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上帝在笑
上帝在笑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6,909
  • 关注人气:7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5-09-01 16:08)
标签:

杂谈

《旧五代史》记载:柳树吐絮,政府征税。推而想之,柳树之所以有此举,是因为春风拂体,生机发动。夫风,宋玉于《风赋》中分为两种:好的风,“发明耳目,宁体便人,此所谓大王之雄风耳”;坏的风,“啗齰嗽获,死生不卒,此所谓庶人之雌风也”。照此分类,春风,自然是大王之雄风,庶人岂能免费享用?!所以,为圣君计,可添一税种,曰:春风税。再推而论之,此税又有许多子目——王荆公诗云:春风又绿江南岸。想江南植物繁茂,岂止柳树一种。麦秀苗萌,丹葩吐卉,万紫千红皆是税。日本作家夏目漱石在《我是猫》中哀叹:恨不能割据苍天,零售空气。可见蕞尔小邦,不能与天朝上国相比。与批发春风相比,零售空气乃蝇头小利,吾皇不屑为之。至于割据苍天,官家号为天子,以孝道治天下,焉能举刀割父,行此悖逆之事?然而夏目漱石的话,提供一种思路:可以检点文豪名句,为圣君扩大税种。比如,苏轼于《前赤壁赋》中洋洋得意,曰:苟非吾之所有,虽一毫而莫取。唯江上之清风,与山间之明月,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以成色,取之无禁,用之不竭,是造物者之无尽藏也,而吾与子之所共适。——呀呔!春风既已入税,明月焉能漏网,苏大胡子,酒醒后立即补缴!……遗憾不早生千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7-03 17:40)
标签:

杂谈

毛主席曾说,他又读了一遍《离骚》,有所感。我也又读了一遍,总结如下:屈原诞生,很牛逼。长大了,跟楚王很好。楚王被小人蛊惑,和他不好了,他很郁闷。拿香花骂臭草,边骂边旅行。去找舜帝倾诉一番,倾诉完继续游荡。上天入地,勾搭几位女神(宓妃、简狄、二姚),但搞不定。郁闷,找两位算命大师(灵氛、巫咸)来开解开解,可也开解不了。于是决定继续旅行,勾搭女神。突然从空中看到故乡,心里一阵难过,决定不走了,死了算了!……卒。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6-29 17:51)
标签:

杂谈

和人聊了几句《巴黎圣母院》,陡然发现,此书是个大宝藏,后世的现代主义、后现代主义都曾入宝山而不空归,“其义气则丘窃取之矣”。——雨果对人物情感大幅度夸张,后世不过更进一步,夸张到变形;雨果把故事碎片和拼图化,后世也不过让碎片更碎;雨果加入大量的议论,后世直接用学术论文的形式写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6-27 10:55)
标签:

杂谈

一亲戚,家境好,长相也不错,本身也算大学毕业。择婿时,不顾亲戚反对,认准了某半文盲(小学三年级)帅哥。且毫不讳言:就是因为他帅。于是结婚,生子。我与此帅哥素未谋面,不知其为人若何。去年他有法律事务,咨询于我。想古人云:妍皮不裹痴骨。闻名久矣,想望其风采。然而电话里一交谈,我勒个去,一股味儿直冲脑门,至今反胃。便觉得很不对劲。前几天,亲戚打电话给我,咨询离婚事宜,告诉我,多年来生活得一直不好,现在把父母都牵扯进来了……我解答完毕,还是劝合不劝分。唉,自己找的帅哥,哭着也要过完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6-20 17:47)
标签:

杂谈

铺天盖地的出书狗,文盲来袭,烂文恐怖主义笼罩人间。但无处可逃——总要读书看报吧?于是苍蝇拌饭,常常食用——他们“地”也用“的”,“得”也用“的”,白勺大餐,于无意间入腹,大恨。妹子长的美。美的空调美的狠。桀犬吠尧,蜀犬吠日,百犬吠声,吠出的不是“汪”,而是“的”。头都大了。我是患上的地得强迫症了。追根溯源,如果执法者无法“执法必严”,那么,从立法上解决问题好了——建议中国废除“地”与“得”二字,定冠状补,一律白勺伺候。这样,我的强迫症就好了。这样,白勺狗们就合法了,可以不拴链子上街随意大小便了。草泥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6-19 11:32)
标签:

杂谈

张充和是谁?张兆和的姐妹。张兆和是谁?沈从文的妻子。沈从文是谁?沈从文是沈从文,是《边城》的作者,不是谁的谁。“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据说卞之琳这首著名的诗,便是写给张充和。张充和装饰了卞之琳的梦。但接受采访时,张说:卞是暗恋。暗恋的人多了去了,还有暗恋得举世皆知的呢——叶芝的“当你老了,头发白了,睡意昏沉,炉火旁打盹……多少人爱你青春欢畅的时辰,爱慕你的美丽,假意或真心,只有一个人爱你那朝圣者的灵魂,爱你衰老了的脸上痛苦的皱纹”,如此感人肺腑,导致心高气傲的杜拉斯都忍不住抄袭,用《情人》的开篇第一段大加演绎:我已经老了。有一天,在一处公共场所的大厅里,有一个男人向我走来。他主动介绍自己,他对我说:“我认识你,永远记得你。那时候,你还很年轻,人人都说你美。现在,我是特为来告诉你。对我来说,我觉得现在你比年轻的时候更美。那时你是年轻女人,与你那时的面貌相比,我更爱你现在备受摧残的面容。'——抄袭也抄袭得惊天动地,享誉全球。而最初的那个“你”是谁呢?那个折磨了叶芝一辈子的女人是谁呢?谁特么知道!爱谁谁。反正这世界上不乏丰乳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6-12 00:03)
标签:

杂谈

对公知群体极其感兴趣,观察两年,思索如下:
一,苍蝇不叮无缝的蛋,公知们之所以沸反盈天,肯定是社会机体有溃烂之处。
二,苏格拉底愿意做一只牛虻,叮在城邦身上,催促它进步。公知是苍蝇还是牛虻,就目前来看,苍蝇居多,牛虻有几只。比如贺卫方,十几年前,公知一词尚未出世时,他的行事风格就已形成,坦坦荡荡,无不可对人言,且一直没变,可谓“吾道一以贯之”。比如大律师斯伟江,刑辩巨擘,实至名归。比如作家慕容雪村,有才,有学,有识。但更多的,是夹带私货的逗比,无可称道。
三,相对而言,完美的苍蝇也是苍蝇,有缺点的战士也是战士。当局是否真是“有缺点的战士”,需要再观望。也许是完美的活死人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6-10 12:24)
标签:

杂谈

有时眼见未必为实,耳闻方得真谛。听(注意:是听,不是看噢),儒、释、道三家教主,皆为女人——
    子曰:吾待价而沽者也。若非女人,怎会“待嫁”?
    释迦牟尼曰:趺坐而坐。若非女人,怎会“夫坐”她才坐?
    老子曰:吾所以有大患者,为吾有身。若非女人,怎会“有身”?
    ——女人对世界很重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6-10 05:35)
标签:

杂谈

十六国时,南凉王秃发傉檀投降西秦王乞伏炽磐。虎落平阳亦是虎,由于此前太雄杰耀眼,被疑忌、下毒、得病。身边人劝他治疗,他说:我的病岂能治!于是病死。
北齐兰陵王高长恭,貌美而勇,因邙山大捷,威名大盛,军人为他作《兰陵王破阵曲》,由此遭到皇帝高纬猜忌。后生病,不肯治疗。即便如此,还是被高纬害死。
隋朝杨素,助杨广得帝位,但由于奸猾险贼,杨广猜忌滋甚。杨素病重,杨广派名医治疗,但唯恐他不死。杨素也心知肚明,不肯吃药,也不肯爱护身体,终于病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6-08 14:41)
标签:

杂谈

“武帝初登祚,探策以卜世数多少”——司马炎登帝位,抓阄,卜算皇位能传多少代。想法都如秦始皇:可至万世而无穷。结果,抓出的数字是:一。“帝不悦”。“群臣失色”。幸有一善祝善祷者,曰:臣闻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宁,侯王得一以为天下正。“武帝大悦,群臣皆称万岁”。以老子的话混淆视听,古今第一学术急智。而除了“数卜”,又有“名卜”:《北齐书·帝纪第五·废帝高殷》:北齐文宣帝高洋让邢卲给儿子取名字,是:高殷,字正道。高洋不悦,怪邢卲道:殷家弟及(此处梗较多,不解释,有兴趣自行研究),正字一止,不好。——正,一止,与“探策得一”有异曲同不工之不妙。陡然想到,哥哥我的笔名是“余一”,咳咳,我先睡一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