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阿俏哥
阿俏哥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453
  • 关注人气: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我家小丫头四个月了,改天上PP。。。。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她和她老公是自由恋爱,从19岁起她就跟着他。年轻时的恋爱很激情很浪漫。那时的他们性爱不知道什么叫安全,为此,她做了两次人流。此,为他们婚后种种不幸与荒唐起源.

        婚后很多年,她再也怀不上孩子.为此,他受老公的冷落,受家人的不理解与冷眼.也为此,她努力地去赚钱支撑起一个家,这个家,包括他的公公婆婆,还有打麻将彻夜不归的老公.刚开始,她觉得自己很理亏,不会下蛋的母鸡,总提着个心怕哪天哪天那只生殖系统完好的公鸡赶她离窝.打麻将隔三差五地总有手气不好的时候,所以她总是隔三差五地成了出气筒,隔三差五地身上青紫数块.她忍了,因为她一直都坚信,她是爱她老公的.

      要不怎么说荒唐呢?在家里男人当她如透明般的日子里,拳脚相向的日子里,她也开始流连赌场,偶尔地赢经常地输.家庭大战由原来的女人抱头鼠窜到后来的男一拳女一脚,你抓我头发我挠你脸.她也想过改变他们婚姻的糟糕现状,她提出要抱养个孩子.可是她男人死活不愿意,不是我的种,我才不要.女人向我哭着说,她每当看到别的女人身边孩子快活地笑着跑着她的心就揪着似地痛.她男人经常彻夜不归,很显然,有了小三了.不离这个婚无非是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那年我还没满20岁,刚和一起挨了四年的同学吃了散伙饭,和某一女同学抱头痛哭后就各奔东西了.同学们纷纷奔向了广东那一片热土谋生活去了.想想我这一拔的人真可怜,当初在'最后一届包分配工作'的巨大号召下,我们都拿着高分数投身到职业教育的学校去了.就拿我来说,如果当初不选择读中专,我的分数足可以上玉高.可谁曾想,四年之后全都得自谋职业,被忽油大了!在家待业的日子总是煎熬,那会儿想给我一个混口 吃的活就成,别让我天天睡在家里啃父母老本!那时的我用一个词来形容就是'闹心'!相当地闹心!父母觉得我闹心,我自己也觉得挺闹心!出去能干嘛呢?和许多同学一样到流水线去搞生产?我不甘!拿着自己学得乱七八糟的专业去谋取一个坐办公室的职位?我不行!

      如果你在困了的时候,有个人给你递一枕头,枕头,还不是黑心棉的那种!我想你一定会就势就么一躺,舒舒服服地那就么一睡了!在家里苦等了三个月之后,我的一同班哥们儿打电话到我们村公所的电话(那会儿全村就一部电话)留下话叫我回复他的拷机!当时我就想,小样儿,混得可以啊,都用上拷机了!我赶紧地拷了他,很快他就回了电话.电话那头,那哥们儿大吹特吹地,说他现在在武汉谋得了一份不错的工作,月入1000块,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1-04 01:33)
很小的时候,第一次知道什么叫幸福,那是听到有人这样和我妈妈谈话,'你就幸福了,你老公有本米簿”。那时还是计划经济的年代,物资 供给很紧张,什么都得有计划地供应。所以在很多人看来有一本米簿,一个月可以比别人多得些口粮供应家里那几张嗷嗷待哺的口虽那个年代特有的幸福。再后来,我长大一点了,大米供应不成问题了,倒是猪肉和布成了紧俏的商品。一个月能吃上一次肉,哪怕是五花的也是种幸福,一年到头能置上件的确良的衣服就是令人羡慕得不得了的幸福了。再后来的后来,我先比别人有自行车骑,家里最先盖起了红砖大房子成了我最最优越的幸福。
      从小到大,我都幸福地优越着,而大了再大点的时候,我一度痛苦地卑微地活着。住着住着老房子在红砖退去了它的鲜艳,慢慢地变得斑驳,而我的幸福感也随之而退去。因为,我曾到过了外面的世界,看到了高楼大厦,欲望因此而滋长了,而我变得不幸福了。父亲告诉我,知识可以改变命运,想住高楼就得发奋读书,考取功名,跳进龙门。所以我发了疯似地读书,只为了心中那个幸福的期盼,那个灼热的期盼。欲望没了个尽头,当我走终于踏进繁华的都市,又有了更多幸福的企盼,除了房子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们经常说,婚姻的经营之道就在于宽容二字.人生来皆有个性.很多过不下去的夫妻都说是大家性格不合.我觉得那是很扯淡的话.天底下没有性格完全相同的两个人.而很多人相守一辈子,虽小吵小闹不断,但却能携手终老一生,关键在于妥协.懂得妥协就拥有了幸福.个性上你妥协一点,我妥协一点就成全了幸福,互不相让最终只能让婚姻关系走向灭亡.
      妥协是有原则和条件的.妥协不是逆来顺受,不是打掉牙齿往肚子里咽.我们应该有在婚姻里的容忍之量,也应该有勇于修正错误而又挽救无望的婚姻.这段时间在节目里听了不少无望的婚姻里的女子的哭泣.要么是老公好吃好赌对家庭和孩子不管不顾,要么就是家人接连三地非要她生个男孩不可,生不出来还非打即骂,动则你给滚回娘家去.听了她们的哭诉阿俏的建议都是,打起勇气,离开那桩痛苦无望的婚姻吧.我不知道有没有人会这么说,别人都是宁教人打子,不教人分妻,你怎么老叫别人离婚啊?其实我觉得结婚证书这张纸说重不重,说不重它也重.感情还有,幸福的希望还在,我觉得我们应该把它看得重些,反则则可以轻视.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份对幸福的期盼,人生苦短,别让痛苦纠缠你一辈子,我一直都这么告诉那些在婚姻里痛苦不堪的女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真是一个颠扑不破的真理。在婚姻和家庭中这一真理也有着充分的体现。昨天晚上那位听众打电话告诉我们,她的老公有了外遇,还堂而皇之地光明正地在一起。而她,居然在和老公摊牌时墨认了,只要你不和我离,我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人的忍受都有一定的极限的,这位女士说她痛苦极了,再也忍受不了了。想寻求解决的办法。
      情感无疑应该归到上层建筑的范畴,所以情感的得和失和经济基础有着莫大的关系。昨天晚上我问那位女士,离开那个男人你就不能活了吗?她没有正面回答,也许她是在为自己保留那么一点颜面吧,她只是强调,虽然我老公这样可是我还是爱他。我觉得这多少是在自欺欺人。一个把你的生活你的情感践踏得已经体无完肤的人谁还能爱得起?这爱也太卑微了。我想她委屈求背后多少有些在家庭经济无地位的无奈。试想一个经济独立的女人,在为自己的家庭作保卫战的时候是不会那么弱势那么地委屈的。中国不是有句话叫财大气粗吗?这话虽说俗了点但很能说明一些问题的。我不知道昨天晚上和我谈话的那位女士最后何去和从,是离是凑和还是能寻求到其他的解决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中国前男排第一接应二传汤淼比周苏红小三岁,没受伤前生龙活虎,人真是帅啊。可惜了,受伤后胸部以下全没了知觉。医学专家说,他的伤比桑兰还要重,桑兰受伤十年了,还是没能站起来,也是下半身都没知觉。

