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开通博客:2004年10月6日,在Chinablog.

博文
(2015-10-15 19:32)

飞机降落时已是夜晚十一点多,待慢条斯理的加拿大航空人员把我巨大的行李箱转出来,已经是9月30日了。我坐上排好队接客的出租车,把手机维持在911拨号界面,假装熟门熟路地和司机聊起黄刀镇,其实全是从网络上看到的。

      

那时我并不了解黄刀镇的经济和人文状况。后面才体会到,在这坐出租车可比走路安全。

 

听说黄刀镇很小,是真小。十分钟就到了预定好的家庭旅馆,旅馆所在的住宅区挨着镇子北边。我付好司机小费,司机尽职地把几乎超重的巨大行李箱搬到房子门前,里头可装了这一路的旅伴——从国内带来的11本书,丢衣服丢鞋子都不能丢的东西。房东早在邮件里就细心地告诉我今晚可能出现的几种状况,包括他和其他房客外出追光到半夜回家。

     

果然没有人,房东清晰的指意让我很轻易就找到了钥匙。

 

进门是一道狭长的走廊,几步远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0-15 12:30)

     

      

       上个月到辽宁盘锦出差,返回广州的那日清晨去了红海滩。​

       海滩很长,据说足足有十八公里,想必坐在直升飞机上俯瞰十分壮观,面对面并无传闻中惊艳。倒是和沙泥混为一色的小小螃蟹十分有趣,不细细观察很难察觉,定睛一看,这蛮横的家伙竟有数不清的好几百千只。在我站着的栈桥下方,有两只四分之一巴掌大的正挥着爪子打架,你一下我一下好拼命了一阵,而双方依然毫发无损,实在可爱之极。​

      这看得出神时,辽宁的同事催促返程,我赶紧再望了眼这红,若是换成大片黑中的一点,那是极锦上添花的,可这眼前一片,只能沦为螃蟹斗趣的背景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这是一篇未完成的游记,原本想将旅行日记整理后留作纪念的。于是这件搁浅的事情警醒我,计划做的事情,它再美好再难忘,也不可拖延。

 

 

       那些前两个星期才据说过目不忘的景致,仿佛发生在很久以前。生活就是这样,眼下的事儿很快便刷新了一轮又一轮的记忆。赶快记个流水账,2014年做了一场梦--California
Dreaming.

  北京时间4月3日,17:30下班后直奔机场,坐的是21:30的飞机。13个小时的飞行看了《当尼采哭泣》,翻了《月亮和六便士》,砌了俩nanoblock,一分钟没睡来调时差。终于在美国西部时间4月3日19:30抵达洛杉矶国际机场。


  整顿好后便是夜幕下的机场高速,看不出和广州的差别。然而即使没有蓝天白云、薯条可乐,但光用闻的便是久违的熟悉感:“没错,就是这味道!”我总觉得这是美国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4-29 16:34)
标签:

杂谈

读书

昨晚看了电影《左耳》,从张漾用膝盖踹吧啦小腹起到电影结束,再到现在,一直有个问题萦绕着我——张漾到底爱过吧啦吗?

我没看过小说,可能因为电影节奏省去了张漾内心情感细腻的走势,直接便切到向吧啦提出条件,所以总让我以为张漾对吧啦,只有利用这唯一的目的。如果真的如此,爱上张漾,太可怕了。他有让人爱得盲目、飞蛾扑火的魅力。就像吧啦一样。然而,故事却让张漾一直背负着愧疚,或者说思念与愧疚耳鬓厮磨。那么张漾到底是爱吧啦的。可爱上张漾却一定是悲惨的。我问一起看电影的朋友张漾到底爱不爱吧啦,他说爱。可如果爱,为何谈条件?我还对朋友说,李珥和张漾如果在一起就太怪了。本就让人一辈子忘不掉的挚友、一辈子终将亏欠的爱人,这下更加挥之不去了。这段情缘至始至终都得被冥冥牵引。如果我是张漾,应该不会让自己爱上她生前的好友,如果我真的爱过吧啦。所以特别好奇最后张漾在李珥的左耳边到底说了什么,李珥的笑,真的因为甜言蜜语的表白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7-27 00:41)
标签:

杂谈

在长沙把《战长沙》最后几集看完了。

站在历史和影视的角度,我无法说它是不是一部好作品。从观影而言,我忘了对“年龄违和感”、“真实”、“演技”等网络热议的考究,而专心感受战争带给一个家庭的改变。从看不下去时说又哭了,到沉思,不语。

