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AN米
AN米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5,812
  • 关注人气:4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分类: 词语


云还在穿鞋
麻雀已三跳横穿大街

蜗牛揪住自己的尾巴
把一切都绞成时间

猫在高墙逡巡
最终选择做强盗的命运

我的世界有两个名字
“丽考贝东”,“狼放屁”

不不更喜欢后一个,要成为
“美丽又勇敢的野蔷薇”

自树的尖顶,绿色的钟声
为我们敲响雷电和风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6-07 17:06)
分类: 词语


快件更新僵在半夜
半颗牙摇摇,欲坠已月余
几年前的老友,是嗜睡的数字
某电台宣布:今天,没有没有新闻。
没有消息是最好的消息。就可以假装
没有今天。快递员在途中变黑;疼捂在
嘴里。只要黎明的履带一碾过前额,今天
就会被撕去。空无,才是我们要反复进入的
空间:在这里,诗不是真的,只是一些语气在
支撑今天;抵达也不是真的,勇气和误解悬浮;
死亡似乎是真的。确实有身体的凝固,确实有热血、
利益、梦想、背叛拉锯的遗迹。但只要死亡来到时间
之中,增生,结晶,就只有冰冷是真的。一个国家的演进
也是真的。对于冰冷,我们什么都不该说,只该说说空无。
没有消息是最好的消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5-19 18:11)
分类: 词语


一个主妇模样的,宽大的裤子,
焦黄的头发披下像另一条裤子,
皱巴巴的一件“白雪公主”汗衫。
当她是一个慢悠悠的白雪公主,
步子单调而笃定。水果的眼睛,
馒头的呼吸,“张小泉”的反光,
拐着弯,涌入她宽大的下摆。她
是今天的天气,献出了所有诚意。
当她停住,随意地,在站牌下,有
种奇异的冷淡。远方只是几个名字。
她甚至不关心,风,正悄悄吹走她
身上的零件。损失和消失一样坦然。
她无意成为童话。她停住,是一棵
自顾自琢磨的树:“一条街终于找到
神圣的结构:繁复套嵌在南北通透中
它敞向明亮,没有疲倦,没有光荣;
它敞向昏暗,就是所有昏暗后的轻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3-05 14:38)
分类: 词语

雨的终点
风的铃声
孩子们跑向课堂
他们越来越多
我正相反,除了
过往,一个枯枝横斜的
倒影,堆叠如债主
我终将无所可失
像枝头乱颤的零
像它摇落的雨
而我坠下,千点万点
收获一片绿色的惊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3-22 12:34)
分类: 词语

 

最后关灯。请领走各自的声音和气味

每个人。不要让房间满得那么空

 

最后,请睁大眼睛,沉住气

当黑暗君临,勿卑亢,勿雕琢


渐渐地,我成为一种语言

光明消失了,黑暗也消失了


奇迹消失了,成为每一天

落日中汲取力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3-20 23:08)
分类: 词语

 

告别有点伤感故我不作一辞

送过那么多人今天沉默送我

哦,老友止步。时间是一场

盛大的告别我们且从容就座

昨天路灯的光环为夜雨加冕

我们伫立在雨中却茫然不知

满世界飘着漏洞喂你的神游

四年已为陈迹,腐朽而且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3-16 10:35)
分类: 词语


随着气候转冷又变暖
我们的秘密越穿越少
半月一聚首小区登高
擦透明天空仿佛自然
劳动是我最后的观点
一个真实独特的高妙
秘密还原为吃饭睡觉
我中途尿遁加点喜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9-14 11:36)
分类: 词语


沿站牌的方向望去,细雨正在经历着我
它淋湿了我的行人,我大小器官的店铺
如果没有比沉默更成功的,我已经完成
我的杰作:一条街假装的死,骗过时间

天光的沙漏撒下细眼。谁睁开如一棵树
谁就会被邀请登上雨的公交。扔石头的
顽童;一块西瓜皮惊醒的亡灵。车顶上
轻轻地撑起雨披,生生死死,大抵如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8-20 15:00)
分类: 词语


建筑的底片中拓出一个骑行的幽人
我将到达的三墩是一个尽然的黄昏
逶蛇又冲刺,下马又信步,我有多丰富
劳动就有几片唇,吐几条迷津任你虚渡
最后一城灯火意外发狠,占据我的眼帘
纷说是劳动的夜发明了它们,银花满天
告诉我,如何回到途中,趁夜色还未跌落
告诉我,如何喝止晚霞,把我的黄昏紧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8-08 07:13)
分类: 词语


大人,我画的圈圈可圆可美
亲戚闭嘴,师爷微笑,衙役喝彩
又凶又怯的眼睛,咀嚼了我的愚
莫非还要渴饮我站立的血?我迎前
一步踏入这环环不尽的虚空——
写呀写,写一首无法翻译成杭州话的诗
擦呀擦,擦一块永远也擦不干净的玻璃
从镜花缘醒来,又睡死人间,一时美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