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置顶: (2017-01-03 21:38)




 
  昨天捣鼓了一晚,开了个微信公众号。新年伊始,算是为清零后的自己重新上路开个头吧
  微信公众号为:tphxlm
  公众号名为:临湖而居
  有兴趣的朋友可关注一下,以后每天写的字就先在这里发了:)
  祝朋友们2017健康快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7-21 21:12)
标签:

项丽敏

太平湖

分类: 诗·呼吸

 

 《豆娘诗》

 

一只豆娘,两只豆娘,三只豆娘

红的豆娘,蓝的豆娘,青的豆娘

 

把田野变成天空

把稻禾变成森林

把忧伤的孩子变成快乐的天使

把孤单生着病的奶奶变成会飞的神仙

 

两个陌生的人相遇了

变成两个相爱的人

他们心里说不出来的话,都变成了露珠

 

那么多的露珠啊,那么闪亮

悬挂在一颗颗透明的心的旁边

 

2017.7.19

 

 


《夏日》

 

每一个清晨都是迷人的

当你拥有了另一双眼睛

愿意俯下身

让自己变成一株稻禾

 

在露水上行走

在穿过树梢的第一束光里行走

在那么羞涩又那么清新的

稻花的香气里行走

 

当你在心里放下世界

世界就走向你

当你俯下身,成为一株小小的稻禾

每一天都那么迷人

 

2017.7.20

 

 


《豆娘诗》之二

 

它的身体是轻的

飞行是轻的

又轻又安静

 

它轻轻地抱住一片叶子

像抱住自己的痛苦

抱住命

 

它抱住的那片叶子也很轻

很轻,没有依靠

压不住一阵风

 

2017.7.20

 

 


《夏日》之二

 

白鹭是静的

豆娘是静的

 

在两株稻禾之间织网的蜘蛛

也是静的

 

夏日清晨有着理想国的质地

一切都那么安祥

 

直到村庄突然响起炮竹

惊起了白鹭

 

直到静静飞着的豆娘撞进蜘蛛

织好的网上

 

2017.7.21

 

 


《夏日》之三

 

一天的大事

无非就是这些:

 

在天亮时出门

去赴田野的约会

 

用短暂的清凉喂养一首小诗

等候太阳下山

 

2017.7.21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项丽敏

太平湖

分类: 诗·呼吸



《一天》

早晨是柠檬味的
傍晚是橙子味的

从时间的罐子里取出它们
剥开,慢慢品尝

遇到一棵树,就在树下坐着
听风吹树叶的声音

遇到一只松鼠,就站着不动
把自己当做一棵树

遇到村子,就走进去,走到村子尽头
像从远方回来的人

一天就这样过去了
天空又递出一个橙子样的傍晚

所剩不多啊,罐子里的美味
但已足够安慰你的余生



《夜蝉》

万物默哑
在沉睡中
而总有一些声音
醒在那里

为寻求梦中
那片阳光之地
在暗夜长呤

燃烧肺腑
唱着灵魂永恒的歌



《阿黄》

老了,如果还是一个人
就养一只狗
一只黄色的狗

就像小时候养过的那只
仿佛它还活着
从童年的路上向你奔跑过来



《正午的阳台》

风吹着阳台上的衣服
吹着你的红裙子,绿裙子

吹着它们像吹一对姐妹
吹着另一些的你

晒满衣服的阳台多热闹啊
仿佛有许多人陪着你

那些衣服,此刻也很幸福吧
誓言一样的阳光,如此炽烈

仿佛会永久停留在这里,光与热
永不消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分类: 诗·呼吸

                        【同题诗·七月】|夏日曾经很盛大

 

   “主啊!是时候了/夏日曾经很盛大/把你的阴影落在日晷上/让秋天刮过田野”。(里尔克《秋日》) 写的是秋天,我们却用来纪念夏天,因为夏日过后就是盛大的秋了。

         2017/7/12

 

 

一个夏日的若干变体(205

史蒂文斯

陈东飙译

 

 

Ⅰ

 

说说鸥鸟吧说它们正在飞翔

在深蓝海面上的淡蓝色空气里。

 

