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焱冰-
-焱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3,029
  • 关注人气:27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作者简介

   焱冰(19728--),汉族,河北永年人,大学学历,文学学士,工商管理硕士,煤矿作协会员、河北作协会员。作品发表于《诗刊》《星星》等,并入多部诗歌年选。出版《在内心散步》(文联出版社)等著作,现居北京。

   需要签名《在内心散步》加微信ice7281,五十元红包。

博文
标签:

焱冰诗歌

文学

情感

玛丽奥利弗

分类: 纸上城堡

把自己活成一束反光

——关于玛丽·奥利弗《野鹅》的文本细读

£焱冰

 

你不必善良。

不必

跪行一百英里,穿过荒凉的忏悔。

你只要让你温柔的身体

爱它所爱的。

 

告诉我,你的绝望,我也会告诉你我的。

同时世界继续。

同时太阳和雨清澈的鹅卵石

正在穿越风景,

越过大草原,幽深的树林,

山脉以及河流。

同时,野鹅在洁净蔚蓝的高空,

正再次飞回家乡。

 

无论你是谁,无论多么孤独,

世界为你提供了想象,

召唤你,像野鹅那样,严厉并充满激情——

反复宣告

你在万物中的位置。

 

——玛丽·奥利弗《野鹅》,倪志娟  

玛丽·奥利弗(Mary Oliver)出生于1935年,美国著名女诗人。她的诗歌以书写自然著称,专注于自然中明亮的时刻,欣赏那种简单深刻的美和事物外表下隐藏的神秘与惊奇,清晰明亮、鲜活质感的诗句恰似一束反光,让人眼前一亮。

在我读过的作品中,这首《野鹅》更符合我的阅读偏好和审美标准,具有“好诗”的基本特征。细读《野鹅》文本,以“命令式”的祈使句入笔,语言简捷,直奔主旨,不必“善良”、“忏悔”,在迁徙过程中即使有长途跋涉、荒凉,也不要被外来因素左右,仅仅做自己想做的事,以“温柔的身体爱它所爱的”。貌似是作者主观的“倔强”,实则是一个极其卑微的本能愿望而已。第二段图画般描绘了野鹅途经的美景。候鸟迁徙南来北往,虽有宿命的无奈,但“世界继续”穿越的太阳、雨、水底清澈的鹅卵石、大草原、幽林、山峦、河流以及“洁净蔚蓝的高空”,返回温暖的故乡,以这些清新自然、近似神话的美景巧妙地消解了迁徙途中的千辛万苦,很容易让读者产生轻松惬意的阅读快感,产生共鸣。第三段才是这首诗的关键。每个人、每个生灵,包括作者本人,无论你是谁,无论多么孤独,都会像一只野鹅那样“活成自己的样子”,在天地之间拥有自己既定的“位置”,不用刻意改变自己看似盲目、愚蠢的“迁徙”,“反复宣告”了作者对生存处境的自信和慰籍。在我看来,这首诗歌总体上几乎没有含混晦涩的语言表述,没有突兀的句式断裂和词语波澜,这些句式、语言表达都是冷静的,柔和的,亲切的,表达指向是清晰的,准确的,简捷轻快地说出自己想说的东西,平缓地抵达作者自己的诗意。

奥利弗的笔触往往以自然界的花鸟虫鱼等客观事物以及内心的某些瞬间的悸动、颤栗作为写作对象和切入口,借助诗意的表达一点一点悄无声息地把自己融于自然万物之中,让自己的生命生长出“植物性”自然特征,显示出众生平等的“无我”状态,旨在打通人类与自然之间的隔阂,建立某种相互呼应的密切关系,进而唤醒人类自身原始的灵性。应该说,这是奥利弗诗歌的重要价值。一次访谈中,她生命就像你家的狗死了,埋在后院,又长出了玫瑰那样自然。总有些东西是存在的, 可那些不会是天使的翅膀。这是对普通人的安慰,这种自然观多少透出一种无奈。你不必是一个好人,不必努力改造自己,自然会告知你的位置,就像野鹅家庭里每一只鹅的位置。

诗歌作为一种个人与世界沟通的方式,私人化很强烈,甚至是一个旁人很难知晓的秘密通道。我把它喻为“现实通往梦境的斜坡”。诗歌在写作时更多的是强调作者个人的生命体悟,无关其他意义指涉。所以,对一首诗的解读完全还原其真实本意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从这个意义上讲,对诗歌所有的解读其实都是“误读”。“误读”并不是简单的“无中生有”,更不是改变诗歌文本的命运,而是最大限度地忠于文本,从各种维度、各种层面逼近文本内核与肌质针对语言、结构、修辞、音韵等文本内部问题展开,除了“注解”每一个词义,更加在意语境与语义分析。准确的“误读”是一首好的诗歌得以传播的契机,通过文本细读在读者面前打开一条通向诗歌内部的一个通道,使文本可能性意义得以进一步拓展与延伸,具有启示性的指引作用。当然,我们解读一个人的作品,往往习惯于首先了解作者本人的现实生活,透过作者的生活面貌来探究反观作者的喜好,进而去把控其作品的质地。但奥利弗恰恰相反。她说:“当你更多了解作者时,就是对作品的一种伤害。”的确,我们在解读一首诗时,尽量减少一些非诗的因素,最大限度通过对诗歌文本个案的解读,能基本感受、体验到作者内心情愫,看见作者真实的生命姿势,就已经不错了。

