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点绛唇
点绛唇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033
  • 关注人气: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07-02-07 10:25)
分类: 偶得
   今天,是我二十四岁生日。早上一醒来,就觉窗外灰蒙蒙的,想起来今天有雨加雪,又想起来今天是我的生日。
   我的生日临近过年,所以每年总是在家度过的,只有今年不同。一个人在郑州,几乎没有人知道,今天是我的生日。有个陌生的人发来陌生的祝福,莞尔一笑,我竟不是孤单的。
   生日和平时没有什么分别——吃一样的饭,穿一样的衣,遇到一样的人,做一样的工作……不过,还有一个人愿意为了给我过生日而从云南赶来。感动万分。生命中点点滴滴的感动让我二十四年的人生色彩斑斓。
   没有礼物的生日,是如此的轻松。现在的生日礼物,有时承载的却是礼仪的往来和利益的互换。
   突然不想写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1-29 22:09)
常想,用一个什么样的词来形容我的一天呢?想来想去,总不如美好一词来得贴切。尽管朴素,没有一丝的华丽或雅致。
租住的小屋朝南,有一阳台,紧临喧嚣的马路。一大早,熙熙攘攘的人群就把城市的繁华向我悉数传达。每天早晨,我的梦都以这样的方式结束。我是个懒丫头,此时,依然不愿离开我温暖舒适的窝。直到,穿过阳台的第一缕阳光温柔地敲打我轻轻闭着的双眼,我才被迫离开梦境。打开窗户与外面的世界接轨;看看阳台上的兰花需不需要浇水;瞧瞧房间的湿度、温度是不是有利于肌肤的保养;洗漱、做早餐,同时计划着一天的工作安排……我的美好的一天,就这样开始了。
乘上公交车,我总坐在车后面靠窗户的位置上,每天都沿着熟悉的路线,看着熟悉的风景,却总有不同想法。我很奇异于自己小小的脑袋竟有如此巨大的能量,如果可以的话,我想把自己每时没刻的想法都记录下来,我相信这是一笔巨大的财富。
傍晚,看着大街上匆匆回家的人,我觉得我和他们一样,都有着一个目标,一个目的地,都离那个温暖的窝越来越近了。尽管房子是租的,可里面到处都是我的印记,是我的气息,我的影子。最怕起风的傍晚了,不仅仅是“古道西风瘦马”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1-19 14:24)
人死为大,沉默,有所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朋友,有没有那么一首歌,曾让你的泪悄然划落?
 
我是个非常感性的人,敏感多思。高二的那年春天,走在上学的路上,突然听到广播里在放韩红的新歌《天亮了》。不知怎么,第一次听到这首歌的我,竟然控制不住自己的泪水,任其……
 
后来,我才知道这首歌背后有着那么一段凄美的故事。它饱含了人世间最深刻的爱和关怀。有一天,我的一个在电台做主持人的朋友说,他要“利用职权”送我一首歌,我就点了这首《天亮了》。所以,那天,那档娱乐节目的开头就出现了这首伤感的、感叹亲情的歌曲。
 
第一次听到《一个真实的故事》的时候,也有过类似的感觉,只是心境不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11-09 17:09)
深秋,似乎是浪漫的代名词,总能给人颇多感慨。
深秋,醉人的不只是风景,更有万千思绪让人流连其中。
记不得是几天前了,一下车,风就把一捧树叶撒向我,落英缤纷。这是不是可以理解为深秋给我的礼物呢?
很小的时候,我讨厌深秋,已退去了炎夏燥热的初秋一直受我青睐。我尤其不喜欢落叶,因为我们班的清洁区有好多好多树。
上高中的时候,我享受着孤独和寂寞,走在金水河畔,高大的法国梧桐让我感到自己是多么弱小。也只有在此时,我不喜欢的落叶才能如此轻易地打开我的心扉。一片叶子随风飘落在我的肩头,我只那么轻轻一瞥,就被它俘虏了。捧着这片叶子,我觉得它并不向我想象中那么讨厌。尽管它已黄透了,但我还是能从他的叶脉中看到生命的痕迹和力量。就那么走了一路,我读懂了一直未曾明白的法国梧桐的浪漫。
上大学以后,军事化的管理使生活非常枯燥、单调。一有落叶,队长就组织全队出动去树下的草丛里捡。与落叶最长时间的近距离接触也就是在这个时候。看着辛辛苦苦捡成一堆的树叶都被塞进了垃圾车,心里竟然有些许不舍,突然觉得落叶自有它的美。
在一个深秋里,我借了一部专业相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9-23 17:03)

                           
黄尘滚滚,狼烟硝硝,后人凭吊的是驰骋沙场的热血男儿,不懂的是颠沛流离的弱柳霜花;莺歌燕舞、觥筹交错,世人缅怀的是风流一世的多情须眉,忽略的是咽泪装欢的痴情巾帼。历史的长河可以淹没英雄的悲情岁月,却抹不去美人的胭脂泪。

