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置顶: (2017-01-03 21:38)




 
  昨天捣鼓了一晚,开了个微信公众号。新年伊始,算是为清零后的自己重新上路开个头吧
  微信公众号为:tphxlm
  公众号名为:临湖而居
  有兴趣的朋友可关注一下,以后每天写的字就先在这里发了:)
  祝朋友们2017健康快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问:我们都知道阅读的好处,也会在闲暇之余看一些书籍,也许是心浮气躁,并没有什么作用,我想请问您,对于阅读有没有什么好的建议和方法?

答:我没有特别好的建议和方法,只能说说自己在这方面的体会。
一、对书要有所选择,读自己最感兴趣的、最想读的书。
如果通过一部作品遇到一位喜欢的作家,就把这作家的书都找来,系统地读一遍。这样,你就能从这位作家身上获得充分的营养。
二、把阅读变成习惯,把喜欢的书带在身上。坐车的时候,等人的时候,随时翻开来读。专注阅读的人,无论你身处什么环境,都是一道风景,是很美的。
三、拿一支铅笔,如果读的书是你买来的,就在喜欢的句子和段落上划上横线,也可写下自己的感受。片言只语,随手写下来。让一本书留下你阅读的痕迹,这本书才真正属于你。


问:我喜欢写作,那么在这个浮躁的社会,我们该如何去写出这样的作品呢?或者说,我们教授学生写作和自己写作时,需要注意什么?关于这点有什么可以和我们分享的吗?

答:一个喜欢写作和喜欢阅读的人,首先是有耐心的、能将浮躁屏蔽的人。
事实上,写作就是一件培养耐心的事,也是将社会上的种种喧嚣与你隔开的最好屏障。
我也不是一坐下来就能写,看着外面的好天气好风景,我也有坐不住的时候,总是有那么多诱惑,让你定不下神来。这时我就会对自己说:先完成你的写作,把今天的功课做好,做完,再去轻轻松松的玩。
老师教授学生的写作和自己的写作还是有区别的吧,如果叫我去辅导学生写作文,我可能是不能胜任的。我想一个好的语文老师,不一定是在写作上有特别的写作方法可教授的老师,而是引导学生对写作产生兴趣,并且给予及时的鼓励和肯定。
我自己就有这样的体会,我之所以喜欢写作,是因为读三年级、四年级的时候,就受到了语文老师的肯定和鼓励,她让我感到,我是可以把作文写的很好的学生,是在写作上有天赋的学生。
初中时,我的班主任在自由活动课上常会给我们朗读小说,我记得他读过铁凝的《没有纽扣的红衬衫》,李存葆的《高山下的花环》,当时对我的影响很大。这小说写得多好啊,如果以后我也能写出这样的小说就好了。
虽然我后来并没有写出这样的小说,但这些对我走向写作之路都起着引导的作用,使我领略到文字之美,文学之美。也可以这样说,是这些老师,无意之中在我心里播下了最初的文学种子。


问:在当今快节奏的生活中,写作慢慢产业化,如何保持平和的心态去对待生活与写作?

答:一个人平和的心态往往来自于对名利的淡泊。如果把写作当做个人的爱好和表达方式,没有很重的功利心,那么它就不会受到外界影响。
你做你自己喜欢的事,你专心地把这件事做到令自己满意,不管外界如何变化都不动摇,不被打扰,在这过程中,你自然会获得心态的平和。
这是个快速变化的时代,如果你总想跟上时代的变化,适应时代的需要而不是自己内心的需要去写作,并想从写作中获取名利,那么,写作就会变成沉重的包袱,也就毫无创作的快乐可言了。
写作者能做的就是写好自己的作品。至于写作会带给你什么,那是老天爷的事。老天爷自会祂的安排。


问:老师常和我们说要学会观察生活,我观察到的内容却不知道怎么表达出来,应该怎么办?

答:最好的办法是写一封信,这封信的收件人可以是你无话不谈的朋友,也可以是一个虚拟的人,或者是你自己。
你用写信的感觉和方式,把你观察到的事物、你想要讲述的内容,写下来。
我们在给好友写信时通常都是很真诚的,不会端着架子。好的信件就是好的文章。
你也可以设想和一朋友面对面坐着聊天。我经常用这样的感觉写文章,这会让你很容易并且是很放松地进入写作状态。
如果你对自己说,我要开始写作了,我要写一篇非常好的文章,那么,这反倒会让写作变得不自然。
做很多事都是这样,越放松越自然,越自然就越容易进入状态。


问:读了您的《临湖》,我感受到四季之景、晨暮之光、生活之美,处处透着安静和诗情画意。安静也是一种力量,你的力量来源是什么?

