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宝宝资料
博主尚未设置此模块内容。
育儿工具
博主尚未设置此模块内容。
育儿要闻
博文
(2018-11-09 16:22)

“噗”,一声屁响,我感到小爽,在《新闻联播》出字幕时站起身准备离开饭馆,不用看表,晚七点半了。这时一个金属光闪过,撞击在我脸上,然后我看到一枚一元的硬币在地面滚动。我很好奇这钱撞脸的事是否于预示财运?正在我思及钱币的来源时,又一枚硬币掷在我的脸上。这时我想一定有熟人在此,想跟我开玩笑吧。我环视了餐厅的几群食客,并未发现有面熟的。我将目光在硬币飞来的方向又扫视一番,觉察并无异样便决定不理会,躬身去拿放在座椅上的提包。就在这当儿,我用眼角的余光看到了那只刺着青龙图案的手臂在空中划过,一枚硬币再次落到我的面前。

我提着包,来到手臂纹着青龙的男子跟前,以平静的语气问道:“朋友,我们认识吗?”

那人冷冷地说道“可以认识。”

我问你朝我扔钱是什么意思。

你不是爱钱吗?他狡黠地说。

我说你怎么有羞辱我的意思。

他说这怎么算羞辱呢?要不你扔钱给我吧!

我白了他一眼,不想再理会。转身走了出去。在门口,两名身着黑西装的人一左一右地靠近我,说有人请我唱歌,在一个叫“鎏金岁月”的ktv。我说,我今晚不想唱歌。“你必须到场,大哥说了,希望今晚听你飚高音”。我问大哥是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1

透过羽毛球拍的网线,我看到一张青春艳丽的脸,那是翠花姐姐的脸。1985年夏天的某一天,我躺在吊在两棵树之间的布兜里,享受着树荫的阴凉,在迷糊地睡意中,我突然感到身体在左右荡漾,翠花姐用右手摇晃着绳索,左手持着羽毛球拍罩在我脸上。我的倦意消失了,那是我羽毛球生涯的开始。在收音机传来的一档《江苏文艺》的节目里,我感到了从未有过的在音乐声中蹦跳和击球的喜悦,似乎每个细胞都在欢唱。

翠花是冬天里的一团火焰,在那个黑灰蓝主导的世界里,她始终衣装艳丽。因着“香油陈”门庭显赫的声望,她嫁到了陈二姑奶奶家,陈汤圆二十二岁那年结了婚。可以想见,她们婚前没有热恋,在媒婆的撮合下,这对俊男靓女自然情投意合,仅见了为数不多的几次面就谈婚论嫁。在我母亲地携带下,我一定参与了汤圆表叔的婚礼,也就在陈汤圆结婚的时候,最快乐的是汤圆的二弟横生。在许多人眼里,横生有点傻楞,可在我的记忆里觉得他更可亲一些。作为汤圆的二弟,横生仅比汤圆小两岁,别有一副虎虎生威的男人气派。翠花,注定是一个不落生的女子。一年之后,人们把翠花当成了祸水,叔嫂之间的事情怎么传到汤圆的耳朵里,我不得而知,故事闪烁着,在人们的闲言碎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7-20 14:11)
标签:

杂谈

1

第一回见到城里人是在我们乡下。这使我后来委身于人时拥有了大地的姿态。当城里的叔叔用他那柔润的手掌捧着我的脸像月亮的脸那样打量时,我的心底冒出了一股温暖的、貌似泉水的东西。

我们家乡没有奇崛的地貌,而仅是水洼间杂的平原。我十六岁那年在一个仅有三间泥土屋的乡下中学读书,是一名初二年级的学生。一个地质勘探队在我们学校操场边的空地上架起了钻井平台。操场周边有几棵枝条茂密的垂柳,暑假将临,蝉在烈日下噪鸣,不大的操场被弄得泥浆横流,但乡下人对架起的庞然怪物甚为新奇,人们议论纷纷。那些身穿灰褐色工作服、头上戴着像电影中日本鬼子钢盔的安全帽,他们操着吴侬软语。乡民们指指点点,说他们是城里人。

城里人,那是与乡下人截然不同的人种。我在书本上看过关于城市的图画,那里拥有高楼大厦,美得像天堂。为此,在我脑海中,城里人也像是天堂里的神仙一样,这大大地吸引着我。

我喜欢他们说话的腔调。他们语音中有一种音符跳跃的美感。我从他们的话语中看到了飘动的五线谱,黑色的蝌蚪在上面蠕动着。那时,我们每周会有一堂音乐课,语文老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5-17 15:20)
标签:

杂谈

说说你和她什么关系?

我们青梅竹马。

你们年纪相差多少?

我看着他长大。

你家在哪?他家在哪?

我在比现在年轻十岁的时候,我曾经来到B市…

你在B市呆了多久?

一年有余。

一年有余,何以看着他长大?你是一年间长大的么?

她来B市时,我才一十六岁。我不记得见过她。但这不排除她见过我。我不能记住所有见过我的人啊!

别扯远,别扯虚理。

我是一年长大的。但不是在十六岁那年。我是在十八岁那年长大的。

这么说,你否认她和你青梅竹马?也否认了她看着你长大?

