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桑陌
桑陌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762
  • 关注人气: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这篇文章慢了几拍,原因是在等着看下文,准确点说是在等着看续集。就像当初看美国电视剧《越狱》,看了第一部,等着看第二部,急不可耐。现在网上播出的录像似乎比《越狱》更值得期待,真人秀,本色表演,甚至一些导演也从幕后走到了前台。有点身份的男人居然也会客串三级片,可是很难得的。早先长寿路桥一带卖黄色碟片相当热闹,这几天一点生意也没有了,活该那些伪装成大肚皮的卖碟女子倒霉,她们手里的是什么货色?下流,不入流,哪敌得过学表演导演出身的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株连”是我国光荣传统,这个传统现在仍在发扬光大着。

譬如有两个地方,从来没有听说这两个地方有什么值得称道的地方,现在也出名了,因为他们事先放出话来,说是要大规模捕杀流浪狗了。但凡经济搞不上去老百姓吃苦受穷的地方,都会耍些“功夫在诗外”的花招,找替罪狗。譬如此前有个叫牟定的地方,或许知道在全国争个经济第一争个老百姓幸福指数第一是没指望了,后来就争了个杀狗政绩第一,县领导钢铁意志第一。5万条狗一夜之间被捕杀,血流成河。那5万条狗里,大部分是家养犬,很多都注射过狂犬疫苗,照样格杀勿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承认自己有点迟钝,一开始看到“十大魅力女人”的新闻,先看到张海迪的名字,我以为是残联举办的活动,后来发现颁奖人不是邓朴方,才知道搞错了。张海迪曾经很有名气,后来就被人淡忘了,后来她结婚了,又被人提起来,后来就彻彻底底被忘记了。要是评选“十大被遗忘的女人”,我想她的名次会相当靠前。现在当选“魅力女人”,当然不犯法,只是有点尴尬,特别是和艳星林志玲排在一起,两个人都不自在,都会以为对方沾了自己的光。

主办方原想搞一桌大餐的,结果一不小心便搞出一盆欠缺火候的炒十锦。炒十锦也即大杂烩,把肉皮,带鱼,排骨,猪肚什么的一股脑儿往里丢,筷子拨拨,有时还会发现一块鸡屁股。这种菜已经淘汰了20年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现在的人都喜欢说“创意”这个词,你不把它挂在嘴边,就显得没水平,很可能被人看不起。我就亲眼见到,一个小皮匠,替一个老太太补了一双旧棉鞋,沾沾自喜地问:阿婆,我修得有创意伐?阿婆显然很满意,连声说:有创意有创意。看看,连小皮匠和老太太都在说“创意”,可见这东西是个好东西。

当然,所谓的“创意”还是有高下之分的,昨天看新闻,就见识了一个不同凡响的“创意”:有家叫苏浙汇的饭店,客人去消费,他送你赠券,明明在上海吃的饭,他送你的是北京门店的赠券。妙不妙?他算定你不会为了几百元赠券搭上来回飞机票,送了等于不送,还落得个慷慨大方的好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像我这种眼高手低的家伙一般不适合看电视,通常边看边骂。娱乐性节目太浅薄;政论类的隔靴搔痒;电视剧破绽太多,一边看你都来不及为它打补钉,弄得比干活还累;最不忍卒睹的是纪实类节目,里面的人死去活来,你也跟着穷折腾。怕看却忍不住还看,上当上不怕。

昨天就看了个真实案例:有个村干部被杀害了,警察抓不到真凶,就拿受害者的儿子顶罪。当地法院更有魄力,没有一点像样的证据,照样敢判。那儿子白白坐了十几个月牢。说起来那儿子也有缺点,抗击打能力太差,警察也就折磨了他十几天,也就是不让他睡觉,其他也没干什么,他就受不了了,就“认罪”了。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写了多年小说,充其量也就是个三流作家。现在更堕落,居然就写博客了。也不好好写,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倒是常去别人的博客串门,一串竟发现了个好去处,那里的文学气氛相当浓郁,比当年陈村主持的“榕树下”还浓。博主绝对是小说大家,和他比起来,我当年作家读书 班的老师诸如陆文夫高晓声方之叶至诚等等,只能算不懂小说误人子弟之流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明天,“超女”将进入6进5的赛事,“梦想中国”和“我型我秀”也临近尾声,此前的“加油好男儿”已黯然落幕,诚所谓天下无不散的宴席。再以后,粉丝们将迎来又一轮漫长而百无聊赖的等待。狂欢以后立刻让人冬眠,就如同高潮之后意犹未尽便强迫性地让你进入“不应期”,这似乎有点不人道。高潮之后理应是另一个高潮,更高潮。“烽火连三月”,下一句该接“狼烟又四起”。有鉴于此,我倡议,在所有的选秀大赛结束后,再把所有的优胜者招拢起来,进行一次名副其实的终极大PK。
  此念头并非突发奇想,而是深有群众基础。
  那天饭局,座中一位仁兄高谈阔论目空一切,后来才知道他是某个选秀大赛的编导,那倒是理该这样轻狂这样颠狂的。那位仁兄觉得自己所在的选秀大赛是全国最出色的,其他的都被他“扁”了一番。想想也是,譬如才闭幕的那个,头一名普通话说得不利索仍顽强地诉说,第二名耳朵失聪口不能言只能靠眉目传情手舞足蹈照样斗志昂扬。再譬如去年“梦想中国”的头名状元,名字是早就忘记了,记得的只是他肩上的那块人造貂皮,起初他一上场以为他走错地方了,我觉得他更像是卖虎骨酒或狗皮膏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写下这个标题心有戚戚。

也就在两三天前,一个德国商人死了,原因很简单,他销售了过期的食品,事情败露,他就自杀了。这样的事情永远不会发生在中国。假设在中国,某一天,一大批商界精英在开会,或者是一大批小商小贩在开会——我觉得从本质上来说,这两批人基本没什么区别——有人说到德国商人出售过期食品自杀的事,台下一定是哄堂大笑,个个笑得前俯后仰,眼泪鼻涕飘洒。在中国,是把这样的事当笑话听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一直在看鸿富锦起诉两名记者的热闹。真的,再没有比热闹这两个字更确切的了,你都想不出替代的词。一开始索赔3000万,完全是一副斩尽杀绝的架式,一夜之间缩水成1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那天下班,沿苏州河骑车回家。错眼见对面金鼎花园小区门口,有个少妇在狠命地抽打一条小白狗。当即拐过去阻止。

我说:不要打了,干嘛这么下死劲地打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