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AN米
AN米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7,209
  • 关注人气:4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2020-07-02 22:14)

久坐以后,幽幽地说,你想死

死,是你不多的清醒

死,是关于死的一次想象

你并无勇气放弃一切

尽管值得留恋的所剩无几

父亲,我爱你自行车穿过的小巷

那些分岔、回环是我的迷惑和惊喜

你把一团铃声系在我的手上

仿佛我能找到出口

我找到的始终是你

死是别无选择的事

唯愿这银色的脆响贯穿我俩一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9-30 12:34)

请相信,世界还在爱你。

这无边的无声,未尝不出自

深深的怜悯。它爱过年轻的一个,

也爱挣扎的中年,不堪的老年。

它要你尝尽世间的百味。

它的回声也是无声的——

一个微笑,两行泪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8-28 22:35)
分类: 词语


你是混乱、糊涂,万事已不过心。

你是我无端的跳脱和黯然。

你是我几十年摆脱未成的一个我,

我也想过灭掉我们可憎的影子,

可你的孙女抱着我,亲着我,说爱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8-08 13:17)
分类: 词语


世事如雨。

在雨中,我越来越像

你忘带的那把伞,

撑着自己被淋湿。

你越来越像下午的云。

它醉酒的一半,

无论裁剪都是雨;

它挥别的一半,

是清醒的一半,一个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7-28 19:30)
分类: 声色


看乐队的夏天,刺猬乐队翻唱何勇的《头上的包》,昔日红磡表演过的乐手欧洋说太像了。亚东和老狼说,这首歌我也很久没听了,怎么大家都忘了。我想起,老李应该很喜欢何勇,很喜欢这首歌。我也起码15年以上没听国内乐队了,但没想到形式更多,境界更大,还有一些很本真的东西一直在那(但我现在会认为这是不是主办方的提炼和操作),真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7-28 14:50)
分类: 词语


父亲1


像飞马拽着火焰掠过

你的夜空燃烧,星星尖叫

你的混乱要比精确更适应人生

也更美,像年轻的夏夜,吹着唿哨

白衬衫斜搭肩上,指尖转动着九个星球

19.07.07


父亲2


低头先生,来一款废物的午后,可否?

像一切买单就失去价值,

像一切伸长手脚,瘫满你的房间。

请和我一起回到那个年代——

在山顶,你摇着折扇,笑看钱塘江

健儿争勇,江山如画,时代空好。

19.07.28


父亲3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词语


云还在穿鞋
麻雀已三跳横穿大街

蜗牛揪住自己的尾巴
把一切都绞成时间

猫在高墙逡巡
最终选择做强盗的命运

我的世界有两个名字
“丽考贝东”,“狼放屁”

不不更喜欢后一个,要成为
“美丽又勇敢的野蔷薇”

自树的尖顶,绿色的钟声
为我们敲响雷电和风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6-07 17:06)
分类: 词语


快件更新僵在半夜

半颗牙摇摇,欲坠已月余

几年前的老友,是嗜睡的数字

某电台宣布:今天,没有新闻。

没有消息是最好的消息。就可以假装

没有今天。快递员在途中变黑;疼捂在

嘴里。只要黎明的履带一碾过前额,今天

就会被撕去。空无,才是我们要反复进入的

空间:在这里,诗不是真的,只是一些语气在

支撑今天;抵达也不是真的,勇气和误解悬浮;

死亡似乎是真的。确实有身体的凝固,确实有热血、

利益、梦想、背叛拉锯的遗迹。但只要死亡来到时间

之中,增生,结晶,就只有冰冷是真的。一个国家的演进

也是真的。对于冰冷,我们什么都不该说,只该说说空无。

没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5-19 18:11)
分类: 词语


一个主妇模样的,宽大的裤子,
焦黄的头发披下像另一条裤子,
皱巴巴的一件“白雪公主”汗衫。
当她是一个慢悠悠的白雪公主,
步子单调而笃定。水果的眼睛,
馒头的呼吸,“张小泉”的反光,
拐着弯,涌入她宽大的下摆。她
是今天的天气,献出了所有诚意。
当她停住,随意地,在站牌下,有
种奇异的冷淡。远方只是几个名字。
她甚至不关心,风,正悄悄吹走她
身上的零件。损失和消失一样坦然。
她无意成为童话。她停住,是一棵
自顾自琢磨的树:“一条街终于找到
神圣的结构:繁复套嵌在南北通透中
它敞向明亮,没有疲倦,没有光荣;
它敞向昏暗,就是所有昏暗后的轻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3-05 14:38)
分类: 词语

雨的终点
风的铃声
孩子们跑向课堂
他们越来越多
我正相反,除了
过往,一个枯枝横斜的
倒影,堆叠如债主
我终将无所可失
像枝头乱颤的零
像它摇落的雨
而我坠下,千点万点
收获一片绿色的惊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