商君之法的升级,家族再一次被破壁,强大的国家威权解除了个人的任何防线,并再一次推送了帝国的崛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5-12-12 21:25)

西南一隅

 

夜郎自大的典故出现在《史记·西南夷列传》汉武帝想打通身毒蜀道,滇王问汉使者:“汉孰与我大?”后来,清乾隆帝敕谕英国使者:“天朝物产丰盈,无所不有,原不藉外夷货物,以通有无。”西南之于华夏,中国之于英美,都只作河伯的望洋兴叹。技术文明裹携着一方地域,不断的鲸吞变大,夜郎或睡狮被不自觉的分工配置到新的帝国框架。

渔猎和农耕衍生出来的方言文明和空间秩序,依旧支配着人对现实世界的认知,并本能的反抗着外部力量的“汉化”或“现代化”,古老的学科版图和书写认读,就像甲骨或水书描述和维系着自身的巫史和历法。

童恩正《古峡迷雾》里手执青铜器的巴人武士被秦军的铁器打败,从此消失在川东的丛林里,这和古蜀人、玛雅人、印加人的消失,本质上区别不大。符合时宜的强势文明覆盖或鲸吞着小弱,不过金子总会发光,雅典的种子(真理)只需要深埋进土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2-04 12:51)
东亚腹地的命运

以大陆语境来看传统中国,洛阳为中心700公里左右,涵盖了成渝、荆楚、吴越、齐鲁、燕赵、河套和关中。周朝的分封制也不能阻挡周边部落的崛起,吴楚和秦赵为甚,项羽(分封诸侯)比秦始皇(郡县制)更有自知之明,刘邦的西汉不得不陷入与草原匈奴的持久战,退都洛阳的东汉,一旦遭遇董卓的西凉兵压境,三国的场面就和战国的诸侯割据相差不远。
唐宋不过是重复上演了汉晋的故事,鲜卑、蒙元、女真和日本由西至东的渐次崛起,不过是东亚内陆腹地的民族整合与被动融入。汉族以其农业国人口的绝对优势,在一次次遭遇种族屠杀后,通过刀耕火种,反而拓展了大家的生存空间,南方的丘陵和海洋永远是滂民的避退之路,迄今为止的最后一次逃亡是宝岛台湾。
殷商以来,外族通过殖民,融入富裕的农业帝国“宅兹中国,自之牧民”。相反,当汉族发挥自我优势的时候,只是实现近邦朝贡。儒生们觉得“亡国与亡天下”不同,憨厚的撰写了二十四史的帝国谱系,从而构建了共同体内部成员的知识框架和民族想象。
刘仲敬过分强调内亚海洋(丝绸之路腹地)的重要性,忽视了在商品交易相对匮乏的时代,自足农业本身的弹性空间,庶民可以吃的简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去过的地方
国内 (35篇)
国外 (1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