答:当你按照自己的想法,按照自己的计划,有规律地生活并完成每天的工作,你就会获得对自己的认可。你对自己感到满意,你也就会得到内心的安宁。
写《临湖》一书,对我个人来说意义非常重大,并不是说这部作品有多么杰出、优秀,而是在写的过程中,我每天都会走到自然中去,有意识地去观察、发现,感受大自然的一切。人在大自然中最接近自己的本性,最敞开的、放松的、真实甚至是天真的,当你用心去感受大自然,仔细去观看一滴露珠、一只昆虫,你会觉得自己也变成了其中的一份子,是无数露珠中的一滴,你的喜悦也变得特别明亮,简单透明。
当你每天都能感受到身处大自然的喜悦时,其实也就如同在接受宗教的洗礼,你的内心就会变得特别宁静,宁静而柔软。


问:您在创作《临湖》书籍的时候,最初灵感是什么?或者是哪些触动让你写出了《临湖》书籍?读完《临湖》,一直有个问题萦绕在心间,在你的心目中自然与生命有着怎样的意义?

答:写作《临湖》之前,我已写了几年散文,都是零碎的没有系统的写作,这样的写作看似自由,但你写完一篇后就不知道接下来该写什么了,甚至会感到没有什么可写的了。
而《临湖》是有主题有系统并且是每天都在生长的写作,它的主题就是自然,系统是一年四季。自然是丰富的,每天都在变化,这样我就每天都有新的内容可写,就像釆花,只要你走到野外去,就可以釆一大把花回来。
写《临湖》也是受我当时阅读的自然类书籍的启发,当时阅读的书有梭罗的《瓦尔登湖》,普里什文的《林中水滴》,和德富芦花的《自然与人生》。这些都是自然经典,也是我百读不厌的书。
写《临湖》也因为我就生活在湖边,湖是我身处的环境,湖边的事物也是我熟悉的。
自然与生命有着怎样的意义?我想所有的生命都离不开自然,生命的孕育、生长,都脱离不了自然的环境和土壤。他们就像母亲与孩子的关系,要想有健康快乐的孩子,那么母亲首先得是健康快乐的。
我们现在提倡环保,提倡绿色低碳生活,就是因为我们已经意识到自然已遭受到很严重的破坏,而这破坏导致的结果就是每天都有物种消失一一永久的从地球上消失。这物种就是生命,就是人类的兄弟姐妹,要想保护生命继续生存下去就得保护自然,自然与生命是相互依存的关系,自然的意义,就是人类之所以存在并且能够更好、更文明、更幸福地存在的意义。


问:您是怎样走上写作这条路的?

答:首先是从小就有阅读的兴趣爱好,读的多了就想去写。同样,读的多了也就使写作变得不那么困难了。因为阅读本身就是积累,是通向写作的台阶,是学习写作最好的途径。
写作是为了使我们更好的表达自己,表达自己的情感、思想、愿望。阅读与写作,打开了我们与外界的沟通之门,通过这扇门,我们了解和理解了更多,也让外界通过这扇门了解和理解了自己。
文学作品的写作就是一种艺术的创作了。其实我们每个人都有创作的欲望、表达的欲望,或者说自我价值实现的欲望,也是有创作天赋的。只是,有时候我们自己还没有来得及发现这天赋,这天赋就被迎面而来的种种遮蔽和掩盖了,但它并没有消逝,它只是沉潜在了我们的生命深处,像冬眠的动物。
当然有一些人,他们的天赋一生都在冬眠,没有被唤醒过,那么他就以为自己是没有天赋的了。有的人很早就显示出天赋异禀,我们称之为天才,或神童。而有的人,是在人生的中间显示出天赋的,比如我,直到快三十岁时才写作。其实呢,在这之前,我从来没有间断过阅读与书写的练习。而如果没有之前的这些,恐怕这天赋也就永远冬眠在我身体里了。


问:如何使文章充满感染力?写作文时,怎样抓住自己想写的重点?

答:当我们听一首歌,并被一首歌打动,感到快乐或者悲伤,那么一定是这首歌的旋律、歌词所表达的真情触动了我们的内心。
写作也是这样,要想文章有感染力,华美的修辞不如真情的表达。真情实感是很重要的,独特的发现是很重要的,有了这两样,再加上修辞的运用,就会是一篇有感染力的文章了。
你最想表达的内容就是文章的重点。如果你担心自己的写作跑偏了题,写着写着就脱离了你想表达的内容,那么,就把这内容用一两句话先写下来,做为文章的提纲,写在前面,或者干脆把这重点变成文章的标题,围绕标题展开书写。


问:灵感是怎么来的?如何优美的运用修辞手法?

