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吉林良木
吉林良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9,686
  • 关注人气:6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学习园地
博文
  《有些时候我们多像一只蚂蚁》

 

整整一个中午我都蹲坐在阳光下

观看一只蚂蚁

看它奋力地搬运着一粒米

它无数次地跌倒,然后爬起

像另一个西西弗斯

我似乎可以听到它筋疲力尽后的喘息

 

后来它开始四处奔走

向它的同类求助

谄媚般地抖动着它虚弱的触须

我慢慢地站了起来

无法再看下去

 

有些时候我们多像一只蚂蚁

面对着沉重如山的生活

然后把腰弯下去

每天坚持着把一粒米

运回家去

2007-6-28

发表于《岁月》08年8期

转载于《杂文选刊》08年9月号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6-16 23:38)
分类: 良木的现代诗


 

孝子

 

他已经去世三天了

身体已经僵硬

他的三个儿女

都在外地

对这一切一无所知

 

只有那条

和他相依为命的土狗

一直坐在炕沿边

在他的头上

像一个跪拜着的孝子

 

月光下

 

那个人戴着口罩

整张脸

被羽绒服裹得严实

我看见她的那一刻

她的一只手

正把一些烟花的尸体

放进另一只手里的

蛇皮袋子

 

月光正好

地面白亮亮的一片

她弯腰的动作

很像捡拾着

月亮撒下的这些

碎得不能再碎的银子

 

 

 

醉后

 

就算对着马桶

这个四十多岁的男人

已经没什么

可吐的了

除了苦涩的胆汁

 

还有一些

他一直想吐

却吐不出来的东西

那些东西

不在胃里

 

 

夜已深了

她在睡梦中

习惯性地用她的双臂

抱紧着她身边的

一个枕头

 

她误以为

那里还躺着

几天前

车祸中丧生的

她的女儿

 

逆风

 

他蹬着他的三轮车

逆着风

蓬布的下面盖着

他运送的货物

 

和他一直擦肩而过的

除了

还有纸屑,塑料袋

以及打脸的沙粒

 

这位来自乡下

陪读的父亲

躬着身体

一只手扶着车把

另一只手摁着蓬布

 

他一直用力地蹬着

他必须用力

他很怕

哪一阵风

把他从这个小城里吹走

 

风中

 

他逆着风走

儿子学校的路不远也不近

每天步行接送

不是为了锻炼

是为了省钱

 

天气很冷,风也很大

他双手插兜

低着头向前走

冷风打脸

沙尘打着他的眼镜

 

一只塑料袋被风吹鼓

上升,顺风而起

从他的头顶飞过

恍惚中

他回头看去

 

那只塑料袋远了

渐渐消逝的背影

很像他

几年前

与人私奔的妻子

 

 

她一直在洗着那件发黄的被单

屋子很静

只有水声,摩擦声

以及从搓衣板上

淌下来泡沫

 

窗外的阳光很暖

双层玻璃

隔断了乡邻们的闲话

村子太小了

一丁点的事都是新闻

 

她在用力地搓

她恨与她私奔的男人

抛弃了她

她赌上了全部

而他只在意她的身体

 

冰冷的丈夫打工走了

对她一直躲躲闪闪的儿子

还没有放学

一下午的孤单

淹没不了她内心的波澜

 

