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冯小涓
冯小涓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714
  • 关注人气:5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0-01-19 21:39)
标签:

文学/原创

杂谈

分类: 我的散文

 

狗生多艰

 

 

我一直想为那只狗写点什么,我无法忘记它。它既不是我的宠物,也不是亲朋或邻居的宠物。它远离人类世界。它是非洲草原上的一条野狗。它与我之间的机缘仅仅是因为电视。我很少耐心地看电视,经常看看新闻便关掉。但那天我偶尔调出了一个特殊的频道——动物世界。一位白人科学家一直在追踪那条狗,他驾着越野车,用极为专业的录相设备记录了那只狗的一生。我为狗的命运所震撼。

它的名字叫有机。这是那位白人科学家为他取的名字。我不知道这是否能代替它。任何命名都意味着压缩和简化。就像用张三命名某一个人只能带来模糊一样。就像用草代表所有的草,用树代替所有的树,用花代替完全不同的花一样,生命的独特性被干巴巴的概念所代替。但我还是只能称它为有机。因为我的文字无法把它带到每一位读者面前。在我们人类看来,每一位野狗都大同小异,奔跑极快的四肢和难以仔细辨别的头脸。想必在狗眼看来,我们人类也大同小异,并非千差万别。

有机的故事随时间顺序展开。童年。它与同胞胎的伙伴们快乐地依偎在狗妈妈的怀里,吃饱后顽皮地嬉戏。它享受着阳光、空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12-21 16:16)
标签:

杂谈

师   

 

          

从二十多岁至今,我一直对生死问题颇感困惑,不能解脱。又连遇亲人死亡,我觉得自己站在虚无的深渊之上,祈求一只明亮的手伸过来,搭救我。

后来我读到托尔斯泰在《忏悔录》中写道:

“五年前,我身上开始出现一种奇怪的现象。起先,我有些迷惑不解。生命停顿了,似乎我不知道我该怎样活着,该做什么。我惶惶不安,心情很坏。……后来,这种时候越来越多,而且总是以同一种形式出现。”

“……起先只有一点儿不舒服,病人也不很注意,后来症状日益发展,变成了一种无休止的痛苦,痛苦日益加剧,不用多久,病人已经意识到,他原先以为是小毛病的征兆,对他来说竟是世界上最重大的事情,这就是死亡。”

“这一切在我身上发生了。……而一旦接触它们,并企图解决,我便确信:第一,这不是幼稚和愚蠢的问题,而是生活中最重要最深刻的问题;第二,不管我如何绞尽脑汁,我都无法解决它们。”

“我的全部生命停顿了。我能够呼吸。吃、喝、睡,而且不能不呼吸,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7-22 10:43)
标签:

杂谈

分类: 我的散文

这是我从沙菲女士的搏客上看到的一张图片,是二炮在北川修的一条路。

 

回来后,先是在忙于家事的同时,暗自感伤,多情自古伤离别,心还在鲁院。在鲁院享受文学的日常生活,乃人生中的一段美好回忆。然后上班。在写一篇较长的散文。

前日在成都大醉。昨下午去出版大厦时碰上大雨,昏天黑地。成都到绵阳一个小时,与在北京穿城的时间差不多。这段高速路,可能是中国最忙的一段高速,车太多。正在修第二条高速。四川盆地的好田好土——作家韩素音认为是世界上最肥沃的黑土,正在被城市的圈地运动蚕食。地震后,一些单位从山区牵到平坝,东汽中学就是一例。

前几天,震区大雨,央视新闻有报道。一有大雨,灾民日子难过。板房进水,泥石流泛滥,道路阻断。老天保佑成都、德阳、绵阳这三个城市较为安全。我们的幸福是一种罪过,在周围的灾难中。

四川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6-25 22:24)


歌唱,为大地命名

冯小涓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溯洄从之,道阻且长。
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刚读到这首诗时,我被它的优美和惆怅深深打动。且不说爱情这甜蜜的忧愁,单是看人与大地齐植于秋天的氛围中,洲岛、芦苇和水流,大地的风物在闪亮,大地的秋天在文字中变得神圣,大地与人就像母亲和孩子,孩子用迷惘的神情书写着大地的深秋时节,大地映和着孩子的忧怨把一丝萧瑟投注在诗人的语言中,诗因抒写爱情而道显大地。在早已失却芦苇、水流干涸的今天的陕西,再来读这首秦风的时候,不由人不感叹大地的衰老。几千年前的秦川仍然活在这首诗中,诗中的大地像那位女人,牵引我们回眸,连那一年秋天的芦花和晨露,也一同在诗中晶莹欲滴。
在中国的古诗中,长久地抒写着人与大地的谐鸣,赋比兴不仅是一种艺术手法,而是人直接与大地的对视。不管忧伤或欢乐的时刻,大地的万物都伴和着人类的忧伤或欢乐,大地以山川景物在诗中显形,与诗人的灵魂交接。“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南山与诗人,只需悠然一瞥,便灵犀贯通。尤其是山水诗,更是一脉流注了中国式的天人合一理念,大地上流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6-21 20:30)
标签:

杂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看民族歌剧《原野》

 

 

6月20日晚,国家大剧院,看歌剧《原野》。

我这个蜀地的乡下人,对于看歌剧的零乱印象来自于电影电视。大约是男高音口形如〈〈呐喊〉〉中的人,声波如透明的蚯蚓在四周飞翔,他的身体像一个粗壮的筒子,声音在这个筒子里回旋,然后像蒸汽一样螺旋似上升,顺着狭仄的通道,突然来到宽敞的空间,狂欢似的四处游荡。戴夹鼻眼镜的男人,镜片反光,歌声显形。细链后面一个虚虚实实的脸。矫揉造作的黑蝴蝶结,过于洁白的衣领,像白云一样昭示着远在天边的神仙生活。某个身着晚礼服的贵夫人,黑衣下的白胸炫目,这样的高光点上在场子闪烁。上流人物的眼睛在歌声中穿梭,飞短流长或意味深长的目光,各自心领神会。