答:不止是写作需要灵感,很多事情都需要灵感,尤其是有创造性的事,比如绘画、作曲、科学发明等等,包括做手工,做一道菜,也需要灵感。
要获得灵感,你首先要有敏锐的感受力,要善于捕捉。有人把灵感比喻成一道闪电、一只急驰而过的鸟,这是因为,灵感的到来和离去都是急速的,我们要做到的是,要善于发现、感受,并及时抓住,那么灵感就会成为你创作的那朵火苗。
要想优美地运用修辞手法,首先还是要了解和掌握这些修辞手法的特征,这还是需要从阅读中获得,阅读优秀的作品,阅读经典,在潜移默化中掌握修辞的运用,再通过不断地写作练习加强修辞的运用。

 
问:在写作时能不能适当添加一些合情合理,但有点虚构的内容?

答:所有的文学写作都有虚构的成份,包括散文。因为当我们提笔写作时,对于写什么不写什么怎样写是有选择的。两个人写共同生活的一天,或者童年共同的经历,写出来后肯定是不大相同的。但虚构不同于子虚乌有,虚构是为了更贴进真实。所有的虚构都来自于真实生活。


主办方: 黄山太平国际实验学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4-18 19:53)
标签:

项丽敏

太平湖

分类: 诗·呼吸



饶舌的鸟,斗嘴的鸟
喜欢唱歌的鸟
它们多像我乡间的亲人啊

像大伯母、姑妈
还有一起长大的
名叫芳芳的姑娘

早已不在世的亲人
在生前
也是这么喜欢热闹啊

喜欢在太阳下山时
捧着饭碗,聚在门前
如同此刻
聚在一棵树上的鸟儿那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4-17 12:27)
标签:

项丽敏

太平湖

分类: 诗·呼吸



山中
一只春笋从台阶里钻出来
将台阶裂开,分成两半

像蚕咬破了茧
像一个人从坚硬的囚笼里
穿墙而出

一只春笋
在一天天的生长里
破开了压在它头顶的水泥牢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项丽敏

太平湖

分类: 诗·呼吸



许多年了
眼看着它慢慢长大
分出枝桠

枝桠上长出叶子
叶子上爬满虫子

捉不尽的虫子啊
留下许多洞

疼痛,一年比一年密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4-07 20:05)
标签:

项丽敏

太平湖

分类: 诗·呼吸




林子绿了
小河对面
春蝉的鸣声又响起了

多么相似的时光
你想起去年,前年
想起更早的那些春天

什么都改变了
与你一起听蝉的人
消失了

只有蝉声还在
提醒着
人间,什么是易逝的
什么叫做永恒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4-05 18:50)
标签:

项丽敏

太平湖

分类: 诗·呼吸



 

“就当是我们父女的一次旅行吧”
每次陪父亲看病,我都这么想

真奇怪啊,只要这么一想
父亲的病就不那么可怕了
病房的味道也不那么难闻了

这么想的时候,我甚至会感到幸福

感到菩萨就在身边
面容温柔,慈悲,在荒草遍布的心里
洒下甘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4-04 20:14)
标签:

项丽敏

太平湖

分类: 诗·呼吸



这是父亲第一次给我拍照
不知道父亲拍我的时候
心里想了什么

当父亲举起手机时
我突然不敢转过脸
面对他

从我脸上
父亲会看见他担心的东西吗?
会发现自己的孩子已经如此陌生
并且也在变老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4-02 20:29)
标签:

项丽敏

太平湖

分类: 诗·呼吸



在回家的路上遇见落日

仿佛一位亲人
因牵挂,而在道路的尽头站立

目光温暖地
等着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4-01 19:32)
标签:

项丽敏

太平湖

分类: 诗·呼吸


昨天夜里起风了
大雨滂沱
打落香樟陈旧的叶子

多么神奇
老樟树变成新樟树
只需一个坏天气

如果我的父亲也能这样
该有多好

在春天的风里站着,吹着
就能去除满身的病叶
返回昔日的年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1、
  早起有雨。细雨,只下了一小会,地面也没淋透。很快太阳就出来了,带着一团水汽,像刚泡过温泉的少年。
  勃鸪鸟的叫声比前几天更高昂了。
  风真暖。甜蜜的小骗子,对着万物的耳根轻轻吹气,不停劝诱:天气多好,快发芽吧,快开花吧。
  阳台下有三株梅树,四株红叶李,两株桂花树,一株桃树,三株白玉兰。
  还有一大片小叶栀子。
  这时正开花的有梅。白玉兰已脱去毛茸茸的外衣,就要开了。桃树和李树也已鼓出青春痘样的苞芽。
  “是风把这些树的苞芽吹鼓起来的。”我听到一个声音在说。
  园子里有很多麻雀。麻雀好凑热闹,手机里的音乐一打开,它们就聚拢过来了。阳台下那么多树,它们硬是要挤在一棵李树上,乍一看,还以为树上结了好多褐色果子。
  红叶李是离阳台最近的树,有两根枝丫已伸到阳台上,触手可及。
  我每天都会对着李树看一会,看它们比昨天是否又有了一些变化。
  “不着急啊,慢慢长,慢慢开花,春天才刚刚开始,不要着急啊。”

  2、
  雨水这天没有落雨。
  自立春后,晴日较多,少有雨天。
  半月前栽的早竹叶子泛黄了,拎了一桶水下楼,给它们浇上。
  给一边的李树也浇了些水。李树的芽苞已经泛红,两个三个地挤在一起,微露小花骨朵的端倪了。
  给李树浇水的时候有一种奇妙的感觉,觉得李树很开心的样子,在微笑。应是幻觉吧。也不一定。也许李树确实在微笑,感受到一种特别的情意而微笑。
  如果李树有耳朵,有听觉,就知道我决定把居所安在这里,是因为它们。
  “我喜欢这些树。”去年八月末,第一次随中介看房时就脱口而出这句话,毫不掩饰一见倾心的欢喜。
  我喜欢这些树,喜欢房子的阳台对着这些树。为此我很快做出决定:买下这房子。我的余生将会住在这所房子里,与这些树为邻,为至亲好友。
  人在这世上,除了与生俱来的血缘至亲,还需要别的亲密关系,彼此交流、信任、依赖,相互欣赏和滋养。
  这种亲密关系可以建立在人与人之间。也可以是人与动物之间。也可以是人与植物之间。

  3、
  午后的阳光照在李树的枝条上,给枝条镀了一层金。
  风吹过来,金色的枝条摇摆不停,仿佛要抓住空中的什么,拥抱住什么。
  李树的枝条有很多幼枝,一根根戳在那里,如同鱼骨,使李树看起来并不那么随和。
  这些鱼骨般的刺是李树特意生长的武器,为保护果子而生长。只是这些刺的威力并不大,并不能使鸟儿们望而生畏,止步树前。
  当然,现在的李树还没有长出叶子,刺都裸露着,稍加小心就能避开。等叶子密密地长出来,掩藏住那些刺,鸟儿们想钻进去啄食果肉,还是会吃一些苦头的,免不了会被扎一下。
  这些刺并不会危害到鸟儿,不会让它们受伤。这些刺只是让鸟儿们知道,浆果是自然对它们的馈赠,但也不是那么随便就能吃到的。
  付出一点疼痛的代价,也会使得浆果的滋味变得更为美妙吧。

  4、
  鸟儿也是树的果子——会飞的果子。树长到哪里,鸟儿就会飞到哪里。
  一棵树若是没有鸟儿的光顾是寂寞的。一只鸟若是没有树来栖身,是可悲的。
  这个小城的树正在减少,鸟儿也在减少。
  我的旧居在一个老小区,也曾有过许多树。到了春末,一些爬藤植物——牵牛花、五角星花、凌霄花会顺着树身爬上去,爬到高高的树枝上,再垂挂下来。夏天的早晨,从树下走过,稍不留神,就与一朵花迎面撞上了。
  也有人在树下围了篱笆,种上黄瓜、丝瓜、苦瓜、葫芦。
  瓜藤开花的时候,小区热闹极了。这热闹不是人声喧哗的热闹,而是植物生长的热闹,虫鸟鸣唱的热闹。
  后来老小区改造,要拓宽道路,树砍掉了很多,篱笆也拆掉了。
  经过改造的老小区确实比以前宽敞,但也失去了生气,显得更为苍老。

