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长空雁鸣
长空雁鸣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3,817
  • 关注人气:13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我和谁都不争
和谁争我都不屑
我爱大自然
其次艺术
我以生命之火取暖
火熄了
我也便走了
评论
加载中…
博文
(2015-10-04 20:01)


    天凉,窗外的桂花已然少香,枯坐屋内无趣,手机上看电子书久了眼睛很不舒服,坐电脑前来写小说玩吧。前不久上一趟雪峰山,对坪山塘很有感觉,当下就想写一个以它为场景的长篇小说。也许现在是开始的时候了。小说名字还没想好。暂名坪山塘作为文档标记吧。但愿我真能把它写成一个长篇。人物和故事,全还没有的,有的,只是一种冲动。

坪山塘

1

    苏园埋头急走,路坎上竹篱里母亲看到他,喊,你今天又去哪里,王婶要来给你说媒。苏园站住了,母亲离竹篱近,透过竹篱的小缺口看得到苏园,苏园离竹篱远,却望不见母亲,苏园有点不耐烦,说,你只晓得喊人给我做媒。母亲说,你三十多岁了,都不成个家,还嫌我烦是吧,我死了,就没人来烦你了。苏园说,你说死这么多年了,也没见你死。母亲高声起来,说,咦嘿,你这个忤逆不孝的,咒我死是吧?!苏园不想同母亲纠缠,说声我有事,拔腿就走。

    走到对面山梁的时候,苏园能望见母亲在菜园子里摘菜。这一走,多半是再见不到她,也不知她死时到底哪个给她送终。苏园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4-19 04:22)
标签:

杂谈

读完田禾的博客   才发现
一向温良柔顺的睡眠
受了怠慢已然赌气从子夜出走
身边抽湿机的声音很努力很殷勤
但也正如所有的殷勤一样
掩饰不了固有的虚情假意
起身如厕洗手间墙上刺目地亮着一点红
女儿的电动牙刷在充电
俨然发奋图强充满正能量的样子
方方说田禾初中肄业卖挂历出身
可自古英雄不问出处田禾的诗歌确实不错
田禾说方方是个疯子
这显然有失冷静让人起疑田禾真被踩到痛脚
其实痛脚无处不在人人皆有
哗啦水声中马桶敏捷地缩走了它的痛脚
不是所有的痛脚都来得及有地方缩走
其中包括社会的个人的
这些痛脚于是装出不痛的样子
仿佛它原本不是痛脚原本是一种合理存在
在白昼 或者黑夜
都那么若无其事心安理得
我若无其事来到阳台
看白天上盆的本地山兰     希望
睡眠从兰叶的扶疏里
若无其事心安理得地
悄然潜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美食

分类: 他乡履痕(游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分类: 风中记忆(日记)

按劲松每月起码一篇的要求,又到该写博的时候了。年底了,朋友们都在回顾14年,我一回顾,只有茫然和自失。

最大的成绩,是减肥十斤。没一点肚腩了。俺老人家之胖,脸和四肢丝毫不变,肚子却如蝌蚪般凸突起来。因为矮,肚子一凸,让人显而易见地想知是吃多了,如此我便不能原谅自己。不是因为联想到非洲有很多孩子饿得皮包骨,海塞是罪恶;而是自小受到的教育让我认为好吃与懒做,都属可耻之事。但也有人说,男人中年了,还瘦不拉几,是一种状态不佳的表现,也属可羞可耻的事。唉,不佳就不佳吧,俺老人家也不管羞耻不羞耻,反正俺不要肚腩。倘若问有什么减肥方法,一曰饿,一曰散步。有心得的是饿,这方面俺老人家狠得下心,视胡吃为可耻了,还犹豫个什么劲?处于饥饿状态的时候,俺老人家才觉得对得起几千来都免不了有饥饿的时候的祖宗先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1-17 22:47)
标签:

杂谈

    很久没有写博客了。不久前劲松留言说起码每月写一篇啊。我一时无言以对。一方面为还有朋友记得我的博客感动。一方面觉得自己委实太懒。
    中断写博客的直接原因是办公室断外网了,下班回家做饭吃饭,然后散步,然后看书或者煮茶,因为女儿在家要用网络,我的老电脑又不能接wiffi,我不喜欢用手提也便不想同女儿交换电脑,所以基本不电脑上网,不看博客写博客了。次要原因是工作岗位的不断变动,弄得我直想辞职不干,心气浮摇没心境写博。另一个原因是用上了微信,偶尔在那边记录心情,我新浪博客本来空阶生苔门可罗雀并非非写不可,于是就这样停下来了。
    天天给女儿做菜,除了陪广东来友去过靖州地笋苗寨,这半年也几乎没有出游过。帐篷今年也一次没用过。这半年来天气又多雨,整个世界都湿漉漉阴沉沉的,也没有心思写什么。幸喜看的几本书很有意味聊慰我心让我依旧充实平静。
    朋友们日渐疏离了。不说再没有聆听过从市政府某局一职位逃离、重进校园去西北某大学学葡萄酒酿造的某实业家滔滔不绝演说,也不说再没见因为我的一篇博客的善意调侃已然同我绝交的某律师(他好像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时评

