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渊博滴猪
渊博滴猪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869
  • 关注人气: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我的音乐
暂无内容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07-09-15 03:14)
标签:

文学/原创

中国人一向相信逢9不吉。宋末,遭遇国破家亡之灾的文天祥在《正气歌》里就曾悲吟道:“嗟予遘阳九”(可叹啊!遭遇到穷厄的时运)。“九”字代表了最沉重无奈的叹息。
而这个不吉利的数字,在交响曲的历史上,也是作曲家避之唯恐不及的忌讳。这阴森森的事件是从贝多芬开始的,他写完登峰造极的《第九交响曲》后不久,就在生命之琴上敲下最后一个音符,挥别苦难的一生。随后“9”的诅咒便在音乐家身上蔓延开来,舒伯特、布鲁克纳、德沃夏克,一个个都在谱完自己的《第九交响曲》之后蒙主宠召。
难道是贝多芬《命运交响曲》里的死神化身为“9”,去敲音乐家的门吗?接二连三的个案,使9号的迷信更加言之凿凿,也让热爱交响曲创作的马勒毛骨悚然!于是在写完《第八交响曲》之后,刻意跳过“9”这个编号,将第9交响曲命名为《大地之歌》,以求消灾解厄。安然渡过这一关之后,他大大松了一口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在78转唱片时代,富特文格勒在录音室里的工作时常是围绕时钟在转而不是乐谱,经常不得不违心地改变手法和删节使音乐刚好在一面唱片时间到的时候结束,这一技术对艺术的负面影响使富特文格勒在磁带面世之前对录音基本不感兴趣;早年录音质量的低劣也是富特文格勒不喜欢录音的原因之一(他唯一不讨厌的自己的录音室作品是1952年在EMI录制的《特里斯坦和伊索尔德》);再则富特文格勒十分重视现场演出时和观众的互动......这种种因素使富特文格勒的绝大多数录音室作品的神韵完全无法和他的现场演出相比,也客观上使他终生未曾为任何唱片公司留下贝多芬交响曲全集的录音。
这是一套由EMI唱片公司自行拼凑发行的《贝多芬交响曲全集》。

出于商业利益,选择历史录音时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1941年希特勒的法西斯军队以闪电般的速度入侵苏维埃共和国(苏联)。在短短的五个月的时间里便包围了列宁格勒直逼莫斯科。在围困列宁格勒的几百天里每天用大量的炮弹轰炸这座城市。而列宁格勒的人民全体总动员,与法西斯展开生死拼搏的浴血奋战。战争的残酷令人想象不到……..

战争是残酷的,音乐是美好的,但自有人类以来,战争与音乐就纠缠一体,宛如一对形影相吊的欢喜冤家:既然要率部族杀入另一部族,就免不了要有节奏地呐喊、有节奏地擂响战鼓,并在节奏的基础上衍生出了战歌的旋律;但是,有了这一方唱起欢庆胜利的凯旋曲,也就免不了会有那一方记录屈辱与苦难的囚徒之歌。

《列宁格勒交响曲》首先是以其直接服务于反法西斯战争而出名的。至今人们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12-11 10:47)
有句古话,叫作:“大人不记小人过,宰相肚里能撑船。”

  这又是一种宽容,宽以待人,难得糊涂。其实有些时候,装糊涂倒是最聪明不过的办法。孟子曾经说过,君子之所以成为君子,就在于他能够时刻进行自我反省。有时即使受到不公正的待遇,他也会首先思考自己本身,思考自己是否做了不仁的事,或者有欠缺周到地方。别人怎会平白无故地不公正地对侍自己呢?经过反省,自认合乎仁也合乎礼了,但对方仍对自己的待遇不公正。这时君子还会进一步自问,思考是否自己有不够真诚的地方,而对方仍然是不公正的对待自己。君子才慨然长叹:“他不过是一个妄诞之人,与禽兽无异,而对于禽兽又何必斤厅计较呢?”

  有一次,老子正在家中静坐冥思,忽听门外有人轻唤:“请问智者老子可在家中?”

  老子睁眼一看,自门外走进一人。这人彬彬有礼地来到老子面前,深施一礼,道:“久闻先生睿智过人,今日特来拜会,还望不吝赐教。”

  老子还礼让坐,淡然一笑,说:“老夫本是一拙野粗人,不敢妄称智慧,今幸逢先生到来,可切磋一二,不敢言教。”

  那人坐下后,环视老子居室。却见室内床上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贝多芬“英雄”的创作是和拿破仑有直接联系的,她本身象征着新欧洲精神:“自由”,“平等”和“博爱”。尽管创作后期天真的作曲家对拿破仑已经完全失望,但他仍然珍视他出征欧洲时曾经提出的原则。“英雄”交响曲是充满革命精神的,但她同时寄托着一位伟大,纯真的艺术家对他无法左右的时局的憧憬,无奈乃至激愤和绝望。站在这一角度,其实又还有谁能够象富特文格勒那样深刻地去理解贝多芬和他的“英雄”?

面对无畏的挑战者,我们理当赞赏。
哪怕他挑战的是一架风车,他永志不灭的骑士精神也值得我们为之喝彩!