Ⅱ

 

一曲音乐多于一次呼吸,但少

于风,次音乐如同次言语,

无意识事物的一次重复,

岩石与水的字母,可见的

元素和我们的元素的词语。

 

Ⅲ

 

山崖的岩石是狗头

变成鱼并跃

入海洋。

 

Ⅳ

 

孟希根上空的星,大西洋的星,

没有掌灯者的灯,你飘行,

你,一样,在飘行,无视你的航程;

除非在黑暗里,璀璨地加冕,

你就是那意志,倘若有一个意志,

就是一个曾经存在的意志的先兆,

那曾经存在的意志的先兆之一。

 

Ⅴ

 

海的树叶被摇晃又摇晃。

有一棵树,它是一位父亲,

我们曾坐在树下唱我们的歌

 

 

 

 

夏天

阿什贝利

马永波译

 

那里有像风一样的声音

遗忘在树枝间,它的含意

无人可解释。有人镇静地说着“以后吧”,

当你考虑着一件事的含意,并把它放下。

 

这时候,有足够的影子

几乎看不见,在一棵树地细枝间分裂,

一片树林,就像生活

在你我之间,在外面所有其他人中间分开。

 

逐渐变得稀疏的阶段跟随着

沉思的阶段。突然,消失的

不是一点儿,也不是含意或便宜之物,

只是疲倦的,不可忍受的热量,

 

漫不经心的结构同样加在

我们对自己所做的一切的幻想上:夏天,松针球,

松懈的命运帮助我们行动,用象征的微笑,

执行着它们过于精准的指令——

 

现在取消它们已经太晚——而冬天,

寒冷的星星在窗上啁啾,用宽容的姿态描述着

毕竟并不怎么伟大的这种存在状态。

夏天继续卷进来像一面陡峭的台阶

 

通向狭窄的水上暗礁。那时,

你停下,你指的是,这铁的安慰,

这些合理的禁忌?

那水中映出的脸,与你的脸相似。

 

 

七月

海男

 

七月,七月,满山坡的雨水
顺着沟箐往下流,它要越过坚硬的砾石,藩篱
去寻找西去的河流,再寻找东去的海洋

哽咽,自由,苍白的言辞
白茫茫的地平线
佛陀赐予我的磨难

七月,七月,视线中的雨水
靑筋般纵横出去的纹路
替我复述着前世,今生,来世的出路

舍下吧,舍下吧,为了一只未长出羽毛的幼鸟
我该拍击翅膀,去寻觅化石骨头上长出的
一粒粒神奇的种子。舍下吧,那些腐败的念想
我该挺过这一场场狂风暴雨,挺过
来自全世界的肃杀,以细雨拂面
舍下吧,亲爱的佛陀,继续迷离我牵引我吧

 

2017712

 

 

 

 

七月

项丽敏

 

七月开始于天亮前的雷声

开始于一场更猛的雨

 

浦溪河已经满上堤岸

而山中的水流还在汹涌

 

在七月,蝉声将变得盛大

——那是另一场洪水

日夜不息,冲刷你,淹没你

 

那也是更深的寂静

你和你的影子走在其中

天地之大,空无一人

 

201771

 

 

 

七月

郑亚洪

 

七月还没开始,你

拿出六月来哭泣。

 

云团将飞鸟运往夏天,

空气复旧得如一张白纸,

蓝衣裙在月光里弯腰,说

秋天会在一滴水里重生。

 

一目了然,我们来到世界的尽头,

一个在另一个身体里散步,离开

无疑在深渊里放一把孤寂的小号。

 

茉莉花阻止了一场山坡运动,

有人在海边等逝者

递送手绢。

 

七月和八月,

如同在幻想症里,那个人和那个影子,

剩下的漫游者,在尘埃里涤荡。

 

2017年6月19日

 

 

 

七月

 冰水

 

忽略暗夜里的针眼。青筋暴露,

白墙生疼。草裙子说起

自己的方言。两棵枝桠丰茂的柳树,

骨骼律动于迷路的地方。

 

