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三妮儿
三妮儿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1,918
  • 关注人气:25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我的拼玩


我和安安
每天会玩拼图
每天会读绘本
这样美好的亲子时光里
有很多很多的故事
而这里,便是我们收集时光的百宝箱
给长大后的安安
给年老后的自己
我的工作室


我的工作室
专注公众平台搭建
专注微信内容运营
专注新媒体营销
专注活动策划
……
恩,这是我赚奶粉钱的专业领域
静观流光。叁

【信】

那个布偶开始唱歌
接着停下来
认真地掰着手指头
痛哭流涕
我想我是不许的
不许你表演我们的爱
我宁肯它在舞台下最卑微的哭着
也不想看到它学会真假难辨的本领

 

【行】

不管那里的狗如何对太阳狂吠

对于太阳本身来说

并不会因此而减少光芒和热度

然物喜己悲虽不由人

却希冀这一片自留地经亲手开垦后

有花有草有果实有人烟

落寞寥寥或忘形喧嚣里落到这儿

有心安 生灵性 得了悟

 

【止】

这是个自娱自乐地场所

舔舐伤痛的字

或存档幸福的图

五年流光

点点滴滴情谊不深却绝对不浅

均来自Sunny细小的捡拾

错漏或挪移还请告知

 

E-mail:zhoujuan09@yeah.net

新浪微博
开花の树。壹

开花の树。贰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7-08-10 11:18)

雨后在屋顶上吃葡萄的安安,脸上被蚊子咬了好大一个包包,而口水哒哒地往下滴,大颗大颗。


“《有一天啊,宝宝》,这本书是蔡康永写给小S的宝宝。
在我看来,同样也是写给那些还在天上未来到人世的宝宝们。
年少的时候,会说,如果有选择的话,我才不愿意来到这世界上。
年纪见长的如今,会说,如果有选择的话,我还是会选择来到这个世界上。
因为所谓的痛苦、伤害、不愉快,统统都变成成长的必经之路。
如果今天变成美好的,那是因为昨天的苦难。
爱生活,享受生命,才是我们来到这个世界上的意义吧。
所以,宝宝,如果你可以选择的话,一定要选择来到这个世界上哦。
因为不管是什么样的人生,都会是你独一无二的拥有。
生命是我们唯一与众不同的东西。”


我觉得蔡康永是有大智慧的,这本书并非教我们要如何育儿,也并非以一个过来人的口吻告诉我们什么事。
然而,作者虽未曾孕育宝宝,但却能很清晰地表明生命和生活里某些有意思的现象。
怎么活,怎么选择,怎么成长,那些短短小小的话很耐人回味。
等你也看过,我想很多的问题自然就不是问题,很多的矛盾自然也不会是矛盾。
我也常常想,什么样的育儿理念是正确的呢,该怎样孕育我的孩子呢?
我摸索着,学习着;会买来很多育儿书,也会时刻观察安安;看别人的小孩,也看别的父母;有时候想想自己,有时候想想安安。
对,很长时间里,我都无法给自己一个明确的答复,就像你无法预测时间会带你去哪里一样。
慢慢地,我不再给安安的未来做设想、做预计,也阻止爷爷奶奶给的未来做设想、做预计。
当我放弃这些的时候,我感觉育儿的路上忽然明朗起来。
我能为安安做的就是当下能做的,比如陪伴,比如指引,比如不设限,比如放手……
  

“问:你几乎每天都出现在电视上,但你为什么对于电视圈还是常常露出一副“刚好路过”的样子呢? 
答:咳……咳……就算对于人生,我也常有“刚好路过”的感觉啊。 ”

