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笑如春风
笑如春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3,072
  • 关注人气:24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申明

   盯着希望的眼睛,使自己成为希望本身。 

 

   朋友们.好友已满.请加链接.

 

 

   我的电子邮箱:

 jingsong1975@sina.com

   QQ:357703859

博文
(2011-12-05 09:21)
标签:

家。

杂谈

分类: 点滴记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1-18 11:26)
标签:

文学/原创

情感

分类: 浮生闲坐

    自从吉祥升了初中,我每天清晨五点半凑近她的小脸喊她起床,接着母女两个洗漱完毕促膝坐在桌前读书。若是在乡间,就不需要我充当叫早的角色,那位显赫的晨光族长定会一丝不苟地执行它的使命。

    公鸡。稳重的天象观察者。它躲在我童年的记忆里,一遍遍地练习着发音。它的妻妾们在脏乎乎的宫殿里沉睡着,间或冒出一句呓语。唯独族长清醒着,它翻来覆去,眼睛闭上又睁开。卧室的方孔外,光线似乎发生了一点变化,又仿佛还是老样子。时间缓慢地似乎可以掂起来再放下。寒意遍袭的冬夜,孤独者的体温已经在迟疑中散失掉了。终于,浓得黏稠的黑夜掺进了几乎无法察觉到的光线,变得有点灰黑了。这位家里唯一的男性缓缓地踱上高台,那根木棍悬于半空。王者的象征。权杖,也是责任。低头喝口水,咱好润润嗓子。白色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8-30 18:12)

    暮色四合。通往秋川河的林荫小径上溢满了核桃叶的香气。青绿的苹果顽皮地隐匿在秋意里,雏菊如繁星打破了黄昏的沉默,沉甸甸的棒子在油绿的玉米杆上踮起了脚尖。夕阳下灰灰菜长长舒展了一下腰身,随即被刚洗过头发的农妇灵活地掐到了荆条篮里。远处隐约可见的村庄里升起了白色的炊烟,香甜的米羹饭荡漾在欢快的火苗上。

    光,渐渐消隐,黑暗笼罩了渴求的眼睛。绵延的远山模糊了轮廓,世界喧闹而沉静。激情无限的蝉结束了漫长的咏唱,疲倦地倚靠在树干上。蝈蝈休整了一个白天,在漆黑的草丛中扬起了合唱的指挥棒。脚下,幽深的峡谷吟唱起永恒,瀑布纵身一跃,将珍珠一样的泡沫奉献给巨石下的深潭。伫足。在这黑色统治的王国,我是孤独的舞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8-23 09:56)

  爱好孩子的是凡人,爱穷孩子的是贤人,爱又穷又智障孩子的是美人。 

 



美丽妈妈茹文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8-11 11:55)
标签:

文学/原创

杂谈

分类: 约稿

 

马文有老师(图片来自网络)

       20117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生日

感怀

情感

分类: 点滴记忆

  

 

    雨,依然在窗外飘着,连续不断地飞落成晶莹的记忆,给我的生日染上一片清绿。

    36年前的今天,母亲忍着剧痛将我带到这个世间。躺在涂满柏油的篮子里,沿着时光之河顺流而下,我一次又一次在岸边某个栓着红布条的木桩前停留,片刻的回旋,然后是离开,继续奔涌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6-16 16:16)
标签:

原创

杂谈

分类: 约稿

   漫谈安全

 

    每次女儿出门,我都会习惯性地叮嘱一句:“注意安全啊。”说完之后我就觉得嘴发烫,这种简单生硬的名词重复,能否使孩子树立起牢固的安全意识?我首先是怀疑的。如果不能,那么小小的她是否能够成功地躲过飞驰的车流,或是摇摇晃晃的醉汉,是否能够在下楼的时候保持身体的平衡不至于从楼梯上滚下去……这种想像力一但展开,做母亲的就会坐立不安。我完全忽略了一个小学生在成长过程中已经掌握的规避常见风险的技巧。

    事实上,如同“死”对应着“生”,没有“危险”,也就不存在“安全”。(安全是绽放在危险土壤里的花朵,随后结出的果实被人类命名为“智慧果”)既然危险(相对于人类的脆弱而言)是开天辟地那一刻起就存在的,如同地震、火山、海啸、洪水、狂风、暴雨……从来不肯长时间退居二线,那么承认人类生活在一个充满危险的世界里就成为一种必须。

    为了争取到在这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5-23 09:01)

周日下午,我在阁楼的飘窗上看书。吉祥回来了,她很兴奋地给我展示此次外出的收获:两只鹅蛋和一只珍珠鸡蛋。这珍贵的礼物是我的女友田淼送的,它们此时带着从母体中得来的温度,静静地躺在我的餐桌上。我迅速开始回想昨天我在那座庄园里闲逛的时候所看到的那群白鹅与珍珠鸡们,究竟是哪一位母亲将这么可爱的生命之果托付在我的手中。

在世俗的称呼中,这座位于县城东南虎头山公园山顶的庄园被叫做动物园。比较起动物园来,它更具备荒原山庄的特质。在我第一次踏上这块长满绿色雀斑的红色土地时,就禁不住深深地被它吸引。从铁门往里打量,布置完全是一派农场主的作派。坚固的仿木制凉亭闲散地躺在青葱的梧桐林中,园形的水泥块将足迹浸入泥土,阳光下木桩上的睡床已经被晒成了灰白,散发着慵懒的气息,一排低矮的住所里隐隐可见几双锐利的目光。竹篱笆围绕的庄园外部,群山尽在脚下。

为了取得进入庄园的通行证,每个人需要花五块钱。并非是这里面无价的自然自贬身份,而完全是出于对里面的那些特殊居民(一只穿着灰白外套的狼,一只披着金花毛皮的豹子,一只隐居的狐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5-19 17:23)

 

夜。昏暗的吊灯下。我拉开大写字台下面的抽屉,帮着翻找父亲的保险单。在最下面的那格抽屉里,静静地躺着一个有点破损的牛皮纸盒子。盒盖是向下倾斜的,我费了好大的劲,弄裂了一个角,才打开了盒子。里面放着很厚一摞散乱发黄的稿纸,我随意地翻了两张,发现这是弟弟小学时的旧日记。我饶有兴趣地在弟弟的日记里翻找我们以前的影子,每找到一篇便大声地朗读起来。

“爸爸开始打麻将了。打麻将虽然有可能赢很多钱,但也有可能输很多钱。咱家又不富裕,您还要供我们姐弟三个念书,所以请您不要再打麻将了!”

“妈妈,每次我的同学到家里来玩,您总是取笑我,说我不是你生的,是从垃圾堆上捡来的。请您不要再伤害我幼小的心灵了!”。

“正月十五的晚上,我和二姐到街上看灯,天气特别冷。二姐一路上不断地呵气,给我暖手。二姐真好呀。”

“中午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纳木错是挂在苍穹眼角的一颗晶莹剔透的泪珠,因为怜悯世人的苦难才缓缓滴入这莽莽高原的天之尽头。

接近5000米的海拔高度所造就的轻微窒息以及眩目至极的紫外线,使得徜徉在纳木错的我,总疑惑自己走进了但丁的神曲世界里。土黄色的天然古堡上,五色经幡猎猎起舞,一条弯弯曲曲的土路指向了明镜之神的纳木错。几个招揽生意的马夫无意中将影子投入到圣湖的前方那几个或大或小的水洼里。凝视望去,蓝天下的古堡,飘逝的云朵,朝拜的人群皆摇曳在水中的青苔里,使得这空旷的高原更加寂寥。到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