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那么温暖
那么温暖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415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图片播放器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一路上有你们

搜狐的窝

自己的窝,有啥好描述的

我妹的小窝

追逐墨尔本

明星粉丝家

赫赫有名的小羽

隔着岁月相望

比那么温暖还暖

花痴有理---阿舍舍

女人,痴吧痴吧,不是罪

怀怀旧人

梅~雪~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9-13 21:15)
标签:

杂谈

若不是某人在新浪开博,我八辈子也不会想起来登陆这个博客。

不能白朋友一场,总要支持一下的。

登陆到这个博客不容易啊。

不是登陆,是找到就已经很费劲了。因为帐号很模糊,密码更模糊。还好,不是完全忘记。完全忘记的是博客的名字。

没有办法,凭着对乱七八糟的内容蛛丝马迹般的记忆到搜索引擎上去搜。还是未能如愿。

于是,想起到MSN签名上询问谁还记得我在新浪开过博客,告诉我地址?

又想起亲爱的Cici和娜娜,她俩的著名的新浪博客里似乎有链接吧。

温哥华那会是凌晨,难得我妹可以没按北京时间就寝,就别打搅她了。娜娜同学咋也不在呢,你住47号楼,我就在48号上自习啊。哎……

半天没人回应,自己继续努力,试来试去,给蒙进来了。

001说自己开过的博客比写过的文章多,我也差不多了。到处挖坑,挖而不填。

前面写的都不知道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想全部删除,又没狠下心来。再傻再天真也是回忆。只是看过的没看过的人都不要去翻了。谢谢大家了。

没有新的,最新的在搜狐吧,还是去年12月采访“邢指导”的时候更新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3-18 01:26)

当你转身离去
走到我视力所及的尽头
我小心地
把你镶在一滴泪里
想象
千年之后
是琥珀

若有来生
我定会走遍每一寸土地
寻找这古老的唯一
佩戴胸前
于是
我不敢低头
害怕
那颗泪坠落
碎了你
碎了我 千年的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tie,汉语拼音里是铁,英文单词里是领带。--小含(他的花儿)

曾以为他是个孤芳自赏的人,时常给人以冰冷如其名的真实“假象”。

多年前,黄老师说,应该是黄老师说的吧,全中国,李铁,就理两个记者。我在信与不信间游离,非得当真的话,我猜,一个是金焱,一个是马寅。

就这样,在聒噪的足球圈,他安静地走着,从容自若......

“李铁有话说”开张10个月来,闲暇时会去瞥几眼,终于另一个“旧人”在那大张旗鼓地开博后,有种想去“踩扁他”的冲动,在SOHU安家落户了,视线再次转移到这个我本不太愿意翻阅的过去和重新触及的圈子。一相情愿地做了铁的邻居后,认真地吱了两次声,而他也回访了两次。是我言语的分量足够让他想看看出此言的是人究竟有何来头(自嘲一下)还是他习惯而成自然的回访他人?我知道,与尚在沾沾自得于自己的人气而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3-07 00:15)

世上,有两种东西最美丽,一种是已经失去的,另一种是还未曾得到的。未曾得到的却还可以通过努力来争取,已经失去的却永不再来了,唯有回忆......

---题记

我早已想写一点文字,来纪念与大羽有关的青春,这并非为了别的,只因为十年以来,痴热总溢满我的心,至今没有停止,我很想借此算是歇脚,将心态放平,给自己轻松一下,照直说,就是我倒要将他淡漠了.

十年前的此时,即一九九七年一月,是健力宝六小天鹅提前回国的时候,当时国内足球媒体肆意渲染这件事,或者也许是期望,或奢望,就在足球之夜那一期(一月十六日)里,有一段六小天鹅的专题报道:

“......”

这里所给我的第一印象其实是不确的,大羽并没有那么羞涩,后来在罗成达先生的《中国足球青年近卫军》里体会到,他是个狂妄的孩子。足夜里的印象在我心底却永不磨灭,看去是一个十九岁的大男孩,面貌很端正,眼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1-19 11:09)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1-19 09:54)
 
很久没完整地看一期足球之夜,昨晚竟然挺到11点半,今儿一大早无意中进了祁宏刚刚开的BLOG,人便又怀旧起来......健力宝、97国足、99国奥、桑特拉齐时代的鲁能泰山、没换血前的上海申花...我曾经还是个那么热爱中国足球的人......
 
安特卫普3年,正式携手曼联的董方卓挺拔的大个子和少年老成的脸,又一次暗自感叹,好一个大连小伙儿...说一句不怕被砸的话,上一次是权磊,想汗得都尽情汗吧......
 
霍顿时代的翻译谢强说,现在在大家眼中,不但搞足球的是坏人,跟足球沾边的人都是坏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10-29 18:16)
 
2006年金靴颁奖...
 
 
K18,正式出任美国国家足球队主教练,喜忧参半,至少可以经常有他的消息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某写手讽刺一些懒惰的体育编辑用'一个时代结束'这样的标题为某些离开赛场的重量级人物送行,体育编辑有点愤愤不平,的的确确是结束了,这次,是舒米...
一个用青春成就了一个红色王朝,普及了F1,刷新了一项运动的所有记录,赢得了全世界最多的车迷,用生命跟速度比拼的车手,在南半球初夏的残阳里,用一场撼世的经典,向他的车、车队、车迷挥了挥最后离别的手...16年,91个分站赛冠军,7个年度总冠军,就此收场...
一个月里,在接二连三的霉运面前,这个坚毅、谦和、忠诚的德国男人所显现的淡定和对胜利的渴望和永不言弃,让世界惊了...巴西站的完美超越让职业生涯最后一个分站赛冠军上海站逊色几多,老天为他安排了一场如此惊艳的谢幕演出,让我在比赛结束的后很长一段时间里无法投入到皇马和巴萨的世纪德比大站中,满眼的红色,满脑的超越...
2006,是怎样的一年,足球场、赛道、网球场...英雄们一起退场...这其中,K18和Schumi的背影,让我有种撕心裂肺的不舍。如果说哪一天,大羽离开球场,我想我不会太过忧伤,因为,他还活着,更多我是对这个人以及我年少情感的眷恋...K18走了,我还可以对德国队的比赛报有期待,因为他的角色只是一个场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10-07 19:56)
第一次电话响
樊丹:我是樊丹。
苏岩:你呀,我以为是我妈呢。
樊丹:刚才吧,我想给我弟打电话,没想到拨错号了,打到你电话上了,我打扰你了么?
苏岩:咋没打扰啊,我正睡觉呢。
樊丹:星期天睡什么觉啊?
苏岩:平时哪有时间睡呀,我全指着星期天补觉呢。你这是在哪儿呢?
樊丹:我在单位呢。
苏岩:加班啊?!
樊丹:我在值班。
苏岩:你们挺忙的啊?
樊丹:我不忙。
苏岩:你没什么事儿是不是?
樊丹:那你接着睡吧!
第二次电话响
樊丹:我给我弟弟打电话,他没开机,我中午还没吃午饭呢,我本来是想让他送两个汉堡过来。
苏岩:你弟弟关机了,你中午就省一顿吧。我现在在睡觉,我没法给你买。
樊丹:我也没让你买呀!
苏岩:你让我买我也不能给你买呀!
第三次电话响
樊丹:苏岩你也太能装了吧,你不就是个警察么?我无非打错个电话,你这是干什么呀?
苏岩:樊丹呐,你冷静点儿,我啥也不想干,我只是觉得呢,非常的不理解,我和樊东的电话号码十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