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世界监狱1987号
世界监狱1987号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3,201
  • 关注人气:8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新浪微博
访客
加载中…
我去过的地方
国内 (5篇)
国外 (0篇)
douban
博文
(2015-10-27 13:57)
标签:

杂谈

小红帽把自己的红帽子丢了,那她还是不是小红帽呢?
她决定去寻找红帽子,但她被锁在屋里面,外面的世界对她来说太大了,爸爸妈妈都不在家。
帽子是放在箱子里了吗?我打开了每一个可能装东西的衣柜、箱子、抽屉都没有找到。
她摸摸自己的头,发现也不是自己忘了自己戴着。
帽子是被风吹走了吗?她趴在窗外往外看。
发现一只大鹦鹉抓着她的红帽子在飞呢!
她大叫:还我的帽子,还我的帽子!
可是鸟一听飞的越来越远了。
她决定从窗户上跳下去——可离地面足足有五米高呢!
不怕,小红帽——不——她认为没了红帽子不能再叫小红帽,并且觉得已经长大了。
以后我要让每个人都叫我大额头。
因为奶奶说她额头太大,才给她织了一顶红帽子。
我就要到外面危险的世界冒险啦!
大额头把家里所有的锅都找了出来,堆在一起,她家里的锅可真多啊!
大额头先把平底锅扔下去,这样最稳固。
然后依次把鸳鸯锅、高压锅、蒸锅、汤锅、炒菜锅、铁锅、不锈钢锅、铝锅、奶锅、砂锅扔下去叠在了一起,高高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6-16 12:35)
标签:

诗歌


                “这里或许会有音乐,不过我们还是要找个
                安静的角落以便交谈。”
                                ——约翰·凯奇:《埃里克·萨蒂》
     

    一:Violin(小提琴)


  摊开银河的沉夜里,远游客把心包裹
  两只耳朵简化成问号,他出发前一天
  将痛苦在黑市出售。每分钟蒸发的负荷
  是呼吸中攀爬的恐惧,对抗空气的勒索
  我与你们有不同的感官,就像解剖
  不出灵魂寄身的部位,我也不知道
  自己在世间的居所。没任何行李
  无需因遗弃什么而负疚,不与另一个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1-03 22:49)
分类: 诗歌

在屋里水桶内很快结了层冰
前几日我常给黑暗让座,可关上灯
月光在椅背上写出:不要使用。
闭目听尺八,下刻若需要
我就睁开眼,卸下门窗
风会保佑我失去肮脏的东西
哪怕一道呼吸含有的瑕疵
也有失去理性的万物来弥补。
粗心洒下的水渍凝结成块
与桌面粘连,围着《瓦尔登湖》这本书。
此刻急于喝茶,在它的温度
降至弱者的体温之前。
我记得对面花椒树的果实,
七月份繁茂的野核桃树挡住了
人们的视野。即使在阳光最浓烈的一些天
也有人提议砍掉,或把最上面的
几根枝子“修理一下。”
现在它们秃立着,不再说话。
我开始厌倦了,等翌日上午
做饭时,把削掉的土豆皮,倒入
雪地上踩出的一个很深的脚印中。
在冬天吃掉些粮食,忘记些儿事。
太阳只在下午从背后
短暂地露出冷峻的脸。

2013-12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0-04 22:24)
标签:

黑童话

分类: 小说

    人类最早的女人们,是没有乳房的。
    那时她们胸前的脂肪并未突出,而是凹形,从侧面看是内陷。外层是一道可以张合的胸帘,跟眼皮差不多的薄度,里面储存着远古流传下来的火种。是她们与生俱来最神秘的部分。火种在女人胸内不安分的摇晃,像淘气的小鹿在山谷的枝叶间乱撞。
    小孩生下来,母亲没有奶水分泌,而是给他们吸吮火种,此刻火种会变得甜蜜与阴柔,将力量与安详赐予这些新生婴儿们。
    女孩刚生下来胸很平整,长大后火种随着初潮而来,胸帘在此刻第一次开合。在受孕之前火种每月只会熄灭一次,这时男人才可以同女人交媾﹑进行繁殖。火种不能直视,带有令人生畏的来自造物主的讯息。它喜欢音乐(此时人类唯一的乐曲就是鼓,女人感觉到它在胸帘内随着节奏欢欣起舞的动作),散发香气的树木,造型好看的石头(将这两种东西投入胸帘内,女人就会保持很久的青春)。成年男人与野兽都惧怕“携带火种”的女人,害怕火烧毁一切的力量,只有处在“吸收期”孩子们才不会为火所伤。他们不但可以吸吮母亲的火种,还可以随意在燃起的火堆里穿梭打滚。
&nb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经纬

