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朝阳门

借一缕曙光凝眸盛世

听满城莺唱点赞长安

何川撰书


 

东门(长乐门)北

城阙辅神州山翠水澄风剪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5-05 13:54)
标签:

文化

情感

怀旧

感恩

分类: 啊诗吗?

五月二日拜谒临潼山古槐,想起那些辛酸事,不禁向槐而哭——

老人们常常提起您
槐树垭是因您得名
他们说您是一棵神树
几百年不老
几百年显灵
默默护佑着大地苍生
在河北某家人的水瓮
竟然能看到您的投影
我今天来到您的脚下
是想问问往年的事情

三几年四几年
有家人背井离乡到临潼
饥荒连年,贫不欲生
他们把一个七岁的人
送到您脚下的姚东
让他给东家割草放牛,打杂帮工
夜晚,他从方桌上跌落
忍着泪,爬上去,不敢吱声
………

我想问
您是否告诫过富家子弟
“你们要善待他,不要欺生”
在那兵荒马乱的岁月
您是否昼夜警戒,为他望风
满世界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城门春联年年换,梦萦魂牵天天盼。初五之前时间碎片,正月初六忙中偷闲,积跬步而至卅里,携相机绕城一圈。又是照,又是抄,又是问,又是念,赞撰联人文思敏捷,叹书法家笔力雄健。审美疲劳,见美中不足,暴食天珍,嫌天珍味淡。搜肠刮肚,鸡蛋里面找骨头,顿脚捶胸,笔墨之外论长短:
早产
欠关联
银行偷懒
上下联挂反
撰书署名不全
胡拉被子乱扽毡
征集不力漠视宣传
城门春联羊年输往年
 
说“软”,是嫌大部分城门春联软绵绵,不够给力;说“早产”,是听说元旦之前有些城门就挂上了春联,这好比一个新娘子在婚礼前几个月就穿上婚纱招摇过市,有点”神经“;说“欠关联”,是因为有些城门的联语跟该城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1-27 12:39)
标签:

健康

老年

文化

分类: 偶然想到

黄昏已近,偶得几点,遂写于此,聊以自嘱:

 

一、说大话,不说小话(大话者,天地君亲师,师言为大;小话者,窃窃私语恐有人听);

二、作奴仆,不装奴颜(奴仆者,可作之事尽力而为;奴颜者,低三下四、唯唯诺诺状);

三、爱后辈,不谋后事(后辈者,后代和后起之秀;后事者,退休后、老后、死后诸事);

四、慢生活,不图快活(慢生活者,慢吃慢说慢行,快活者,肥吃海喝疯玩肆无忌惮也);

五、忆往事,不议网事(往事者,亲身经历之事;网事者,网络上毫无营养之奇谈怪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1-08 20:20)
标签:

杂谈

分类: 啊诗吗?

庆云柔阳海景丰
门房大
平顺通西东


注:甲午初冬,APEC会于北京。读地图,知北京由二县十四区组成。为便于记忆,试赋十六字令。其以“京”字领起,一字一区县,惟"平"兼指"平谷"与"昌平",如此,即延庆县,密云县,怀柔区,朝阳区,海淀区,石景山区,丰台区,门头沟区,房山区,大兴区,平谷区,昌平区,顺义区,通洲区,西城区,东城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0-27 18:18)

乒乓球,不好打。发接发,推搓拉。撇削劈,撕拧杀,臂腕指,腿腰胯。凶旋刁,在技术;高大上,靠文化。

2014乒乓球世界杯,在欢呼与惊异中落幕。国人欢呼,是因为丁宁晓霞、继科马龙先后包揽了女单和男单冠亚军,使国球又一次在改革中占得先机;观众惊异,是因为继科赢球后莫名其妙地踹破了场地旁边的广告牌,使光辉灿烂即刻化为粗鲁狂傲。有人认为,继科踹了没错,不踹最好。

踹了没错吗?是的。广告牌在比赛期间因有电视转播,自有其价值所在,但比赛结束后,它就成为垃圾,不踹白不踹;再者说,继科顶着天大的压力,在东道主眼皮底下险胜不可一世的波尔,又在被动中征服了技术全面的队友马龙,他找不到更为恰当的庆祝方式,踹球台吧,踹不破;踹球拍吧,舍不得;踹球吧,不算本事;踹人吧,怕犯法,……。在这个场地里,最应该被踹的,只有广告牌了。

不踹最好吗?真的。波尔在同胞的期待中输了球。算大分,波尔赢了3局继科赢了4局,算小分波尔得了68分,继科得了66分。但波尔没有发泄不满,而是非常绅士地接受了规则、接受了事实。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分类: 偶然看到
数学是如此美妙!