分类: 摇扇望星(杂文)

    话说科室外墙窗户的一个雨水淋不到的地方不知何时结了一个大马蜂窝。说大,肯定是夸张,马蜂窝再大,能比蜜蜂窝大吗?能大到哪去。说大,肯定是带了一种情绪。这情绪其来有自。原来蜂窝所在窗外有规整的不锈钢晾衣架,只要是晴日无雨,病人家属皆往晾衣,马蜂本非善类,现今又是七月将近,七蜂八蛇,正是其猖獗之时,一病人家属去晾衣,蜂就张扬作势地飞来舞去的,那家属惊惧逃回,向护士曰,你们病房外面有蜂,螫伤人,你们要负责!护士心说何处外墙能保无蜂?螫伤负责可以,但我与蜂非为同类,蜂亦非我可支使之辈,责怨之口气,怎么的好像是医护人员螫了人一般?但此话肯定不能明说,唯唯诺诺退回办公室,给行政总值班打电话,总值班说,打总务科长打电话。总务科长到底气派,手下有十几号人指挥,兵强马壮,调度从容,他一个电话,不久就来了一高一矮两位壮汉,先去现场侦察一番,然后来我们办公室穿走我们的长袖白大褂,又拾得一个白色塑料袋套头上,拿起一瓶灭害灵就要上阵,我见其轻敌,吃了一惊,到底是自古就被视为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美食

分类: 风中记忆(日记)

 

今年的天气,是立志要泡软泡霉整个世界,雨水没个停歇。头几天难得太阳一现,姨姐们耐不住了,叫我找个地方采杨梅去。我请粟检察官介绍一个去处,并想索得杨梅场主电话。不料粟检很是热情,说,我陪你去吧。

四台小车浩浩荡荡向托口杨梅山进发。到达托口,蒙怀化教育局领导、画家姚冰先生赠牡丹画一幅,大喜。虽与姚先生素昧平生,但曾为他写画评一篇,也算神交已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6-08 19:52)
标签:

美食

情感

分类: 风中记忆(日记)

        雨多到太多东西在发霉。有位朋友却很淡然,说,据其观察的结果,这是必然的,因为去年天太燥太热。我不记得去年是不是热而燥。感情上不愿意去年热了燥了今年就必然雨多而潮。

       很久没有写博客了。博友劲松自嘲他的博客是月博,每月来一次。我现在比他写的更少了。我觉得这也许是生活比以前更随心所欲的表现。很久前开始晚饭后过河去对岸田野间走一两小时。满径的金银花香,让人沉醉。如今金银花谢,但空气还是那么清新,满目青翠,竹丛和乔木都枝繁叶茂,让人一见生喜。杨梅今年显然是大年,果实累累,现今已然发黄,眼看快红了。散步回家看些人物传记之类的书,偶有心会,陶然忘机。领导找我谈话,让我复做科室主任,我婉谢。这把年纪,不想受累。觉得许多事情,全不重要。要六十多岁才退休,离职不干又不为老婆大人所许,所以注定至林栖期而不能林栖。身虽不能林栖,心可以林栖。我觉得自己差不多将臻林栖的境界。QQ名我早改为闭门即深山。

       开车回山中看几回老父亲,他状态意外地好,比同我住城里判若两人,满面红光,行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4-12 07:57)
标签:

情感

分类: 他乡履痕(游记)


路边不知名白花

野味杂汇火锅。据说有野羊肉、野生竹鼠、田棒槌,一锅煮。


雪峰山森林公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4-06 23:32)

到达母亲墓地附近时,雨渐渐大起来。雨水把路边的野草和树叶弄得有些零乱,但我心情依旧恬静。之前在山间公路驱车一个多小时,我早已把城市的纷杂远远地抛在数十公里之外,这里只有交错构架、静默不语的群山。这种静默让我心里听到更多的声音,流淌不绝而又绝不嘈杂。

不知是开放得迟些,还是被人采挖走了,往年随处可见的紫杜鹃红杜鹃今年不复可见。野继木开着满树的洁白的短丝带状的花。母亲茔地四周的树木年高一年,已然隔断了四周的视线。头两年,往前方还可以望见长些松树的白岩堙和更远处的发源了三条溪流的分水坳。我想砍除前方树木,我担心母亲会因为四周视线被挡只能抬头望天而心生郁闷。但这片山林不是我家的,我知道砍除这些树木不会被允许。这无疑让我遗憾。但遗憾并不至于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