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变火箭的蜗牛
变火箭的蜗牛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245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06-09-30 00:26)
anyway,恭喜swj,恭喜谷立,虽然我现在还是不知道为什么你那么爱她,但你很用心的陪swj走了这么久,此刻的开心和惊喜是一定的啦。
 
此时此刻,guiguiwen同学仍在勤勉的在那屋读着片假名平假名,和我形成了鲜明对比。还时不时兴致所到便跑来和我玩一下猜日本词原型的游戏,面对我的愚钝不开胡搅蛮缠尚能坚持循循擅诱的启发式教学,让我钦佩不已。
 
睡去了,诸位晚安。保佑我眉心这颗史前最大的豆豆明早就下去吧~~生命不息,战痘不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9-29 23:31)
此时此刻,tvv(刚刚从超女版学了缩写)正在唱memory...
 
2006年的超女,我是从第一第二名的PK开始看得。
 
看了五分钟后,便有点喜欢今年冠亚军轻松的心态;无非一场游戏,歌唱就是这样,不过游戏也要用力点玩,不然便不好玩了。
 
比较而言,我更喜欢学院派的tvv,看看腰身也知是一个豪壮的mv,一丁点的傻妞作派。对于swj,目前尚没有找到感觉。
 
第一次伊们pk了“和你在一起”和“海上花”。这次pk.....如果我投票,就投十五票给李泉好了;“和你在一起”的间奏确实很豪华;听得我直流口水。不过李泉老师炫艺略过,也有点矫情了。
 
第二次PK投且只能投给swj.今年由于来了个法文系的,我所爱的法语歌大行其道,法文清曼情歌此番也终于转了运。我只用听的,法语的卡门非常非常有张力;单凭声音,便能在头脑中勾画出卡门的野性美来。跑去瞟了一眼电视,发现swj还是慢慢悠悠满舞台漫无目的的瞎走着,一点也没有声音表现的那么tension;失望。
 
现在还在pk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thank godness.
 
Bloglines订阅器出了毛病,让我得以有幸在不经意点击一个闺蜜的博时,发现了这个久远的图片,伊贴了这组剧照,起名叫做crazy about BBC version Pride and Prejudice.莫名的心底激动三十秒,这何尝不是曾经令俺crazy的青春绮色之梦呢?。。。。(娃哈哈,
 
  所以我把这张剧照移植到这里。有意思的是,刚刚我用copy +paste的时候,不小心调动了图片的大小;于是Lizz眼中的光芒瞬即消失,sigh,这才可谓增一分嫌多,减一分嫌少。只好很乖的用sina blog自带的图片插入功能。
  多年以来,我还记得还是一个初中豆包时,追着“亚洲卫视中文台”六点档看BBC版的Pride and Prej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8-26 18:14)
    洞中只一日,世上已千年。
 
    北京的初秋来的很早,这清新的秋风,从全国各地卷来了六字班的新生小朋友们。身着军训服的男女小朋友们大多身材扁平修长,面带稚气好奇,让人不胜爱怜。掐指一算,六字班的小朋友大多生于八零年代末,不乏90年生人;做为一个从小就被关注到大的“八零后”,这批“准九零后”的到来,最近让我多次陷入了“不知今夕是何年”的迷茫,以及“即将淡出历史舞台”的恐慌。thu用于记述年级的叫法很有意思,十年就是一个轮回,想想我自己的轮回,也不过就在不远处。
 
    诸位,如果细读以上这段,有读出了一个在象牙塔中修炼多时的“老妖”的意味,请不必讶异。我向诸位保证,本人绝没有嫉妒,也没有不满,这完全是一个女性在新学年伊始,面对时光流逝老大无为做出的非常正常的悲春伤秋。即将大四(才大四!)的小猫同学非常冷淡哀怨的说,“我当六字班的都不存在”,此话听来全无半点师姐应有的宽厚仁德。而我,不知不觉间,已经习惯做了师姐很多年。
 
   话说辈份这件事情,其实台湾人更比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8-16 00:41)
你是一幢独楼,
冷峻,有翼。
 
 
回转过夏的氤氲,
翩然所至,粲然一笑,
击碎了长久的孤独。
 
你愿用双翼去换,
她丝带般的轻柔,
如影随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是从此处搬家至此:http://spaces.msn.com/wonderee
 
作为一个念旧的人,对于这个新窝,总有种种的不习惯.虽然胡子哥说'大隐隐于市',sina博客由于名人的暄杂,总让我觉得不是安心写字的好地方;但谁让人家速度快无故障呢.新博功能测试中.
 
昨天是中元鬼节.傍晚将至,电闪雷鸣.逃跑至宿舍,发短信之,手机突然闪屏短路;下楼之,进入电梯便灯灭,惊心肉跳一路坠地.朋友从外地带了一个小盒子送我,我嘴很欠的说,好像地主老财家的棺材;对方大惊,说,中元鬼节不好乱讲.也许这更是冥冥中注定了接下来的厄运?
 
复上楼,我踌躇,朋友说不怕的,这电梯灯火不是好好的么?我从小爱科学,毫不在意的踏进去,甫开始上升,灯便又灭.慌张进屋跟同学im,对方急急的说,怎么一直看不到你msg...我开始失色,点击自己的博,却发觉同样坏掉了,怎么都无法留言说话.坐在没有龟龟的孤寂十层,突然想要聊天,想要一种力量,驱散这种种奇异的寂寞.
 
时近午夜.我更欠的鬼使神差的钎开那个陕西台,还想要看上半集'绣花鞋'.可惜已经开始插播广告,这个电视台神经的紧,根据我的经验,超过十二点以后,就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