在《你的孤独,虽败犹荣》里有这样一段话:“已经习惯了在某个人的庇护下生活,这个人离开之后,你不得不面对现实,也渐渐学会了模仿他的样子去面对生活。”(这书写得一般,只是看了且刚好记得这段而已)我们是这个样子,真正的成长,总是来自于某次猝不及防的骤变。生病、失业,或分手。但无疑,死亡一定是最彻底的,最裂变性的。

也许是因为最亲的手足战死沙场,从小就怕死,却模仿他的样子,决定参军。也许因为偶然目睹成为孤儿的闺蜜护理伤兵,见不得血腥,却模仿她的样子,当上战地护士。因为最爱的人被杀害,竟也敢去死人堆里找她,模仿她的样子,去报仇。因为一次一次来不及悲伤的变故,总以为自己还小,却模仿起他们生前的样子,撑起一个家。

我们盼望也恪守和平,但硝烟战火是怎么停的,一代一代已逐渐陌生。即使是现在,黄岩岛怎么夺,东海怎么谈,新疆极端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LenKa:

 

  此文和朔爷那书半毛钱关系也没有。倒是因为我想到【燃情百加得】:黑朗姆+151朗姆+红糖+青檬片;醇厚的烈酒,​冰蓝的炽焰——冷酷和火热层次分明,又交融渗透。舌苔偶有酸甜回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6-27 01:14)
标签:

杂谈

     9点40,我拉了拉手柄,确认锁好无误后,径直走向紧闭的大门。这条路并不长,但一盏灯也没有。推开左侧一扇内嵌的小门,动作很轻,却清晰地听到按捺不住是咿呀声。跨过门槛,然后转身把门带上。
    偶尔流闪的霓虹,衣衫随意一看便知是散步回来的夫妻,昏黄路灯下白日里不知去向的几个商贩,将我即刻从方才的烟暖良辰中强拽出来,直视这市井的夜晚。
    就在二十分钟前,食物,投影,书籍,以及周围几乎清一色的八零后面容,俯首专注,抑或相谈甚欢,仿佛这一天才刚刚开始,仿佛,青春并未如我们时常恐慌的那样渐行渐远。但此时,在这老城区的居民楼里,紧闭的玻璃窗愈发让人遐想的暗语,暗忖着有多少早已准备入眠。
    我向右前方走去,在空无一人的便利店里买了两节大号电池。然后原路折返,回家。

    10点整。脱掉早已被浮肿双脚撑胀的鞋子,放下背包,手机,书。一天下来,双脚总会肿胀,不论坐在多么柔软的座椅上,只要不是毫无束缚狠狠地触摸这木质地板,都无法让我感到真正的放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落英

华农

摄影

华农

2013年3月17日

 

 

 

xiazi photography & image——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10月3号,我们从希腊木人草原来到另一个草原——葛根塔拉,神州飞船着陆的地方。

  这时已经临近夕阳西下了。

  如果说希腊木人的美尽是粗犷,那么葛根塔拉,绝对是一半粗犷,一半柔情。我很庆幸挑选了初秋时节,无垠的草甸渺无人烟,只有摇曳的芦苇,和零星散落在草原上的马群羊群。伴着在西边地平线上缓缓掩面而去的夕阳,聊天、漫步,呼吸、感受。

 

  那一晚住在草原上的战车包里。夜晚气温降至五度以下,在漫天繁星的被褥中睡了六个小时之后我便被闹钟轰炸起床,去看日出!

 

  挑选了18张原片,回想当时在约摸零度的清晨里,我站在一望无际的大草原中,犹如一颗露珠般渺小。马儿羊群时而俯首低吟使它更加宁静,一切都美妙得窒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博客七周年

我的博客今天643天了,我领取了徽章.  

  • 2006.08.09,我在新浪博客安家。
  • 2006.08.09,我写下了第一篇博文:《回云梦第二天》。
  • 至今,我的博客共获得46,382次访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个人资料
夏子
夏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0,032
  • 关注人气:1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2006年的自传
《生如夏花》连载

《生如夏花》连载之一

生如夏花之绚烂

《生如夏花》连载之四

荒诞得真够可以——话题作文《出乎意料又在情理之中》

《生如夏花》连载之五

越来越接近灵魂的天空——话题作文《思考》

《生如夏花》连载之七

那里,沉淀了一地回忆

《生如夏花》连载之八

意犹未尽地想起你

《生如夏花》连载之十一

《1995-2005夏至未至》

《暴走.释放》

第一辑

深闺的秘密

第二辑

这城市的刺青

第三辑

都是夜归人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