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许若齐博客
许若齐博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1,125
  • 关注人气:14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友情链接
我的音乐
暂无内容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9-06-19 07:57)

        住院半月记 

      (2019.6.3---6.18)

 

                       2019.6.3

 

又来二附院,二进宫矣。

十年为度,皆与心血管有关。此次为左颈动脉重度堵塞,达94%;须做剥脱手术,支架亦可。若不为之,无疑定时炸弹。后果严重:脑梗、心梗、卒中...吓死宝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5-28 14:56)

让我们轻微厌世

 

何冰凌女士诗云:                                         &n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5-24 13:15)

上派的“大”与“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屯溪:一碗馄饨的前世今生

 

每次回屯溪,要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去桥头的一家小饮食店吃碗馄饨,即便紧随其后的是一顿水陆杂陈的大餐。嘴一抹,匆匆赴宴。坐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2-23 19:15)

徽州老中医

 

         人云:酒越陈越香,中医越老越好。你是病家,又笃信伟大祖国的传统医学,去医院求诊,倘若为你望闻问切乃一银发鹤颜、精神矍铄的老者,你悬着的心是不是先放下了几分?病是不是自轻了一些?

我幼时印象中的老中医衣着举止都是很古意的。他们的先父大抵是前清最后的举人或秀才一类,科举废了,朝廷完了,功名仕途自然也没有了;就在家做乡绅吧,寄情青山绿水,流连田园风光,办个私塾什么的,顺便也把自己的孩子教育起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1-24 11:07)

                       尴尬吃客

 

周末,与妻商定:晚饭到饭店吃,而且是去上一点档次的饭店。

           两人属散客,当被引至二楼的大厅。这里环境不错,装潢考究,布置典雅。坐在临街的一角,透过大玻璃窗,可见外面车水马龙,华灯初放。钢琴的弹奏声从一楼飘袅而来,桌中央插有红玫瑰一朵,鲜妍绽放。

          刚坐定,服务小姐笑容可掬地请点菜。接过菜谱,先是一目几行地搜寻,继而询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1-19 10:33)

电梯

 

那天,去朋友家聊天。他家的房子大且装潢雅致,市口也好,尤其是顶层的阳台堪称一袖珍花园。满眼绿肥红瘦,棚架金瓜高悬,其下石桌石凳若干,清风徐来,一杯香茗在握,孔孟老庄文学人生股票房产都是可以谈的。只是位居六楼,又无电梯,我不知这位已为中年男子的朋友每天是如何应对这爬上爬下的。最不受用的恐怕是刚下得楼来,猛想起某要物落在了家里的沙发上,于是骂骂咧咧的又来一个轮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1-17 08:39)

      “行骗”记

 

某日,某微信群里说说笑笑,氛围热闹。某著名作家语出诙谐:不会行骗的作家不是好作家。引得众人大乐。他曾冒充县级官员,去邻省某县“骗”地方志书一本,且得好酒好饭款待。后来喝高吹牛露馅,险被关押。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1-13 11:43)

除夕两拜

 

已亥猪年的大年三十正渐行渐近。除夕夜,酒足饭饱后,该干些什么呢?“每逢佳节倍思亲”,首先得点一柱香,祭拜一下在遥远天国的长辈;接着要含饴弄孙一阵子,顺手把压岁钱给了。“春晚”是不会看了,禁放烟火,周遭一片寂静,漫漫长夜好逼仄啊!

想起了王祥夫先生一件事。他在一个除夕夜焚香致敬自己的电脑,情绪真切,态度诚恳,感激和期望都在里面了。想想也是,在信息化时代,于一个大作家而言,拥有一台运转正常高效便捷的电脑,意义是不言而喻的。细数一下,戊戌年里,让我念念不忘的东西还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1-11 09:47)

                                                            猪大肠

      位于下半身,且又与秽物为伍,在猪下水之系列里,猪大肠几乎是要忝居末位的。我在读小学二年级时,因为在课堂上没有当场造出“不但……而且……“的句子,被老师讽为”猪大肠“。他无视我已眼泪汪汪了,还恶狠狠地补了句:拎起来一大挂,放下去一大摊。对此侮辱,我至今不能释怀;也让我在相当长的时间里对猪大肠心存杯葛,避而远之。

 

    十年后,是《儒林外史》第三回改变了我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