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木木
木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0,943
  • 关注人气:4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背景
博文
(2011-09-24 11:56)
标签:

女儿

杂谈

分类: 红尘烟色

早上到公园玩时,碰到常见的老奶奶,圆圆被她抱着,两只眼睛一直盯着奶奶看,非常认真非常专注,好像要记住人一样,有时候我抱着她无聊时,她也会这样看我,小大人般。

 

明天满三个月,最初以为难过的日子,其实眨眼也就过了,从深圳到湖南,天气从热到凉,孩子天天变化着,我好像过得匆忙又悠闲。每日里想得最多的,还是她的吃喝拉撒和睡。降温的那几天,女儿晚上异常爱哭,抱着也哭,放在床上也哭,那种哭,听着耳里刚开始觉得心疼,后来简直是魔音穿耳。孩儿不能说话不知道她为什么哭,有时候能看出情绪,知道只是闹,有时候又像哪里不舒服似的。这一点一滴,感觉都是学问,怕没揣透误会了小孩。

 

五楼在装修,白天噪音大,早上从公园抱回来是睡的,一会便醒了,我在客厅,闻得她啊啊啊的叫,刚开始是一声,然后是两声,然后是一声是紧过一声。真是唤人呢,再不理,便会开哭,小嘴巴一扁一扁的,说不出是多委屈。

 

在淘宝上淘了四顶帽子,有两顶竟然有戏剧化的效果,从她爸爸的笑声中就可以看出来了。女儿则是好奇,好奇我们的笑声,头扭来扭去的,一会看我,一会看她爹,好像在问,你们笑什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今天过节,小叔生日,家里家外,团圆热闹中。独我一人,离得远,不是没有黯然的,然而想着,这里亦是我的小家,我站在这里,也是要顶起女儿的天,便停了继续低落下去的情绪。

 

女儿的睡眠逐渐正常安稳,上午,下午,傍晚都会睡上一觉,晚上也尚可。比起月子里,真是好上一倍不止,这让我身心都轻松不少。从2个月开始,便很爱笑,喜欢咿咿呀呀的说话,喜欢听我轻声说话轻声唱歌,喜欢对着我的脸,专注地看。睡前还是会闹一闹,弄得不耐烦了,也会尖叫,我抱着她的时候,会叫她坏脾气的小孩。学她发音,偶尔能笑出声。这样一天天,窗外云来云去,阴晴雨天,风起风落,时间漫长而又迅速。

 

我在想念。想念我离开的城市和人群;我在想念,想念这过去的一秒秒,和要来的时刻。

 

心可以柔软下去,把伤痕淹没;也会坚硬起来,把尖锐的刺显现。只有这时光,不问缘由,不问悲喜,漫漫的淹上来,把你笼罩,把你陷入,也把你推起。

 

坏脾气的小孩,小名圆圆,正式的名,怀瑾。我还想起另一个名,跟着她的姐姐们,叫伊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9-02 11:01)
标签:

杂谈

分类: 红尘烟色

这是我要适应的生活,无法选择,一路向前。

 

这是我要适应的城市,每到用餐时间楼下“液化气”的叫声都会响起,我曾经好几次探出头去,好奇这样粗犷带沧桑的声音会是什么样的人,结果却是三十岁左右的年轻男子,每日必在附近几个小区叫喊,应声很少。我曾疑惑地问孩子爸爸,他能赚到钱么?谁知道呢,他人的人生,自有我们想象不出的精彩或挣扎。我们所以为和困惑的,也许正是他所自信和争取的。

 

每天还是定闹钟醒来,虽然半夜常常看着窗外发呆,对身边躺着的小小人儿感到奇异,但是,日子虽不是一成不变,却有它即定的程序,早餐,收拾,打扫,午餐,收拾,晚餐,替女儿张罗一切。我没有多余的时间可以用来空想和浪费,对生命中突然多出来的小人儿,担负着沉沉的责任。没有人教我要怎样做,只能一个人慢慢摸索,什么是对她好的,什么是对她适合的。也许,最初有人教我的时候,我却别扭着,心里根深蒂固的尖锐和矛盾,会在日子里的点滴中呈现。我所希冀的温暖,平和,美好,其实都是有距离的,离心脏有些远。那里固执的保持着“独”“自由”“随性”“不受管束”。所以,我也会疑惑,对女儿。我和她好像很近,好像又远远地,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8-24 21:01)
标签:

女儿

宝贝

时光。

杂谈

分类: 红尘烟色

感谢上天,让女儿如愿来到我的身边,6月25号出生的她,明天满两月了。从她出生到现在,每天几乎24时的在一起,有时看着躺在旁边的她,仍会有不相信之感。生命如此奇妙,我抱着她,想着时间无论漫长还是短暂,我都陪她一起。

 

