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一到夏天,习惯听些能给人清冽感受的音乐。眼下是三伏天,溽热难耐,又想起前些年夏日里听的那些“消暑”音乐,比如欧洲的神秘园乐队(Secret Garden) ,比如日本的久石让,还比如这首词曲均出自蒙古族作者之手的《天边》。

    “天边有一对双星,那是我梦中的眼睛。山中有一片晨雾,那是你昨夜的柔情。我要登上登上山顶,去寻觅雾中的身影。我要跨上跨上骏马,去追逐遥远的星星星星……”

    《天边》旋律深情飘逸,意境静谧深沉,这似乎是所有草原音乐共有的灵魂。歌中有草原,有雪山,有箫声,这使得《天边》天然有着一种功效,什么时候听它,心都能在霎那间静下。这时,最好什么都别做,只静静享受这缕歌声好了,它如一股凉爽的草原微风,将听歌人的情绪瞬间带离一切烦嚣,晃晃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不久前,和七八十个大学同学匆匆走了一趟湖南。抵达湖南的当晚,同学们去K歌,有人唱起《故乡》,几句唱过,独唱变成大合唱。“天边夕阳再次映上我的脸庞,再次映着我那不安的心。这是什么地方依然是如此的荒凉,那无尽的旅程如此漫长……”总有那么一些歌,不管什么时候听,都能让你心绪难平,甚或轻易勾出你的眼泪。《故乡》就有这样的能量。

    同年级湖南籍同学众多,在这次湖南聚会前,关于湖南的话题,在大学群里热火朝天讨论了个把月,湖南名人、湖南风景、湖南美食、湖南方言大PK……话题几乎天天推陈出新。

    每个人都有故乡,这是《故乡》在哪里响起都会引发全场合唱的理由吧。就说那位半夜高唱《故乡》的男生,30年没回自己的出生地常德,再回来,身边是20多年前朝夕相处的同学,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不久前有一首歌的音乐链接,在我所在的多个微信群里被频繁散播。

    歌名是简简单单四个字,《当你老了》,歌词似曾相识,旋律不疾不徐。“当你老了, 头发白了,睡意昏沉……”贴得到处都是的音乐链接,一下冒出好几个版本,从歌手莫文蔚、李健到歌的作曲者兼原唱者赵照。关于这首歌,热议李健版本莫文蔚版本赵照版本孰优孰劣的,激辩赵照究竟有无歌词署名权的,一时间好不热闹。

    事实上,这首《当你老了》一夜蹿红,是在2014年,某档选秀节目中。它博得评委的一致青睐,被网友称为“2014年最走心歌曲”。但这并非《当你老了》的首次亮相,早在2012年8月,它的MV上线两周,点击率就有数十万人次。羊年央视春晚,歌手莫文蔚以它惊艳亮相;没过两天,一档音乐真人秀节目中,音乐人李健选唱了这首歌,得了那一期的冠军。

    《当你老了》的歌词,让我觉着似曾相识,是因为,它改编自爱尔兰诗人叶芝那首脍炙人口的同名诗歌“When you are old” 。“多少人曾爱你青春欢畅的时辰,爱慕你的美丽,假意或真心。只有一个人还爱你虔诚的灵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这个隆冬到来之前,我时常去住所附近的公园快走锻炼。锻炼时段,每每是黄昏。随身带个小收音机和手机,“匣子”里的乐曲或歌曲,成了快走过程中的最好陪伴。有天正走着呢,远远看着西边浅橘色的太阳一点一点在地平线消失,天色一点一点暗将下来。这时候,突然想起一首歌,《黄昏》。

    找到《黄昏》这首歌,把它放在朋友圈和微群里,有朋友回复说,这歌深情委婉,适合有故事的人听。是这样的吗?

