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大砬子
大砬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714
  • 关注人气: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2011-09-01 09:55)
标签:

杂谈

   在家门口上大学,儿子真是够自在的。每星期回家洗澡换内衣吃想吃的看漫画,然后伸手要钱回学校;高兴了乘公交车,懒得动弹就打车。有时花点小钱给他老娘买点生日礼物,便哄得他娘宝贝长宝贝短的夸上半年。

开学前,我问专注于电脑游戏的儿子:“就你现在这状态,明年能考上研究生吗?”

   儿子反问:“考不上研究生还不活了?”

   我退了一步:“那不至于,不过,专八你必须得过!”

   儿子又回了一句:“专八不过就不活了?”

   我大怒:“小兔崽子,你等着,专八不过,我让你活——活得很难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8-26 01:05)
标签:

杂谈

    小学二年级时,父母结束了十年的知青生涯,返回矿山。期间曲折一言难尽,我也随着由农村小学转学到矿山的第七小学(简称“七小”)。班主任是位女老师,四十来岁,很胖,酒糟鼻子,说话鼻音重,以对学生下手狠见长。我刚入学时,老师对我还是不错的,虽然农村学的课程相对城镇的好像简单一些,但毕竟那时候也不太重视学习,老师经常问我一些家长里短的事情,我也如实地把家里有多少大米、多少豆油之类的加以汇报。

    老师于是有一天很亲切地把我叫道身边,语重心长地说:老师身体不好,需要点儿豆油治病,回家找你妈给我要点儿,行不?我一拍胸脯:没问题!于是回家找老妈要豆油,老妈很干脆地说:不给!没听说豆油还能治病!

我后来想起这事就觉得自己脑子笨,回家偷一瓶孝敬给尊敬的老师不久完事了吗?非得请示过日子仔细得铜钱都能攥出铜水的老妈干嘛?弄得我两面难做人。老师听说豆油的不给以后,开始对我另眼相看了。做得好,她看不见,做的不好那是一定难逃她的法眼,好在我乖觉,被她打的次数不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8-16 13:04)
标签:

杂谈

    刚会跑的时候,比邻的杜爷爷杜奶奶就经常向我妈告状,说我坏,老从外面把他们的门插上,弄得他们尿裤子。都说人之初性本善,我记得那时在门外听见两位老人出不来屋,又跳又叫又骂的竟然乐的什么似地,可见善是要有人教的。

    东北住家睡的是炕,一家人都睡在一铺炕上,炕头要给年长的人睡。记得上大学时,南方的同学曾经很神秘地偷偷问我,家里来的客人是否也要和大家一起睡大炕。我回答是的,讲究点儿的人家弄个帘子,不讲究的人家就那么睡。南方的同学惊诧的很。我只能说他少见多怪了。其实现在想想那时候的睡法,也挺搞笑的。家里人老的老小的小,在炕上一趟一溜,谁在谁不在查查人头就知道了。记得有一年冬天,哥哥从城里来过寒假,晚上睡觉时,我光着屁股调皮的跑到他头上想放屁嘣他,没站稳从炕上直接掉到地中间的火盆里,烫的直叫唤,现在后腰上还有一块伤疤。

    当同龄的孩子还在质疑自己是从什么地方来的时候,我已经完成了这方面的启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8-12 09:24)
标签:

杂谈

    今天下午单位统一安排洗海澡。洗海澡是一般单位每年一次的基本福利待遇。员工们都挺期待的。这一天可以坐到海边打扑克、吃烧烤、喝啤酒,晚上还有一顿丰盛的聚餐,扑克比赛的前几名还有丰厚的奖品。

   说是洗海澡,可每次下海的人寥寥无几。去年我打完扑克第一个跳下海,游了五十多米后想试试深浅,差点把脚崴了,水还是齐腰深。真是个好地方!今年据说还是老地方。不过今年这天一直就没热起来,海水顶多20度,还是有点凉,我都有点打怵。可是眼看伏天就要过去了,一次海都没下,未免有点对不起这大海。

   说起大海,真是人类一厢情愿的好朋友。海里的物产养育了多少人我也没统计过,肯定是很庞大的数字,大海对地球环境起着决定性的作用,没有大海也就不会有能使人存活的地球。说大海是人类的朋友,应不为过。不过人类对大海恐怕就没那么友善了。

    每天大量的生活垃圾被排放到大海里,城市的污泥浊水最后也是被输送到海里。一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8-11 13:57)
标签:

杂谈

    历史上有一段公案没有结果。说的是唐诗人刘希夷和他娘舅宋之问之间的恩怨。刘希夷年少轻狂,风流倜傥,不但诗写得好,还会几件乐器,虽然不求功名,但在风月场中还是很有人缘的。宋之问的诗文也是一时之秀,只是人品不是一般的差。有一天,刘希夷作了一首长诗,就是流传很广的《代悲白头翁》,“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便出自其中。宋之问一下就看到了此诗的不同凡响,于是商量外甥,给他点钱,把诗卖给他。刘希夷当时正捉襟见肘没钱花,就收了舅舅的钱,于是宋之问就堂而皇之把这首诗当成自己的作品。可是,没几天,刘希夷钱花了了,卖诗的事也忘了,照样把这首诗当成自己的绝唱到处宣扬。宋之问被弄得很是丢脸。

   在一个月黑风高地夜晚,年近三十的刘希夷被人用装着土的袋子给压死了。凶手到现在也没找着。当时就有人怀疑是宋之问干的,可是这小子当时是武则天的红人,没人敢动他。后来虽然他也曾落魄,可他东躲西藏的,后来又被赐死异乡,终究没能亲口说是他害死外甥刘希夷的。于是《旧唐书》上只说刘希夷是被恶人害死,恶人是谁,没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8-05 16:00)
标签:

杂谈

    昨天早晨到火车站去接站,买了一张站台票就往候车室里走,刚过安检口,一位年轻的女警向我招手,我看了看自己的穿着,除了黑网眼马甲有点碍眼,其他也没什么出众的。走到女警面前,她让我出示身份证,我说没带,她又警惕地问有没有其他能证明身份的。碰到这么有耐心的,我只好顺手把驾驶证拿出来,里面还夹着身份证一起都递过去,并问了一句:“我这么像坏蛋吗?”女警看过还回然后说只是正常抽查,然后一摆手:你可以走了。

   前年到烟台办事,在大连上船时,一位老警察从那么多乘船的人堆里把我给挑选出来,我还以为他认识我呢,极力回忆在什么地方见过或在哪个酒桌上碰过杯。谁知老警一脸严肃如临大敌地对我一顿审查。不理他吧,这是他的地盘;理他吧,看他那未老先衰像真格似地模样,总觉得来气。

    我不是反对你们执行公务,你能把天下的坏蛋抓净才好呢。可是我想说的是在你还没确定谁是坏蛋之前,你能不能对人有点起码的礼貌,你穿着制服呢,就不能给我老人家敬个礼先?就不能学学人家交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8-03 15:58)
标签:

杂谈

    曾经有一方净土,曾经有一片宁静的世界和一群分工明确任劳任怨的臣民。臣民们无条件的服从王的领导,王带领着臣民过着快乐无忧天真无邪的生活。

   水源充沛,水稻在田里骄傲的生长;高粱向整齐的士兵排在大地上,各种果树也长满果实,妇女们逗着孩子,狗儿懒散地趴着,大公鸡在趾高气扬地巡视。一片温馨一片静谧。

   有一天,王过腻了这样的生活,开始宠幸一个叫洇的外来人。他教会了王许多不好的瘾好,臣民们在王的带领下开始追求享乐。原本宁静的原野变得一片荒凉,干涸了水源干枯了庄稼。灰头土脸的臣民开始用不同的方式想唤醒沉迷的王。

   由于过度消耗,王的身体有些虚弱,走路开始经常摔跟头,有一次还把脚踝摔骨折了。养病期间,王反思了自己所做的一切,幡然悔悟,为了自己和王的臣民,王毅然赶走了洇,并坚决地戒掉了那些不好的东西。

经过一段时间的休养生息,王国又逐渐有了生气,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7-29 08:25)
标签:

杂谈

    单位中午有一个多小时的休息时间,同事们大多以打扑克来消磨时间。我有午睡的习惯,可是天气热了,打空调睡觉不舒服,只好不睡,可又不愿玩扑克,看书上网又觉得累眼睛。有一天,忽发奇想,试试十字绣怎样。于是向单位的女士们请教,大家一致公认小波女士的功夫最好,可以当我的老师。小波教得很认真,我学得也很认真。

   很快,我就出徒了,并将学会的毫无保留地传授给家里的女士,于是茶余饭后,我俩又多了一项消遣,一边聊天,一边听电视,一边十字绣。

    感觉十字绣是一项非常好的活动,时间过得飞快,心又特别的静。看着自己的作品,还很有成就感。这是我刚完工的第一幅还没装裱的作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7-25 15:17)
标签:

杂谈

    23日早晨下大雨,不想去参加婚礼,可是前一天已经答应帮一位不能去的同事交礼金,只好收拾一下出门。还好,老天还是很照顾的,下的是阵雨,新娘子来时雨就停了。

    婚礼由一位女士主持,MV编辑的一般,只是把男女双方从小到大的照片罗列一番,主题叫做“爱的传奇”,当新郎新娘唱着《传奇》走到一起时,我还是为新人的结合感到高兴,也为新郎对新娘的一句表白“我不一定能让你成为世界上最富有的人,但我一定能让你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所感动。主持人也于此时插了一句令人莞尔的旁白:“看,老天都被你感动得下起雨了!”

   噫,“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几乎是每对新人走进婚姻殿堂时都会说的并被祝福的话语。然而,“执子之手”容易,“与子偕老”则是用一生来兑现的承诺。人啊,记住自己的承诺吧。

   二位新人,我真心祝福你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7-22 16:04)
标签:

杂谈

   早晨上班途中,接到同学洪涛发来的信息:“祝一切顺利!我们乘坐的车已经出发了。”我回道:“祝一帆风顺!招待不周,还望见谅!”,很快,他又回道:“说远了,我们是兄弟!”

   虽然感情很好,一晃也是多年没见。前天他突然打电话说一家三口已经到大连,昨晚我和妻子请他们吃饭。临行前,我嘱咐妻不要问他们孩子的问题。见面,吃饭,聊天,说不完的话。洪涛自己喝了一瓶四两的口子老窖,我喝了若干壶花茶相陪。菜嘛,海参、鲍鱼我没舍得点,太贵了,点了一盘虾爬子、两条黄花鱼家焖、四只烤大虾(我不吃)、生拌鲜海蜇、生拌蚬子海肠、红烧排骨、还有两个青菜,一盘南瓜饼、一盘葱油饼。吃的开心,聊的也开心,四岁的小朋友玩的也是不亦乐乎。

    酒足饭饱,在公园里散步,清风徐来神清气爽。洪涛说北京家中的温度就有30多度,这里简直仙境一样。我闲散的生活态度,也令他称羡不已。

   回家的路上,妻问我洪涛的孩子的事情。我简单的讲了他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