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小爱
小爱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3,749
  • 关注人气:28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小爱微博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

46.

金角一开口,银角就发笑。

——《论金角的奇异幽默能力》

——《论银角作为资深小迷妹的忠诚度》


47.

但凡识别出金角进入讲段子模式,不管好不好笑,我都要笑。即便如此,金角还是能发现微妙的差别。

如果我笑的时候,眼睛没有亮晶晶的,带着深情去笑。即便笑的音量、节奏、持续的时间,都并无差异。金角也会立刻在电话里强烈谴责:“笑得太敷衍!”


48.

和金角通电话,我基本还是秉持“有话快说,说完快挂”的电话恐惧症传统。一通电话,我三番五次硬接结束语:“哦好,那就这样再见!”

正想要挂,金角总能不露声色地接上,引导我进入另一个话题。

老狐狸一样的金角!


49.

我给金角起了个外号,叫“表聊年”。什么意思喃?就是说她在微信里储存的表情,足够不打字聊一年。


50.

白天的金角,大体上还是温柔的。

到了晚上10点后,基本不管我发什么信息给金角,金角都只有如下回复:“滚去睡觉!”


51.

做了一杯London Fog,伯爵茶在底,手动激情打的奶泡在上。

还没搅拌之前,拍了一段视频给金角大王,杯中满溢的绵软奶泡,还为画面配了音:快看!我的茶!

金角大王惊抓抓地回复:“茶中毒了,都口吐白沫了。”


52.

上课前,我愁得像朵要下雨的云,磨磨蹭蹭不想出门。

金角鼓励我:“去上课吧,虽然跟不上,但是捣乱还是可以的。”

我心虚地回复:“怎么跟不上了!你才跟不上呢!”

金角即刻宽慰道:“跟得上跟得上!但是跟得上也可以捣乱,让别人跟不上。”

我觉得这个可以有,背着小书包开开心心去上课了。


53.

忧国忧民的金角连着发了好几条50多秒的语音给我,叙述川普驱逐非法移民政策出台后,对她周围某些墨西哥小哥哥们的影响。她对政策针砭时弊,十分犀利。同时又语气哀恸,充满恩慈,叙述起墨西哥小哥哥的心境,好像在讲自己的故事一样真切。

我捏着手机,一时也不知道回点什么,只能打了一行字:

“人间有真情,人间有真爱。感谢警察叔叔没有把我遣返回马来西亚、菲律宾、土耳其、巴尔干半岛地区。”


54.

金角从大沙漠发来快讯:“很不地道地告诉你,我中午吃火锅。”

我即刻回复:“就欣赏你这种损人利己的行为。总是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刺激别人的基础上,怀着愉悦的心情给别人伤口上撒一斤盐。收拾收拾准备skip午餐出去上课的人如是说。”

我清楚地很,这种回答绝对不会扫了金角的兴致,我越是怂怂地忌妒,她就越开心。交友不慎。


55.

金角得了一种病,每逢要吃美食,不拍下来给我看,就好像白吃了。

几乎每一天,我都要被迫观赏金角的早餐,金角的午餐,金角的下午茶,金角的晚餐,金角的啤酒与茶,金角的宵夜,金角在街角咖啡店的面包,金角的火锅与面条。金角对美食如一而略显单调的评价:“我的妈呀,你知道有多好吃吗?”


金角以“述而不著”的方式,详细纪实地写了她吃的史诗

​

不炫吃会死的大王……

​


56.

有一个晚上,一名逃犯逃到金角家门口,据说警察倾巢出动,集结在金角家门口,连直升机都在她家顶上盘旋。警察在外面拿喇叭喊话,逃犯不知道躲在金角家门口哪片小树丛里,随时可能破窗而入挟持人质。

金角的爸,神色冷峻地把家中灯全部关掉,拿起连发式步枪。据金角转述,她听见她爸在黑暗中上膛的声音,听见剑拔弩张时心跳的声音。

金角,作为家中重要成员,作为金角爸的战友,必须要投入战斗。她也立刻手持重型生化武器登场。

请想象这个场景,黑暗中,曾经在部队训练有素的金角爸端着连发步枪;另一边,金角握着一小瓶胡椒喷雾,挺直了脊梁,黑黢黢的眼中透着“宝宝好害怕可是宝宝还是要战斗”的光芒。

啧!不拍下来可惜了。


57.