她一直搓着

她的内心清楚

以后的日子

再强效的洗衣液

也无法将她自己洗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0-07 03:56)
 《一月》
 
在一场暖雪里醒了
打了一个呵欠
然后把头探出来
一些细小的声响在骨骼里复苏
不知道这是否是冬眠的截止
 
此刻最好不要写诗
我的语言还在感冒
软绵绵地躺在回忆的床上
一个劲地发烧咳嗽
 
还是先把外套挂起来吧
现在我需要静下心来
最好把字典翻开
找一个让自己感动的词语
然后握紧它
向春天的深处走去
06-3-23
 
  《二月》
 
我还没有融化
季节的性子显得有些急躁
窗外的雪在一瞬间消失
再也寻不到我曾经徘徊过的痕迹
 
早已习惯了做梦
呓语有时更能接近真实
我冥想着四肢渐渐返青了
一朵花正占据着心房所有的位置
 
我突然感觉到口渴
迫切地期待着彻底地融化
此刻我需要一些复苏的水淹没自己
然后重新活一次
06-3-23
 
 《三月》
 
这难道是又一个假象
 
沿着一条河的走向
给自己找一个理由
怀里的种子开始睡去
我感觉它正在变老
正在一点点的发霉
 
我停了下来
与其漫无目的的走下去
不如停下来更有意义
 
天空依然静默无语
候鸟却如期莅临
天幕散乱着一些飞翔的痕迹
 
此刻我还是去年的那枚叶子
一个人站在树下
面对着一大片绿
自惭形秽
06-3-23
《四月》
 
风中颤动的花枝
是不是招呼我上路的手
 
迷乱于一些假象
这个春天,让我显得迟钝
向左走,还是向右走
我徘徊在第三十三个路口
犹豫不决
 
一枚种子藏在掌心
我时刻握紧一种温度
有火在内心深处燃烧
我感觉焦灼,烦乱
无所适从
 
我仍在迟疑,张望
身畔的时间如尘埃般簌落
一些细小的声响渐渐地深入
敲打着骨髓
让我感觉隐隐地痛
 
我闭紧双眼
此刻,我虚无的冥想
正以飞翔的姿态
先我抵达季节的深处
2006-4-15
 
《五月》
 
我呐喊的声音像迟到的雷鸣
终于在一场雨里复苏
我努力让自己膨胀
并且迫切地扎下根须
然后向上,向上,向上
吐出一丛新绿
 
借着五月温暖的阳光
把梦的触角伸向高不可及的天空
借着和风舒缓的节奏
将笨拙的身形摇动
把每一个舞姿留在大地记忆中
 
春天,请接受我的致敬
我要为你写诗
用最狂热的语言
写下我此刻的心情……
 
可是我还是醒了
不得不一次又一次地
沮丧在这个真切的梦境中
2006-4-15
 
《六月》
 
我再一次被季节遗忘
 
沿原路返回
然后躲在时钟的后面
懒懒地躺在大床上
和静默的墙壁进行一次
长久的沟通
 
内心温度渐渐的变冷
掌心的种子依然如初
我用麻木的五指感受着它的脉搏
如婴儿般跳动
 
而我必须从幻象中走出来
必须让自己安静下来
整理好心情
如果时间允许
我将在一场雨来临之前启程
 
打开门,轻轻地挥手
向自己告别
2006-4-16

《七月》
 
没有情节
七月的天空
只剩下了空
 
再也容纳不了想象
一些内在的云朵
找不到安放的地方
 
没有鸟鸣
没有声音的指引
一些透明的羽翼正渐渐地虚弱
 
它们低垂的某个瞬间
没有被看见
2008-7-17 

《八月》
 
一场迟到的雨
一直在没有缘由地下着
一些情节
早已被雨水淹没
 
这个八月
绝望,纠结,迷茫
起起落落中
写满了挣扎
 
而记忆依然搁浅在
某个秋天
我依然斜靠在某棵树下
安静,无语
 
幻想着
有一枚果子
奇迹般地
落下来
2008-7-15

 《九月》
 
雨还在继续
几只羊在山岗上
对于即将到来的秋天
一无所知
 
它们低着头
安静地吃着草
任凭雨水
将它们淋湿
 
突然我对它们心生妒意
它们吃饱了草
而我呢
依然空如薄纸
2008-9-20

《十月》
 
无非是一排排伤感的雁群
掠过高不可及的天空
长长短短的鸣音
低诉秋的凉意
 
无非是一些无法释怀的心事
恣意抢占了记忆的高地
辗转反侧的夜晚
让我了无睡意
 
无非是同去年一样
握紧蚀满锈迹的镰刀
面对着渐渐深入的秋天
不能收割自己
2008-9-28

《十一月》
 
现在
请允许我
用不同的表情
给季节画上一道
清晰的印迹
 
请允许我
最后一次
用一如既往地冷
表达我内心的苍白
在略显零乱的舞步里
放下虚弱地坚持
原谅我用如此盛大的仪式
告别自己
 
也请允许我
将自己融化
让我用最柔情的方式
进入一直冬眠的大地
给它以心跳
给它以呼吸
用渐渐复苏的唇
说出它深藏于内心的绿
2008-11-25

《十二月》
终究还是要写下结局
挽留,不舍,怀念,深陷
早已失去
所有的意义
 
还是要说
我来过
一场无人看得到的大雪里
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2008-12-13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8-20 17:37)
分类: 良木的现代诗

