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风萧影月
风萧影月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964
  • 关注人气: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夜歌乘年少

春雨 一夜连晓
栈外柳 陌上蒿 野渡吹箫
春水 秋山为鞘
盈盈笑把恩仇了 舟放五湖心自烧
棹歌去 水迢迢

谁愿改一身骄傲 看岭上云长云消

几曾骑马倚斜桥 何处满楼红袖招
似梦还真心头绕 抬头明月相照
原来堪一笑

万丈红尘心不死 怎唱清风逍遥调
自将美酒对江天倾倒
一番洗今朝
夜歌豪 乘年少

承君此诺

莲殇

何时共泛春溪月,断岸垂杨一叶舟。唔,娘子,娘子~ 一切尽在不言中

锦瑟浮歌
墨明棋妙

墨明棋妙创作组

谁又风华似仙

试剑江湖

沧月网站

沧海月明珠有泪,蓝天日暖玉生烟

沈樱樱

陌上花开歌缓缓

小椴

别是一江湖

沧月博客

待到沧桑拾月轮

笔端*纵马*江湖*

幽落人间

笑语嫣然,幽落人间

藤影

余师,樱花伤逝,

莲殇

娘子耶~青莲隐殇,悠然如水

夜已寒

师伯,深夜已寒,残梦悠悠何处来?

tete伯母姐姐

萧萧落日兮,豪爽大漠情

谢尘

大师兄,繁花谢尽,繁华犹在

剪秋

小师姐,清影月夜

了绸

师姐了绸,那段来自街角的祝福

别泪

小师妹,清泪与君别

碎轩

师弟,残梦断,幽魂碎

琼阳剑客

人把心雨怒争辉?笑

缎雪

寂寞帘栊空月痕,依依素影

流霜

雨夜流星一闪,漫天飞霜万点

轩辕澈

清澈如水,轩辕居士

青琰

落花飘飘有客来

小若

萧萧古意,人生若梦

帝都月色

帝都月夜,色做清白

柠檬纸鸢

纸鸢翩飞,从容优雅

梵希灵

吹樱皓雪,月夜人倚楼

凰夜凌

盛世赞诛仙,火凤舞冷颜

沈言

夜深风雨,夜灯千帐

夕泠

静兮,迁兮,泠泠子音

洛蝉

洛水清蝉,淡雅脱俗

东城剑

倚东城,琴作萧瑟音成倦

刷子

或许,心境便是天堂

水韵

悠悠佳人,在水之湄

好友*串门

玩酷_酸奶小hui辉

酸奶好喝,生辉可爱

michelle

这是我表姐,多多光临啊

永远的dark

在永恒的黑暗中,去寻求那一份光明

顺水推舟1111

原来,爱情飘忽像羽毛,想抓却抓不住

七点半的阳光

对于他只能用两个字形容——喷血

散尽烟花的秋天

痴人枉自情

蝶儿翩飞
           
留言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09-08-04 08:31)

一、云青青兮欲雨

六月,梅雨江南。

年轻的衙役带着刀匆匆走过泛着氤温气息的街道,雨沥沥的下着,断断续续,绵延在潮湿的空气中,笼罩着初秋的江南。

“回家又要洗衣服。”衙役抱怨,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骂骂咧咧,“妈的,怎么老子又值班?这雨天也不知涨月钱,当老子是长工?”缩了缩身子,衙役的眼睛也不由得半眯起来,弓着身子走入街角的避雨处。

忽然间,一个葛衫的身影从街角掠过,那人手中仿佛抱着一个坛子,然而身法却是极快,只见人影在巷口一晃,便立时消失在茫茫雨帘之中。

街角的衙役一愣,还未等他反应过来,一抹鲜红的身影又紧接着掠过巷口,身形较方才那人更快,仿佛是追随那人而来,一掠而过。

年轻的衙役终于反应过来,冲上前去,到了巷口却又猛然顿住了脚,在那泛着清冷的雨帘之下,哪里还有半分人影?