遇到大事总要和金角大王商量,悉心听取大王意见,接受大王劝化。金角这位大王,为我出谋划策时,会自动集一百个人的心眼儿于一身,满腹心计,谨慎细密,闪耀着迷人的理性光辉,可谓诸葛亮转世,梅长苏附身。

而平常相处,她智商基本是负的,只有一片赤诚之心。


58.

当我把这一想法告诉金角,金角有点得意,可是细细想又觉得哪儿不对劲。她憨憨地笑了一下,点评如下:“恩,话糙理不糙。”

话哪里糙了?你过来!跟我打一架!


59.

室友春假去澳大利亚度假。室友出发当天,我下课急着奔回来给她准备乘机大礼包:绿茶两包、无咖啡因荞麦茶两包、护手霜一管、保湿面膜两片、发热眼罩一片、餐巾纸一包、泡腾片两袋、防晕车泡腾片一袋、果汁糖一袋,封在防水便携袋子里给她。

当年金角大王也是这么为我预备乘机大礼包的。总在对待一个人的方式里,看到另一个人对待自己的方式。


60.

可以把天聊得风生水起的人,在这个世界上,一抓一把。抖机灵的反应快的,接梗接得麻利的,也绝不是少数。聪明有趣,在初识时的确会给人比较深的印象。但其实温柔才是最珍贵的品质。不是故意讨好,不是自诩情商高,是那种真正的,干干净净的温柔,随时会替你把围巾拢好的温柔。

到处是独生子女的年代,会照顾别人的感受才是难得的。温柔是把自己收一点,让别人活得更舒展一些。


金角有时候表现出来的柔与憨,是容,是收,是含。我一边惊奇,一边陷落。






​​​​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16.

金角:“他们昨天吃了Drunk Fish”

我:“喝多了的鱼?”

金角:“醉鱼!”


17.

金角语重心长地教导我:“蒙爱呀,翻译讲究’美大雅’。”

我:“不是‘信达雅’吗?”

金角:“你出去!”


18.

金角说要为我演唱一首歌,她满眼深情,嘴角微微牵动。

我立刻屏息凝神,全神贯注,一丝不苟地也把金角深情凝望着。

结果金角扯着嗓子唱道:

“蝴蝶小时候就是毛毛虫,爬来爬去钻来钻去真呀真可爱。”


19.

就这一句,我学了两天半,真的很难唱(主要是金角教的根本没有调子)。还妄想想要唱出感情?做梦。


19.

坐火车从芝加哥到堪萨斯城。座位太宽敞了,脚可以随意伸。金角惊抓抓地嚷起来:“哎呀,你看呀!前面还有个踩脚踏板呢!”

接着金角以几乎要抽筋的姿势把踏板踢下来,坐稳,挺直脊背。

耶?脚太短够不到了。


20.

刚在火车座位上坐下,屁股都还没坐热,金角就开始心怀民生,关心起大众最基本的温饱问题。

“哎呀,火车开了我们去餐车找吃的!”


21.

我们坐在三面都是玻璃的游览餐车车厢。冬日黄昏的光,从远处一直荡漾进车厢里。铁皮车和远处的轨道,都有一层金灿灿的边。天光流变的痕迹,不动声色地渲染着。这个场景在我脑海中是占有着有根深蒂固浪漫的位置,因为《爱在黎明破晓前》,一开场就是青年男女在去往维也纳的火车餐车相遇,立刻开始了富有美学哲学天文地理历史学的对谈。

我和金角也松垮垮地面对面坐着,我迎着光,准备好要来一场高水准的谈话。嗯想好了,可以从福索克勒斯的悲剧作品开始谈。

金角首先发言:“蒙爱啊,你知不知道,等下回座位,我们可以吃瓜子!”

…………


22.

巨大的停顿之后:

“我们还有爆米花可以吃呐。”

“对!还有五香素牛肉。”

“啊哈哈哈哈哈,怎么办好激动!”

古希腊悲剧和焦糖爆米花比起来,是那么微不足道。

这是现代悲剧集其中的一个故事。


23.

我们平复了一下激动的心情,手拉手回到自己的座位嗑瓜子去了。

小心翼翼地,免得被斜前方的中国人大哥听见。

万一他也问我们要一把来嗑呢?!


24.

在火车上的最后一个小时,乘客们吃东西的也吃累了,讲话的也讲累了,看书的很早就累了。夜色渐浓,大家东倒西歪,昏昏欲睡。

只有我和金角,还在坚持不懈地讲话和憋笑。一个列车员背着一包垃圾,略带神秘地从我们旁边走过。我和金角同时闷声唱起来:“圣诞老人来了,圣诞老人来了。”

终于斜前方的中国大哥,噗呲一下,破口大笑起来。他很不好意思,赶紧挪到座位里面,把头埋进窗户里。


25.