在没有安安前,我大抵觉得时间对我来说的意义不大。
我总以为我还二十出头,青春、美好,有活力。
当安安在我肚子里一天天大起来,然后从那么一点点的小婴孩到现在走路喊妈妈,我一边感叹生命的奇妙,一边祈祷时间啊你慢一点。
孩子对于女人来说,绝对是很重要的一个存在。
正因为太过重要,所以我们总是眼里只有孩子,也总是当局者迷,于是也总是做一些出于爱却并不是最好的爱的事情来。
我害怕自己因为太爱,而做出很多“不爱”的事来。
所以,我会在某些时候一个人背包就往外走,跳离出日常的生活找个安静的地方想想自己到底需要什么,怎么做,做的如何,要怎样调整。
所以,我会选一些非女性观点的书来看看,这个世界该怎样更好(算了,我还是放弃治疗好了,在汉子这条路上无需回头了)。
 
如果你长期置身于一个环境里,深陷其中,你永远无法分辨出对错,也无法分辨出你周边人到底是良善还是恶意。
如果你长期只站在自己的角度去思考问题,那么你永远无法全局地看清楚整个事情里,怎样的选择才是最好的。
那么再回过去看,孩子于我们,或许也如蔡康永所说,只是刚好路过。
同行的这一段,对我们里说至关重要的一段,除了好好陪伴,我们还能如何选择呢?
错过不再来的经历,永远比任何时候都可以从头再来的事业要重要得多。
这样的事实本身就很残酷,当我想清楚这残酷的事实时,我的选择便毫无犹疑。
果断地从长沙离职,回到家人所在的城市,拿一份连原来薪资三分之一都不到的地方从新开始。
想着安安所在的年代日新月异,我又果断放弃安逸保守的选择,选一个更加能给安安指引的方向重新开始。
我想,自己真正放开,才能给予最好的陪伴吧。


“有些人的生命没有风景,是因为他只在别人造好的、最方便的水管里流过来流过去。你不要理那些水管,你要真的流经一个又一个风景,你才会是一条河。”

和很多妈妈交流过,育儿的路程上自己都是矛盾的,不知道怎样做能给孩子更好的。
我想让孩子懂事听话,但又担心遏制孩子的好奇心,没有创造力。
我想让孩子完全自由的成长,但又在孩子无法自律的情况下,很多事都让人奔溃。
而我们最初的愿望是,我只希望孩子健康快乐的成长,哦,我到现在还是。
怎么样让孩子健康呢?
良好的饮食作息习惯,经常的体能锻炼,愉悦轻松的成长以及该有的品德和礼仪……
这些看起来很容易,但是如若坚持不了,大多数还是做不到。
我在坚持,让这些成为安安的习惯,习惯坚持下来,健康的身与心。
即时成长的路上诱惑不断,我想在这样的氛围里成长的安安总会懂得浅尝辄止,无伤大雅。
健康的根基在那呢,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而想肯定也不会大逆不道了,不是吗?

 
快乐呢?其实快乐本身就不是一个褒义词。
怎么说呢?因为只有拥有不快乐,才能真正体会快乐的含义。
那么,只有让孩子自己去经历,才能真正明白怎样做自己才会更快乐,怎样做那些不快乐的影响渐渐变小。
而我呢,这个里面能做什么呢?
我想,我能做的就是带安安去认知这个世界的真正模样,去勘探这个大世界里生活的无限可能。
安安真正能体会到自我价值的时候,我大抵只剩无条件支持,以及陪伴。
人,只有做自己选择的事,不管成与不成,都不会后悔。
我只是希望,安安以后选择做任何事情的时候,我都不是他需要考虑的那个羁绊。
孩子啊,你就大胆去做吧,好不好结果会告诉你的。
我想几十年后,只要自己想经历过的都经历了,即算身无他物,也值了。
每个人的生命都是独一无二的,你能做你自己就可以啦,那些快乐和不快乐都是你的经历和财富。
再回过来,那些懂事、听哈、创造力、好奇心,都不是问题了。
因为,孩子总会长成他自己,独一无二的自己,既不是我们希望的那样,也不是育儿书说的那样。

 
说到育儿书,我自己有一个比较狭隘的观点。
就是,不要单看作者在书里怎么说怎么做,而是尝试去研究作者的长成以及家庭的文化层次、环境。
当你连同这些都关注起来的时候,那么很多的问题就会有多种解答。
我不否定育儿书的任何观点,但我否定只截取部分真相的表达。
孩子的孕育不是一个妈妈就能做好的,还关乎家庭、家族乃至社会。
不脱离现实,方能更好生存,乃至生活吧。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摄影 | 熊汉泉

