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高晓攀
高晓攀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78,137
  • 关注人气:4,16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工作联系

北京晓攀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嘻哈包袱铺

艺人统筹: 刘星

手机:13426310610

    18601209636

电话:010-64130690转803 

 

工作邮箱:

liuxing@xiaopanmedia.com

 

地址:北京市东直门内南小街109号

 

博文
标签:

杂谈

​​
世上的事情,原来件件藏着委屈。

春晚过后高晓攀似乎变成了一个隐形人,甚少出现在公众场合,偶尔在园子里演出几场。从小书房搬进了剪辑室,相声演员高晓攀变成导演高晓攀。

​导演这个称呼真酷,可你的表情一点也没有开心的样子。观影过的人都说好,你烟反而抽的更勤。都是最要好的人,没跟你讲客气话的,有扎人的话,但更多的是肯定。仔细观察每个人的反应,笑声骗不了人,反应也没在做假的。高晓攀导演,很好奇你到底在烦恼什么?你常对剪辑师说的一句话,今日先到这里,你们考虑下,我回去想一想这个镜头怎么处理更好。其他人工作告一段落缓口气。而你,我猜今夜肯定睡不着的。

​你说遇到问题,谁都可以无解,可以先放下来缓一缓。但高晓攀不行,人家喊你老大,你就是这个公司的主事人,躲不了,避不开。每看一遍电影剪辑,就要认真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95号油比92号油贵,95号油却不知道贵在哪?

随着刺耳的闹铃,醒来,又悄悄地设置多睡五分钟,又醒来,又设置……重复着,睡意逐渐消失,用弗洛伊德心理学解释,本我和自我在做着斗争,本我是身体,自我是精神,身体躺在床上,精神上开始盘算着如果迟到可带来的后果。

尽管如此煎熬,都不抵一个电话:“老大,我是范范,一会见一个人别忘了,我已经买好了加冰的热美式,我在哪里等你,我知道,还是那里见吧!老大,你是不是,还没起床?别老让人说咱们爱迟到,我知道你昨晚肯定一直在写稿,但是没办法,我们约好了人,以后我们可以把约人放在下午,但是今天这个人只有上午有时间,老大,你怎么不说话?行吧,你快点吧,哦,对了,录像的衣服别忘了拿啊,嘟~嘟~嘟~”我一句话还没说,就这样以她自嗨式打电话方式结束了她的表达。

上厕所的空当,翻阅着手机里微信、短信。水电费要交、燃气费要交、房贷马上到日子还款,信用卡也要还钱,微信群里一百多条午夜话题,演员队长群里探讨着节目单,我仔细看着下个月的节目单,说着问题。几个朋友微信说,昨天看到电视上我的相声了,我附和着,不忙聚聚,却总是抽不出时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好像跟上一篇名字不同,不重要,我觉得像一篇情书的开场,真酷

自从上一篇关于范范的文章放出,你们不知道我这几日怎么过来的,我现在都是冒死写下这一篇。当范范看到我写的那篇文章时,她决定以权谋私不给发这篇文章,并要求我删除文章,我问为什么要删除?她说:当别人看了这样的我,会嫁不出去。我说:你想多了,不看也会嫁不出去的。范范听到这句疯了一般,露出一排整齐大牙,在新中央电视台北门冲我怒吼道:“老板,为什么这样对我?”声音刚落,几名保安迅速拿叉子跑了过来,像制伏恶犬一般控制了失控的范范。我很仗义地冲保安说:我不认识她。

我很快把这篇文章发给了公司的宣传,要求公众号发出,公司的宣传看完这篇文章,立即发出,从来没有的高效,从来没有的迅速,并且配上了美图。宣传老大发来贺电:为民除害,从我做起。