金角在她爸爸妈妈面前把我的形象塑造成了酒鬼,真的好冤枉。

为了打击报复,我只能在我爸爸妈妈面前把金角塑造成疯癫人士。


26.

金角大王的一项技能是画炭画,不是普通的炭画,不是画画苹果香蕉的炭画。是画小裸模的炭画。

我与她相识几年,耳濡目染,对艺术的嗅觉与美的拿捏也增长不少。

是这样的,虽然我画画未得精进,但现在脱衣服水平很高。


27.

金角大王走路步频太快,我走路几乎要小跑。

“你就不能走慢点吗?!”我怨声载道。

“好的!”金角立刻放慢步频,改成跨大步,恨不得一个箭步跨8米。


28.

如果可以惩罚金角,把她关进动物园。我要把她跟长颈鹿关在一起。

这个想法简直照亮我的人生!叮!


29.

又到了一年一度之一的要分别的前夜。刚跨完年,凌晨一点多了,我和金角坐在旅店的楼梯上,分享几天特会的得着。金角决心要回应神对她的呼召。那条走起来很难的窄路,那条真的要背起十字架舍弃一切的窄路,她在特会痛哭流涕几番之后,决定踏上去。


我问金角:“你愿意为神摆上这一切吗?”

金角眼神坚毅异常:“不摆也得摆!”

“会很难喔!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

“我也准备好了。”

“那我们窄路上见。”

“窄路上见。”

我和金角冷静地握了握手,像战士一样。


30.

第二天告别告得匆忙。金角和金角的妈分别给了我脸颊一枚大吻,然后就飞奔向了旅店外的车。我拖着小行李,坐在旅店外面吹冷风,其实是怕被人看见汹涌的眼泪。大衣右边口袋里还揣着一小盒昨天帮金角大王偷来的榛果咖啡伴侣呢。



——“凡不背着自己十字架跟从我的,也不能作我的门徒。”(路加福音 14:27)



坐上小火车就激动地上蹿下跳的金角

​

金角大王即将激情邀请我嗑瓜子

​

在餐车里买泡面的金角

​

金角好像给我讲了个笑话,忘了

​

用生命配合金角拍照的我

​

等爆米花的金角

​

喝咖啡的金角

​

金角大王漫漫人生中最愉快的圣诞节之一(迷之自信,叮叮叮~)

​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1.

金角大王来的前一夜,我忧心忡忡地给她打了电话。电话中我的声线,控制地微微有些颤抖,又极力压制,克制中有一丝哀伤,哀伤中又充满平静:

“阿金,我今晚必须给你打电话,真的。不能再等,明晚我就不能给你打电话了。”

金角大王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怎么了,发生了什么?”

“因为,明晚你就在我家了,啊哈哈哈哈哈哈!!还打什么电话!啦啦啦啦!”我坏笑地挂掉电话。


2.

金角大王驾到前的下午,我把我所有的喜悦与期盼,都化成力气。上蹿下跳把房间清洁了个遍,恨不得绑根绳子,翻到室外去擦窗户的反面。揉面做了两蒸屉的大馒头,蒸了糯米酿醪糟,做了红糖糍粑。解冻了肥牛片备了菜,啤酒土豆炖牛肉,那是金角大王到家后的宵夜。结果金角大王航班取消了,芝加哥谁允许你刮风下雪的?


3.

当天晚上,本来金角大王应该出现在家里客厅的晚上,她还在遥远的大沙漠。于是我们又有了一通本不该有的电话。这次我们谨慎多了,电话中我的声线,真的有些微微颤抖,又真的极力压制,克制中有一丝哀怨,又不能沉溺于哀怨,还要宽慰同样忧愁的金角大王。我们最后互相鼓励,明天一定会飞的,说得好。


隔天,航班又取消。

很想把金角大王打一顿,虽然也不是她的错。


4.

金角大王从包里拿出一个小铁盒,我用余光瞟到,巴掌大小,红色铁皮,淡淡光泽。她拿着铁盒从客厅走到卧室,铁盒里的东西碰到盒壁,叮叮作响。那个声音,清脆又有质感。凭我丰富的经验断定,肯定是什么高级糖果。金角大王应该是想躲到卧室,背着我偷偷吃糖。我大喝一声:“什么好吃的!我也要吃!”