文字 |  Sunny



者按湘江弯成一个「几」字,从湘潭市中心流淌而过,而平政路刚好沿着河西蜿蜒开来。早在千年前,老湘潭人依水而建,码头、米市、药行等等林立,撑起了老湘潭的商业繁华。千余年过去,随着政府「精美湘潭」建设的推进,这条千年老街现今已经被拆除。而从2016年农历五月初五起,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湖南省摄影协会副主席熊汉泉,凭着多年纪实摄影师的责任感,就在这条路上蹲守了一百多个日夜,只为用镜头与平政路对话,记录了很多感人的瞬间和难忘的故事。



  平政路,63°   

两个YANG娭毑的故事


1


平政路盐店码头,有一座破破烂烂的房子,阴暗、潮湿、破旧。透过窗户往里面看,房子被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塞得满满当当,连站脚的空余都没有。每次从大桥上路过,我脑子里都会有一个疑问:究竟是什么样的人,可以长期在这样的环境里生活?


 

直到有一天,一位老娭毑拄着拐杖,一级一级阶梯摸索走下来,步履蹒跚地进到这座年久失修的房子,我才找到了答案。她是杨冬秀,1937年11月出生,79岁,从1962年嫁到这里,已在平政路生活了有50余年。



    平政路盐店码头,杨娭毑的家



    满是杂物的房间,杨娭毑在做最后的整理


出生在旧社会的杨娭毑,十余岁时一直在一家猪毛厂做童工,解放后在市办的一家猪鬃厂做临时工,后来加入到雨湖区服务大队,参加了湘钢、中国银行、湘潭铁桥、和平小学、板塘铁路枢纽等的建设,因为工作勤劳肯干曾当选过雨湖区人大代表,将日子过得红红火火。


有一天,我又在杨娭毑家门口拍照,杨娭毑很热情地和我打招呼。不知怎么地,我们聊到了杨娭毑去世的老伴,杨娭毑立马激动起来,那浑浊无光的眼神里仿佛有了新的光:“熊师傅,我老板年轻时候还和胡锦涛合过影,你快来,我找给你看。”


杨娭毑转身便走进那堆满了杂物的房间,四处翻找起来。这是一本泛着历史光泽的相册,明显被老人家妥帖珍藏着。杨娭毑视力微弱,眼睛贴着相册寻找着,想要把她老伴生前的荣光展现给我看。那一刻,仿佛青春重回到她的脸庞,自豪地情绪也我的眼眶内有了湿度。



     那些泛黄的黑白照片,就是一个人的史诗



    杨娭毑拿着老伴和胡锦涛主席的合影


我就这样在一旁认真地倾听着,一个老人对自己一生的回顾,伴着那一本记录着她一生某些片段的相册。而就在那一刻,有一张照片从相册里掉落下来,上面是两个女孩清纯明亮的面庞。


“杨娭毑,这是你和谁的合影呢?”

“就是住在友谊巷1号的那个欧阳娭毑啊,这是我和她五十年前的合影。”

“杨娭毑,先把这张照片借给我一下。”

欧阳娭毑?我非常熟悉的另外一个采访对象。我拿着照片,飞快地往友谊巷1号跑去。


2


认识欧阳娭毑的那天,是午后的两点多钟,阳光非常的温暖。我们走进友谊巷1号那座百年老宅,屋门口满是刚刚燃放的鞭炮碎屑,空气里还弥漫着烟硝的味道。


“娭毑,这是你家的房子不?”走到天井的位置,我抬头看到窗外有一个身影,约莫是一个老太太,我立马和她打招呼。

“是的呀。”老人家走出来,身形瘦弱。

“我是摄影师,想要拍一些照片,可以吗?”这是她家的房子,我想摄影还是要征询她的意见。

这位老人便是欧阳娭毑,全名欧阳炳秀。没有意外,欧阳娭毑高兴地同意了,还特意回房间换了一套花衣服,配合着我摆一些POSE。



   平政路友谊巷1号,欧阳娭毑的家



  愚楼始建于民国四年,至今有百余年历史


欧阳娭毑1936年11月出生,到今年已经80岁,17岁时从衡阳嫁到平政路,在这条路住有50余年。我们到她家拍摄的那天中午一点多,欧阳娭毑的老伴正好离世。她的女儿们将老先生送往老家下葬,我们便只见到了守家的欧阳娭毑。


