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孙一明yeemingsun
孙一明yeemingsun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1,607
  • 关注人气:3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留言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2-02-06 10:58)
标签:

杂谈

 

 

元宵节,回顾上篇已一年之久,边走边唱的就这么到了12年。

回顾还是展望,喜忧依然参半,文字的风格没变,如同三岁看老的面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2-02 12:09)
标签:

手机博客

杂谈

昔日吾友,他鄉故里,凭欄遠望,然一載酸甜,嘆半世苦辣。

垂首捫心,慶,康健自在,幸,親友常伴。

仰望自問,曾,盼功名,追利祿,彈指揮間,難消宿愿。

朝糾結,夕釋懷。

卯年卯月卯日,感恩感動常在。

人生路上,一明感謝有你相伴祝:新春愉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2-25 18:20)
你见,或者不见我
我就在那里
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里
不来不去
你爱,或者不爱我
爱就在那里
不增不减
你跟,或者不跟我
我的手就在你手里
不舍不弃
来我的怀里
或者
让我住进你的心里
默然 相爱
寂静 欢喜

                                      仓央嘉措  活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2-09 21:05)

問問自己,最擅長吃什麽食物?那是在什麽時候,什麽樣的心情及環境下,印象如此深刻從 喜愛或不從 漸漸變成擅長。。。

 

醋溜土豆絲,一部分人難以抗拒的名菜。從小家裡灌輸給我的嘴我的胃。以至於三十歲了,還好意思對外宣稱是自己為數不多的拿手菜之一,當然,我真的不是一個“說”了一手好菜的人。

 

離家出走后,其實階段性的都擅長了一些口味的食物,但那類類種種確實和記憶,穿插交織并延續著。。。

 

某年某月,相識相知。。。那肥瘦相間的烤牛肉,加上秘制干調料包裹,推杯換盞的真露燒酒,爐火映紅了兩張稚氣的臉。

 

某年某月,相識相知。。。經常在晚飯后,再給自己一個馬無夜草不肥的暗示,M家的巨無霸就成了,提前了很久的早餐。直到各自向左走向右走那天,慶倖自己沒成特型演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娘生兒連心肉
兒行千里母擔憂

兒想娘身難叩首
娘想兒來淚雙流

 

想起《三家店》 。。。。。。

 

今年入秋時,在關東影視城拍攝《天道人道》二老就想圓一次現場看我拍戲的小願望,不孝,種種原因未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2-02 22:46)
标签:

开心网

微博

杂谈



有了媳妇忘了娘 ,我娘当年说过。

不认, 至今没忘了娘,当然也没归属呢。

 

“见异思迁” 先换个词藻喷喷这个“与时俱进”的时代吧。

 

   开心网出现了! Facebook的核把大家笼络到一起,撒尿和泥时的玩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0-17 12:11)
标签:

转载

和午餐说话中
原文地址:和毛巾说话作者:Dava

   这个时代不够宏大,没有那么多悲欢离合需要表达。无论是被逼的也好,还是主动热爱也好,反正我们都活得很浅薄。我的结论是,既然如此,我们就不要试图追问复杂的人性,盲人摸象没什么不好,我们太容易被整体俘获,其实碎纸机才是对待这个千头万绪的世界的最好办法。

   我为什么有一段时间那么爱看村上春树的书,因为我觉得他特别会自己和自己玩。有一篇小说里,他把自己玩成植物人,他有选择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走了  閉上眼再睜開,就像到了另外的城市,不需要爲了生計,再拖累你那疲憊的身體,不需要業界的肯定,再次委屈自己,只是可惜,還沒有為腹中的小生命取名字,只是可惜不能親自貼貼你的小臉,可惜,可惜。。。。。。

 

   好走  遺憾沒能送送你 我的朋友。。。。。。

 

   感謝生命中不可或缺的親人  感謝生命中不可多得的朋友,能此刻擁有你們,我將更善待自己,試著再去想想生命的意義與快樂的真諦。

&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近日發現,有人以我的名字及肖像,又在新浪註冊了

孫一明 beloved 肉愛之博  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sunyimingbelovedblog,內容包含色情及非本人意願的文字及信息。這已經不是惡作劇了,您已構成對本人的名譽及肖像的侵害,請儘快取消及刪除以本人為名的博客內的一切署名,肖像及文字,如還繼續使用,將依法則辦。

 

                                           &nb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旅游

   飞机往返很多次了,每次的气旋依然让人有些紧张。着陆后空姐大概讲解了,大理国的历史和地貌特征,同时也讲出了“风花雪月”,这时听到某男笑着重复这四个字。我也笑了,笑他和我曾经理解一样,例如周治平演唱的《那一场风花雪月的事》,似乎是形容男女,情感纠葛,起伏跌宕之意。

 

风花雪月            上关的风 下关的花 苍山的雪 洱海的月

 

我住的地方面临洱海,背靠苍山,左手上关,右手下关,人在雨中,山在雾中。云的变化难以捉摸,从这点上形似男女之情吧,扑朔,时淡时浓,时远时近。每每抬眼望去,却又惊喜不断。如有机会在古城石路上回首向后看,苍山的顶峰却是一直浸在柔情的云窝里,让人神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