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仰望释迦
仰望释迦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896
  • 关注人气: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友情链接
访客
加载中…
搜博主文章
博文
(2012-04-30 17:13)

《溯流之光》后记:

 

这篇文章开始于七年前的3月10日,阿布的生日。结束于去年的3月10日,却直到今天才把它发出来。一篇文章,我竟然断断续续写了六年,数次推翻,数次弃坑,终于还是坚持到了写后记的时刻。六年之内经历分分合合,心情不断的改变,写出的穆和沙加也一变再变,中间也想过要全部重来,写一个更加完整更加统一的故事,但最终还是决定保留不再改动,是因为我仍旧固执的对当时的心情保有纯私人的怀念,对感情那样深刻的绝望也许今生都不会再有。每一个年龄都有每一个年龄的体会,不能够用现在的观点试图抹杀过去,也不能因为二十六岁的成熟而指责十九岁的幼稚。这就是我为什么最终决定将这个并不完美而且过于绝望的故事发出来的原因──存在于当下的都是有道理的,没有人能证明自己的今天总比昨天正确。我们能做的,只是力图让自己的记录和表达更加真实一些。

关于穆和沙加。这个故事里,我从未试图写过两个完美的人。也许这并不是耽美文该有的态度,却是我认同的穆和沙加。他们在这纷茫世间是这样的渺小,即使他们那样努力的生活,用尽全力让自己显得符合所有人们认同的规则,在艰难的时刻相互拥抱,却依然无可避免的被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4-30 17:07)

Chapter 23

 

位于小城郊区的机场依旧如往日般秩序井然。飞机起起落落,人来来往往。

忽然这秩序被一阵小小的混乱打破了。提着行李或神色匆匆或百无聊赖地等待的旅客忽然齐齐转头望向机场大厅的玻璃门;几个保安高喊着什么向着门外冲了过去;附近等大巴的人们迅速聚拢成一个小小的圈,挡住了众人的视线,有人在打手机,离得近的一个孩子哭闹起来,坐在座位上的旅客们纷纷起身想看清发生了什么。几分钟后,一辆救护车贴着人行道戛然而止,几个护士推着空的白色担架床小跑着进入人群,将地上什么人抬上担架床,刷着红十字标志的救护车很快地啸叫着开走了。

这一切都发生在很短的时间之内。只留下愕然的旅客们,反应快的已经开始议论纷纷。有人说看到了血,有人说是交通事故,有人说不过是有人得了急病;话题很快转移到对高昂的医疗费用的抱怨上,一些陌生人找到了共同话题,开始互通姓名和家乡,一些人默默地听着,不过等到十分钟后他们坐在机舱里扣紧安全带,开始翻看机餐菜单的时候,就几乎已经将这场小小的风波完全遗忘了。

 

然而只有最先赶到和离得最近的人们看到了那个男子。

一个清洁工,和几个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4-30 17:06)

Chapter 20

 

这世界上会存在痛苦的尽头吗,它有一天会终结吗。

也许有。但那一定存在于毫无感情,没有心的世界。

我不知道如何达到。我的世界,只是一天比一天更加难以忍受。

 

那天上午,沙加独自在家时接到一个电话。

尖利的铃声打断了他的沉眠,他艰难的抬起头。安眠药的效力让他的大脑昏然,眼皮沉重的几乎无力睁开,电话铃还在响,他强撑着起床,踉踉跄跄的走过去拿起听筒,眼角瞥到挂钟,9点。

电话是穆的家里打来的,穆没有在家,所以很快的结束了,没有折磨他很久。只是临挂机时,电话那头的人忽然问了一句:“请问你是沙加吗?”

他昏沉的大脑一时停滞:“……嗯?”