欧阳娭毑的老伴谢志学,初高中在长沙就读,还有书童伴读,后来成为了湘潭非常有名的教书先生。欧阳娭毑嫁到平政路时,友爱巷当时还是伏樱巷,而始建于民国四年的老宅名叫愚楼,全是簇新的整套红木家具。



     欧阳娭毑和谢老先生的结婚证一直保存完好



    女儿们请的保姆一直妥善地照顾着欧阳娭毑


3


“欧阳娭毑,请你跟我去一个地方吧!”我跑到友谊巷1号的大宅前,牵着欧阳娭毑往盐店码头方向走。欧阳娭毑告诉我,她和杨娭毑年轻时候就是很好的朋友,到现在还一直保持着密切的关系。


我请两个YANG娭毑并肩而坐,就像50多年前一样。黑白的照片里是两个人年轻姣好的脸庞,而照片延伸外是暮年之后的白发苍苍。



   50多年前,青春明亮的姑娘在这条路遇见



    50年后,白发苍苍的娭毑在这条路道离别


50多年前,谢老先生被打为右派,欧阳娭毑家一贫如洗。那时候两个交好的年轻姐妹,想要拍摄一张照片,欧阳娭毑几经犹豫都不舍得。而杨娭毑作为湘潭市第一批108个个体户其中一员,意气风发地承担了照片的费用,好姐们的友情便有了见证。


杨娭毑的第二任丈在1997年离世,只剩一人独居在大桥下,年老后身体状况日渐不好,靠三四百低保维持生计。而谢老先生在1978年平反后在长城乡上星小学教书,欧阳娭毑的生活也随之开始日渐安稳、富余,便开始时常关照杨娭毑。



    这条路的兴盛和衰落,两位YANG娭毑共同见证



 杨娭毑整理着自己的每一件物什



  女儿们早已安置好了欧阳娭毑的住处



  大门已经损坏,杨娭毑无限不舍和迷茫



  一手搭建的家拆没了,杨娭毑久久不愿离去



    光阴辗转,每个人都应该被知道、记住


50多年前,两位YANG娭毑在青春正好时,从不同地方汇聚到繁茂丰盛的平政路。50多年后,两位YANG娭毑又将在白发苍苍时因平政路的衰败而分散各地。


时间,改变着两个人的人生轨迹,也改变着平政路的兴盛衰败。不管在这里的生活是富足安康,还是寥落窘迫,两位风烛残年的老人把几乎一生的时光留在了平政路。


聚散离合,兴衰更迭,这一切是结束,也将是新的开始。


 


熊汉泉





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湖南省摄影家协会副主席。迄今已在国内外发表摄影作品和论文3000余件,其中获奖作品400余件。


2000年至今,已在《中国摄影》、《中国摄影报》《大众摄影》、《中国摄影家》等专业刊物发表摄影作品500余件。

2003年10月,在北京成功主办了《钢铁之恋》个人影展。


《雪山写意》获中华人民共和国群众文化政府最高奖“群星奖”银奖、《炉台上的人》(组照)获全国第21届摄影艺术展银奖、《工业记忆》获全国第24届摄影艺术展多媒体类银奖、《小球迷》获第11届国际影展银奖。


2007年出版《窑湾----一条老街的记忆》画册并主办影展;2009年获湖南省10年突出贡献摄影家称号。


2010年至2013年分别举办了《聚焦农民工》、《工业记忆》、《炉台上的人》、《一线工人》、《钢铁变奏》等个人摄影作品展览。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有朋友问我,怎么最近在网络上消失了,没有先前那么活跃,有时候呼你都不见回复。我这才惊觉,这些天不停转的忙碌,让我躺倒以后便秒睡过去,都来不及记上一笔。