《空巷》


出租车驶过以后

只剩下街灯,暗影

以及身后这座

已经沉睡了的小城


小巷,不见五指的黑

深深浅浅的碎步里

有我七分的醉意

三分的清醒


当我走进家门

回望来路

明明灭灭中一片空蒙

多像我虚度了四十年的人生

2015-8-12



《暗夜里磨刀的那个人》


暗夜里磨刀的那个人

磨刀霍霍

他在诅咒,漫骂

被水浸渍过的磨刀石上

溅不起一丝的火星


他在发狠

健壮的肌肉里

铁骨铮铮

游走的刀影中

渐渐地显现出锐利的青锋


慢慢地,他累了,困了

明天他还要回到平静

回到案板旁割肉

回到对顾客的微笑

对老板的谦恭

2015-8-12


《一根无法剔除的刺》

它蓄谋已久
在我疏于防范的某个瞬间
从生活的某个缝隙里
偷袭我的身体

无法剔除之后
选择忍耐
努力地忽略着它的存在
可它一直是我的病

夜阑人静
重新回到自我的时候
它就会煞有介事地
给我一阵小小地疼
2015-8-13


《一条心有不甘的鱼》

它在水中迅疾地游走
躲避着
一只手的侵袭
这是徒劳的

它左右摇摆着身躯
用自己的微弱
对抗一只手的力气
这是徒劳的

它在案板上挣扎
努力地摆尾
嘴巴一张一翕
这是徒劳的

它死不瞑目
穿过尚在流血的刀
与行刑者对视
这也是徒劳的
2015-8-13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良木

情感

分类: 良木的现代诗

《父亲,我想给你打个电话》

 

今天,我特别想

给你打个电话

只是翻遍了整个电话本

也没有找到

我年年烧给你的

那些电话的号码

2015-6-21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6-04 12:56)

《墓志铭》

 

这个人

凡心未尽

尘缘未了

 

这块石头的下面

镇压着他的

一颗不安分的心

2014-6-4

 

《一棵多情的树》

 

想你想你想你想你

想你想你想你想你

 

这个春天

我要把每一片叶子

都工工整整地写上

这样的两个字

2014-5-22

 

 

《一根没入指尖的刺》

 

整个上午

我都苛意地忽略它

容忍它

存在我的身体里

 

可它肆无忌惮

得寸进尺

一直用小小地疼

扰乱着我的情绪

 

我终于忍无可忍

决定对自己动一动刀子

即使付出更大的痛楚

也在所不惜

2014-5-20

 

 

《一枚看似幸福的苹果》

 

它的内部已经腐朽

一条蠕动于内心的虫子

一直是它无法剔除的病

 

它依然光鲜

它的颜色一直保持着

幸福的红

2014-5-19

 

 

《一条游到锅里的鱼》

 

那些液体

那些金子般的黄

一直出现在一条鱼的梦里

 

这条鱼

开始怨恨水

怨恨平淡如水的日子

 

它选择了背弃

义无反顾地游到

盛有金黄色液体的锅里

 

当火燃起

炽热的煎熬中

它渐渐地失去了呼吸

 

它终于明白

想象中的天堂

也许就是地狱

2014-5-16

 

 

《一支被杀死的香烟》

 

它被摁倒在烟灰缸里

被反反复复地摁下去

直到它停止了

明明灭灭的呼吸

 

烟雾还没有散尽

烟雾里那些起落沉浮地挣扎

气息仍在

余温尚存

 

它死不瞑目

它的双眼紧紧地盯着

行刑者留在烟嘴上

未曾干涸的吻痕

2014-5-13

 

 

《对一枚蛋的臆想》

 

那时候

我是清,你是黄

我包容着你

你依偎着我

 

在一双筷子的指引下

我们开始互相交融

生活的油锅里

共同忍受着煎熬

 

时间让我们固化

让我们失去原有的颜色

你不再是你

我不再是我

 

若干年以后

当我们突然回头时

你和我是否还能够回到

清黄分明的曾经

2014-5-15

 

 

《一棵不开花的桃树》

 

一大片桃花的红艳中

它显得另类,孤独

 