金角大王被我逮了个正着,但临危不惧的架势令我惊讶。只见她缓缓打开铁盒盖,一盒耳钉。


5.

电视剧里一般好好挑一支口红送人,总想把声势弄得莫名其妙有些玛丽苏:

“来亲爱的,送你Chanel 19,让你的香唇更加动人。”

金角大王是这样赠送口红的,她砸过来一支:“咳,送你个擦嘴巴的。”

耿直的大风迎面吹来。很好,很符合我们乡村民工style的定位。


6.

有一个下午,金角大王胃疼,晚餐只能给她做红糖小米粥喝。她喝小米粥,我愉快地在啃刚卤出来的鸡爪。金角看看我的鸡爪,却只能很不甘心地喝两口碗里凄凄惨惨的粥。

“我想,我就吃一个鸡爪吧,没问题的。”金角大王语气诚恳又卑微,真的叫人不忍心回绝。我微微点了一下头,金角就像出膛的子弹,噌,发射到灶台边,挑了一只胖乎乎的鸡爪。


7.

金角心满意足地啃了不到一分钟的鸡爪,又转过脸来,比刚才还要真诚十倍:“我觉得我还想吃两个,可以吗?”

哎呀她那个眼睛呀,忽闪忽闪,我万一拒绝,她好像立马能哭给我看。我只能再次妥协。

没想到几分钟后,金角再次敲着空空的盘子对我说:“我还想再吃四个!”

我拒绝了,因为很可能这次退让之后,她还要再吃八个。不知道我最讨厌的数学问题就是等比数列吗?


8.

晚上9点多了,金角大王还要我给她煮辣鸡面。我劝了起码十次,简略胡扯了一番消化系统的运作对智商的影响等等。不听,非要吃。我把面煮完呈上,又最后劝了一次:“真的很辣哦,不怕吗?”

金角大王正色道:“不怕,我是辣妹。”


9.

金角大王在我旁边蹦跶的时候,我需要全程注视她,保持微笑,显示友好,听她唱歌,接她的歌,看她展示给我看的视频,回答她的疑问,赞美她发表的见解,笑她讲的段子,听她的故事,听她朋友的故事,听她狗的故事。终于最后一天她洗澡的时候,我写作灵感丰盛,在键盘上疾风暴雨写了好几大段。但金角一从浴室出来,我就立刻断了思路。我蹲在小角落,一会儿发呆空想,一会儿磨皮擦痒,就是写不出一个字了。

金角大王聪明了得:“小姑娘,你怎么不写啦?是不是我我洗完澡你就没灵感啦?”

我猛点头:“是啊,你再进去洗一会儿嘛。”

金角抓抓头一脸无奈:“再洗我皮都要脱了啊!”


10.

有时候金角大王会间歇性失聪。比如我们从超市走回来,金角抢走了所有的拎袋,只分给我一包卷纸。她拎的满手,走起来摇摇晃晃。我抢不到一个袋子,只能低三下四地:“给我拎一个呀,拜托嘛!”

金角扯着大嗓门:“什么!你说什么?我突然什么听不见了!我什么也听不见,Oh No!!”


11.

给金角大王深情演唱《长江之歌》。金角坐在地上拔眉毛,也不认真看我。我急了,边唱边舒展开右手,几个滑步蹭到她旁边:“我从雪山走来……”金角大王顺势扶着我伸出的手,一个踉跄站了起来,走了。


12.

和金角睡上下铺,金角睡前在下铺看手机看得欢脱。我好无聊,在上铺练习口技,模仿枪战:“biubiu, ban, biubiubiu……”

金角十分担忧:“楼上这位病友,你还好吗?”

我如实告知:“不好,正在火拼,急需支援。”

金角狂笑一阵,但并没有支援我。说好的盟军呢?


13.

我们把绿色的睡袋铺在客厅地上,假装在野餐。金角大王已经激动地摆好了姿势,电脑铺在睡袋前,电影全屏打开,吃吃喝喝铺了一排。以高冷著称的金角大王,以不动声色而闻名遐迩的金角大王,竟然热情又羞涩地呼唤我,用才学的不太标准的上海话呼唤我:“来嘛来嘛!”


14.

我准备上传拍金角的照片,金角吵着要看哪几张。

“不给看!”我十分嚣张。

金角安静了一会儿:“我给你看我的臀部,不然也没什么跟你交换的了。”


15.