近两周,我在湘潭众筹观影的纪录片——《我的诗篇》,在上周六上午十点如期上映。左岸电影院的5号厅,共计142座全部售出,当日抵达观影近110人。我和片方组织者分享时,得到的回复是「这样的上座率已是很好」。

周六上午众筹电影圆满落幕,下午依旧是一整天的工作,而晚上我又跑去长沙,看了一场计划已久的演唱会。当唱完最后一首歌时,屏幕上那个白发苍苍的刘若英在问:「当你老了的时候,你还会记得什么?」

当然,她没有在最后告诉我答案,她也无法告知我确切的答案。于是,这几日的半夜,我点开文字的编辑框,打上几段话又一一删除,最终还是没能给自己一个完美的解答,便颇有种想到放弃纪录和分享的念头。

我无法总结《我的诗篇》的观后感,正如我暂时无法给我的生命历程一个完整的解答。


1.再低微的骨头里,也有江河。

等待购票者陆续领号好票,我才安心进到5号放映厅。彼时,电影已经开始十余分钟,画面从彝族祭祖的仪式里那一堆火苗开始往前推进。那些质朴的镜头,如同偏远村落里的土墙一般,一点一点剥落覆盖上面的灰尘,露出毫无诗意的本真,不美,却真实。

偏远的彝族村落里,只剩老人小孩留守,那些想留不能留的年轻人,为了生存不得不远赴他乡。那个还在为生存奔忙的彝族青年,担忧着彝族血脉里再没有古老仪式的法门。

有在偏僻矿山里的爆破工,既能冒着生命危险钻山打洞过得矿藏,也能在破败阴冷的房间搭一块木板写下有力量的字词,即使有开山之力却也无法拿到救父的医药钱。

广州人才市场上,那么多家公司需要招聘那么多岗位,却有青年拿着厚厚的诗篇也得不到垂青。年轻而憔悴的面容,坐在桌子的这头念着诗句,坐在另一边的面试官毫无表情,仿佛低微的生活里容不下诗意的生存。

地下六百多米的深井里,有头戴钢盔的煤矿工人用镐在低头挖煤,暗无天日,周而复始。也许,即算有旷古里传来的蛙鸣作陪,却也无法抹去脸上那一抹煤炭的黑。而所有获得都有代价,脩尔,便收走三十余灵魂,剩生者以诗为念。

有在富士康流水线上夜以继日的工人,宿舍书桌上放有惠特曼《草叶集》,可以写下数百首诗篇,却最终在高楼一跃去寻得他的诗意世界。

那个简陋至极的工厂里,对着窗口不断熨烫衣服的女子,盛夏的热度汗湿了粗糙的工装。那也是热爱吊带裙的姑娘啊,从青春走向中年,穿上二三十元的裙装,还在说「陌生的姑娘,我爱你」。

那一个一个场景呼啸而来,将诗句嵌入真实的生活里,历历在目,颇为震动,却无法描述。我还来不及记住每个人的名字,还背不下那记录生存的诗词,还无法及时感慨那错综复杂的观感,纪录片便戛然而止。

它没有给我生活的答案,但却在我脑海里留下很多问号,或许每个人都获得了这些问号,或深,或浅。


2.你来了,就是最好的结果。

我是「光的研习」摄影班的一名学员,当同学们在各地积极推荐《我的诗篇》,与生活记录有关,与文学诗歌有关,我才有了自己义务组织众筹的想法。

我一个字一个字写下邀请的话语,一个朋友一个朋友单独邀请,没有确切描述电影的内容,也没有给出自己的任何看法,只希望大家和我一起看一场不一样的电影。

很多人给我肯定的答复,还主动一一邀请同样感兴趣的人一同前往。周六的早上七点,我一一提醒每个参与的人观影时间,却有人早在六点半出发接朋友来观影的路上。

有爱好摄影或记录的朋友,主动询问纪录片的信息,热切地参与和回应;有热爱生活的朋友一人购入十余票,邀请亲朋好友一起度过这段时间;有朋友推掉重要事情,在放映前赶至电影院;有朋友一大早从长沙匆匆赶来,只为履行对朋友的应诺……

