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1-01-25 00:20)
标签:

杂谈

有些人会认为爱情是要靠争取的,而有些人却认为它理所应当。不知道这说明了什么,但至少是分出了年龄的界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9-24 21:06)
标签:

杂谈

这一路,我笑过,很由衷地笑过。我以为,从此我再也不会哭了,我以为,他一定不会再让我难过,会拼了命地不让我难过。他是一个好男人,很好,真的很好,可惜,上帝却对他开了一个令人神伤的玩笑。
我根本没有准备好听到这一切,原本只是一个无心地,试探地问了一个问题乙,我只是想让他正视一些可能存在的困难。然而,当我听到这个消息,我脑子里一片空白,就像被强烈撞击的那一刹那没有痛感一样。可是我迅速地意识到,我们走到了死胡同。
或许因为我出生的家庭,对于有些话题,我会特别地害怕,以至于把一切都扩大化地认为。从小,我看到医生处理别人的伤口,就感觉疼在自己身上,就在那天,我看到奶奶用艾灸治疗她碎裂的膝盖骨,我的膝盖就仿佛疼得不能走路。我想,这样的我一定见不得杀戮。
我开始莫名地慌张,好像你拼命为自己架起来的钢架瞬间垮塌,找不到支撑了。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6-01 12:41)
标签:

杂谈

一直找不到相机的充电接头

终于发现在办公桌底下的某个插座上

也可以把世博的一些照片发上来了


这个点,我们看到中国馆就在不远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5-30 07:39)
标签:

杂谈

这个博客记录了我从大学至今的生活。

时候骑车在街头,脑子里会突然想起一些事——有一些女人们之间作对的伎俩还有说出口的话。突然想起的时候,还是会夹杂着遗憾,想一想,已经很久没有她们的消息了,那我也不必记住了。

只是想离开一阵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也许不会了吧。我会在其他的地方安家,或许是某个小镇,某节巴士的车厢,又或者……

我会告诉一些人,我的下落。

同时,保存好这些记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5-15 06:28)
标签:

杂谈

醒来。

不知道时间,外面又是一个阴天

我想,大约是5点吧

还是有点晕

想喝水,另外。。。削一个苹果

是大脑供血不足吗?

为什么我怎么躺都不舒服。

脚后是那个长鼻狗的抱枕

拿过来。

这时候,我想抱着savvy睡,亲爱的。

um。。。每回都这样,你习惯了吧?但愿别是厌烦

靠在你身上,你送我回家

我很放心

这副丑样子,也不会给第二个人看了。

 

觥筹交错的酒桌是我不太喜欢的地方,其次还有响声震天的迪厅和油腻污浊的车厢

它们与我身上每一个毛孔散发的气息完全不搭,因而看起来更像一个玩偶而不是一个活物。

每次听到“饭局”两个字我总会忐忑不安

是谁放出的话——说我会喝酒!

我估计所谓的“会”,也只不过是因为我不知道如何故作姿态、推脱再三,或者说些言不由衷的话,轻易把酒杯凑到对方的嘴边让他一饮而尽。

至于“会喝”,根本无从谈起……

没准还比那些放话的人逊多了呢,不喝不代表不会,反之亦然。况且就算“会”,我也不愿不想,酒不是用来这么糟蹋的。

这次是支部欢迎和欢送,于是我成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5-13 21:31)
标签:

杂谈

我觉得这是一个坏习惯

我对文字越来越挑剔了,甚至我会注意他们排列在一起的视觉感,有时,我会不喜欢看见“得”——这种笔画复杂的字出现在我的视线里,文章中,尽管它是一个常用的助动词。

怎么办?

我是否该去从事一下翻译工作,因为表达别人的东西,我就不会那么神经地计较文字。

我不得不担心自己有一天会无所适从地表达,不能恣意地敲打键盘,不能尽致地说清楚一个故事。

有人曾提醒我不该看太多的译文作品,当我跟他说我在读茨威格的时候

有人曾提醒我不要把句子写得太长,当我还不熟悉广播语言的时候

有人曾告诉我仔细地读一读海明威的文字,当我正在琢磨如何让故事读起来不那么深沉的时候

可是,结果……

我依旧写着拗里拗口的话,依然忽视句子的基本语法,我讨厌那些为了主谓结构而出现在句首的“ta/你、我和这”,可它们还是悲剧地成了我行文里的高频词!