到湘潭有十多天了,这是一个古老的小区,每天能听到此起彼伏的小贩哟喝声,卖菜的,卖肉的,卖鸡蛋的,换煤气的,收废品的,甚至还有磨刀修剪的,真让人诧异之极。每次听到,我都以为自己穿过了时间的墙,回到了二三十年前的年代,在这种种便捷,超市林立的时代,还能让我遇回这样的地方,时光好像都慢了下来,像古老的钟,嘀嗒嘀嗒有声,一下一下,慢得你心里也寂静。

 

可是,每天是争分夺秒的,因为我要乘女儿小睡的片刻做许多事情,拖地,洗衣服,做饭,收拾家里,我像个小小的陀螺,围着她转,这一转,两年,三年,说不定更久。我会一直带她到上学,才再考虑上班的事情。

 

这会儿,她又叫我了,晚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4-11 16:54)
标签:

四月

时光

杂谈

分类: 红尘烟色
可移动的空间越来越小之后,你不满足了,并不是不满足于这距离,这种距离于生活其实是安全的,可靠的,实在的。你只是不满于幻想的距离,好像因为这样,会禁铟了你的一些想法一样。所以看的东西越来越仔细,一片叶子,一朵正在开或准备开的花,一只小鸟,一只爬于地上的虫子(这其实极少见,鉴于人群,杀毒剂等),还有笑脸,各种各样的,老人的小孩的;还有声音,轻的,吵杂的,隆重的,随意的。你把心思放在这些上面,在短短的距离内,你偶尔也有跨过大洋般的满足感。这些也是世界,微小而又膨胀。至于你自己,时而微小,时而巨大,全看你,是怎么和周遭的事物相比较,站一起还是越过它们,孤单站立。

偶遇一棵怎么看也不够的树,可以分辩它昨天和今天的不同,可以看它们枝头的叶子,有变化无。或者,看阳光斜洒在叶片上,看阴影在叶片下,变幻莫测。总之,你每一次看,似乎都有不同。所以你讶异了,甚至一直想,就想到大片的原野,是否也有这样一棵树,这样一片时光,会同时存在。你匆匆而过,像钟表的针,总要往前,但它们不同,一年十年,甚至百年,还守在这里,寂静无声,除非风来了。

匆忙赶路时,迎面而来的,可能是认识但不熟悉的人,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3-31 10:57)
标签:

三月

春天

木棉

杂谈

分类: 红尘烟色
我每天经过那棵树,应该是两棵,后来才发现,那是一样的。同样的由茂盛的浅绿到葱绿,密匝式的,扑上你的眼睛和心脏。有时阴天有时小雨有时明晃晃的阳光,可是一点也不影响它们的绿在一瞬间给你的影响。经过它们的时候,脚步不由的放慢,目光自觉去搜寻那一片片绿得喜人的叶子,仰望着,想像它们怎么会有这样恣意的姿态。在这样乍暖还寒的日子里,自在地拔响属于它们自己的琴声。然后也只有这样,那怕每天经过,我也未曾想到走近,只是带点距离地,让它们在心里淌过,并不细观。也许有一天会,但不是现在。好像这样,就能把珍贵的春天,留得长一些。这个四季不够分明的城市,只有夏才是长久的,灼人的,无法忽略的,其它季节,要这样仔细,凝神,你才能觉出它们的存在。一不小心,它们就不见了,让人找不着痕迹。

今年的木棉似乎终于开得久了一些,许是天气的原因,咋咋呼呼的温度,让人在穿衣上不知所措,顺带着估计这些花也开得犹豫了。每次要努力绽放的时候,又冷却一下。幸而,远远望去,木棉花一样的火红娇艳,云一样,飘在树上,缭绕,诱人。试过几次想用相机留住它们的风姿,总是失望的多,拍不出那种灿然,拍不出那种大气骄傲,总被阳光和天气左右,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1-13 14:27)
标签:

杂谈

分类: 木木浅语

时间长到让我快忘了登录名字和密码。这样的长度,和度过的时间相比,其实都是模糊不清的。拎出来,也说不上实质的什么,只会微微黯然,默记这翻过去的日历。

经常梦见奶奶,但大多数时候早上醒来就模糊了,最开始,她吃得不好,睡得不安稳,连带着我也一样,在梦里揪起心,后来慢慢的好,看见了她以前的模样,能看见人,能说话,能走路,虽然还是一瘸一瘸的,但总比躺在床上让人来得安心些。最初的时候,我从不认为她是“死”去,连身边的人说起这个字,也会觉得别扭,而只是觉得她离开了,离开了现在这个环境,在远远的天边,看顾着我们,或者,住进了我的心里。于是我要带着她,一同悲喜,一同分担。就这样固执己见。伤心便少一些。这样好像并不算自欺欺人,而是真的知道,她一直会在我心里。从小与人都不算亲近,那怕是爸爸,血肉连着的,也保持着距离。唯有与奶奶,在后来,长大后,知情知热后,总与她贴身相近,回家乡,定与她同床共枕,和她撒小时候没机会撒的娇,疼宠她,溺爱她,也让她疼宠与溺爱。一天一个电话,每回都是背着满满一包零食回去,那怕她吃不到只能分与他人,我也心满意足。所以她的离去,让我分外心空,又分外沉重。据说人离世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0-28 14:56)
标签:

杂谈

分类: 木木浅语

人会变得懒惰、奢困。这是我多天的感觉,想动的时候,念头一转,好像不能这样吧,于是就停了。隔壁家的小孩几乎还是每天来玩,我把玫瑰抱枕,大蓝色星星抱娃甚至大QQ,都丢到沙发上,由得他们玩,常被他们拿着丢来丢去,所以忍着隔一两天还是得把地板拖干净,免得到时要洗的东西越来越多。太阳花总被我摘来送它们。被我从上面掐下,都要怀疑长不好了,可每天还是照样开。小孩从刚开始拿在手上到后来别在耳朵背后,笑得总是分外灿烂,所以有时又觉得这样也值得。家里也开始备有小孩吃的东西,不外乎是水果,小蛋糕之类的,还有最近的核桃,砸开了是他们吃得多,我顺着吃一两块。这样的时间,是简单适意的。


终于开始凉了,不过白天的阳光还是温暖得发热,只有风吹来,才有初冬的感觉。但还是一件长衫即够,大不了再披个围巾,已挡风寒。习惯了这样的气候,将来不呆在这里了,估计要有好长的时间才能适应吧。


和上司说了辞职的事,他始终不肯给一个明确的答案,现在能呆着也便呆着。我也没有特别强烈的意愿了,然而最迟明年,还是要离开的。


动得少了,愈发觉得家里要做的事多,书房的书要擦了,那些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9-23 14:16)

过了一个最不像样的中秋。早晨七点醒来,挂念未看完的小说,开了手机窝在床上看,不知道竟然是个大大长篇,一直到中午近一点才翻得七七八八,这期间愣是没起身。断断续续有祝福短信进来,有的回了,有的没回;有的有名字,有的没名字。换躺着姿势的间隙,曾想过要不要起来吃点东西,但竟也只是模糊的想。顾着小说中的情节,又晃过去了。小说其实是网络小说,也不知是什么吸引了我,至动人情节处,也红了眼眶,久违的那种心痛感觉也泛了上来。何为执念,何为伤害,反反复复,觉得命运太难掌握。那作者有非常惊人的想象力,妖界魔界神类仙界人间,明知是夸大的,但我看得也算津津有味。其实人心的起落,善恶的由来与延续,一念之间,妖魔鬼神谁敢说不存在?微笑是善的,微笑也可以是无情的。也许正是因为这些,我才呆傻着被扯了进去,断不出来罢。还真是应了那一“执念”。


应该是一点左右,迷糊着起来洗刷吃了半个饼,又倒回床上。那时开了阳台的门,观望了一会楼下,天气有些阴沉,小区里人不多。太阳花还是开得好,不过我总觉得整个阳台上的植物,都有点儿营养不良的样子。我希望它们是茂盛的,欣欣向荣的样子,一看就能闻出阳光味儿。不过城市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9-06 15:32)
标签:

心情

杂谈

分类: 木木浅语

我觉得自己在犯傻气,虽然不愿意承认。那么多情绪,捂也捂不住,急突突的要往外奔,真遇着了人,却又什么也说不出来,只有不停地以别样事情来打发自己。可是说透了,还是一句话的起因。昨天在家,自己茫茫然去买了饺子皮和馅料,回头一个人慢吞吞包。三餐时间被打乱,可以吃的不少,但往嘴里塞的时候,总觉得多了什么又少了什么。然后一个人埋头赶了一会十字绣,插下买菜时捎回来的葱。时间被自己打碎,和心情一样。有点儿灰,有点儿挣扎,有点儿怨。

什么呵护宠爱,那是小说,我在心里头对自己冷笑。绕了很大一圈,原来还是只有自己才能真的珍爱。细究起来,其实是自私,冷情。这是我,隐得极好极秘的我。


但我心里真是麻麻的,静静呆着的时候,隐约有痛。有一种不断撞击的失落,钻进这种麻痛麻痛的感觉中去。 所以,万事不对劲,笑也笑得不能彻透。


我说周末不接电话。有些是真的没接,有些还是接了。姑姑的,她给我带了药,说到去年的那个误诊,其实我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误诊,但是,我没再去检查了。我讨厌去医院,不喜那种无措听凭他人判决的场面。他人错或我错,我好像选择了后者。就好像五月底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