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置顶: (2017-01-03 21:38)




 
  昨天捣鼓了一晚,开了个微信公众号。新年伊始,算是为清零后的自己重新上路开个头吧
  微信公众号为:tphxlm
  公众号名为:临湖而居
  有兴趣的朋友可关注一下,以后每天写的字就先在这里发了:)
  祝朋友们2017健康快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3-24 09:01)
标签:

项丽敏

太平湖

分类: 诗·呼吸


我们已成陌生人
而青石板的街道还在

我们已成陌生人
而缠满藤蔓的廊桥还在

我们已成陌生人
即使在古渡口相遇
在落满雨水的巷子里相遇
也不再相认

而巷子里
青苔寂静的心跳还在
而古渡口
载过我们的那艘船还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3-18 19:24)
标签:

项丽敏

太平湖

分类: 诗·呼吸


1、
春天已经盛开
油菜金黄,是你见过的
最美的样子

2、
春天不需要形容词
不需要感叹词
你走进去,安安静静
不需要言语

3、
春天是相爱者的春天
也是孤独者的春天

是忧郁少女的春天
也是佝偻老者的春天

4、
我正走在春天的路上
一个人

我正走在老去的路上
一个人

5、
踩着雨水的节奏
走在油菜花中间

突然想跳一支舞

在这么好的春天
突然就想跳一支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3-13 12:11)
标签:

项丽敏

太平湖

分类: 诗·呼吸



我生活在一座虚构的村庄
我的名字是虚构的
我的模样是虚构的
我的父母,我的童年
以及装下这些的老房子

我在虚构中去过很多地方
遇见很多人
虚构痴迷,虚构心碎
虚构火焰与陷阱
也虚构了所爱之人的容貌
虚构了他们给与的
那么多的生与死

我在虚构中度过不存在的光阴
不存在的四季
我虚构得那么认真
把你从不曾见过的花儿、
湖水、月光,反复描摹
放进最终归于空白的
纸上的一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项丽敏