朋友说:这大概是她第一次在周末早起,只为看一场电影。周六上午九点,尚未营业的售票厅仍是黑乎乎一片,而我在走进的那一刻就只有担心。那么,这次一百余人的抵达就显得特别难得,也许只有「真爱」才足以撼动。

我曾经以为,这座小小的城市,每个人都在忙忙碌碌的为生活奔忙,会有很少的人关注生活以外「无用」的事,比如看一场与自己无关、且并不「有趣」的电影。

对,结果告诉我,我错了。

而这个答案,我很喜欢。


3.我们只要「看过」,就好。

有人因工作和家事无法抵达,却也郑重告知并表达歉意。

有人看完电影翛然泪下,哭的眼睛红肿如兔子,也许是想起自己的家人,也许是曾经的经历,也许仅仅只为生活的苦难。

有人不喜欢这平铺直叙的记录,或者真实到无美感的镜头,悄然溜去别的放映厅看更有趣的娱乐大片。

有人看不懂天壤之别的生活苦难,还有那艰难里衍生出来的诗词,面对屏幕一脸茫然。

也有人会更懂现有生活的美好和可贵,想要好感好珍藏和珍惜现在拥有,也想好好拥抱身边所有美好的一切。

……

众筹的过程中,我曾说过「观影前没有推荐会,观影后没有交流会」。也许,只要看到更多「外面的世界」,我们就会对现有的生活有更好的思考,或满足,或珍惜,或奋进,或平实。

对,「看过」就好。


4.每个人都在为自己写诗,证明自己来过。

茶道里,大概有一个词,叫做「一期一会」。大概得意思是,每一次「相见」都可以当做最后一次,于是这样的「相见」就变得弥足珍贵。我不记得具体的典故,但对这个词印象颇为深刻。

《我的诗篇》记录的是六个人的生活,是脱离我现有生活认知和层面的生活,但却又真实存在着的人生。通过某些镜头,我会看到曾经的自己,或者我身边的亲人好友,亦或是道听途说的某人,那一刻便泪如泉涌。

当工作和生活的重压同时挤压我们时,我们会否也有力量去在我们自己「写诗」,证明我们曾经来过。对,这个「写诗」或许不仅仅是「写诗」,也许可以有更多的表达形式。

我知道,有人终十年心力,只为做好每一场婚礼,却在某一些迷茫的时候摇摆不定,在疑惑是否可以继续这样的「诗篇」。

我知道,有人为记录一条街的消失,从五月蹲守到十二月,从每一棵花草到每一个人,从每一片砖瓦到每一粒沙石,那是他「写诗」的方式。

我知道,在传统行业被互联网冲击得支离破碎前,有人在一直尝试突破现有局限,在这个城市去做生活美学的启蒙,总要有人先去改变行业才会有希望。

我知道,有人在自己领悟里不断研习精深,还会会要记录、分享和传播,那些擅长画画的老师,那些精通茶道的茶艺师,那些将新鲜物事带来这座城市的人……

每一种方式的「诗篇」,都不会一蹴而就,都要曲折蜿蜒。他们终究是生活里反复的磨砺和冲击下,一点一点剥离生活的苦与泪走到最终,也许美好,也许消亡,也许半途而废。

生活的记录,总是生命历程里某一个节点的筛选,筛选过后苦与乐中和,总有失意,也有得意。看看他人,想想自己,会有更好的方向。


当然,不是每一次观影,都需要有观后感。也不是每一个提问,都有「肯定」或「否定」的回答。

也许,《我的诗篇》记录的是六位工人阶层的诗人的生命轨迹,证明他们来过。

那么,我们如何证明我们自己来过,或者本不需要证明?答案,也许在各自心里。

谢谢你们,应约而来。[玫瑰][玫瑰]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