第一次要看歌剧,是鲁院的安排。

没吃晚饭,饿着肚子,高雅的代价。而且是挤着地铁,印象中的豪华马车在脑中飞驰,蹄声被铁轨声淹没。从地下出来,太阳还在天边。吃一个北京老冰棍,味道和做法是我小时候吃到的,几个同学也说是小时候的味道。统一很彻底,连冰棍的味道和回忆也一模一样。

歌剧开场。看剧情简介,才想起曹禺的〈〈原野〉〉,才想起今晚要看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永远站在鸡蛋一边

——村上春树的获奖辞

 

以色列政府空袭迦萨,获颁耶路撒冷文学奖的日本知名小说家村上春树受到国内外压力,犹疑是否该出席颁奖,结局是,他去了,并掀起了比小说更为震动世人的余波。

现年六十岁的日本作家村上春树,被《时代杂志》喻为当代最具国际影响力的日本作家。

村上春树三度问鼎诺贝尔文学奖,被媒体形容为继川端康成、大江健三郎之后,“离诺贝尔文学奖最近的日本人”。他包括《挪威的森林》在内的多部长篇小说作品,陆续被翻译成四十多国语言,全球销售超过两千万册,近年陆续获得捷克“卡夫卡文学奖”、爱尔兰“法兰克·欧康纳国际短篇小说奖”等多项国际文学奖项肯定。

今年二月初,村上春树获颁耶路撒冷文学奖。该奖项每两年颁发一次,表彰对人类自由、社会公平、政治民主具贡献的作家。历届得奖者包括西蒙波娃、罗素、米兰昆德拉等。

讽刺的是,颁发奖项的以色列政府,近来空袭迦萨,备受国际和平团体批评。日本舆论因此要求村上春树为避免被认为支持以色列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冯小涓   《铁皮,在风中悲吟》    

作品以凝重的笔触,状写了汶川地震格外骇人的惨状和作者自身刻骨铭心的生死体验,残酷真实,冷峻深刻,力透纸背,具有强烈的思想和艺术感染力。散点的透视,诗性的语言与丰沛的激情,使作品在悲情中自有悲壮,艰难中自见坚强。作者对生命和大自然的思考令人震撼,是一篇用血泪和满腔的情感写就的散文力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5-28 19:48)
标签:

文学/原创

杂谈

分类: 我的散文

恶  雨 

 

          冯小涓

 

 

杜甫、苏东坡有诗文颂“喜雨”,中国成语中有“凄风苦雨”一词;我要作文诅咒的,是5·12特大地震后,再次给灾区人民造成重大损失的9·24特大暴雨——那是劫财害命的一场恶雨啊!

9月23日临近午夜,北川电闪雷鸣,风雨交加。有媒体报道:“从23日下午6时到24日中午12时,18个小时内,四川省共发生雷电69894次,平均每3秒钟1次,3人遭雷击身亡。”“是四川省有气象资料记录以来最严重的一次。” 雷电像暴虐的鬼怪,让这些饱受惊吓的地震幸存者,再一次感到末日降临。位于擂鼓镇任家坪板房区的居民,在闪电照亮的一瞬间,看见黑坳坳的群山是那么狰狞恐怖。任家坪小学的李福忠校长,看见闪电频频从高空直穿地面,像恶魔的千万道巨鞭。巨鞭催赶着暴雨,噼哩叭啦地抽打在板房上,吓得学生们从睡梦中惊醒,望着群魔乱舞的夜空哇哇直哭。所有的老师都警惕地监视着地面的雨水,得到报告的政府领导也赶到现场;就在大家准备转移学生的时候,老天像一个狡黠的老夭,暂时收起了雨水;望着缓缓下降的水势,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学/原创

杂谈

分类: 我的散文

被打乱的日常生活

 

帐篷,帐篷!

那段时间,灾区人对帐篷的渴望难以用言词来形容。

有一天,我跑到一家专卖户外活动用品的商店,希望能买到一顶帐篷。卖货的人只给我拿出一个折叠的帆布床,说,这是眼下可以用来避震的物品。我家老老小小的几口人,一个折叠床有什么用?

垂头丧气地回来。

我们搭起的避震棚子,是用两根细长的绳子绑在两棵香樟树上,绳子无法承载重量,弯腰驼背快要靠近床上,我们每天就用一根竹棍撑住中间,用两把伞撑住两头,避免彩条布下垂到脸上,这样勉强挨过一夜。

由于四川湿气重,而我们的棚子又搭在树林里的草地上,难以见到太阳,潮气经常浸入被盖。很多人早晨起来就把被盖晾在树丫上,或者晾在修剪成蘑菇状的万年青上。远远看去,绿地上平添了一些五颜六色的大蘑菇,煞是好看。

遇上雨天,这种简易的居所可就遇上了大麻烦。树叶上的雨滴顺着叶尖流到棚顶上,一会儿嘈嘈切切,一会儿淅淅沥沥,要不是因为地震,我会觉得这两声是一首抒情诗,是漫天飘洒的音乐,是天空和大地的切切私语。我甚至想起宋人王禹偁一篇极佳的散文《黄州新建小竹楼记》中所言:“夏宜急雨,有瀑布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