    《黄昏》,台湾著名音乐制作人周传雄作曲并演唱。它像一颗子弹,一下子把我击中,那旋律,那歌词,嘿,总之,我给听傻了。

    “过完整个夏天,忧伤并没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秋天是北京最美的季节。刚过去的秋天,我经常美滋滋地跑进北京二环内的城区,来一趟“袖珍旅行”。“袖珍旅行”最常去的,是城区里那些硕果仅存的胡同。胡同深处,左边也许是大门紧闭的高墙大院,右边可能就是门脸破败的小饭馆;这边,午睡刚醒的老街坊正互相打着招呼,那边,三轮车悄无声息从你身后蹭过吓了你一跳。

    走在这些胡同里,自然而然想起何勇的那首《钟鼓楼》。“我的家就在二环路的里边,这里的人们有着那么多的时间。他们正在说着谁家的三长两短,他们正在看着你掏出什么牌子的烟。小饭馆里面辛勤的是外地的老乡们,他们的脸色像我一样。”歌词简单、真实、透明,三言两语勾勒的,正是京城各处胡同里最常见的琐碎。

    何勇成名于上世纪90年代,他与窦唯、张楚组成的“魔岩三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陈娉舒 《 中国青年报 》( 2014年10月28日12 版)

    一开始我是想写另外一首歌。可一想到要写它,心里就总是别别扭扭,有种时隐时现的胆怯。于是,我上网去翻找各种所谓的“热门歌榜”。一页接一页翻过,一个个歌名从眼皮底下无感地滑了过去,直到这一首,《朋友别哭》。

    这是一首喜欢了至少10年的歌。有日子没听了。在电脑上一遍遍回放它,那种因为极度喜欢以致不知不觉深陷其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那年的《贝加尔湖畔》

陈娉舒        《 中国青年报 》( 2014年09月16日12版)

因为一首新近才听说的歌,我整个人埋首于10年前七八篇旧文字的温习中。

歌的名字叫做《贝加尔湖畔》,一档火爆的音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在香港,我去了一个叫做梅窝的小渔村。虽是周六,走在梅窝村的林阴小道,也难得遇上几个人。那天的微信朋友圈,很多人在晒青岛、秦皇岛海滩人流如织的盛况。而在这个偏僻的小渔村,海泳设施一应俱全,海滩边烧烤公园里,若干老外在安静地烧烤、聊天,海滩上人影寥寥。

    坐在海滩边树阴下,海面就在眼前,闻着海水、海风的味道,香港电影《似水流年》的一些画面在脑子里模模糊糊浮现,影片结尾处响起的那首粤语歌,“望着海一片,满怀倦,无泪也无言。望着天一片,只感到情怀乱……”自自然然地在心底响起。

    《似水流年》是香港“新浪潮电影”的开篇之作,1984年秋公映。片子讲述一位香港女孩回到家乡潮汕地区的故事,影片中一派田园风光,情节似有似无,风格诗化。在1985年香港电影金像奖评选中,《似水流年》从影片到导演到编剧到美工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最近,微信朋友圈里突然流行起各地方言考试题,还美其名曰“六级考试”,北京话、东北话、广州话、成都话、衡阳话……不一而足,题目内容一个比一个“变态”。

    我试着做了北京话、东北话、广州话,均获得“五级证书”。答题感受是,北京话、东北话,难度一点都不高,几乎是顺手拈来,各自只错了一道题。而恰恰是我的家乡话之一,广州话,好几道题让我摸不着头脑。

    确实,我不习惯家乡话已经很久了。

    很难一句话说明白我的家乡话是哪一种。我的出生地是汕头,母语自然是潮州话(有一说叫汕头话)。10岁时,因为父母的工作变动,我来到广州,从此进入到跟潮州话完全“鸡同鸭讲”的另一个语系里。18岁来京上学,此后定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8-15 10:39)

    有一头1980年代德国门将舒马赫式“爆炸发型”的大卫·路易斯,哭得像个泪人,“我们想给全巴西人民带去欢乐,但我们让巴西人民失望了,对不起巴西人民。”

    依旧是这场1∶7的不可思议的比赛,依旧是北京时间的同一个血色清晨,巴西门将塞萨尔眼眶也是红的。这位几天前刚刚成功阻击智利队的功臣多次哽咽:“不知道怎么说……我们尽力了,德国队太强大了。”

    大卫·路易斯的泪眼,塞萨尔的哽咽,看得我眼眶发热。电视直播间内,著名足球评论员张路说:“我一直觉得路易斯的技术有缺陷。但通过刚才的采访,我一下子喜欢上了他,他很真诚。”

    是的,在每一场赛事的终结时刻,你总能看到一个个这样真诚的男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