“……没什么。”对方收线了。

放下电话后他立刻回到床上继续睡。再醒来的时候已是中午,终于觉得不再困倦。他从床上坐起来,揉了揉自己凌乱的头发,走到洗手间去洗脸让自己清醒。擦脸的时候大门响了一声,穆提着一袋从超市买回的蔬菜走进家门。

“穆,有你一个电话。”他走进客厅,“好像是你家里打来的,让你回一下。”

“哦?”穆匆匆放下手里的购物袋,“你先去把菜洗一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这篇文章的写作时间拖得时间太长,有些地方前后已经不太一致,感情线不连贯,时间线索也混乱。所以我将已经发过的部分从头修改理顺,4月21日之后博客里放的已经是修改之后的版本。虽然大体上没有很大改动,但已经比之前要精细一些。
下次更新就会把这篇完结。至此我所有的坑都平啦~~撒花~~~没有坑的孩纸是好孩纸~~~~~
擦汗退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4-17 16:21)

Chapter 18

 

在这个社会上,公众有一种特殊的权利。

当一件有违公共道德的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9-21 12:17)

 

Chapter 14

 

快乐的时光那么短。

……

可是人生太长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5-10 17:26)

 

Chapter 12

 

将面包推进烤箱,沙加拿过毛巾,擦擦额头上细密的汗水。

根本还不到吃晚饭的时间,却已经把饭做得差不多了。沙加都觉得自己有点莫名其妙,但是就是必须要找些事情来让自己一直忙碌,害怕一旦无所事事的坐下来,对于未来的各种忧惧就会一起爬上心头。必须在自己还没有患得患失之前,立刻对穆说明白,已经不能再等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2-13 17:29)

 

Chapter 9

 

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

爱是不嫉妒。爱是不自夸。不张狂。不作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处。不轻易发怒。不计算人的恶。不喜欢不义。只喜欢真理。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2-20 14:21)
标签:

杂谈

分类: 宛若往生(ed)

十七  谁人曾道·流言

 

他与他终是没有在一起。

 

十二宫之战后,有人说曾经看到他们一起走在通往星楼的山路上,只是都显得很沉默;有人说他们只是各自身在自己的宫中长时间的闭门不出,甚至几天都见不到人影;有人说他们拒绝执行雅典娜的新政权的任何命令;有人说他们已经彻底的服从于新的领导者,就像权力的交替对他们来说没有任何特别之处。

众说纷纭。可是没有人真正的知道他们究竟是怎样度过每一天。没有人知道他们曾经说好要相依为命。

都已经是过去的事了。

 

圣域的慰灵地里,风轻轻的吹过。

大战之后他每天都来这里。有时与穆一起,有时独自慢慢的来坐一会儿,再静静的走。那里多了许多新的墓碑,零零散散的散布在各处,上面刻上去不久的名字还依旧清晰。

但是今天他来时,却发现那里已经有另一个人。

 

米罗独自坐在一座墓碑前,手中握着一瓶酒。听见他的脚步声,米罗微微回了回头,蓝色凌乱的发遮住了脸,看不到表情。他走到米罗身边站住了。米罗没有说话,那一瞬间他忽然感觉米罗似乎没有认出他。但是下一秒米罗就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2-20 14:19)
标签:

杂谈

分类: 宛若往生(ed)

第十五章  裂帛飞絮·穆

 

如果时隔多年后让我有机会重新叙述这个故事,我总是在想,我会不会选择略去这至关重要的一天,而让其他的事情自行拼凑成另一个完整的过程。我想这是人类本能的选择,逃避伤害,故意忘记伤口,让它在黑暗中慢慢愈合。但是这个想法也许是不现实的。这一天的烈日晴空,还有那场雨,都永久的留在每一个人的脑中,如同一个凝固的青灰色残破石碑,想抹也抹不掉。

因为就在这一天里,整个圣域,连同浸淫着它的那些或绵长或激烈的感情,还有黄金圣斗士最后的尊严,都在阳光之下如同纷纷落下的花瓣,碎裂掉了。

 

爱,能够维系多大的力量?

我们又该用什么去证明。

 

也许真的是我们期待的过高了。当我躲在暗处注视着撒加提前安排在十二宫入口的白银圣斗士把那支黄金箭成功的射进女神的胸口的时候,我不得不承认,那一瞬间我隐隐产生了一种报复般的快意。

杀死女神,阻止她得到世界的野心,维护圣域的完整,或许这才是我最深的欲望?

但是我不能那样做。

当然不能那样做。

 

按照提前早已计划好的,我规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