一个真正优秀的诗人往往会轻松摆脱各类流派理论标签。奥利弗的诗歌自立自足,卓尔不群,不接受任何流派的拉拢和沾染,从不迎合任何人的阅读口味,甚至对一些女性主义视角的批评也毫无耐心。这种独立写作个性与其说奥利弗把自己融进自己的诗歌中,不如说她异常纯粹地把自己融于自然之中,使她成为自己诗歌的一部分,她的诗歌又成为自然本体的一部分。奥利弗用真诚的诗歌理念和诗歌作品创造了一个比她本人更接近自然万物的人。在她的另一首《鱼》中写到,她捕获一条鱼,吃掉后,现在,海//在我的身体里,我是鱼,鱼//在我里面闪闪发光。诗人无限亲近自然的方式获得心灵的宁静,进而在宁静中通过自我生命体验融入自然尊重万物,接近神性这种“自然高于自我”的意旨在诗中表现得更为清晰、深刻、淋漓尽致。

在我狭窄的印象中,美国当代的诗歌大多充满精神分裂、无端对抗和桀骜不驯等阴郁化的人性表达,更多地强调个体自足,甘于陷入自身的深渊,兀自构建一个割裂于现实世界的独立王国,语言夸张、乖戾、晦涩,写作手法多用隐喻、转喻、意象叠加,造成一定的阅读障碍。而玛丽·奥利弗是个“奇迹般的例外”。她的诗歌避开现实主义的风起云涌,不需要通过励志,言志,反抗和斗争和一些历史事件相联系来增强作品的现实厚度和时代特征,同时她也摒弃了浪漫主义悠然自得、逍遥自在的个人情感,没有借助对酒当歌的豪情花前月下的惬意来标注自给自足的世俗情趣这一点和汉诗传统价值观“诗言志”有一些差异。读奥利弗的《野鹅》,让我想起邯郸大名一位代诗人王令写过《次韵介甫集禧池上咏鹅》,池上溶溶浮暖日,野鹅无数自相於。谋生迹与风波密,择地心将网弋疏。”看似写景,实则表达更多是个体与集体相互之间的冷暖、悲喜的紧密生存关系。还有李白写《梦游天姥吟留别》,通篇表现得那么超然、自得,而最后一句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又毫不留情地把自己从自我的梦幻中拽出,生生扔回了现实的生存境遇,让读者看到,仕途的不顺依然在李白的内心里无法释然。但奥利弗更加决绝,直接放弃了所谓的“自我”,认为自然万物是高于自己之上的。美国作为世界一流国家,科技迅猛发展,鲜活事件层出不穷,但这一切奥利弗视而不见,现实都市社会生活的异化感、孤独感和荒谬感几乎很少出现在她的作品中。奥利弗对生活现实的忽视和无感非常明显。她的诗歌几乎不谈及自己的私生活,甚至连拒绝和批判的意思都不愿表达。她仿佛是置身世外的“天外来客”,几乎可以毫不费力地仅仅“靠想像”生活。她一生将近三分之一的时间里在不为人知地写着,几乎不发表作品,即使成名后依然保持隐士般异常俭朴的生活方式,始终遵从自己的内心,始终全身心沉浸在自己内心的那个世界里安享孤独。她仅仅关注自然世界中那些明亮的部分,只攫取万物茂盛表象下面的简约之美,作为天地间唯一“高举头颅”生物,兀自在自己内心真切体验中领悟自然万物。这一点,她和艾米丽·迪金森有着几乎相同的生命特质和秉性。

由政治、科技、宗教以及消费文化主导的现代人类生活犹如一片幽冥昏暗的丛林,一个个人犹如丛林中一株无名之花,为活着而在万物相竟中争取有限的生存空间,为获得属于自己的一席之地而拼尽全力。这表面上看来是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各得其所,但往往是一棵大树从丛林中强势站起,必然会令无数个无名之花随之无奈地倾覆,在各自的命运中或暂时苟且,或腐烂消亡,这就是丛林法则。因此,在世俗浓重雾霾笼罩的丛林下面,我们依然期许某些鲜活的生长,即使是某个湿润叶片瞬间折射出一束自己的反光也显得弥足珍贵。