“莫……莫不是撞见鬼了吧?”揉了揉因守夜而红肿的眼眶,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6-12 23:00)

 

    今天上飞信,忽然就看到了那自己用来做签名的半句——浮生所欠只一死。

    其实想换掉它好久了,按理说它不应该是我喜欢的句子。但一直就是舍不得。

    看着就觉得很累,心累。

 

    跟娘子抽风说我要卖号,要走就走的彻底,再也不回来。

    其实也是舍不得的吧。像是自己说了那么久离开也没有离开。到头来,却是自己也不明白自己要做什么。在想,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干什么。或许只是虚无。虚无的飘渺无所依。

    于是又开始越发贪恋以前,贪恋以前温暖,以前的信誓旦旦。而现在剩下的,大概只有决绝或者一些其他的东西。

    我想是我抛弃了很多人,所以很多人也抛弃了我,于是当我想回去的时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3-07 20:37)

    刚刚关掉游戏,忽而又想起了自己还有博这么个地方,点开网页跑上来,沿着原先做过的连接一个一个的看下去,不由得有一点恍惚,记得很久以前的自己是天天重复着现在的动作——追博追文。不知疲倦。

    而后回头再看看一直在程序里那个想删了很久却又舍不得删掉的游戏,觉得自己在游戏里浪费掉的时光是多么的无聊而又不值得。

    却一直割舍不下。

    我知道我一直是矛盾的,贪心的想要很多却又一次一次的告诉自己碰不得念不得爱不得怨不得。

    开着Q,但是却找不到任何一个可以说话的人。戴着耳麦听小楼的醉此间,陌生而又熟悉的旋律,却一点也没有当初的味道。

    或许一直都是我改变了很多,然而我自己不觉得。

    在游戏里面离了婚,终于有了那个喜欢了很久的“含笑饮砒霜”。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其实自己从头到尾都没有真正明白过自己的心意,但还是有一点眷恋,记得在假期里信誓旦旦地说要给他写个文,也始终不曾动笔。

    何曾几时,明明说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昨天是你似的第一天,本来那一天下午就想把悼文写出来,只是拖拖拖,便拖了很久,其实我想我写出来你也不会看到,只是还是要写的吧。虽然,我知道你一定不会喜欢这篇文的名字,也一定不会想看我都写了什么.

    笑,竹子你很有面子了,我的第一篇悼文,写给你。

    其实,我知道你并不叫竹子,也并不是不知道你真名,也知道,竹子是小狼的名字。

    但我还是像这样叫你,不仅仅是因为我叫惯了你竹子,还因为,你或许更希望我跟叫你竹子吧。

    你看,即使你为了她死掉,你死后,还和她脱不开关系。

    还记得那时候在流波认识你跟小狼,那时候我跟小狼都是天音,相同的XQ脸,相同的法宝,相同的衣服,那一次大概是星宿,后来的星宿,我便不再去费心的找队,而是跟你,小狼还有雪雪一起,后来我们才找到了一起组队的其他人,一如飘扬。

    那时候星宿的快乐,是我在诛仙里面最温暖的回忆,我想,我在游戏里面记得最深的便是45-85这一段时间的旅程,而这一段时间,一直是和你们度过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0-19 20:26)

情殇·慕清

 

当大红的花轿已到门口时,我依旧坐在我的房中,望着镜中的自己发呆,任凭门外的父母已经催了数遍。

此刻的我才明了,原来,即使是在我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刻,也可以如此的沉默。

我望了望身侧的凤冠霞披,那耀眼的金色在大红的底子上绣出翩迁的凤,精致而又华丽,不由得一怔。

我恍惚想起,那日刚拜入清越山庄的我,也是这般,被那耀眼的金,刺痛了眼。

 

我叫慕清,是清越山庄的弟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9-26 20:54)
标签:

军训

指尖流年

杂谈

分类: 指尖流年

于是今天军训回来,嗓子整个是哑的。

还记得前一天晚上是篝火晚会,那几天一直在下雨,即使不下雨的时候天也是阴冷的泛着灰白,而晚上却莫名的放了晴,因为在山上,星星也变得格外的清楚,这时候一个女生说“仙女座。”我们都是一惊。

顺着方向看去,果然看到一个“W”的形状,格外明艳。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星座,盯着望了好久,还记得上一次看到这么清楚的星星是和哥哥在草原上,那时的星星比这一次压得还低,仿佛近在眼前,却从未这么清楚的看到过星宿。