  5、
  让人痛心的是,一些活了很多年的老树,也因为某些愚蠢的原因被砍掉了。
  父亲居住的小区,道路边原有两排水杉树。没有人记得这些水杉是哪一年栽下的,活了多少年。水杉的高度和小区楼房一样高,住在顶层的人,推开窗就能看到水杉的树顶。
  水杉是季节感很强的树。二月发芽,三月幼芽发绿。四月五月,绿叶芽儿长出羽毛的样子。水杉的叶芽刚发绿时最为动人,我曾用绿色的星星比喻它们,但它们又比星星更为密集,莹亮,充满童稚的快乐和生机。
  到了夏天,这两排水杉就为小区搭起了一条绿色甬道,把烈日隔在外面,在路面铺下浓荫。每天下班,到父亲这边来吃晚饭,一走进小区,看着满眼绿荫,听着蝉歌和鸟鸣,心里像饮下清泉,有说不出的安恬。
  夏末时,水杉的叶子开始露出烈日灼伤的痕迹,泛出微黄。到了十月,叶子就全转黄了,继而转成金红。
  到了十月,水杉树也开始落叶了。
  水杉树的叶子像极了鸟羽,当它落下时,也像是在飞翔,在空中旋转着,轻盈又优雅。
  寒露的节气过后,水杉树每天都给地上铺上一条红毯。到了十二月,水杉的叶子落得更为细密了,如金红色的雪,洋洋洒洒,凌空而下。
  在我把这些当做风景、自然的恩赐,随着季节的变换欣赏和享受着的时候,有一天,却听到邻居们在议论一件事:很快就有人来砍掉这些水杉树了。
  “为什么要砍掉?”
  “落叶太多,麻烦,吹得家里到处都是,每天都要打扫。”邻居抱怨道。
  “树太高了,挡住了家的光线,还招来那么多知了,夏天吵得人睡不着。”
  “水杉树占了道,新买的车也没个地方停。”
  我站在邻居们中间,脸发热、发胀,身体却变得僵硬,冷飕飕的感觉从脚底钻上来。
  多荒谬啊,人是如此自大而荒谬的动物。
  “我反对砍树,这些树多好啊,砍掉它们是犯罪,要招报应的。”我冲口而出这句话,像喷出一口血。
  这句话太无力了,并不能阻拦砍伐的刀斧。过了几天,再走进小区时,看见水杉树全都倒在地上了。
  身体里有轰然而至的坍塌声,愤怒和疼痛的石头猛击胸腔,却无处投掷。
  是啊,我该把这石头投向谁呢?我也是人类中的一员,我不能惩罚自己的同族,只有和他们一起承受某一天终会降临的,自然对人类的惩罚。

  6、
  去年八月的一天,午睡醒来,我像突然被一只手按下了按钮,在沙发上迅速写了一则出售旧居的公告,发在本地较有影响的微信公号上。
  不到半小时,有人打电话过来,询问什么时候可以来看看房子。
  很快,看房的人来了。
  到傍晚,看房的人交来定金,定下了我住了十年的旧居。
  看房的人一月后就得住进来,在这之前我需要找到临时的住处,搬出去。
  我也需要给自己再找一处新居——也是后半生的安身之所。
  临时的住处是不用费神的,父亲的住处很宽裕,搬过去一张床即可。
  新居该安在哪里呢?
  我找来一张纸,写下自己对新居的要求,又上网查到几家房产中介的信息,给中介打电话。
  “小区要安静,楼层不要高,阳台外要有树。”我将我的要求告诉中介。
  阳台外要有树——当我对中介说出这个要求时,觉得自己像一只流浪了很久的鸟,再也忍受不了无绿荫可栖的生活了。

  7、
  天气这样暖,不到三月,阳台外的李树就该开花了。
  我已经为李树的花季做好了准备:在春节前装修好了房子,收拾干净了阳台,买了小茶几、草蒲团,好看的小茶杯。
  还特意买了新的旗袍裙。
  还买了风铃,挂在阳台上,风一吹就叮叮铛铛地响。
  我沒有为新居装防盗窗。
  我不想把房子变成牢笼,不想在阳台看这些花树时,与花树隔着一道道栅栏。
  陆续有朋友来看新居。“你怎么把房子买的这么远,生活多不方便啊。”
  我把朋友们领到阳台上,像介绍家庭新成员那样,把李树、梅树、桃树、桂花树指给他们看。
  “因为这里有树啊,我喜欢这些树。”
  “过不了多久李花就要开了,坐在阳台里就可以看花,到时请来喝茶。”
  每次,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都觉得李树在朝我微笑,就像我朝它们微笑一样。
  它们一定是有听觉的,就像树上的鸟儿一样,能听懂人语、音乐,能够像感受春风一样,感受来自人类的情谊,懂得彼此欣赏时静谧的光阴之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个人资料
项丽敏
项丽敏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05,170
  • 关注人气:3,33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栏


《器物里的旧光阴》


购书请戳——> 当当

购书请戳——> 京东

购书请戳——> 亚马逊

购书请戳——> 淘书网




《临湖:太平湖摄手记》


购书请戳——> 当当

购书请戳——> 京东

购书请戳——> 亚马逊

购书请戳——> 淘书网





《美好的事物那么寂静》


购书请戳——> 京东

购书请戳——> 当当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