玛丽·奥利弗于美国当地时间2019117日因淋巴瘤病逝于家中,享年83。她曾在她的诗歌《当死亡来临时》中写道:当它结束时,我想说:我的一生/是一个嫁给惊喜的新娘。

是的,玛丽·奥利弗一生活成了自己,把自己活成了一束反光。

 

2020/6/27于北京醉石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焱冰诗歌

文学

情感

国家地理

分类: 心灵陌园

一株无名之花的回春术



四月二日春天矜持的细步

穿过空旷的时光之镜

这是逆行的黎明

大地悄悄换上新衣

贪睡的孩子在梦中播种

那一刻,尘世万籁俱寂——

风暴拥抱着风暴

故乡想念着故乡

 

把自己还原为一株无名之花

孤单地万物之巅

羞涩绽放沉吟、啜泣

如星子在郊外寂静闪耀

笃定炽热的根须

在雨滴深渊里执着延伸

吮吸灰烬

找回自己纤细湿润的信仰

 

2020/4/24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焱冰诗歌

文学

情感

国家地理

分类: 心灵陌园

作为杀手的我,或我们


春天的傍晚,我在郊野公园散步

我没有注意一条正在散步的毛毛虫

突然被我一脚踩死

身体成了肉饼,肠子紧贴着石质路面

它甚至没有发出哀鸣,或许我根本没有听见

当我发觉时,心里没有一丝自责

 

那只毛毛虫也在锻炼身体

它也经历过出生、童年、拼杀

它也谈过恋爱、有过悲欢离合的煎熬

在自己的地盘上养儿育女

一会它也要回家睡觉

可现在就这样不明不白地死了

是我杀死了这只毛毛虫!

 

不过没有谁会追究我的罪责

我依然若无其事继续往前走,往前走

路上不断出现毛毛虫的尸体

那是别人之前踩死的

在春风里干瘪、碎裂、没有葬礼

也没有谁会对它们的死负责

 

我想,在我散步的某段路上

会不会突然有一只无形的大脚

把我一脚踩死,就像那只毛毛虫一样


2020/4/16东小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学

情感

焱冰诗歌

分类: 心灵陌园

俗人的幸福(组诗十二首)


 

弯曲的刀锋仍是深渊

 

人到中年,总要放慢脚步

舒缓地走进成型的小巷

不用看任何一片风景

每一次赴约,都远在天涯

 

无论走多远,青春的蓓蕾

终究暗藏在血脉深处

偶尔在闹市一聚

仍可把酒言欢,一饮而尽

 

我看镜子里的那人

仍然有着清晰白净的面庞

暮光照亮昏暗的书房

温柔取代了拼杀

 

人世间曾有的群山

早已成了胸前的沟壑

听听骨骼间霹雳的轻响

看有限的夜空,悄悄转动

 

置身凌乱的轮回中

总也抓不着发丝间的闪电

按住躁动的漩涡

弯曲的刀锋仍是深渊

 

岁月不居兮

 

岁月不居兮,时光晴朗

尘世斑驳兮,人海荡漾——

数不清的皱纹向老年奔跑

中年的雪线正在离场

 

梦的种子在规规矩矩地排队

寂静地耗尽最后的黎明

有多少人在镜子里觥筹交错

就有多少人独步崖巅

 

一束光如约而至

昏暗的角落万物萌发

在命运的齿轮下

每个平凡的石子都有自己的悲欢

 

只有愿意弯腰的人

才能撑起更重的期许

我笃信,始终有一种神秘的力量

时代大厦裂隙处坚守

 

苦厄的时光在这里堆积如山

 

我把手放在母亲的额头

苦厄的时光在这里堆积如山

斑驳的光亮如溪水

干涸的皱纹如花瓣

——母亲,我亲爱的母亲

您点燃的白色火焰

正以雪的方式

在对面的屋顶飞临

您捏制的金元宝

还在里屋的暗角闪烁

这么多年了

神无法阻止您疾病缠身

我情愿化作一颗药丸

重返您的体内

再次感受最初的那些悸动

 

奥森漫步

把前半生缩简成

一截小路一步一步

走下去世界的面庞

就会突然清晰

 

把所有的晚风

收集在一起。吹动无名之花

它甜蜜的身体

释放出难言之隐

 

柔软的枝条

熟练转动时光的磨盘

崭新的叶片如小刀子

闪烁在密林

 

此时有谁

在窥探尘世之巅

或在月下俯视

万木轻盈挪动的舞步

 

  

 

屋檐上并没有路,雨滴里

也没有路。这一刻

唯一的光线

在暗处游弋,穿过墙壁

尘世一点一点收缩

越来越狭窄,淡蓝色的夜

笑容模糊

铜质的羽翅拍打尘埃

放弃空中花园

我仅仅手握一滴

并握着它心里微小的凉意

 