兰含香而遭焚,蚌怀珠而致剖。红颜薄命,尤物可爱亦可悯。长期被幽禁与世事背后的一段凄美的故事,一滴滴清冷的泪水,在一个个漏声响起的暗夜中被传诵

时至今日,我们依稀感觉带那滴滴清泪中的悲苦哀愁。但那远远不够,我想去触摸历史,在相同的时间与空间中感受那辛酸的胭脂泪,才不至于亵渎了历史与美人。

有着同样惊世骇俗的美貌,同样出淤不染的品质,同样冠压群芳的才情,却有着各种不同的磨难。她们的命运出奇严整地分为几大类,像是冥冥中安排好的。然而她们到达的却是同一个终点。
 
 
兴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童 年 的 鹅 卵 石
 宜默(我的父亲)
 
在我家乡的门前,有条宽宽的河,除了夏秋交替时令的雨季外,便是终年干涸。近千米宽的河面上,厚厚的铺满了一层圆圆光光的鹅卵石,此河则被人们称之为石河。

北方的河流因受雨水的影响,较南方的河流大不相同。南方的河流有着少女般地温情与缠绵,也有着贞妇般地执着与眷恋。或潺潺涓涓,或汹涌澎湃,终年润泽着两岸的大地。而北方的河流大多是有河无流,犹若沉睡中的北方汉子,寻常时节静地让人感到苍凉。然一觉醒来,砂石伴随着山洪雄狮般地咆哮着向下游发泄而去。巨浪翻滚,山崩地裂,数里之外足能使人感到恐惧。几日后,待体能耗尽,便蜷缩起苍劲疲惫的躯体悠然沉睡。再次醒来,便是来年的雨季。此时的河床上留下了更多、更大的鹅卵石。

石河起源于青龙山间一个叫洪河的地方,入汇于伊洛河中,全长六十余里。由于历史的原因,也为了家业的振兴,自父亲成年后便移居河的下游,爷爷奶奶和叔叔们的家仍在上游四十里外靠近洪河的地方。然而,不论是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8-29 15:28)
分类: 偶得
    在我每天上下班的路上,总会遇到一个老太太,略显凌乱而花白的短发,衣着干净而朴素。她本是不起眼的,可为什么给我留下了如此深的印象?
    我想,是因为她是个不像拾荒者的拾荒者。她看起来更像个家庭主妇,有一个平凡而稳定的家庭,或者还是幸福的,因为在她的脸上总流露着从容和平静。她捡垃圾的那一刻给了我瞬间的震撼,我不知道为什么那种感觉会是震撼。她弓着身子,头已经钻到了垃圾箱里,挑挑拣拣,过了好半天才将头伸出来,然后慢慢直起身来,拍打了几下捡出来的东西,露出不易察觉的微笑,将东西装进袋子里。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她时的情景。那时,我以为,她只是顺路捡点东西来卖,后来,每天在同一条路上都见到她,同一个身影,同一种微笑,那份从容和平静也不曾改变。没有不平、没有怨恨、也没有一丝的不好意思,她也许仅仅是习惯了拾荒,欣然接受了俭朴的生活方式,这样的一个老妇人,值得我尊敬,在每一天的途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8-25 19:01)
分类: 偶得
我的QQ的个性签名里写着这样一段话:又上演了关于雨的记忆。我还是喜欢欲雨未雨的日子,空气看似平静,却蕴涵着无穷的力量…
 
不知道我什么,生命中比较重要的人给我留下的记忆总是在雨天,难道我命中缺水?呵呵,我想,可能还是因为雨总是有这种魅力——让人忘不掉。
 
喜欢听着盖着暖暖的被子,听着窗外的雨声,带着浅浅的微笑入睡。那个时候,自己是幸福的,觉得即使天塌下来,我还有床暖暖的被子。
 
喜欢冷冷的雨天,下雨就是要冷冷的才够味道,才有意境。
 
好了,不说了,雨停了,我该回家了,再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8-17 18:08)
分类: 偶得
都说“瑞雪兆丰年”,农历甲申年腊月二十八的这场雪,让人们在节日的喜庆中憧憬着来年的红火。但这一切都似乎与我无关。此时的我更愿做个即时行乐者。

傍晚的雪地极美极美,乡村尤为如此。没有月光, 农舍中透出的一丝微火,在雪地的映射下,显得均匀、柔和、安详。这怕是大自然与人类文明最和谐、最美妙的结合了吧。没有灯光的雪地上,透着一层朦胧的、清冷的光。我忍不住伸手遮挽,然而魔术似的,我又看不到她们了。于是,我明白了,美好的东西是可遇而不可求的,至少是不能强求的。

没有风的雪,不似鹅毛般的铺天盖地,她自有她的美。来得不温不火,像枝头偶尔飘零的梨花,静静地、深情地亲吻着大地。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雪花越发晶莹、纯洁了,像暗夜里舞动的精灵。我不甘心总站在厅下欣赏,这是一种不愿被美排斥在外的情感冲动。在院子的石榴树下放上一只盛在酒杯里的蜡烛。没有灯光的闪亮、没有音乐的喧嚣,那摇曳的烛光在落英的树下执著地守望着自己“玉树临风”的情人;那被雪不经意雕琢而成的“玉树”也怜惜地望着烛光,那是他开在心房的一朵温暖的“火花”。而此时我的心房呢,让这场雪压下了一切俗事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