太平湖

分类: 诗·呼吸

《山中》

山中就是这样
不闻车马
只有古老的流水
蝉歌与鸟鸣
 
紫花满径
无需知道它们的名字
树影婆娑
我们的影子也在其间
 
石阶上坐青苔
林子里躲松鼠
小蘑菇戴着雪白的贝雷帽
落叶间散步
 
——那么天真
多像最初遇见的你
还没有爱过
没有在大雨中哭泣过的你



《愿》

我只是想看一场樱花盛事
看它在三月铺满天空
像雪片,像我以最好光阴书写
却从未示人的句子

我想看它们如何打开自己
天真的,优雅的,寂寞的,忧伤的
全都绽放,用痛苦也用欢乐的火焰
燃烧这人间

当它们落下,纷纷如雨
我希望这世界静寂无人,唯有你在身边
我们无需拥抱,也无需话语
手握着手,紧紧的

把掌心的热传给对方,以此抵挡
美与死亡在瞬间降临的苍凉



《原形》

一入森林,我们就现出原形
长出兔子的耳朵、尾巴
在青苔上蹦跳
长出麋鹿的犄角、眼睛
沿着山涧奔跑

会唱歌的人变成了知了
会跳舞的人变成了蝴蝶
还有一些蝴蝶是相爱的人变的
它们总在一起,卿卿我我
须臾不能分离

一些人还会变成植物
变成野凤仙和曼珠沙华
寂静地开着花朵
如世外仙子,不染尘埃

唯有那些大树是我们变不了的
柳杉、金钱松、银杏、罗汉松
每一棵树都是一座古庙
每一棵树都是一个郡国

树身里住着长生不老的神仙、菩萨
住着逝去的祖先



《曹家庄》

枣树上的枣子已经摘过
柿子树上的柿子正在转红
石榴树上的石榴已然开口
 
沿阶入村
有婴儿的晨哭从窗中传出
随后传出妇人的哄慰
极轻柔
 
厨房里,有刀切砧板的声音、
砂锅里蒸腾的沸声
 
年轻的农夫从后门走出
见我,笑问:有事吗?
我笑答:
没事,随便看看,这个村子真好
 
如果此时
能从一扇门里走出我的亲人
对我说:
回来啦,饿了没有?吃早饭吧
——该有多好



《入秋》

须有几场无眠的雨,才能走进秋天
须要被风吹薄,吹凉
吹弯了腰,才能走进秋天

鸟声已经稀了,虫声入了床底
爱过的人渐渐沉默,声音消失雨中

我的声音也在消失,像夏蝉被蚂蚁噬尽
我的声音早已消失,樱花落下时



《白露即景》

傍晚,一只蜻蜓飞在湖边
它飞的那样低,就要碰到水面了
就要碰到水面的天空
和天空里飞的另一只蜻蜓

那只蜻蜓多像它啊
像它那么小,那么孤单
以薄翼背负暮色
在凉下来的空气里急切地飞着
想要冲出什么,又始终不能



《疼痛》
 
像是突然降临
又像在你的身体里隐藏很久
它们从看不见的罅隙钻出
揪紧你——
暮色四面围拢
 
天暗下来了
你看昏鸦负着夕影,已在归途
之后将有一个漫长的黑夜
偿还那被烈日
耗尽的白昼



《百草枯》

百草枯善于伪装
装在白色瓶里像牛奶
装在玻璃瓶里像果汁
也像可乐
那种全世界孩子都爱喝的
泛着泡沫的饮料

百草枯不止一个名字
有人叫它“除草剂”
有人叫它“野火”
记得小时候读过的唐诗吧: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而它最直白的名字就是“农药”
一一难以生还的剧毒
无论装在什么瓶子里,所指示的方向
就是灭绝
就是死亡

有人统计过吗?
自它诞生,泛滥于世
曾杀死过多少沉默的野草?
又曾杀死过多少野草一样
匍匐大地
无法喊叫的人们?



《青苹果》

在秋天
红苹果的红是迷人的
香气浓郁
多么甜

而我更喜欢
另一边的青苹果
即便熟了
也保留着一点硬
一点涩

仿佛与这个世界
总有一些远
与陌生
 
一些不愿讨好什么的
拒绝



《静默》
 
此时更愿意静默
在金色旷野里坐着
倾听庄稼波涌
 
让脚步停下来
让到达果园的秋天停下来
或者缓慢一些
在收获的角铃摇响之前,不妨
让霜风再吹几遍
 
所有的触须依然伸展
保持着敏感,脆弱
与新鲜
它们的方向是同一方向
向着大地的心脏
 
露水那么透明,颤动着
悬于一线



《夜歌》

路灯睡了
湖水睡了
水里的鱼儿也睡了
 
我们坐在湖边
像两块石头
睡过去又被什么惊醒的石头

我们坐得不近也不远
伸出手就可以摸到对方
摸到对方身上的青苔
雨水和月光

但我忍住了自己的手
你也忍住了

只有蟋蟀和秋蛉在不停叫着
寂寞又欢腾
像石头的心跳
像我们发不出来的那些声音



《荻花》

已是重阳,荻花又开了
波浪在风里泛起,银白一片

我跨过溪流
奔跑着来到它们身边
像孩子,回到久别的家园

多好啊,让凉风吹着荻花
也吹着我——把我们吹乱
分不出彼此的样子

多好啊,在这么多的荻花中间
头上的白发不用隐藏
心里的悲伤不用隐藏



《寒蝉》

日落前,它又有一次小小的死
小小的生

看着刚退下的蛹衣,那么薄
近于透明,它感到诧异
诧异之前的奔突,仿佛命悬一线

身体真是轻啊,此刻
就要飞起来了——多么幸福

在下一个黄昏降临时
还有一个黑夜,一个黎明
(它们是宁静的)

还可以在日出时与露珠约会、歌唱
在风里
抱紧一根枯枝



《哑巴诗》

一个哑巴在挖地(可以叫他农民)
一个哑巴在吃草(可以叫它牛)
 
还有许多哑巴,蹲在收割过稻田里晒太阳
(可以叫它们稻草垛)
 
空中的哑巴很小很小(叫它蝴蝶吧)
草丛里的哑巴很小很小(叫它蚜虫)
 
它们不知道自己的小么?
不知道有个眼睛很大的怪物,正盯着它
 
那个大眼睛的怪物一一就是我呀一一
(也是一个哑巴)
 