老酒与麻雀相望。酒盅里装的是

度完的一天,身体剩余的草木,以及

另外一天。酒水轻盈了起来,

叫醒方桌上暗淡下去的

两个姓氏。

 

或者,他们就此打开季节

小声朗读:“请放下,所有的疲倦,

言辞和出生地。”他们要在流火七月

显影。他们相互打听血的流向。

 

2017712

 

 

 

七月

 郑仁光

                

七月托住腰部,不让

一年时光轻易都漏尽了

几枚针在空中悬浮

寻找可以刺探的空腔

 

庞大的数量很多时候都能显出优势

如同空地年复一年围剿森林

 

夏天又到了,我们一个个

白得像剥了皮的荸荠

请接受必死的秘密

请爱,这琐碎的不朽

  

201777

 

 

七月风暴

王孝稽

 

谁忽略了七月,谁就在热带风暴中

隐藏了一头饥饿的豹子。

一种事物突然消逝,最响亮的喊声

对准漩涡口

把一生放进去,做最大的一次赌注。

 

谁就此了结浮生?

歌者,不止于柔软的音符

催赶头顶倦怠的云,成群地飘移

为一种仪式而焦虑。

 

2017年7月8日

 

 

 

夏日的冷饮室

——致七月

昨非

 

一场风雨正在路上

在夏日的冷饮室

密闭的玻璃门内

小姐姐,你倒立在长椅上

在墙上展出你修长的美腿

还有冰冻的红趾甲

 

酷夏最适合留短发,你说

并把珍珠耳环摘下

放在玻璃小碟上

灯火下只有三俩顾客

就像巨轮驶过北冰洋

突然不清楚自己的意图和方向

 

你看上哪一块冰山

小姐姐,我可以帮你取下

用银制的小勺托着

放在你的酒杯

 

穿上冰镇的水晶鞋

你可愿意在南极的冰盖上旋转

要小心一点,嘘

一场风雨正在路上

一艘巨轮正在进行它的事业

当你完成一个抛举动作

落下,你还立在冰盖边缘

而地球也还在旋转

 

在第九十七页

他把手指挪到这一行

约拿正羁旅在一条船上

忽然风雨席卷

水手们把他团团围住

要把他扔下大海 --

以息神怒啊,小姐姐

这是另一章节

“我的肺腑啊,我的肺腑啊

我心疼痛”

耶列米书.哀犹大遭变灾

 

在夏日的冷饮室

他看到她收下双腿

起身,移坐在椅子一侧

乌发落在白纸一边

小姐姐,如果

你把红趾甲置在冰柜

三天三夜,然后

将这颗冰冻的樱桃放在舌尖

我肯定不敢用牙齿吞咬了,他说

 

如果温度再低点

墙上的挂钟会失去声响

时针会慢慢歪曲,并自行脱落

小姐姐,小心杯子倾斜

海水正漫过船舷

北极狐捂住了自己的心脏

不敢把前爪伸出

那就躲在我的睡袍里吧

让我在甲板上哭出 --

可否借用你的细腰

让我看到自己渺小的一生

 

这时一只海鸟的身体

在狂风的桅杆上折断

巨浪滔天,烛台倒了

船上的祭坛,也被撕裂

小姐姐,爱你就是要你死灭

 

这是夏天的冷饮室

风扇在慢转

如果温度再低一点

顾客将永远不会走出

我忽然想起多年以前

暴雨刚歇,他说

她从我怀里转过身去

就像一个陌生人

突然发现自己的影子不见了

 

当然,这一切

发生在很久以前

你是否听说,小姐姐

玛丽亚投宿在夜晚的乡村

她把衣袍挂在迷迭香花枝上

第二天它就变成紫色的了,他说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7-07-09 17:57)
标签:

项丽敏

太平湖

分类: 诗·呼吸


《溪流边》

溪流边,又见那树合欢
过去好多年了,它还在开着花
它是一直在开着花吗?