很快阅读量暴涨,打赏超过了一千,从来没有过的开心,我立刻跑去麦当劳买了一杯咖啡,喝完洗干净,把杯子收好,决定下一次免费续杯。这时一股“黑旋风”从我面前飘过,定睛观瞧“范范”是“范范”。此时的范范与往日不同,包裹一排整齐的大牙的嘴唇,竟然抹了口红,颜色是那种极度鲜艳的,每个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以上标题和文章无关,只是突然想到了,觉得很酷,就用了)

中午答应助手范范写一篇关于粉丝的文章,深夜到家,特别不想写,本着吹了牛X就得负责任的心态,决定写这篇文章。

打开电脑,发现桌子上有指甲刀,剪了指甲,洗了手,竟然忘了要干什么,哦,对,写文章。

写文章就要有个写文章的姿态,倒了杯茶,点燃一支香烟,看向窗外,隔壁又吵架了,楼下没有上狗户口的狗又开始遛弯了,对面小夫妻的窗帘又拉上了,他们要干什么?这让我思绪良久~靠!烟头烫手了。我个人觉得文章好坏不重要,写文章的范儿很重要,氛围更重要,好了我开始写了。

稍等,我必须先要阐述一下,我为什么写这篇文章,为什么呢?以上就是我的犯罪事实(怎么突然冒出这一句呢?好奇怪)。

上午范范很认真地看着我说:高老师,如果你再不更博,你将会脱粉!她很认真地重复:脱粉!脱粉!脱粉!一排整齐的大牙露了出来,尽管她微笑起来,双手捂住嘴,也难以掩盖这一排整齐的大牙!

当我听到“脱粉”二字,如五雷轰顶,目瞪口呆,我把车迅速停到路边,打起双闪,一脸虔诚认真地问道:什么是脱粉?

范范再次露出了整齐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羡慕你即使做过100件事情,也从来没有真正离开过你爱的事情。你说:你知道你会一直说相声的,即便绕过那么多条弯路,你最后都会走上属于你的那条路。

坚持住,那是你的风格


记得那日在家附近电影院看《海贼王之黄金城》刚进去二十分钟,收到微信七点钟见面,此时距离七点钟还有四十分钟。

我凭着并不确切的地址赶到的时候,你在一个小火锅店的包厢里排练。一如既往围读剧本。一会纠正对方的情绪不对,一会强调语气该有的轻重缓急。间歇问我一两句你觉得感动吗?这段写的好玩吗?

此后这样事情时有发生,演的怎么样,这段好吗?每次回答略有不同时,你会点头不继续追问。日日跟在身边,即使演不来,也能多少看出说出些门道。

《姥说》初次审查效果不好,那时还叫做“姥话”。在《跨界喜剧王》的后台接到节目组三个电话,将近半个小时。节目组游说换搭档,原因是搭档的老师在拍戏,节目组担心不能保证排练。你回答始终只有一句,搭档不能换,你会想办法,下次效果肯定好。 

你问我听到电话说什么了吗?我说听到了。

你说没事的,我说好。


之后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一]


 高晓攀和搭档尤宪超穿着红色的中式新装,等在央视春晚直播现场的备场区。上场前,他去了两次厕所,一直间或在咳嗽,咳得很厉害。最后时刻,他还在和尤宪超对着“活”,你一句我一句。

小超问他,哥,一会儿我上去之后词全忘了怎么办?他回复,当场打死。伴以抿嘴一乐,飞过一个狡黠眼神。上场前彼此“砸砸挂”,高晓攀这才稍稍松开了一直紧握着的拳头。他的手一直是凉的。

2017年1月27日,农历丙申年腊月三十除夕夜,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高晓攀和尤宪超的原创相声《姥说》被安排在晚上9点演出,绝对意义上的“黄金时段”。领导很喜欢和“关爱”这个作品,不是什么不能说的秘密。

这不是作为“嘻哈包袱铺”班主的高晓攀第一次登上央视春晚的舞台,但是拾起老本行——说相声,却是头一遭,说的,还是自己写就创作的全新相声作品。

 “姥说”,意有二:一是直意,姥姥说的话;二是取“姥”与“老”的谐音,旨在体现“老话说……”。

在后来大约十分半钟的节目里,他们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一]