独自穿过秋天,走往寂静深处
走到白茫茫没有边际的雪的原野,不说话



《霜降》

起风了,起风了
明天霜降
天就要冷了

山里,许多声音在喊
喊得最起劲的是树叶
满山的树叶,拍着手掌

鸟儿们躲好了吗
小松鼠躲好了吗
还有山兔和狸猫
还有蜜蜂和蝴蝶

快回家吧,快躲起来
在天冷之前
躲到妈妈身边去
躲到风婆婆找不到的地方去

树叶使劲喊啊使劲拍着手掌
拍着拍着就落了
拍着拍着就到了冬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3-09 12:41)
标签:

项丽敏

太平湖

分类: 诗·呼吸

1、
木莲花开了
园子里到处都是钟声
又那么寂静

2、
木莲花开在惊蜇
天上的雷还没有响
地下的雷已经动了

3、
开一朵花要三天两夜
多么漫长
又多么短暂

一辈子开一朵花也就够了
一辈子將一朵花开成木莲的样子
也就够了

4、
满月之夜,木莲花会更加绚烂吧
月色也会更香吧

花的白与月的白彼此映照
互为灵魂伴侣
只有你,依旧是孤独的

5、
让一树盛开的木莲替你去爱吧
爱整个春天
或者只爱春天的三天两夜

让木莲的香气替你去你到达不了的地方
去最远的那颗星辰
或者一个人的梦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3-01 19:28)
标签:

项丽敏

太平湖

分类: 诗·呼吸

1、
枯枝上有细小的神
暮笛寂静
吹亮星辰

吹亮玉兰、柳芽、红叶李的蓓蕾
一盏
又一盏


2、
清晨有洒水车经过
尘世的味道多么新鲜

擦身而过骑单车的少年
旧时光的味道多么新鲜


3、
梅花落,山樱开
易碎的春天,不宜断肠

面对疼痛,我们咬紧牙关


4、
此时山中有一场大火
风吹树响

油菜花又升起十万亩金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2-26 11:02)
标签:

项丽敏

太平湖

分类: 诗·呼吸

春天,给园子松土
挖起一丛苔藓,看见
泥土中钻出一只小黑虫

片刻惊慌之后
小黑虫开始逃命
但它逃往的方向
真的安全吗?

那不过是另一丛苔藓
(而非原始森林)
如果我想玩恶作剧
轻易就能捉住它

此刻我就是它的上帝
也是它的魔鬼
决定生死,掌握命运
——只需捻动手指
就让它碎成粉齑

半分钟过去
(对小黑虫来说多么漫长)
它终于到达那里 
而我也低头,继续翻挖泥土
 
阳光催动万物
风在莫测的高处
寂静春天,生和死都在瞬间
——我打开布囊
撒下从秋天收获的花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2-24 18:22)
标签:

项丽敏

太平湖

分类: 诗·呼吸



1、
倒春寒
一种名叫诺如的病毒

未完成的文章
写不出字来的钢笔

已经开至末尾
却仍在枝头留下红萼的梅

2、
夜里忽然而至——
疼痛,高烧,失眠

通宵冷雨,生死疲劳

腹中有欲沉之船
十万吨石头在船上碰撞

3、
春天的疾病
和一场赴死的爱多么相似

床是一座孤岛
天地玄黄
疼痛是与你互证存在的情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项丽敏

太平湖

分类: 诗·呼吸



土豆发芽了
姐姐问
还能吃吗?

不能不能
妹妹说
你看那些芽
多像春天的尕娃娃

种到土里去吧
让它们生长
让它们开花

让它们在泥土里奔跑、
歌唱、写诗、做梦
就像我们这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2-15 08:58)