像极了犹大

一个出卖了春天的叛徒

2014-5-23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3-19 15:16)
标签:

情感

 
《找药的人》

日记本,便笺,一页页发黄的诗
撒落满地

他坐在地上
坐在那些文字的情节里

他没有找到了药
他找到了病


《一只神情自若的鸡》

其实,杀鸡
没有什么可怕

可怕的是
目睹了这一切的另一只

它还可以淡定
可以神情自若地啄食着
地面上的血迹


《事件》

一群蚂蚁聚集在一张旧报纸上
黑乎乎的一片
它们不停地交头接耳
像是在品评着
那张报纸上印着的我的诗

走近了,我才明白
它们正争抢着
几颗米粒
那首诗的好与坏
不关它们屁事


《木匠》

完工以后
这个来自乡村的木匠
蹲在新制的家具前
吸着烟

他毫不掩饰内心的得意
这些有棱有角的木材
终于在锛,刨,斧,锯的打造下
成了他想要的模样


《一辆汽车驶过以后》

一辆汽车从大街上驶过
车后的尘烟骤起

一切落定以后
一只蚂蚁艰难地翻身爬起
它运送的米粒已不知所终

它大口地喘息
绝望于刚刚失掉的
小小的幸福


《一尾温顺的鱼》

它躺在盘子里
身边是酱的黄,辣椒的红以及香菜的绿
它一脸详和
保持着顺民的样子

一声咳嗽
它突然不失时机地向我的喉咙
剌出蓄谋已久的
刀子


《骨质增生》

我早已挂出白旗
生活招安
在北方这座小得不能再小的小城
与柴米为伴
与油盐为伍

可是我身体里的
第207块骨头
显然没有领会我的意思
自作主张地膨胀
在倒数第二和第三节椎骨之间
疯长出不安分的芽

它不合时宜的尖锐
它势不可挡的锋芒
让我再一次感到
空前的恐慌
和锥心般的疼


《油条》

它们是这样发迹的

一些不为人知的面粉
在水的引领下
聚集在一起

经过反复地揉合
暗箱里漫长地发酵以后
达成共识

最后通过矾和油的关系
顺理成章地
走向台面

尽管它们腹中空空
可个个看起来
雍容红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1-07 21:21)

《满江红岳飞》

这一次

让满江红遍的
不是浮游的水草
是你三十九岁的鲜血

你诛杀金人的长枪还没有钝去
直捣黄龙这四个字

却成了你最终的幻想

十二道金牌轻而易举地将你
击倒在宿命里

小人的舌头里有翻覆着无穷的招式
你无招可破,防不胜防
风波亭里的风波就将你悲壮成
一页薄薄的历史
仰天长啸也不过是一声震耳欲聋的叹息

至于用舌头杀死你的小人
后来用被唾弃千年的屈辱谢罪于你
那已是你身后的事了

身后的事就放在身后吧

人们已经习惯了
把目光放在了身前
  06-3-24

 

《雨霖铃柳永》

昨夜的酒意还没有退去
睁开睡眼,今朝又醒于何处
凄鸣的寒蝉已经累了
这个黎明注定了一片沉寂

一场骤雨里写满了相思
这个秋天唯一可以入诗的
是你站在长亭之外
看着兰舟远逝

要写就写下你一怀的愁绪
至于浮名,能抛却就抛却吧
那不过是一件时新的长袍而已
倒不妨把那一千种的风情
留在烟花巷陌里

琵琶响了
一曲曲缠绵悱恻的词谣
让我在千年以后
为你

侧耳倾听
  06-3-24

  《虞美人李煜》

把国中玉换成煜
对于你

就再贴切不过了

独自凭栏,晚来风急
庭院中的朱颜改或者不改
别太在意
你注定是一个过客

春花秋月是适合吟咏的
婉约的凄凉中透着唯美
至于贪不贪欢都不是你亡国的理由
那不过是历史和你
开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玩笑

且把四十年的家国当作一场梦吧
如果时间允许就再次举杯
对着空照秦淮的月色
最后醉上一次
然后轻轻地一叹
你看,一江的春水就向东流去了
  06-3-24

 