临出发前夜,我在厨房卤鸡蛋。揭开锅盖香得不行,招呼金角大王来厨房:

“你闻一下呀,好香!”

金角满脸严肃地拒绝:“不!绝不!我!不!闻!”。接着她露出一抹奸诈邪笑,“我要直接吃一个!”


16.

金角大王让我保管火车票:“其实,上车只需要二煤瓦就可以了是吗?”

“什么呀?”

“二围瓦?”

我受到了惊吓:“你是说二维码吗?”


17.

我在罗列金角素材准备写东西的时候,金角在旁边跳来跳去,积极进谏:“你要写XX事件吗?”

“不,那个不写。”

“你把XXX写进去呗?”

“那个不好写。”

金角跳不动了:“你这个作家很傲娇啊,这个也不写那个也不写。”


18.

金角在芝加哥一周多,没有带她去什么地标景点。每天一阵乱晃,逛超市,坐地铁,压马路。早晨坐在窗前喝咖啡,夜里挤在小床上聊天。互相取笑对方,绞尽脑汁编段子企图让对方笑到爆炸。但是金角有一种能量,就算我笑破了,她还能把我重新捏起来。就算她话语锋利,我依然觉得安全。我可以在她面前花式瞎胡闹,可以不带脑子,可以没脸没皮。


金角确实是一只情商很高的大王。不过情商在她这里,并不是八面玲珑的圆滑,而是德行具足后的心胸和格局。这就是是非常了不得的事情了。


被压在五指山下的金角

​

下午喝咖啡,精神一整夜……

​

​

​附赠在2015年夏天写的金角大王,那时候她还叫Alin,还没有当大王。

《不要和别人抢吃的》

两年前第一次见到Alin的时候,她安静极了。堪萨斯城一间小公寓客厅里挤满了人。在山的那边,海的那边,沙发茶几地毯的那边,坐着一个女孩。我多么想用一些高贵典雅的辞藻形容她一下,例如齿若编贝,肤如凝脂,水杏般的双眸,眉宇间静静流淌着光华。但她的气场实在与这些不符,Alin与生俱来一种女老板的气质。这直接导致了有一张我与她在泳池边太阳椅上的合照,拍出了“女老板和她的秘书”的感觉。

当时在堪萨斯,与Alin并无交集。只是轻轻记住了这个用尽生命来留长发的少女。她少言少表情,我们开会分享时,她会双手交叉在膝盖前发发呆,或者撩一撮头发检查发尾是否分叉。

然而这次在营会再次见到Alin,简直要颠覆我所有的判断与记忆。Alin基本是静如处子,动若疯狗。当然,这里面丝毫没有要贬损她。此处说的“疯狗”也是可爱的小疯狗。

两个慢热的人,通常在相识初始阶段相处都会像在打太极一样推推拉拉,不温不火。他们从不主动,也不拒绝。直等到突然的一个切口,二人忽然敞开,或者突然炸裂,这样的后坐力会使感情迅速升温,到达不能抑制的状态。我和Alin大概就属于这样。

从和Alin相熟之后,除了开会状态以外,我们平均每几分钟都要大笑一次。不是微微一笑,礼貌性地牵动嘴角。而是歇斯底里、丧心病狂地大笑。腹肌在颤抖,颧肌在肿胀,有时候我都觉得我的横膈膜都要笑破了。


开会期间的住宿是标准间,两张小床,每张小床上睡两个女生。我和Alin分别睡在小床的外侧。有时候夜深人静,我们隔着房间里浓重的夜色,隔着两个熟睡的身体,和地上一排散乱的拖鞋,就忽然对笑起来。真是不容易!要知道我们都在用尽内功憋住很可能如洪钟般的笑声。但是根据能量守恒,如果能量不通过声能消耗,很可能就转化为动能了。于是我们憋着笑,在疯狂颤抖。这时候如果给我们的身体接上线圈和磁铁,搞不好我们就能发电了。


但是究竟有什么好笑的呢?我也说不出来。或许那是一种生命里面的巨大喜乐,被彼此激发出来,一发不可收拾。

有时候在清晨,刚从睡眠里滑出来,披着散乱的头发坐起来,忽然看见对方,又扯着嘴角大笑起来。而那样的大笑,为我们注入了期待和激情,去在生活的绵密与细碎里,发现无与伦比的美丽。