 高晓攀和搭档尤宪超穿着红色的中式新装,等在央视春晚直播现场的备场区。上场前,他去了两次厕所,一直间或在咳嗽,咳得很厉害。最后时刻,他还在和尤宪超对着“活”,你一句我一句。


 小超问他,哥,一会儿我上去之后词全忘了怎么办?他回复,当场打死。伴以抿嘴一乐,飞过一个狡黠眼神。上场前彼此“砸砸挂”,高晓攀这才稍稍松开了一直紧握着的拳头。他的手一直是凉的。


 2017年1月27日,农历丙申年腊月三十除夕夜,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高晓攀和尤宪超的原创相声《姥说》被安排在晚上9点演出,绝对意义上的“黄金时段”。领导很喜欢和“关爱”这个作品,不是什么不能说的秘密。


 这不是作为“嘻哈包袱铺”班主的高晓攀第一次登上央视春晚的舞台,但是拾起老本行——说相声,却是头一遭,说的,还是自己写就创作的全新相声作品。


 “姥说”,意有二:一是直意,姥姥说的话;二是取“姥”与“老”的谐音,旨在体现“老话说……”。


&nb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从《兄弟,别闹!》到《梨之园》,再到《恋爱倒叙》,细数数,也确实有大半年的时间没有回到电视舞台上了。虽然这段时间,无论走到哪里,都总会遇到朋友和我提起去年创作的这几个作品,似怀有念念不忘之情。我当然知道它们都还有很多不足,喜剧创作,永远永远都是遗憾的艺术。听起来有点儿悲情吗,但是,是真的。

季节流转,掰指一算,这一年,自己竟也做了那么多事。排演了《兄弟,别闹!》的话剧,还完成了《兄弟,别闹!》大电影的拍摄,也一直没有离开舞台——只要时间允许,一定会回到剧场说相声,那是最好的休息和补给。换上大褂,蹬上布鞋,挑帘儿走上台,就享受,就不想下来。

乱世之下,唯有低调修身、韬光养晦,方能为前路蓄力

​整个春天我和《兄弟,别闹!》的创作团队几乎哪儿都没去,一个月没下楼,围在一起一遍遍打磨电影剧本。然后接下来整个夏天,我们泡在片场,没白没黑地拍出了第一部电影。

嘻哈包袱铺一年365天演出,同时三个剧场,每晚五段相声,一晚上笑声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7-11 10:50)

 和这个世界「摊牌」4.0

文/高晓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6-16 11:25)
标签:

杂谈

第一次去青少年宫,学习相声,老师问我你的梦想。我说:「我要当奥斯卡影帝。」哄堂大笑……多少梦想在嘲笑中就这样的消失了。还好,我不要脸地坚持了下来。
 
每个人都把「不忘初心,方得始终」当成座右铭,恨不得印在背心上,满世界告诉大家,我在坚持初心。「初心」这两个字不知从何时起,变成了虚伪内心的保护色。而我今天要撕掉这个保护色,露出我的虚伪。
 
做电影的念头每次都是一闪而过,却从来不敢奢望。《兄弟,别闹!》这部电影也是如此吧。还没准备好,就来了。既然来了,就毫不犹豫地抓住,紧紧抓住。《兄弟,别闹!》是我在《欢乐喜剧人》补位的作品,节目推迟一周播出,播出之后效果还不错。太多影视圈朋友找到我,决定做这部电影。喜剧电影热的今天,就连我这个喜剧演员中最不出名的都具备了价值。所幸的是我非常了解我是逐利的棋子,既然是棋子,就要走漂亮的一局,但是我忘了我玩的是大富翁的游戏。带着十二万分的意气风发,我开始了电影的旅程。
 
好吧,怎么干?完全懵了。对了,得先有个剧本。嘻哈包袱铺一年365天演出,同时三个剧场,每晚五段相声,一晚上笑声次数保守点说100次,得出来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无题
  
  
  
  
  便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