    数学有一种无形的魔力,让人对它着迷。多年以来生活已经让我忘记了数学曾经带来的乐趣,我也早已

忘记了许多公式和定理,但是当我见到眼前这副图时,却再次被数学的魅力所折服。下面就让我们一睹

数学瑰丽吧。

 

    这是幅图是用尺规作图画出的正十七边形。最早完成这个作图的是数学界的天才高斯。说到高斯可能很

多同学并不知道。但是提到上世纪被称为史上最伟大的物理学家爱因斯坦,却是无人不知。高斯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4-09-16 14:00)
标签:

闲言碎语

杂谈

时评

分类: 偶然想到

很久很久以前,很穷很穷的地方,有个很猛很猛的男人。

饭菜稍不如意,他就把碗撂了,把碟子摔了。如有邻居前来劝阻,他会更加厉害,其内人不敢有任何怨言。久而久之,有人摸着了他的脾气,不再前去说和。有一天,他再次发作了,故意弄出很大的声音,以引起别人注意。有位“先生”想出一个办法,要“阴”他一把。

他把碗撂了。这位先生说:“小心,快拦住,小心把碟子摔了。”先生只是说,并不去阻拦。说时迟,那时快,咣——他果真把碟子摔碎了。“先生又说:”小心,快拦住,小心把缸砸了。“先生只是说,并不去阻拦。说时迟,那时快,咣——他果真把缸砸了。”先生又说:“小心,快拦住,小心把锅砸了。”先生只是说,并不去阻拦。说时迟,那时快,咣——他果真把锅砸了。“先生又说:”小心,快拦住,小心他把房烧了。“先生只是说,并不去阻拦。说时迟,那时快,呼——他扑向灶门口那堆干柴,正要点火时,却停下了。他仰望着屋顶再拍拍脑门,好像明白了什么。

从此以后,他不再摔碟子撂碗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9-02 14:14)

你    脱靴蜷腿上车去

我    低着头   心蹦极

你裸着半边身体

       望一望小院残绿

我希望保安拦你

       竿子却已抬起

你出门    向南    先是向西

我注目    招手    默然作揖

 

零八    一四

“七年之痒”

       岂仅指婚姻有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8-27 08:00)
标签:

杂谈

分类: 偶然听到
他姓名中含有“隆”字,被尊为老隆。老隆属马,生于东北,长于西北,满族,身长160 +厘米,毛重70-千克。少年从军,官至正连。转业后当劳司经理,管一两间门面房和三四个女职工。及至劳司解散,回机关干事。退休前荣升调研员,退休后不时回单位,与同事谝谝闲传,五谷丰登之状。有好事者“录音”备听:
 
“最近?最近球事也弄不成。原来手下败将,现在打不过了。那个谁你认识不?嗨——,我就是跟他学打球的。那几年劳司没啥业务,我就学打球。我是半路上开始学的,快四十了吧?嘿,长进很快。怎么练?对着镜子练姿势,请人陪,完了喝一瓶啤酒。跟人打赌,你赢我,我请客,我赢你,你请客。那时,就我那水平,跟一般人不打。我跟杨刚打过球,他拿搪瓷缸子跟我打,没办法,打不过他。我跟刘国梁打过球你信不,21分一局,我还得了3分,怎么得的?滚网,擦边,那他世界冠军也没办法。”
“不打篮球?错。前几年我还参加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个人资料
老闷闷同志
老闷闷同志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9,457
  • 关注人气:14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我去过的地方
新浪微博
草根名博
加载中…
精品博文
加载中…
搜博主文章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