Alin在自己的脸上就找到一个美丽的突破口,她认为,借由这个突破口,可以让她成为全世界最美丽的人。这个突破口就是卧蚕。在她的化妆世界里,大卧蚕是她唯一在乎的。Alin直立在镜子前,脊背绷得笔直,而双腿呢,更是笔直的让人深深认同180万年前直立人的形成是多么重要。这么说吧,她认真的模样好像小提琴家在舞台上即将拉奏勃拉姆斯奏鸣曲。但是画风从她抬起手的那一刻就彻底变了。Alin举起食指和中指,捏在眼眶两侧,用力一挤,眼睛微微眯住,从那狭小的眼缝中,射出两束乐呵呵的光。接着,她又会把眼睛瞪大,用力瞪到最大,这时候你会觉得要不是视神经牵扯着,她的眼球可能都要爆出来了。这两个步骤她会重复四到五次,无比认真的,毫不含糊的。


其实要我说,Alin在任何状态下都是那么美丽。甚至刚起床,看见她眼角边还粘着一块眼屎的时候,我也没有改变过这个想法。她的眼睛里有对一整个世界的接纳与担待。当她聊起她的不容易,眼神也尽都是宽和,丝毫没有苛责。我都会惊讶,这个初谙世事的姑娘,甚至本身还带有孩子气,却可以有这样的度量来怜悯和包容。


离别前夜,和Alin去游泳。傍晚的天空是靛蓝色,远处是一片绯红与深紫。Alin坐在岸边等我,我游了一个来回又一个来回后,滴汤滴水地爬到岸上去找她。我好像一个正在融化的湿漉漉的冰块,蹲在她旁边。她眨眨眼睛看着我:“我回去会想你的蒙爱。”听起来其实是没心没肺的语气,可是暗中自带有静静的深切,搅动了我心里的一滩水,随着泳池的水一起,滴滴答答掉到地上。

从泳池走回去的路上,我们制定了一项宏伟的计划,那就吃掉最后一包快餐面。并且,我们还要切两根热狗肠,并且,我们还要在面上铺一片芝士。这个计划简直照亮了我们生命!巨大的憧憬和幸福感从我们体内飞出来直冲云霄。游完泳之后,分食一碗浓郁的,带有热狗肠的快餐面。这真是奢华而高贵的宵夜呐!想想就爆发出不可抑制的喜悦。“你会不会有时候觉得生活真美好呀,” 我在说这句话时,是一蹦一跳的。Alin忽然握住我的手,眼睛起码瞪大了十倍,一副发现了潜伏在身边多年的革命战友的架势:“我一秒钟之前就在想生活真美好!” 我们快乐地叫嚣着,牵着的手几乎要甩到天上去。我的膀子比她短了大概两厘米,在巨大惯性下甩到顶点的时候,还有些牵扯的感觉呢。


黎明离别是那么伤感。屋外是佛罗里达湿热粘稠的空气,在破晓前最黑的黑暗里涌动。树影斑驳,月光投下碎碎的剪影。Alin捏着我的手,她的手温暖而干燥,掌心里分明传递的是不舍与一种深深克制的感伤。她凑在我肩头一阵耳语,我知道这也许是离别前最后的嘱咐。她的声音划破一切湿热的空气进入我的耳道,缓缓道:“蒙爱,路上注意安全,不要和别人抢吃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2011年,刚来美国,我还不会下厨。准确说,拿手好菜非常有限,总结一下,主要有如下老三样:焖蒸方便面,水煮方便面,干吃方便面。爆炒的技能还没有学会,不然很可能多出一道:爆炒方便面。方便面呢是纯粹的方便面,里面没有火腿肠,没有鱼丸牛肉丸,没有荷包蛋。


有一次和远在英国的密友视频一起吃方便面,我们正襟危坐,相互问好,为着可以远隔十万八千里却在Skype里一起吃面而感到十分自豪,心中所有的灰暗都烟消云散。我们数1、2、3,然后同时呲溜吃一夹面,憨厚地朝着电脑屏幕笑着大口咀嚼。但是!她忽然夹起了一颗鱼丸,朝我晃了晃。我看着我碗里光秃秃的面,顿时有一点沮丧。她又夹起了另一颗鱼丸,还有一枚荷包蛋。顷刻间我的世界崩塌了。

连方便面都不能敞开吃,难得去一次超市,谁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重新补给。

​


慢慢学会了煮粥,不过发挥得十分不稳定,水米比例掌握不好。米多了就加点水,水多了又加点米,如此往复,经常米汤漫金山寺,溢出来到处都是。


面食始终是噩梦,馒头包子通通不会做,宿舍倒是备有一小袋面粉。那一小袋面粉是用来调制做面膜的。但那时心不灵手不巧,连面膜都经常调制失败。脸上一大撮斑驳的面团摇摇欲坠,捂着脸跑进洗手间,不知情人还以为我患了大麻风。


