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杜平视野
杜平视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3,683
  • 关注人气:44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瞻天见广
 
  观海得深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09-11-26 10:37)
标签:

照片

分类: 不知如何分类

                                                      奥斯陆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08-12-29 21:49)
标签:

陈虻

杂谈

分类: 不知如何分类

  [陈虻,1983年哈工大光学工程专业毕业,1985年进入中央电视台,1993年7月加盟《东方时空》,任《生活空间》制片人。1996年获“全国十佳制片人”称号。2001年1月起担任新闻评论部副主任,主管《实话实说》、《新闻调查》,2001年10月任《东方时空》总制片人。2008年12月23日不幸因病去世。]

 

  陈虻于12月23日凌晨去世,我在26日才知道,是北京的亲戚看到报道之后才急忙打电话来报信的。当时我刚下班回家,听到这个消息,整个人就像被速冻一般,心里一沉,双手无力,肩上的书包坠落在地。但奇怪的是,我心里却是出奇地冷静,吩咐力力赶快拨电话给陈虻的妻子小红,这时才发现她早已泪流满面,口中喃喃自语:“最亲近的人走了,这是第二个……”
  在北京,小红接电话时已经躺在床上,她说这几天一直没有合眼,快撑不住了,今天要早睡,是因为明天要起大早,凌晨五点到肿瘤医院去领陈虻的遗体,八点赶到八宝山举行告别仪式。她的声音平静之极,反而安慰力力说:“你和杜平不要太难过,等我忙完了,咱们再好好地谈。”
  通话只有几分钟,两人都很镇静,就如同平日的陈虻,遇事不慌张,有条不紊,不失尊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我师我友美文
再次收到老同学的作品,高兴极了——
 
杜兄:狮城一别,几近一载。今中秋临近,月又一圆,倍思友情。
上月同学聚会,两度握手,甚为感触。虽无复首次之盛况,也倍感亲切,不胜感慨,毕竟天南地北,相聚不易。大兄此次缘悭一面,未获把袂,颇以为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四川震后第三天]

 

假如我是一只鸟,
我也应该用嘶哑的喉咙歌唱:
这被暴风雨所打击着的土地,
这永远汹涌着我们的悲愤的河流,
这无止息地吹刮着的激怒的风,
和那来自林间的无比温柔的黎明……
——然后我死了,
连羽毛也腐烂在土地里面。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

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

    --艾青 诗

 

(以下六张图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教育杂谈

新加坡

双语教育

双文化课程

分类: 空档里的思考
   新加坡教育部将在本月出版《中国社会调查报告集》,由三所精英中学修读“双文化课程”的学生撰写。这是近日应教育部之邀,为该文集所写的前言。
 

双文化课程初试啼声
杜平
  今年初,教育部课程规划司的朋友打来电话说,新加坡三所中学修读“双文化课程”的学生,于去年分别前往中国各地进行了一个时期的社会调查活动,回来后撰写了论文,每所学校各向教育部提交了十份较好的作品,希望我抽时间予以评阅。
  听到“论文”二字,心头立即掠过一丝惊讶。我自己在大学四年级时才写论文,可这批学生在前往中国从事社会调查之时,只不过是初中四年级学生,撰写论文时也刚刚升入高中。十六、七岁的学生对自己所生活的社会尚有很多不甚明了之处,他们何以用“论文”的方式,对如此庞大而复杂的中国社会进行观察、分析和评论?
  带着好奇,也怀着一些疑问,我非常仔细地看完了华侨中学、德明政府中学和南洋女中三所学校提交的全部三十篇论文。坦率地说,在通常情况下,看学生的习作是一件苦差事,即便是中国的大学生和硕士研究生,他们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9-21 12:19)
标签:

校园生活

同学少年

分类: 我师我友美文
   2004年圣诞节假期,上外英语系84届部分同学回到母校聚会。二十年后重逢,如同回到少年的过去,每个人都百感交织。聚会之后,我们公认的才子安玉麟凭借印象,给每个同学画了一幅文字素描,观察入微,惟妙惟肖,文采斐然,从中也可以感受到他对同学们的关心。昨日他来电话说,中秋和国庆假期将陪同夫人来新、马两地旅游,令我再次想起他写的那篇文章,所以请他传来再欣赏。下面便是。
 