        周苏红嫁给汤淼没几天,连婚礼都没办汤淼就遇到这样的不幸,真是天妒佳偶啊。汤淼这辈子怕是站不起来了,可周苏红还年轻,她应该拥有幸福,而这些汤淼再也给不了她。离了吧,我不知道会有多少人会骂我,但是我觉得基于对人性最起码的关爱,周苏红应该去找一个健全的男子。不要怕舆论的压力,作为一个正常的女人,你有权利那样做。我相信,你对汤淼的爱,以及汤淼对你的爱,是那么真挚感人的。我们更相信,你另结情缘后也会依然记挂着病床上的汤淼的,汤淼的养伤的事有国家,你就大胆地去寻找属于你的幸福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男人

女人

杂谈

女人动不动就和对男人说“你敢!”

        男人很不爽!

        本来没屁大的事,一旦上升到敢与不敢的问题,我想是个男人都会选择“敢!”

       男人嘛,就那么回事儿,激不得。

       女人,你大可以把很多“敢不敢”说成“可不可以”。因为男人这时候他一定会说“可以”。

      也许有心,也许无意,男人觉得女人把敢不敢的问题抛给他的时候是女人强势心理的体现。男人在这种情形下再怎么地他也是“敢”的。而在可不可以的问题上,男人嘛,他是乐于给你一个“可以”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女孩儿,你真的很漂亮!刚下笔的时候我给你用了一个美丽的词。想想还是改了,因为美丽这个词我觉得多少沾染了些世俗之气。总让我固执地认为美丽的女孩儿大多都有些为了体现美的装饰,而你是浑然天成的不沾脂粉的。只有漂亮才衬得起你那如孩子般无二的纯真。

    和你只见过两次面,两次都只是在公交车是匆匆的偶遇。在我的心里很多次想对你由衷地赞美你。可是,我不知道你知道不知道,公交车上那么多的人,都在注视着你,我话到嘴边又收了回去。也许你会明白,总有一天你会明白,在我的目光里满是赞许和友善。

      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就坐在我的身前,你老是回头对我笑,一脸的阳光和无邪。你穿着朴素而干净,清秀的脸庞显现出白玉般的光泽,嘴红齿白双眼水灵,多可爱。我想你应该还是花季少女吧,要不怎么你怎么会笑起来没有世俗的媚态?

   第二次,还是大约那个时间,同一路的公交上。我上车后又发现了你。而你也发现了我。虽然你不知道我的名字,我不知道你将在哪一站落脚。可是我们竟然相互间有了熟人的感觉。你还是冲我灿然一笑。这次我想不到你那么主动地和我说话,而我竟然因为车里人多不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今天有个来参加我们台里举办的“寻找最动听的声音,奥运文明使者”大赛的女选手提到我的博客,说见到我的真人比博客的相片好看云云。要不是听她咋这么一说我还真的把此地遗忘了。最近忙于大赛的一些工作,睡眠有点不足,也不怎么有闲情来关注博客,实在是懈怠了。想想这很不对,所以就抽个空,打开博客,发发呆,敲下些文字,然后告诉自己,嘿,我还是记挂着这里的。

    这些天和许多年轻的选手打交道,不,应该说是比我年轻许多的朋友打交道。我发现这是件很快乐的事。他们和那时的我一样的年轻,一样的为了同样的梦想而努力,这让我很感慨。许多年前我也参加了类似这样的大赛。慢慢地,经历许多的困境才把展示声音当作是自己糊口吃饭的一个行当。真的深深地体会到其中的艰辛。所以,当我在给他们录制作品的时候,我一改平时的急躁,少有的耐心。录音不一次还是两次的重来,还是尽我所能地在基本语音规范和作品处理上给他们以建议,期望他们能参加了这次比赛有所进步。他们对我们的行业的热爱,还有那种认真执着的求知欲深深地感染着我,这让我哪怕睡觉的时间少点也舍得下功夫去辅助他们完成好作品。  

&nbs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