书橱里有对小瓷人,名字很别致,叫“对吻娃娃”。
八十年代末,对吻娃娃在年轻人中间很受欢迎,尤其受女孩子青睐。
最早看到对吻娃娃是在好朋友萍家。萍是我的旅校同学,和我长得很像,园脸,大眼睛,学生头。也许是这原因,从第一次见面就对彼此感到亲近,之后像姐妹那样处了好多年。
萍的对吻娃娃是她男友送的。在我们这班同学里,萍是最早就有男友的——初中毕业读暑期美术班时认识,比她大5岁,正在读师范。
萍的男友不仅给她买对吻娃娃,还给她写情书。几乎每周,学校的收发室里都有萍的情书,信封是美工笔写的,很漂亮的字体,邮票也很漂亮,看得出是精心挑选的。
萍总是拉着我一道去收发室取邮件。收发员的目光有些凌厉,在萍的脸上扫来扫去。萍接过信,双颊通红,又分明有着掩饰不住的春风。
我表姐也有一个这样的对吻娃娃。
对吻娃娃就放在她的梳妆台上。梳妆台的镜子上贴着大红的双喜剪纸。那年代,新娘的梳妆台上几乎都有一个对吻娃娃,象征着两人小世界的浓情和甜蜜。
每次到萍家或是表姐家,我都要盯着对吻娃娃看,目光简直移不开。我太喜欢这两个小人儿了,喜欢他们笨拙又可爱的样子,喜欢那略带异域风情又天真无邪的亲吻姿态。
对吻娃娃不止是无生命的瓷器、小摆设,而是我在那个年龄里对美好爱情所有的想象和期望。
我很想有一个这样的对吻娃娃。
没多久我也有了一个对吻娃娃,小小的,放在手心,刚好一握。
对吻娃娃是我自己买的——我已经等不及别人送,先给自己买上了。
我将买来的对吻娃娃放在小纱橱里。小纱橱是父亲给我的,放在我的房间里,专用来摆书。小纱橱是我最早拥有的私人物品,之后不久,我又有了一台收录机,记得是熊猫牌,放在小纱橱顶上。
小纱橱里的书大多是课本,也夹着几本别的书——星星诗刊、流行音乐、电影画报、港台文学等等。
对吻娃娃就放在小纱橱的角落,不留意是看不到的。
临近毕业的时候,同学和好朋友之间互送礼物,对吻娃娃成了礼物最热门首选。我收到一个对吻娃娃,比自己买的那个大多了,是萍送的。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对吻娃娃退出了属于他们的小时代——礼品店里再也看不到他们。蓝白两色的对吻娃娃,朴素又烂漫的对吻娃娃,永远那么小那么稚气的对吻娃娃,直到碎裂才能把他们分开的对吻娃娃——街面上所有的礼品店里再也看不到了。
我不算是一个惜物的人。事实上,对于物,我更多的是舍弃。当我离开一个住处的时候,总会留下一些物品,只带走极少的东西。
我甚至还有一种习惯,每隔半年清理一次房间,丢掉一些,送出去一些:买了之后又不想穿的衣服、多余的用具——将它们送给需要的人。
一些有纪念性的东西,为了避免引起伤感,我也会有意舍弃掉。人在这个世上,不能什么都留着,也不能什么都记着。舍弃和忘记,会让一个人活得轻松些,没有那么多纠缠和牵绊。
我慢慢成了一个拥有少量东西和少量记忆的人——是的,我连记忆也变少了——不知道这是不是和年龄有关,很多事情,我都不记得,见过一面两面的人,对我来说和陌生人没有区别。
但我买的对吻娃娃还在那里,还在我的房间,没有丢失,也没有被我舍弃。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弄丢他们。我曾拥有过的许多当时很喜欢的东西,后来都一一消失了,从我的视线,从我的记忆。单单他们——那么不起眼又容易碎裂的小瓷人,还完好的在着。
如果按人的年龄来算,我的对吻娃娃也已是将近而立之年的人了。
萍送给我的大一些的对吻娃娃还是被我弄丢了。我完全不记得是怎么丢失的——可以肯定的是,不是有意舍弃。我只舍弃那些会引起痛苦或不适感的物件。
不知道萍的对吻娃娃还在不在。她最终没有能够和读师范的男友走到一起——也是情理之中吧。人在年轻时拥有的美好,很难会终身都拥有。
表姐的对吻娃娃应该还在。表姐是惜物的人,几乎不会乱丢东西。但我后来在她家并没见过对吻娃娃,也可能被她收起来了——收在专门存放旧物件,不轻易打开的柜子里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个人资料
项丽敏
项丽敏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97,323
  • 关注人气:3,32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栏


《器物里的旧光阴》


购书请戳——> 当当

购书请戳——> 京东

购书请戳——> 亚马逊

购书请戳——> 淘书网




《临湖:太平湖摄手记》


购书请戳——> 当当

购书请戳——> 京东

购书请戳——> 亚马逊

购书请戳——> 淘书网





《美好的事物那么寂静》


购书请戳——> 京东

购书请戳——> 当当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