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朱天明
朱天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89
  • 关注人气: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06-12-21 12:08)
老师长,老师短
三人行,必有我师焉;一字之师;跟着好人学好人,跟着巫婆吓假神;近朱则赤,近墨则黑……老师可以是多种多样,这种最能体现中国人“为人要谦虚”的称谓也适合于多种场合,公交车上你就可能一下子碰到几位你可以喊老师的人。在小学生的眼里,老师就是语文老师、数学老师,甚至连校长都不是老师。随着年龄的增长,你会发现,老师会越来越多,老师也成了社交场合最泛滥成灾的一个称谓。
在媒体供职,不敢说自己是文化人,但可以说是文字人,社会人,整天在文字里游戏,接触的是各行各业,五花八门,打交道的人多数也是那块小天地的笔杆子。长此以往,发现老师这个称谓在所谓的“文化圈”里很是盛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12-01 12:39)
有种奴隶叫房奴
   在来这座城市生活之前,我想的更多的是:完成了父辈的一个愿望,跳出了农门,我是村里的第一个大学生,光了宗了也耀了祖了,暗地里也有小得意偷着乐的时候。每次回老家看父母更有这种感觉,亲戚朋友、左邻右里都像接待贵宾一样迎接我,在他们眼里,这孩子现在肯定是大出息了,我甚至已经习惯于这种礼遇。可是结婚后,当我成为一家之主,整天要为柴米油盐操心时,我没有了这种荣誉感,特别是按揭贷款买房后,每月要按时将自己辛苦挣来的工资“存到”银行,那种感觉很不爽,不知不觉中,我们将自己卖给了这座城市,成了地地道道的房奴。
   前几年,这座城市的房地产业选不如现在火爆,房价也不是很高,但是大规模的老城改造和拆迁已经为房地产业的升温埋下了伏笔。我开始和老婆合计是不是尽早下手,以防房价猛涨到时无钱以对。当时尽管房价不高,但是囊中过于羞涩,勉强凑齐了首付,但是下一步装潢没有了着落。最后两人经过多番“论证”,决定投资商铺,这样就没了装潢之忧,而且还可以吃房租,几年下来,按照“鸡生蛋、蛋生鸡”的原理,攒足了钱再添置住房,岂不一举两得。可是当我们买下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11-20 12:48)

南京的石头

九岁的时候去上海,路过一次南京,还是深夜,开车的师傅大概睡着了,车撞到了路边的台阶,翻了。庆幸得很,除了司机有点擦伤,车上没有一个人受伤,天亮之前,一车人收拾了一下“受伤的心”,又上路了。因此南京给我的印象就是那次车祸,还有一场虚惊。哦,对了,从那时起我就知道南京还有一个名字叫石头城。第一次路过南京我就被“石头”撞了一下。

南京为什么又名石头城,这么多年来还真没有去深究它的由来,最近的一次集体采风,这个“历史遗留”问题才算弄了个究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老苏区人的小康路

19306月,霍邱建成了一块以白大畈为中心的革命根据地,全县设有七个区苏维埃人民政府,保障革需民用,组织社会生活,领导苏区的群众运动,当时叶集为二区,区苏维埃与1930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寻找血战留下的痕迹

919日,依然难得的好天气,采访组离开古城寿县,过淮上重镇正阳关,向此行的第二站霍邱进发,想到这次采访的主题,我们才突然意识到,从正阳关西向霍邱,这正是当年红25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重走红军长征路——鄂豫皖苏区纪行系列之一

党旗从这里升起

正是桂花飘香的时节。9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9-13 12:41)
在北京
前段时间去了趟北京,时间不长,又是带着任务去的,很多想往已久的地方都未能成行,明知道不到长城非好汉,但还是与长城失之交臂,算是此行最大的遗憾。不过所到之处还是留下了很多值得回味的记忆。
卖报人
“卖报、卖报、++日报”,在老电影里经常有这样的镜头,来渲染剧情中正在推进的高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9-12 13:56)
残缺的丰收
隔几天打个电话回家已成了我的习惯,在离家近200公里的小城里上班,回家的次数极少,因此电话成了我与父母之间一道无形的桥梁。最近我打电话回家的次数增多了,原因是最近正是农村的秋收季节,干活的是身体日渐虚弱的父母,而年富力强的儿女们都在外地,不能给他们一点帮助,于是我只有通过电话给他们一点精神上的慰藉:我们最近都很好,你们二老不要替我们操心等等。电话里知道今年水稻还算丰收,但是我却没有高兴起来,上午打电话回去,母亲病了,又是干活累得。
母亲今年虽然才50多岁,但是这么多年来身体一直非常虚弱,每次农忙过后都会病一场。其实每年的农忙季节我都会提前打电话回去,让母亲不要再去干活,给点钱把活包给别人干,她每次都是口头答应,可是一旦到了农忙季节,她还是闲不住。干了一辈子的农活习惯了,庄稼熟了,下地收割,在母亲那里已经成了定式,她没有停下的习惯。
明天打电话的时候,我希望听到的是母亲爽朗的声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忘了昨天是教师节
上午老婆打电话给我,说我昨天忘了买花,我一下子“紧张”了起来,开始我以为肯定又是我忘了我们俩的什么纪念日,看来今天又要按照惯例请她撮一顿来弥补,直到她提起教师节,我才意识到昨天是教师节,我怎么就忘了哪,因为前一段时间和老婆谈到即将到来的教师节时,就说好了今年要送束花给我们的杨老师,和老师共度节日,遗憾的是这样的机会只有等待来年了。
说句实话,我打内心深处感激我的杨老师,高中时没有好好努力,后来虽然跨进了大学校门,但是一个很不理想的学校。但后来真正的走进了这所学校,我就再也没有后悔过,因为我遇到了一位好老师,其实杨老师真正给我专业上的指导很少,但这并没有影响她在我心目中的地位,她是我的班主任,其实在我的心里我更愿意将他当作一位大姐,上大学时我的家境很不好,我记得当时父亲送我来学校报到时,学费有一大半都是向亲戚借的。杨老师很敏锐的发现了我的窘境,她经常给我开“小课”:父母都是庄稼人培养你不容易,一定要好好干,学一点真本事,不要辜负父母的良苦用心,在学校的两年,父母几乎没有来看过我,我不想让他们来回花去几十元的路费来看儿子,因为我知道他们挣钱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9-08 14:21)
平台的威力
今天上午,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直播中国》栏目第一次走进我们六安,在大别山革命纪念园内做了一期纯粹关于六安的节目,我深切地感觉到了平台的威力。说句实在话,广播作为曾经一支独秀的媒体其在宣传工作中的地位不言而喻。但是随着传媒业的发展,广播已经不再强势(我个人认为),现在还有多少人有听广播的习惯,可以说不多,虽然不能妄下结论广播已经沦为小众媒体,但事实上现在听广播的就是学生,出租车司机等少数群体。从事新闻工作,看各部门和单位对广播  的重视程度也能看出,广播已经不是宣传的首选。但话又说回来了,平台的威力还是很大,毕竟是中央台的。
因此,进入新闻单位7年以来,我第一次见到了长枪短炮疯拍广播直播的壮观场面,当然也少不了领导的捧场,即使这样我还是认为这不是广播本身的魅力,而是国家级媒体这个平台的魅力。个人观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