我什么都没有否认。我什么也不想承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4-13 14:27)
标签:

杂谈

1

大腿根部一麻,一丝丝震动进入了我的肉里,你来了电话。

我从裤兜里掏出傻得掉牙的国产山寨手机。我能怎么回答你?你这电话来得真不是时候,我在帮你的孩子要奶粉钱呢?如今,那个男人已经站在我面前,我身在两军对阵即将冲刺的前线,我只好对你说我挂了。我知道你还想啰嗦点什么,但是,我还是果断地切断你的电话。

此时此刻,我要处理的是一个男人。

这个男人就站在我面前。竟然一表人才,风度翩翩,身躯伟岸,个儿超我一头,外加一副官员的派头。

凭男人这幅相貌,我顿时觉得你眼睛没瞎。

况且,四周的墙上挂着十余幅他穿着唐装与各路名人大仙合影的照片,他们用目光形成交叉火线,一同落在我身上。

我浑身燥热。

我原本怀着一份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1

光明放弃之后:

信使脚步清亮地

回响于白天。

盛世开花的消息,

更加尖锐刺耳,

抵达流血的耳朵。

2

问罪石,

青灰色,被打发到

窄境里。

贱卖的红月亮

照亮

世界的一个小角:

你也曾经

这样。

记忆的空白处

立着威严的蜡烛

在宣誓权力。

3

暗蚀了

这把钥匙的权力。

獠牙统治,

从白垩的痕迹而来,

对抗人世的

分秒。

4

袭来,那挥不去者

又闯进你的需要,

夜之清辉,

挡路魔,更高大。

但见从陌生的,高高的

潮路冲刷下来

生命。

5

跟着我们这些

四方沦落人,照样

旅行:

唯一

未受伤害,

不能褫夺的,

是暴动的

忧伤。

(孟明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2-22 21:33)
标签:

杂谈

你撩起粗俗的风衣,目光把我引向你,你说“看我多好的身材”!语气中显然使用了感叹号。
看到你如此无知而自信,我忍不下来了,我说:“你就一小姐,咋黑厚得跟世界最大的政治组织似的?你如真那么好,为啥如此犯贱呢?买你一次才三百,我都不好一起讲价了。能给我涨点么?”
你竟然继续那种论点:“我皮肤好啊,肉也嫩。世界上的真理党员都爱小鲜肉。该松弛的松弛,还紧缩的紧缩”。
本来还有点嫌弃你那长相的,不想你还挺幽默,我禁不住想下单了。我腆着脸,觉得不调戏也就白不调戏了,不知道我说话时露白牙没?在想象你如何白嫩的当儿,反正我问你了:“你哪儿松弛了?哪儿又紧缩了?”
你的幽默来得有点猛烈,不过我不得不承认你是一位清醒的政治观察家。你说:“我们俱乐部的纪律松弛啊!我们面临的局势很紧缩。”
我说:“呸,紧缩一词适合修饰局势吗?局势能忍受紧缩动它吗?”
你一小姐竟不由地显示出深刻和博学来,笑得有点美丽,几乎是在更强烈地勾引我。
“汉语早已白活了,这是一个失语的时代,谁强硬谁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2-20 20:57)
标签:

杂谈

诗意的云团正在形成。

我啜饮最后的美酒
此刻,不需要火焰
我已在火焰中净化。
不需要伤口中发出血的呼喊。

山河退去,国界消融
大兵无从守护
世界融为一体,千年征战停息
美丽景色在盲眼中消散
一片温湿,一片沉寂

在无路可循的广袤之中
英雄耽于醉梦
爱情羽翼停止扇动,驻足于婚姻
没有谁家的衣裳更加艳丽

昏沉迷雾中  没有觉醒的人
太阳仅带来一丝淡淡的紫晕
我们深居一室   恍若占有整个世界
世界呈于灰色之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不,不要去问亲历者
经历那些事件的人必须禁言
这是伟大国情所不容许的
人民不需要真相   人民仅需要幸福

你幸福吗?
你必须幸福
你如果不幸福你就一定有原因
我们为此会恨你的
恨你仅仅因为你竟然不幸福

好了,你既然表示幸福
那么有一事求你
你赞美我吧
不要问为什么要赞美我
因为你幸福啊
另外,请记住我仅回答你这一个问题
其它问题都被禁止

人民是一些点头赞同的人
否则,你就被废弃于人民之外
我们再也不会管你幸福不幸福了

现在,我以亲历者的姿态讲述历史了
不要试图找出我的漏洞
你们知道我满嘴谎言
但编造故事的能力并不好
也正因为有你们从不质疑地坚信
我相信我就是历史和人民选择的人

好了,请问:你相信我吗?
你幸福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2-20 16:43)
标签:

杂谈

菜市口,一北方小镇,
非谭嗣同喋血街口,
与北平遥遥相望。
今日艳阳高照,我净出一圈地面
对围观者开言道:
“各位乡亲父老,姊妹兄弟,
在下沦落贵地,
身无绝技,但愿略献小丑
望多多包涵
有钱捧个钱场,没钱捧个人场
什么都没有的,就跟我一起闯荡…”
一位大哥问道:“你打算卖弄啥般武艺?”
我说我带来音响,但打算清唱。

一曲赞歌,如秋风掠过大地,
树叶萧萧落满街
那是一年九一八
我离开故乡到异乡
我生下三个娃,可全是女娃
我不能没有男娃啊
没有男娃我算什么英雄好汉

党啊,亲爱的妈妈
可究竟谁是爸爸
一次,我和我妻子去看她的一位朋友
人家一胎生下三个男娃
我妻子羞愧难当,我也垂下高贵的头颅

望着天安门前的旗杆
我发誓我要雄壮
我流浪四方   寻找秘方
一曲赞歌气概万千
可如今身无银两

红楼梦中我独见青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忧郁为我眼睛镀色
忧郁为我的眼睛镀上国旗的颜色,闪动却是满天的繁星
个人资料
田大安
田大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4,957
  • 关注人气:6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友情链接

西娃

才情高亮

心中的桃花源

以小说书写人生,以人生书写小说

雨深。深无怒

诗意中国兼异乡风情

上海梅锐展览服务有限公司

展示设计与工程服务

访客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