诗集

电子书






我的第二部诗集《雨中纪事》,收入三年来的主要作品。共由四十七首短诗,两首组诗和一首长诗组成。按写作时间排序并分为:第一辑《雨中纪事》(2010年),第二辑《表厂俱乐部》(2011年),第三辑《吃掉我》(2012年)。书内收录有诗人﹑画家木芷女士创作的油画作为插图。

电子版已在豆瓣阅读上架,可试读,定价1.99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故事

分类: 小说

火车站

这里的火车站像是章鱼居住的地方。从检票口走出,看不出有任何像样的建筑,外面也没有广场。如同漫不经心挖出一个露天的地下大坑。不仅电梯,连步梯都没有。沿着陡峭的斜坡我快速爬上去,第一眼看清这座地底虽涌动着上百道泉脉,表面却如沙漠般的北方城市,跟几张拼合的旧照片一样。其实回想起来,当时心中是喜欢的。虽然我没见过章鱼在海底的哪个部分安家,但是我想,就跟这里差不多吧。这儿虽然是陆地,但几百万年前,肯定是一片汪洋大海。谁能保证周围的人,衣服里未曾隐藏着八条腕足呢?此刻我就看见两个警察正在抓捕一个逃犯,他从嘴里喷出大量的墨汁,稍后不见了。
从对面找到L.S,她第一句话就告诉我,接我时,公交车上一个30多岁的女人正在吃早餐,遇到急刹车,这位匆忙的大姐不但把刚吃的咳了出来,还接着呕吐不止。她就站在我旁边,我躲得快。不然,弄脏了来见你多尴尬啊。我去买了两瓶饮料,分给她一瓶,她摇头说不喝,我就一人喝两瓶。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我转过头打量L.S。很普通一个女孩子,普通到没有女孩子的味道,但好在,还有人的味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酬经纬六帧终南山生活照见赠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3-02-17 23:04)
标签:

终南山

物学院

隐居

分类: 收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诗歌

我把天空穿旧了,等一场雨
从两个齿轮的争吵里,洗出嘹亮。我随时会把你笑声
从洗衣机里捞出。
从西广场坐213路到医院找你,你不在。
只有新沙发﹑缸里的金鱼等我。
把胸前的毛衣拆成一条线,
刚好与医院到你家的路一样长。
那是一段曲折的路,比我们的伤心更曲折。
在楼后面,我看见你从镜子里伸出手,
捂住我窥探的眼。直到,我们再次相对坐在餐桌前,
我撑起下巴不眨眼不转头,看你。
你到银基买衣服,那么多人挤在一起,让我害怕。
他们像筛子过滤我们外露的心
我们又像火焰过滤废纸般发起反击。
我将窒息,你为自己的美找到新的呼吸。
之后在电影院的第七排,彼此的
注意力终于转向屏幕。

2013.1.31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1-29 15:34)
分类: 诗歌

从纽扣的方言我听懂你归属
大海的失眠,腰带抽出的疲倦
提醒我日出的时间。
但明早不会有了,
一切只剩下消耗了。
光阴在手铐里坦承有罪,
它将人们变为互不相识的交通卡。
下起雨,无数小船受孕,
会从航道里偷生出晨曦吗?
有人躲在为取款机建成的小屋里,
对着摄像头边抽烟边调情。
我回到用冰做好的阳台上,
等来自露水的征伐:
你不是披着彩虹,
跳下悬崖的人。
我还是舟中的铁箱,
仍是你抱有的假象。

2013.01.23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