落叶之美

 

日落之前我已无法返回

真正的故乡。我要

戴上黄金的面具

去完成一次决然的起飞

 

不管身体里还有多少光

终将等到高处的判决

心怀破碎的执念

一头撞向坚固的大地

 

躺下,仰面朝天

我晓得空林静响、低处喧嚣

我晓得所有的死亡

不过是古老咒语的回音

 

穿白衬衣的雪花

 

年轻时我喜欢穿白衬衣

我心仪那种白

白得孤独,白得无知

 

可越白,越容易脏

领子、袖口上的污渍

用汰渍也洗不回原先的白

 

后来,我只穿深色衬衣

灰、咖色、深蓝

即使穿过黑暗也不会脏

 

直到一朵雪花

穿着白衬衣从天而降

我突然感到羞愧

 

我决心用海,擦拭星子

用寂静擦拭深渊

一遍一遍,澄澈如镜

 

  

云凝结成雨雪,垂落大地

大海乘车前往远处

银河浩瀚星光看起来却点点滴滴

我猜想明年春天必定百花争艳

遥远的江湖一声呐喊

穿彻尘世

 

青灯温暖雪夜,光线蹉跎

穿越繁华一尺轻宣

漫天飞舞无数悲欢汇聚成一个光点

你远道一身行囊与我素颜相见

眼前的村庄,一场飞雪

模糊了倦夜缠绵

 

雪中之雪

谁都会在清晰的镜子中许诺

在高铁上昏睡,一边飞奔

一边梦着诗和远方

——无非再赠我一场雪

让我用六角形的灯塔

继续在一条洁白的路上漫游

让我欢度新年,赤身穿过雪中之雪

赠我湿润的嘴唇,一夜间

驱赶熟睡的蓓蕾涌向空寂的枝头

在石柱般粗粝的春天绽放

我笃信,在下一首诗篇的内心

定会有通红的火炉

为我喷吐着丝丝暖意

而我,将用摇晃的火苗

召唤岔道上的灵魂

探测雾霾后面的昏暗和未知

弯曲的光线已绕过山丘,也绕过我

督促我去追赶积雪融化的细步

河对岸的百草正在返青,风姿绰约

焦急的流水慌不择路

崭新的羊群冲出了雪的围栏

 

我不得不告别这条路

 

我不得不告别这条路

狂风舔净了阶梯

雏菊暗自开在狭窄走廊一端

流下孤独的泪水

 

我要走出自己的躯体

残雪。清规戒律

允许旁观者永远站在一旁

静听万物向我倾诉

 

我在炉火中散步

漩涡温暖,文字炽热

快速降温的梦

在阴影里呼啸而过

 

我是自我的信使

一条单纯而简洁的旅途

信封包裹着晨曦

将我寄往夕光照耀的角落

 

俗人的幸福

 

从一个房子里出来,也走出

房子的昏暗

走出灰尘的温暖

 

我一边热爱生活的朦胧

一边镂刻灵魂清晰的轮廓

 

为了俗人的幸福

躲进伤口

执念之下,处处皆是苦难

 

我喜欢胆小羞怯的微光

我更加喜欢头发稀疏的老人

 

从早到晚,天空无所事事

我为过往无声而欣喜

为死亡来临而感动

时针轻响,如婴儿啼哭

 

欢迎春天

 

满天星斗,我一个也不认识

是谜一样的蓓蕾

在风中妊娠。是逆光的孩子

肩头佩戴弯月。是草籽

在透明的瓶子里,轻轻转身

万物萌动,悄无声息

任由清凉的井水

漫过纸上的城堡,一瞬间

冲断投在远处的暗影

是缓慢的蛹,在淤泥下

突然找到明亮的出口

是火烛,是看不清自己的铜镜

新梦摩擦着旧梦。故乡偏远

却总有一条小道将我送达

总有一间向阳的房子

属于我,我却从未住过

云幕低垂,是羞涩的细雨

往我心头藏一束光

照见前行中的水坑

无数时间穿过我

指南针指南,没有私心

我没有巫术,也不需要救赎

——正好,春天又来了

我和我自己下棋

或攻或守,输赢都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焱冰诗歌

文学

情感

星座

分类: 心灵陌园

穿白衬衣的雪花

年轻时我喜欢穿白衬衣

我心仪那种白

白得孤独,白得无知

 

可越白,越容易脏

领子、袖口上的污渍

用汰渍也洗不回原先的白

 

后来,我只穿深色衬衣

灰、咖色、深蓝

即使穿过黑暗也不会脏

 

直到一朵雪花

穿着白衬衣从天而降

我突然感到羞愧

 

我决心用海,擦拭星子

用寂静擦拭深渊

一遍一遍,澄澈如镜

 

2019-12-5东小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