一 知 半 解

      

安玉麟

 

    别后驹光如驶,廿载睽违,春鸿绝影,芳讯稀通。其间西窗凉月,时而动念故人,然关山万里,徒劳瞻企。可谓“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

    申甲冬日,昔日同学少年聚首母校。乍相见,喜出望外,或“执手相看泪眼”,惊呼风采依旧;或彼此凝视良久,感慨故人无恙。“少壮能几时,鬓发各已苍”,此情殆有似之。

    此次同窗旧雨,济济一堂,一番联袂。顷而三叠阳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人文/历史

男人

女人

分类: 我师我友美文
   抄袭大学室友(博客:青龙客栈)的博文一篇,不只是觉得有营养,更因为我自己写不出来。窃之于此,据为己有。真男人不说假话。
 
真男人/ by 青龙

   现在很多人在谈精品男人。我觉得男人其实不必太物质化,应该侧重气概、气度。男人不必有胸毛,甚至不必有XX, 比如司马迁,又有谁敢说他不是男人呢?

   没有女人,就没有男人,这是一对概念。精品男人这个概念似乎就是为女人而设立、而消费的。不过,男人如果只为女人而存在,那么充其量就是个雄性动物,再精品,也还是个动物而已。

   男人也好,女人也好,都首先是人,那么就必须有他(她)的社会性。可以说,个体的人只有在全体的社会之中才能成为一个人。作为一个社会的人,男人应该有一股沛然之气,

   昂然于天地之间者,女人也有,比如贞德,比如秋瑾,但男人更多一些。说说四位大家都熟悉的真男人,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人文/历史

英语教学

英汉词典

分类: 空档里的思考
   下班回家检查小学一年级杜尚别同学的英语作业,竟然发现四句话里有两个单词很陌生。不好意问儿子,我假装若无其事地走到一旁,去翻英汉大词典。
  这道题目的要求是:Read what Lazy Duck says today,
rewrite what Lazy Duck, the animals and the farmers did yesterday.
意思就是要求用第三人称和过去式,把“懒鸭”所说的下面这段话予以重写:
  I live on a farm with many animals. Everyday I waddle
around the farmyard. The cat prowls up and down looking for mice.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4-08 04:11)
分类: 空档里的思考
友情在门口止步
   在白沙新镇住了八年,照理说已经很有感情了。可是,自从去年11月搬离之后,我感觉好像从来就没有在那个地方住过似的,心里没有半点怀念之意。“可能是因为那不是你的出生地,”有人曾经这样替我分析。也许有道理。于是,我准备问山贝到底有什么感觉,因为他是在那里出生的,那个旧家陪他成长了六年。
  上个周末,我带他去白沙办事时,终于有机会问他。当那座熟悉的红楼进入视野时,我放慢车速,对山贝说:“你上幼儿园的时候,每天都是奶奶陪你等校车,就是在那里,你还记得吧?”“当然记得啦。”“那你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我师我友美文

  余云是我的同事,专栏作家、早报副刊资深编辑。无论见识、才华和智慧,都是大姐大。十多年前初来新加坡时,我最早知道的名字之一就是余云,因为她的专栏《看见》很早就吸引了我的眼球,成为我每星期必看的文章。十多年过去了,直到今天,我依然认为其文章的构思、语言和行文之美之妙都是一流。也正因如此,我后来发现不少作者在类似的专栏里都试图模仿她的风格,但没有一个人能出其右。余云在成为专栏作家之前是剧作家,曾任教于上海戏剧学院。我后来发现有几个朋友,包括在演艺界很有名的人,原来都是她的学生。再后来,又发现她曾在我的家乡当过知青,所以感到格外亲近。  下面是她最近的专栏文章。因为好文实在太多,所以要选一篇最好的确实很费脑筋。我之所以选这一篇,是因为很多读者也都说非常喜欢。

《带我走吧》  作者:余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