《破阵子辛弃疾》

借着宋代皎洁的月光
把盏于窗前
让这最浓烈的老酒流入九曲回肠
点燃深藏心底的火
升腾出几许豪壮

伴着金铁相击的龙吟
剑已出鞘
烛光之下
一泓耀眼的寒芒
与你对视

此刻,你以的卢的速度
神游物外
驰骋于幻想的疆场
在催人奋进的号角声里
纵意地金戈铁马

不妨将民族的长弓拉响
以气吞万里的磅礴
挥动手中的长剑
让金人喷涌的鲜血
绽放你复兴家国的梦想

当你醒来
所有的幻象退去
窗前依然是那轮信州的月亮
这个深秋的黎明
你能感受的只有一味的凉
2006-5-1

《诉衷情陆游》

那匹与你共戍梁州的战马
已经老去
无力的四蹄
再也踏不出沙场的尘烟
雾霭的黄昏里
沉浸于一些壮怀激烈的遐想

封侯万里的旧事
依然藏在梦的深处
三千里的河山
你关注的却是边塞的刀光剑影
面对积满俗尘的甲衣
你唯一能做的就是
报以一声长长的叹息

胡人肆虐的铁骑
正践踏着天山的土地
望一眼支离破碎的家国
还有自己日益老去的身躯
泪流在心里

此刻,沧州无语
惟你站在一页史书的高处
对着不解忧思的晚风
捻动着花白胡须
吟诵充满了激昂的词句
2006-5-1

《六州歌头张孝祥》

怀着一腔的悲愤驻足高处
你远眺准河
曾经喧嚣的北方此刻一片凄凉
峰峦叠起的关山
已被骄横的胡俘踏平
昔日的沃土里奔走着
夷人的牛羊

记忆里飘浮的征尘早已散尽
只剩下死一般沉寂的边疆
一纸写满屈辱的和约
让一个民族
苟且在暂时的偏安里

匣中的箭羽早已生满了蠹虫
悬于腰间的长剑上也布满了土灰
只有你沸腾在心底的热血
还未曾凉去
历史的波涛却再一次淹没了
你微弱的呼喊

今夜,让我
在历史的剑光里徜徉
静静地对着千年后的灯光
一次又一次地读着你
充溢着血与泪的诗行
2006-5-2

 

《梦江南温庭筠》

以一壶老酒的醇度
醉倒于花间
借着这朦胧的月色
想你

往事很近
如楼前的水声
小小的波涛拍打在心的深处
掀起圈圈的涟漪

守在你的诺言里
江南是我唯一牵挂的主题
临水而立
我早已习惯用这种典雅的姿势
眺望着你

夜已深去
满载着希望的千帆过尽
而我没有等到你熟悉的足音
为我带来的惊喜

那么,今夜
就让我以梦的形式
与你重逢
2006-4-21


《千秋岁张先》

春天又过
趁着夏雨未来之前
将这满地的残红
打扫干净

在杜鹃的啼鸣里
斜阳又至,听
谁在黄昏里怀抱着琵琶
唱起伤春的调子

独倚斜栏

冥想中
用我深深浅浅的回忆
抵达你
让心在时间的微尘中
一次次地为你起落沉浮

今夜,我是廊前结网的蜘蛛
织,放纵地织
织下一千个心结
然后自缚于网心
沿八个等长的方位
想你
2006-4-22

《临江仙晏几道》

三年的欢意
都将在你挥手的瞬间
成为回忆

默立于亭前
这个秋天充满了寒意
握你,在这最后的温暖里
无言对视

让我用这管芦笛
为你奏响《阳关三叠》的离曲
我看见你
在这哀婉的笛声里
一次次地驻足

你还是纵马而去
古道的深处
你飘动的蓝衫
终于在我的视线里消逝

回首,那满眼红颜似火的枫叶
在今后的日子里
会不会是我
啼血的相思
2006-4-22

《江城子苏轼》

明月之夜,空蒙如水
你用十年的相思,入梦
鬓发如霜的伊人正梳妆于轩窗之下
你无言,临栏而立
穿越时空,你深情的一望
轻了千百年来的爱情

把布满灰尘的心事轻轻擦拭
然后相顾无语
你用千行的浊泪将自己
淹没在一个“情”字里

大江东去,波涛翻腾于心海深处
今夜,所有豪放词句都将哑去
那不妨彻底地缠绵一次吧
于是你长长短短的吟哦穿过历史的长卷
让眉山脚下的短松
再次泛起了新绿

此刻,我不眠于灯下,读你
幻想着你千年的月色
沿你的梦境一路寻去
如果允许,今夜我将陪你
一起断肠
06-4-9

 