没救了,我这个对语言也有洁癖的人。

 

好吧,还是聊聊那些话剧吧。

首先,《我爱桃花》的观感原文没有了,在一次down机之后彻底消失,我总妄想着会在按下“发博文”的指令之后自动跳出“你还有一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5-11 15:11)
标签:

杂谈

Sometime A man must learn to let his love see his weakness.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4-29 23:18)
标签:

杂谈

顶着电脑被down掉的危险在很多乱七八糟的在线点播网站寻找电视剧的更新视频,不知道是月亮靠近了地球,还是太阳直射北回归线,要不是蒙古的低气压惹得心里一阵躁动或是思维的哪两根神经线漏电让我精神僵持,我就又被定义成了沙发土豆的典型。

怎么了这是?第一集逼仄我视线的时候,我还一个劲地谴责这个电视剧实在太粗制滥造,尤其是那些时常出现在上海自制剧中的老面孔和他们的强调。可是,我说的是可是,我却在不自觉的情况下被完全俘获了,还是在看了老徐版杜拉拉之后!都怪某天某报纸的娱乐版把这两个“杜拉拉”剧相差无几的播出时间当成了忽悠草民的噱头,于是乎,我才知道还有电视剧的存在。

关于杜拉拉,我倒是还真被关注了一阵子,从之前的原著(因为我要编剧本)到姚晨版的话剧杜拉拉(因为姚晨,完全因为主演是姚晨)到最近老徐成功转型时尚商业大片的杜拉拉,算起来真是一个不拉。原本以为,编剧编不出什么新意了,反正重点剧情也就这么八九不离十的几幕。

不过比较而言,我还真得说句真诚的良心话,电视剧版的真不错,最草根,最自然,最主要是俩主角在我看来特别顺眼,尤其是那男的。其实一开始不知道他姓甚名甚,以为又是一位番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4-25 20:52)
标签:

杂谈

JBS在我的节目里向他的陈老师求婚。节目之间,每一个细节他都问了又问,尽管我反复申明一切真不如他想象得复杂,可作为当事人的他还是让这个悬念显得郑重其事,把我都给弄紧张了(原本我都是忽悠着做的),于是25日那天节目,这刚开始的紧张就被JBS听出来了。说起来,这不是单纯因为当事人的严谨、细致,而是节目前9802的群上那些昔日同学的反应让我感动。想想我这个班长平时还真不太理这些家伙们在谈什么,也表示没有兴趣。然而,那天大家都因为要听节目熬到很晚,有已经做父亲的,有第二天还有工作的,有专门为此赋诗一首的,有狗头军师出来恶搞的,还有期待结果的张,更有洪、李……有些名字在我的记忆里都许久未出现了。而我的手机更是从那天早上开始就塞满了祝福的短信。

就在刚才,我把节目的音频给了JBS,我说,你真该好好地感谢那些为你祝福的、鼓劲的同学们,他说是的,同学之间的感情好得没话说。

在凌晨的节目里,我就不断地表达着这个观点,而且对此的认同感愈加强烈。

我和哥哥也经常说,到时候大大可以教我们的孩子英语,JBS的陈老师可以教孩子弹琴,如果船哥哥做了某区的人事局局长,是不是可以……棒子妹、HI娘娘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4-20 16:18)
标签:

杂谈

这让我很有挫败感,不要问我为什么

我只是单纯地想发泄

比如大嚼士力架,大开摇滚party,破口大骂抑或吼声震天

well,well,幻想是人类的天性,每个人只能做自己的英雄

比如此时,我只能默不作声地急打键盘

不过这种发泄是无对象性的,这点我可以向大家担保

除了在整件事的过程中本博有点犯轴

我应该说我全都看了,反正谁也不会知道这句话的真实度到底如何

说不定对方心底还美滋滋地,若是问感觉如何,我会说在下不才,理解不了其中的深意

本来就不必有深意,是农民的总能看出属于农民的道理,何必趋炎附势故作高深呢

我不是这块料估计也成不了这块料

所以我才顿悟自己在做一件很犯抽的活

自暴己短,而且还不小心地暴露得这么彻底

在此,低头向同行们认个错

不过咱知道一般大人物都很有性格,我也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个人资料
Doriana
Doriana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340
  • 关注人气: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文字里有一种时间的味道
时间仍在,是我们飞逝
过往的,总在不经意间被另一种心情遗忘
若不能遗忘,只为纪念
当拾起那些散落的记忆
一切就如同混合着节奏和韵律的呼吸一样
永远定格在生命的两端
 
backgroundmusic
<lifeafteryou>
背景音乐
记忆的回响

阿潘

一个听音乐起舞的诗人

被撕裂的帷幕

电影发烧友pls自由撰稿人

漱雨·听风

曼丽,久仰大名

辛唐米娜

一个会生活的女人

梅斯塔利亚的天使双翼

silviamoluis,四季的风景,难忘的记忆

kobe(sina)

like kobe forever

天涯小筑

美剧信息区

食尚小米

十足的拟小飞范儿,秀色可餐

真正的朋友,永远的朋友

只想说说话

BB同学的新家

费拉拉的乌冬面

nana,崇拜的deskmate

品水轩

算是与我一条道上的

kelly cha

action DJ~查查

KOP洪

聊得来的sec.school classmate

maxsa

一个高中女生,品味和我挺像的

陈辰的blog

喜欢陈辰,就这样

elva

喜欢她比jolin多很多

托尔斯泰的围巾

不知道如何描述,因此直呼其名

kelly's wonderland

camper in Finland

难得糊涂

一文学青年

查可欣

zhazha club in sina

那些——曾经的感
 
 
 
 
 
 
 
 
美剧进行时

美剧之家

永远的伊甸园

謦灵风软

大名鼎鼎的风软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