林肯那片大玉米田,不允许我有什么苦练厨艺的机会。在那里的第一年,我连华人超市都没有去过,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何况还不巧。所以在美国的第一年,每当夜深人静,每当想家的时候,我脑中划过一连串食物的排列组合,却只能眼里噙着泪水,口中咽着口水,攥紧拳头昂起头,强忍着绝望活在这个世界上。


不会做食物,只能吃葡萄。当年大量的葡萄被我歼灭。

​

这样的局面,一直持续到2012年秋天,才开始逐步有一丁点改变。我拥有了一枚中国室友,人称九姨太。为了喂饱她,为了安抚她,为了让她不像我刚来美国时那么凄惨思乡,我开始尝试下厨,尽管我使出浑身解数,还是免不了经常性地制造出一些类似“毒气炸弹”的食物:一盘黑麻婆豆腐、粘连组织西葫芦蛋、情比金坚之枯老炒牛肉。还有一些危险饮品的发明:辣得跳脚生姜茶、炖烂梨子汁、齁咸海盐热巧克力、拥抱到永远死都化不开的黑芝麻糊……


那段时间的下厨经历,我绝不认为是糟粕,相反十分宝贵。毕竟它奠定了“不能再差”的基础。以后的菜,再怎么差,也差不过它,想到这里,让我之后对每一次下厨都充满信心。

​

大学的第三年,我成为了谈恋爱少女。谈恋爱少女的威力是惊人的,当她肩负着要给恋人做食物这一重责时,不仅智商立刻上线,战斗值升到满格,还会立刻成为史上最坚强的人,不怕油溅与刀俎,不畏铁锅千斤重,不惧前路万里长。她会突然开窍,做出川菜、粤菜、淮扬菜,也会突然无师自通学会摆盘,学会烘焙,学会为菜肴吟诗作对,学会忘记自己喜欢的口味。还自动增长了力气和耐力。那时候女生宿舍不允许男生进入,所以在女生宿舍做了菜,都要山迢迢水迢迢地端去学生活动中心。谈起恋爱来的少女啊,可以一手捧一个盘子,拿脚踢开门,踩着高跟鞋四平八稳一路飞奔到活动中心。临进门之前,还可以歪过头,用肩膀蹭开挡在眼前的碎发。


事实证明,某种程度来说,练习烹饪比谈恋爱要牢靠。恋情会消散,但厨艺很难再失去。煎牛排对火候的把握,会了就是会了。小臂一抖刀定乾坤的功夫,习得了也很难再生疏。然而爱情这回事,终究是一程又一程。像雪地里的脚印,或自己消融,或被新雪掩藏。


​

​

​

​

​

​


大学的第四年,在林肯的中国同学数目开始逐步壮大,“要给大家煮吃的”这个概念莫名其妙在我脑中盘踞。来打牙祭的小少女们络绎不绝,我寝室成了女生根据地。我的理念是:不是亲妈,胜似亲妈,多快好省完成投食活动,咳咳,有点夸张。她们都不一样,但和思念家乡食物时的我又那么的一样。于是我开始一头扎进中华小当家的最低配置版,虽都是家常菜,却包揽了南与北,眼前与远方。要给广州的小朋友熬糖水,给武汉的小朋友下面条,给浙江的小朋友煮稀饭,新疆的大盘鸡,香港的猪脚姜,大家一起来,那我还是烧壶水咱们喝茶吧。或者,世界上有幸还有一种叫“火锅”的东西存在。

家常菜的厉害,在于它才是塑造这个社会、传承精心培养的美味。以非常低眉顺目与不惊奇的姿态呈现,内核的坚韧与独特,却是不可言说。

周末就是我们大兴炉灶的时候

​

给少女们喂食

​

​面还是面,粥还是粥,但较之第一年,这些低配家常餐都不像最初那么惨烈了。

比如说煮出来的粥,已经可以达到水米融合,柔腻如一。还会制作佐粥小菜。

酸三丁,胡萝卜、黄瓜、芹菜切小块。以米醋,盐,泡椒,姜腌制,密封于坛中。食时盛于青白瓷碟内,配小米粥。

豆豉炒出的萝卜干。热情跋扈的重口味,配清粥。

至于青紫二色菜苔,与蟹味菇烹炒。薄油、大火、快炒。春天的小菜,配皮蛋瘦肉粥。

​

​



《Grace小厨房升职记(下)》稍后上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0-17 09:46)
标签:

杂谈


​去年在佛罗里达的海边,傍晚熹微天光中,和Alin有一张合照。照片是这样的,Alin没有下水,穿着衬衣和休闲短裤,斜倚在凉椅上,翘着脚。白生生,红艳艳,水杏眼光彩夺目。我刚从水里爬出来,湿漉漉到处在滴水,穿着泳装,在傍晚光线略微不足的晚霞映衬下,显得格外黝黑。Alin霸气地搂过滴汤滴水的我,我在其霸道地臂弯下,合着手臂娇羞地笑了笑。镜头定格。我看过照片,告诉Alin,这张照片叫女总裁和她的女秘书。

一朝女总裁,朝朝女总裁。今年夏天临去香港几个月前,Alin就下达了最高指示:蒙爱,都交给你了,吃哪里住哪里逛哪里。

Excuse Me…

Alin继续扔了条语音信息过来:“Hi, Amazing Grace~记得一定把一阑拉面,和护肤品购物加进行程里!记得还有奇华饼店,还有周生生,我要去买大金链!”

两个人的旅行通常都是这样的:一个人负责订来回车票、酒店、民宿、景点门票,计划好目的地路线行程衔接,整体开销,查看好天气情况,帖子攻略,网友好差评,想好怎么看、怎么玩、怎么吃、问路、带路。另一个则负责当弱智,不不不,当大拿,当大拿。

​

制作的行程过程中,我负责找住宿吃喝交通路线,负责安排时间分配。Alin负责360度无死角夸赞我。她发现人生命处闪光点的技能(俗称拍马屁技能)很大一部分是在我这里实践,得以提高的。

做好一套旅行攻略,网络发给Alin,她马上就自动开启夸赞技能:

“哇真的吗?我们要去喝兰芳园吗?我血压升高了。好激动。哇我一想到就心跳加速。我们要去逛文具店吗?哦真的吗?你太细致了,我从来没见过像你这么细致的人!哇,你还标注了步行具体多长时间,我就喜欢你这么龟毛的人………………"

挖去中间Verge Camp的四天,前和后总共和Alin在一起两天三夜。

Alin过马路,车都要避让三尺,气场太强大

​


在这短短的两天三夜里,我成功把Alin从一个正经羞涩的姑娘,变成了一个豪放不羁的好汉。是这样,Alin原本不好意思在人前换衣服,一旦用洗手间也必须是仔仔细细关上门。洗澡更是像在搞秘密试验。所以我从第一天开始就以身示范,如何一进卧房就脱衣服(有点重口味,不过房间只会有Alin一个人,这是关键)。我耐心地教导她,洗澡是不需要隐私的,可以敞开门来洗,可以一边嚎叫着一首歌一边洗,可以满头泡泡仍然伸出头颅来看信息,洗澡完毕是可以裹着毛巾出来跳舞的。为什么写着写着我觉得我有点不太正常呢……一开始Alin还红着脸躲避,捂着眼睛不忍直视。但是鲁迅老先生告诉我们,真的勇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我沐浴完毕的献舞再惨淡也惨淡不过人生吧?渐渐地,Alin的底线被越拉越低,从此进入不可收拾的状态。一进卧室门就开始脱裤子脱衣服,没有一点迟疑。你明白我说的“没有一点迟疑”是什么意思吗?就是一丝一毫一分一寸的犹豫都没有,脱裤子变成了好像换拖鞋一样自然的事情。她已经可以做到一边跟我讲会议内容,一边摔动一根脱下来的裤脚。用洗手间再也不知道关门,门是什么东西?为什么要挡在厕所和卧室之间?影响交流!她很惊讶于自己的变化,更惊讶于自己完全没有羞愧感的心理。

这则小故事告诉我们,羞耻心是很容易被抹除的,一旦你身边有个不太拘小节的混友。


其实本来是想写和Alin在HK的几天,就算不是HK游攻略,好歹也是旅行小故事。可是后来发现那几天玩了吃了逛了也工作了,但是居然就是这个脱衣服脱裤子记得最清楚!What can I do? 当然了,还有一个便秘的故事,非常好玩儿,非常生动,有着非凡的过程与意义,我觉得对人性都有重要的探讨意义。但是Alin三令五申不让我写那个故事。What can I do?

​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