【《“ 乌拉尼亚 ”英雄》的故事】

1939年9月1日二次世界大战爆发,但直到1940年5月10日。德国才和英法爆发正式冲突。
纳粹德国————富特文格勒是和她站在一起的————终于走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3年5月22日,英国伦敦索思比拍卖行对一件音乐作品的手稿进行了拍卖,最终成交价格高达336万美元,这件作品就是贝多芬的第九交响曲。这部作品从1817年开始创作,在消耗了贝多芬7年的时间之后,1824年,贝多芬在维也纳亲自指挥了首演了自己的第九交响曲《合唱》。此时的贝多芬已经完全丧失了自己的听力,演出结束后,若不是在一位演员的帮助下,贝多芬根本就不知道观众对这部作品报以的热烈掌声和对贝多芬无比的崇敬之情。不知有多少的美学家都在争论着一个话题:音乐该不该有意义?它是否必须具备意义?贝多芬为这场争论给出了完美的答案,贝多芬正是通过这部作品,将痛苦永远的留给了自己,把欢乐留在了人间,我们已不想对这部作品在音乐的结构以及形式上作出任何的评价,因为这是贝多芬最伟大的一部作品,这是交响乐中的一座颠峰,请你仔细的聆听这部作品,它会使你谦卑、让你宽恕,令你不再孜孜寻求于己利,这是一部值得用终生的精力去聆听,去感受的理想之音,记住,用心的聆听,让那聪慧的大脑暂时休息一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贝多芬开始写《庄严弥撒曲》是在1819年,原打算在鲁道夫大公的就职庆典上演奏,典礼定于1820年3月9日在科隆大教堂举行,但是当1823年这个曲子写完的时候,就职仪式早就结束了。
  写得如此之慢有几个原因,一是生活不断的麻烦,影响了一个音乐家的正常写作。二是在1815到1826年的这段时间,贝多芬的创作转入了一向所说的“第三阶段”,他的新想法层出不穷、新乐思也不断地涌现,派生出大量重要的作品;其中包括最后的5首钢琴奏鸣曲和最后的6首弦乐四重奏,以及《第9交响曲》!
  第三个原因是他对这首“宗教音乐”的极端的重视,达到了殚精竭虑乃至狂热的程度。他闭门塞听地反复推敲,大量研究前人的宗教音乐,音乐语言之丰、用法之特异,是音乐史里的奇观。而且贝多芬最终放弃了时效性,专注于作品本身,不断地扩大这个曲子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买唱片,就像一个瓶子一样。诞生后我不断用尽力量,务求去塞满这个瓶子,结果搞尽了心机,营营役役,直到今天,发觉无论我多努力,都无法盛满这个瓶子。。。。
N年前自已买的碟还没开封,最近又买了!为什么我的欲望通常都战胜了理智呢?
将瓶子里边的东西不断抛出瓶外,直至真空状态,会发现,瓶子(欲望)不单没有放大,而且只要将真空瓶子的塞打开,空气及外物匈涌而入,马上令瓶子丰满起来!
人生又何尝不是这样一个道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当提起莫扎特的名字和他的音乐之时,一些教育学家说他是“超智儿童”,一些作曲家称他为不朽的大师,一些传记作家把他化装成传奇般的圣人。大凡人们在谈到莫扎特的时候,都不吝啬发表一番“膜拜式的赞语”,这不禁使人产生强烈的印象:莫扎特超越世俗,不可思议。他在我们的心目中显得愈发圣洁高大,愈发不可愈越、与众不同了。我们的音乐生活渐渐离不开莫扎特,而莫扎特也被圣神的光环箍紧了。于是在众说纷纭中,莫扎特究竟是什么?这样一个原本不该是问题的问题,也变成了萦绕不断的思绪,纠缠在我们的心中。如何去看待一个作曲家并进一步理解他的作品,如何从音乐中获得一些真正属于自己的东西?这些问题仍然值得我们思考。
  如果说,艺术家的一些作品“超越”了某些审美主体的理解能力和情操境界,这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如果说某“人”被冠以大师或圣人的名号之后,就超凡入圣了,这便是幽默的文化迷信。艺术作品可以“超越”现实,然而艺术家自身却无法“超越”现实!任何一个艺术家,本质都是人。保罗·亨利·朗在其《西方文明中的音乐》一书中对莫扎特有过一段中肯的表述:“把握莫扎特的真正伟大,理解他的音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8-27 01:34)
小孩子总是认为糖水、可乐好喝,不喜欢喝茶。同样,人们听古典音乐,在没有入门之前,也会感觉古板、晦涩,不如流行音乐好听,打动人。可是,你还是慢慢喝上了茶,并渐渐地,就再也不那么喜欢可乐和糖水了。喜欢上古典音乐,再听流行音乐。总觉得不是那么有意思,甚至听不下去了。

  有人说:音乐没有贵贱之分,自己喜欢的就是最好。这种说法当然有一定道理:听音乐是享受,不是小和尚念经,不是听一场无聊的会议。贝多芬的第九交响曲长达74分钟,对于根本不喜欢古典音乐的人来讲,让他坐着听完,岂不是活受罪----不打瞌睡才怪!听古典音乐的确需要一定的艺术禀赋,有些人可能一辈子也不会喜欢古典音乐,很正常。但所谓“自己喜欢的就是最好”的认定完全主观,比较暖昧。饮料品质有高级与一般之分,品质决定着价值。显然,艺术作品的高下之分是客观存在的。无庸置疑,经过历史大浪陶沙的音乐是音乐中的精品,即使你和很多人不喜欢,也不能否认它的价值。粗俗的东西,凭借通俗性,即使满大街传唱,也不能证明它的价值高。

  美的东西往往比较高傲。所以局外人就说:曲高和寡。

  在你收藏的满架子林林总总的CD中,有些已经成为鸡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