和第一次看见它时不同
这次,我站在它的外面
中间隔着墙

和第一次看见它时不同
这次,我独自看它
远处的山还在,云的倒影还在

只是再也没有那虚幻
又迷人
让人想纵身跳进去的月亮



《午睡》

疲倦了
就合上眼睛
忘记这个世界

绿树浓荫
夏昼长
没什么舍不得

至少还会醒来
起身去看长河
落日正圆



《暮晚》

光替你说出了明亮的部分
尚未说出的交由蝉鸣



《月》

水中月,天上月
世间之美无非如此

或者幻影,或者遥远



《家园》

一朵云在黄昏的光里认出故乡
那是你从未离开过的家园



《雨天》

忽而起风
将帘子抱着舞来舞去

看见这一幕的你
忘记自己原本想干什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项丽敏

太平湖

分类: 诗·呼吸


《风孩子》

一群风孩子
从阳台钻进来
钻进纱帘

外面在下雨
让我们进来躲躲吧
风孩子说

可是风孩子
多调皮啊
在纱帘里玩起了躲猫猫

可是纱帘
多开心啊
拉着疯孩子的手
飞得那么高



《声音》

一朵花在开
开一天,又开一天
开了很多天
还和第一天那样
干干净净地开着

“明天还要继续啊
替我们开着
看着这样明亮的世界”
天黑时,一朵花又听见
这些声音

那是来自地下的声音
是没有来得及发芽,长大
变成花朵的
种子们的声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7-07 12:26)
分类: 诗·呼吸


“人类的末日就要到来,
在一百年内。”霍金说

又怎样呢?
就算今天就是末日
我仍要在清晨穿上新衣,去野外
和今天的花草约会

萱草,柳叶菜
木蓝,益母艾
露草,小凤仙

一路上我叫着她们的名字
一路上她们点着头,说你早、
你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7-07 10:37)
标签:

项丽敏

太平湖

分类: 诗·呼吸


 

她不说如何经历了自己的黑夜

她只是开着花,把香气

使劲倾吐

 

在清晨,大雨之后

在一株拦腰折断的大丽花旁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7-05 18:16)
标签:

项丽敏

太平湖

分类: 诗·呼吸




夜里下的雨
到天亮就停了
像悄悄到来的人
又悄悄离开
可我还是听到
熟悉的脚步声啊
沙沙沙
沙沙沙
一会儿近,一会儿远

如果是你多好
如果是你多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7-03 10:29)
标签:

项丽敏

太平湖

分类: 诗·呼吸



《七月》

七月开始于天亮前的雷声
开始于一场更猛的雨

浦溪河已经漫上堤岸
而山中的水流还在汹涌

在七月,蝉声将变得盛大
——那是另一场洪水
日夜不息,冲刷你,淹没你

那也是更深的寂静
你和你的影子走在其中
天地之大,空无一人

2017.7.1



《在自己的故乡漫游》

在自己的故乡漫游
像一个从远方到来的旅人
对每一天的所见,抱以新奇

屏住呼吸,聆听那与黑夜
一起醒来的声音。也聆听自己
内心深处流淌的泉水

爱河流尽头的山,爱云端之虹
——俯下身,爱脚边一株无名的
雨水中开花的野草

正视你的周围
正视那些普通的、庸常的、凌乱的
不要避开,不要偏见

接纳它,就像接纳不完美的世界、
残缺的生活
——把它变成你的风景

2017.7.2



《暮晚》

离去前,你忽然转身
看见身后的云亮了起来

那是天黑之前
最后一抹暖光的返照

像遥远的祈祷
使白昼的告别变得温柔

2017.7.2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7-03 08:36)
标签:

项丽敏

太平湖

杂谈

分类: 诗·呼吸


梦见早春

梦见,木舍的李花又要开了

李花又要开了

木舍最美的时光,又将到来

 

推开阳台的玻璃窗

多么喜悦

想把这喜悦告诉你

想让你和我一起,李花三月

如飞雪

 

当我转身——身边空空。在梦里

不知年月

不知我是谁


在梦里,还是看不见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个人资料
项丽敏
项丽敏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25,044
  • 关注人气:3,36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栏


在自然中生活,以写作修行。



《器物里的旧光阴》








无论世界如何年老,永远做她初生的孩子。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