《声声慢李清照》

让凌乱的脚步慢下来
让焦灼的心情慢下来
让渐行渐远的时间慢下来
让我在晚来的疾风里细细地想你

凝眸四月的雁字,这个春天
注定了伤感,物是人非里写满了陌生
此刻,从结局开始
溯往事之源而上,寻你
凭借三杯两盏淡酒的酒力
醉倒在婉约的黄昏里

今夜又雨,独守的寒窗已经黑去
幻象中的黄花正在窗外凋零
堆积着满地的憔悴
孤灯的深处,一些与雨有关的情节
一点一点地将我的心境
再次打湿

还是为你写诗吧
不妨选取一个“愁”字的韵脚
穿越时空的阻隔
寄你
06-4-11


《钗头凤唐婉》

在这个春天与你相遇
将是你给我的最后的惊喜
曾经暗潮汹涌的相思
仍燃烧在世情的冷风里
心底的千言万语
我却无法说出其中的一句
除了与你对视

把十年离情别绪斟满
用我绵绵的酥手敬你
然后看着你
饮尽经年的离索
豪爽的举杯
却掩不住你心底地悲戚

你已离去
沈园的黄昏只剩下孤寂
我仍伫立在粉墙的对面
反反复复地吟咏你令人断肠的词句
泪已如雨

哥哥,我先走了
在通往黄泉的路上
等你
06-4-11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1-05 22:13)

《油条》

 

它们是这样发迹的

 

一些各自为政的面粉

在水的引领下

聚集在一起

 

经过反复地揉合

暗箱里漫长地发酵以后

达成共识

 

最后通过矾和油的关系

顺理成章地

走向台面

 

尽管它们腹中空空

可个个看起来

雍容红润

 

《一只蚊子》

 

一只蚊子

它精于各种规则

低处,还是高处

来去自如

 

它登堂入室

周旋于这个人与那个人之间

疯狂地钻营,吮吸

中饱私囊

 

最后,在蝇拍之下

它死于墙壁

应了那句

出来混迟早要还的

 

《杀鱼记》

 

把它多水中捞起的时候

它努力地摇动着尾巴

嘴唇不停地一张一翕

似乎有要说什么的意思

 

在案板上

刀还是毫不犹豫地

挥了下去

 

这条蠢鱼

死到临头还没明白

在一把刀面前

任何说词都是苍白无力

 

《一辆汽车驶过以后》

 

一辆汽车从大街上驶过

车后的尘烟骤起

 

一切落定以后

一只蚂蚁艰难地翻身爬起

它运送的米粒已不知所终

 

它大口地喘息

绝望于刚刚失掉的

小小的幸福


《劈柴的发现》

 

那么多尖锐的钉子

锈死在

腐朽的木质里


《选种的老憨》

 

用16%的盐水,那些种子

在老憨的棍子制造的漩涡里

经历着一场风暴的洗礼

 

待一切平息,

去除浮在水面上那些空的,病的

打捞出水面下那些饱满的,沉实的

 

我们的诗歌

正缺少老憨这样的把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一只蚊子》

 

一只蚊子

精于各种规则

高处,低处

来去自如

 

它登堂入室

周旋于人与人之间

疯狂地钻营,吮吸

中饱私囊

 

最后

它死于墙壁

应了那句

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2012-7-30

 

《我想黎明是聪明的》

 

我想

黎明是聪明的

 

仅用一点点闪亮的光

就让人忘了

所有的黑暗

2012-7-30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木匠》

 

完工以后

这个来自乡村的木匠

蹲在新制的家具前

吸着烟

 

他毫不掩饰内心的得意

这些有棱有角的木材

终于在锛,刨,斧,锯的打造下

成了他想要的模样

2012-7-11

 

 

《玩偶》

 

 

这里没有炮火

当然也没有战争

这里只是女儿放玩具的纸箱

一个小小的方方正正的世界

 

这里横七竖八地躺着

丢了头颅

少了手臂

断了双脚的塑料玩偶

 

这些玩偶

让我深切地感受了一下

战争的疼

2012-7-11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访客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