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道一
道一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4,496
  • 关注人气:1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鸳鸯青一色
暂无内容
公告
本博内容欢迎批评,交流.但若有人化名在暗处恶意攻击,无论留言,评论一律删除.看清楚!我的地盘规矩我定!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1-03-08 16:31)
标签:

杂谈

分类:
美学家是这样一种人,说出无比正确却毫无用处的话,比较典型的是“愤怒出诗人”。仿佛只有诗人的愤怒是可以接受的,只有诗人的愤怒是值钱的。这句话害了很多是或者不是诗人的人,很多诗人认为自己是可以生气的,天经地义。有一次,来自某个大城市的几个青年诗人参加我们组织的一个文学活动,居然大发脾气的对在座的一些诗歌界的前辈说:“你们前辈不关心我们下一代!”当时把我吓一跳,结果浙大一个知名教授说:“我关心道一,道一是我们的下一代,我和你们隔代。”从此以后,我少有参加文学活动了。可是,在日常生活中,我让很多人把愤怒表达出来,他们却表达不出来。是啊,哪些搞哲学的美学家已经为你们定性了,你们不是诗人,没权利愤怒。

     可是,我管你是个什么“东西”,或者是不是“东西”。我们都是人,这就够了,都是生命,这就够了,我家的小狗,不高兴的是就叫,开心的时候就向我摇尾巴。这是它的权利,你可以阻止,可听从不听从你的阻止也同样是它的权利。

     我还是要说,把情绪表达出来,这是你可以做的事情。把所谓的别人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3-05 23:38)
标签:

杂谈

分类: 分行的文字

如果你愿意,我们重新排版吧。

是的,一切可以掉过来,或者,

让你循环往复的活着,像某人

记忆中的一颗树,像八十岁时的

新鲜的爱情,到二十岁的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2-26 00:38)
标签:

杂谈

分类:

我不是马丁·路德·金,我只是一个普通男人,一个在被东方文化淹没的男人,可我也有梦想。

我有个梦想,和我自己有关,和别人无关;我有个梦想,和我的生命有关,和我的身份无关;我有个梦想,和我的未来有关,和我的过去无关。

真的,我有个梦想,我学会了爱,智慧的爱,谦卑的爱。一个平凡人的爱,就像我看着我家狗的目光一样,就像狗看着我的目光一样。那是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分行的文字

新年的旧辞

              ——献给知园老师

 

我将写出一些陈词滥调,

写出一些祝福和给自己的喃喃自语。

写出在生命边缘服务的我们,

写出没有技巧的诗歌,

一首最差也最深情的诗歌。

像一块玻璃一样脆弱的诗歌。

 

我是否可以给我的过去写一封情书,

作为想象力的一部分,我是否可以

用手中的烟写出我的遗忘,

我的遗忘是一张网,

谁也不是我网中的鱼,我

是否可以写出我的痛苦和喜悦

光明和黑暗,写出天使的这双翅膀,

 

我想写出给所有人的箴言,

一个梦想,比天空还要空的梦想。

写出一张没有文字的白纸,给大海

也给这个冬天的第一片雪花。

它应该刚刚出生,没有纠缠

也没有对于未来的渴望,

我想写出雪花的故乡,白胡子老人

笑起来时的皱纹。我想写出

一则童话那样,写出所有人的一生。

 

 

 

 

道歉信

——献给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分行的文字

假设,我写一首关于雪的诗歌,

那么,已经融化的冰凉,是否

重新会回来,重新凝结,像夭折的

婴儿的心那样晶亮。像从吉他

第六弦上溜出来的一个滑音一样圆润。

 

假设,我写一首关于已经融化的雪的诗歌,

那么,我不会说,春天啊,春天,

我不会说,冬天关上的大门,

会在春天打开。请原谅,我不会说。

水一样的道路会引领我们走向最深的高处。

 

假设,我写一首关于还没有落下的雪的诗歌,

写一首关于一个中年男子,握紧拳头等待

第一场雪的诗歌,假设,我写一首

和爱情没有任何关系的诗歌,我是说

假设,温暖的雪花最终会落下来,

在时光里,在春天里,

在我的残缺不全的墓志铭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散文的细雨

在一个学习迟缓儿童学校的募款餐会上,在场的所有人永远忘不了其中一个学生的父亲所说的话。

在推祟学校和教职员的付出和贡献后,这个家长问了一个问题:照理说在无外力干扰下,大自然所创造的一切都是完美的。但我的儿子,西恩,他无法像别的孩子一样的学习,他无法像别的孩子一样的理解事物。

在我孩子身上,大自然的法则何在?所有听众都哑口无言。

这个父亲继续说。我相信当像西恩这样有身体及心智残缺的孩子来到这个世界,是一个展现人类真实本性的机会。而这一次体现在别人如何对待这个孩子。接着,他说了下面这个故事:

西恩在一个公园,里面有些西恩所认识的男孩正在玩棒球。西恩问我:"你想他们会让我一起玩吗?"我知道大部份的孩子不会想要有西恩这样的孩子在自己的队上,但身为一个父亲我同时也知道若他们能让我儿子参加,这会让他得到他所迫切需要的归属感并建立起自己虽然是残障仍能被接受的信心。

我走近一个男童(不抱太大希望的)问他西恩可否参加,他看看周围的队友然后说"我们输了6分而现在正在第8局上,我想他可以参加我们的队,我们会在第9局设法让他上场打击。”

西恩带着满脸的喜悦困难的走向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8-24 17:17)
标签:

杂谈

分类: 分行的文字

蜡烛已经燃起,焚香沐浴的祠堂

已经严肃地看不到一滴阳光,

全身插满羽毛的祭祀让我们耐心等待,

他说:“天堂的钟声还未敲响,

地狱的大门还未打开,急于回家的魂魄,

已经扇动枯叶织就的翅膀。”

 

用鬼火写就的辞章,在供案上

从说文解字中蹑手蹑脚出来的汉语

告诉我们,人归为鬼,那么

今夜,请归来,趁着还有风,

还有半明半暗的月光,趁着

温热的贡品还散发是初秋的体香。

 

哦,但愿祖上的门槛同样欢迎

我早夭的孩子,未曾打开的眼睛,

已经永远的闭上,是否,他们

也对我关闭了自己的心灵。

是否,我真的要种植两颗树。

仿佛我的右手和左手,紧紧握住。

 

那么,谁和我的祖先在一起,

我瞎眼的外公,和瘪嘴的外婆。

谁和你们说话,打牌,吵架,

谁敲响你们幽暗的房门,如同

树根轻轻拨开泥土的声音。

 

该来了,阴霾已经聚集,星星

垂下怜悯的头颅。廊檐上的蛛网

开始承接露水,我寒凉的躯体

已经渐渐发热,如同忠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8-20 15:21)
标签:

杂谈

分类: 智慧的小花

以下这个故事你不陌生吧在很多少男少女的空间或者博客上看见过吧:

 

晚餐。桌子两边,坐了男人和女人:

我喜欢你。”女人一边摆弄着手里的酒杯,一边淡淡地说着。
“我有老婆。”男人摸着自己手上的戒指。
“我不在乎,我只想知道,你的感觉。你,喜欢我吗?”
 男人抬起头,打量着对面的女人。
 24岁,年轻,有朝气,相当不错的年纪。
 白皙的皮肤,充满活力的身体,一双明亮的,会说话的眼睛。
  真是不错的女孩啊,可惜。
  如果你也喜欢我,我不介意作你的情人。”女人终于等不下去,追加了一句。
“我爱我妻子。”男人坚定地回答。
“你爱她?爱她什么?现在的她,应该已经年老色衰,见不得人了吧。否则,公司的晚宴,怎么从来不见你带她来……”
女人还想继续,可接触到男人冷冷的目光后,打消了念头。
静……

 “你喜欢我什么?”男人开口了。
“成熟,稳重,动作举止很有男人味,懂得关心人,很多很多。反正,和我之前见过的人不同,你很特别。”
“你知道三年前的我什么样子?”男人点了颗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8-19 17:47)
标签:

杂谈

分类: 偶拾

一 我“信”故我在

缘木求鱼的意思是,找一根大的木头做鱼竿去钓鱼,木头越大,你钓的鱼就越大。如果你看见这个解释,晕过去的话,我不负责任。问题是在这次CM1的课堂上我没晕过去,不仅没晕的感觉,而当这个学员慷慨激昂的叙述他的论点的时候,我基本上相信他是对的,完全正确的。是小时候我老师的解释不对,是权威出版的《成语词典》搞错了。

的确,很多时候,在我们的企业中,在我们企业的日程管理中,会纠缠于对和错,好和坏,可是,即使我们决定了的事情,有多少管理者,特别是一把手自己是坚信的,就算自己相信了,有没有天天说,时时说,让周围的人也相信呢?

我们会去做我们自己都不信的事情吗?我们不会,同样我们的员工也不会!

我们制定了多少制度,而又有多少制度是我们“老板“第一个违反的。我们说了多少规范别人行为的话,而这些行为,又有多少老板自己做到了。一切都源于你相信你自己说的话吗?于是,当信任没有的时候,怀疑出现了,而我们的企业领导者看见没看见,怀疑是我们企业最大的成本。

知行合一还是少了一个字,应该是知信行合一才对啊!

 

    &n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5-17 22:23)
标签:

杂谈

分类: 分行的文字

世说小集

     ——给道一

 

 

庞统求学

 

司马徽有识人之鉴,

十八岁那年,

我前往两千里外的颍川。

这位洞明天下的隐者,

正在后园采桑。

我来到桑林,取出鸣琴。

他在树上,我在树下,

我们陈说古今,

月落日出,颍水悠悠。

 

2009年12月24日

 

 

 

向秀看雪

 

大雪,下了三天,

洛阳城,一片虚无。

世事沉痛,

每到下雪的日子,

炉火边,喝几杯酒,

我想念我的朋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