心中莫名的就有些激动。

我们围在火堆旁边,一边有教官在旁边帮我们加柴,三个学校围在一起——音乐学院附中,卫国,还有我们六十六。明明是很冷的天气,到了最后却浑然不觉,那时候我们喊口号喊的嗓子已经很差,但还是叫的很疯。火光冲天而起的时候,大家都兴奋的不得了。

于是便听见旁边班级的同学说他终于找到了凤凰涅盘的感觉,我们的军训基地是在昌平那边的山里,风一吹,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8-16 15:11)
标签:

杂谈

分类: 指尖流年
    我想我忽然就抽了,想到这样一句。
    于是回忆起一些人。
 
    幼儿园朋友。
    我只是记得,在幼儿园里,我和她很好很好,那时候她大概是比我高一点的,印象里她还是穿着白色的裙子,笑得很好人。
    还记得我那时候很任性很任性,然后她就常常在我后面安慰我,只是我现在连她的名字也记不得,只是依稀有那么一个影子。
    于是我想我真的很冷漠。
 
    瑶。
    和她认识也是很久远了,记得当初我认识她还是在舞蹈班。那时候家住的很近,常常约了一起。直到因为她搬家和她分开为止整整是七年的时光。
    整整七年。
    那七年里所有的空白都是和她一起,大段大段的。以至于到了最后离开的时候花了很长的时间适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4-27 20:21)
标签:

文化

分类: 指尖流年
    累死累活的熬到了初三,终于在昨天开始痛下决心的断网,尔后忽然发现网络对我来说简直是重要的不能再重要,现在每到闲下来就开始想着聊天,动画,游戏一类乌七八糟的事情,然后被N个人痛骂不务正业,差一点崩溃……
    以前也下过N百次决心决定不再碰电脑。。。只是后来都无一例外的成了耳边风,不过这一次是在老妈,老班,死党阿月的威逼利诱下心痛的封了鼠标和键盘,才又一次的肯定——这一次是绝对玩不了了。
    不过这个举动让我到现在还是很痛心。。。一个月啊整整一个月,让我不动电脑,还不如直接杀了我干脆。
    刚才到Q上换了签名。。。一边写还在一边想到6月27号的时候我怎么补偿我这一个月都没碰电脑的损失。。。然后就变得很兴奋,心想:“不就是一个月么,很好过的……”终于有一点平衡。才恋恋不舍的关掉了Q,然后思量着怎么更新,然后发现自己现在已经很倦怠博了,平时连上都很少,开始心痛这个花了很多心思的地方,还记得前几天在群里蝉姐曾评论我为“资深潜水员。”有一点汗颜。
   看了一下日期,4月27号,之后想起我第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很早以前就已经答应了秋儿师姐的文,后来拖了很久,才答应要在她过生日的时候码好,送她当生日礼物。直到前几天终于累死累活的把慕清的番外弄了出来,无奈却因为是手稿的原因不得已又拖了好久。。。而且,直到现在也没有完全打出来。
   到了现在则是变得很郁闷,本来明明答应好3月27号交稿。。。却不得已又拖了一天,然后又被老妈老班逼到发疯,只好先交一半稿子。。。
    不过这一半稿子看得我还是有些热泪盈眶,毕竟是在课上一笔一划的写出来的稿子,终归是要比在电脑上飞快敲出来的感情深厚的多。。。
    如果师姐和筒子们觉得太少。。。尽管在下面拍砖好了,我会虚心接受。。。
    正文在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2-22 09:08)
标签:

杂谈

分类: 指尖流年
   
    最近几天嗓子一直处于报废状态,晚上睡觉的时候咳来咳去的睡不着,连带着胸口也开始痛。。。声音变得极难听,然后就干脆沉默,用唔唔啊啊代替一切。。。
   印象里,大概每年春天都会如此,然后硬扛着到小雨节气,就什么都好了,然而却事与愿违。
    嗓子拼命的疼。
   北京的天气从来没有像最近这么干过,还记得每一年的立春必定会有一场小雨,而今年,却意外的什么都没有。
    然后,蓦然发觉,原来变化的不仅仅只是天气,连心情也连着变化,这个假期里的日子几乎都是半睡半醒半米糊的状态下度过的,连博客也变成了荒芜的状态。
    再跑上来,却忽然觉得陌生。
    
    闲着无聊,和师父她们一起开始诛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