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乡村儿童陪伴者
小红马儿童会2011年1月创建于成都,是一个向乡村儿童提供服务的志愿者公益团队。自2011年3月起在成都周边的山村开展“一村一书”计划和“乡村成长计划”(贫困儿童助养)。一村一书计划通过“快乐小红马”活动(包括互动游戏/乡村小课/随心绘画)与孩子们共同制作《我的家乡》乡村读本。我们的初衷是陪伴乡村儿童,由此辐射,为村子建立乡村交流公共空间。活动周期为每月一次,每次1-2队。  有意成为小红马志愿者或小红马饲养员,可联系帮主哩噜或我们的微博小编@小红马儿童会
                                                        小红马,你我童年,快乐成长!
博文
标签:

杂谈

今日,吾与吾师问答录。

吾师:教育是什么?古往今来,前人想把什么内容教给后人?

生:一是天道,二是人之伦理。但今人侧重知识而失道理。

师:可不可以说,是正确生活、生存、生命的方法呢?

生:有更高级的语言,可以不用迁就时下流行语。听者如果不能领会,就让他们读书~
        生活生存生命,这个顺序不对,是实用主义顺序。生命是大的根本,第一位。但这里头没有天道,没有宇宙。
        天人地三才一统,人不可脱离天地独存,教育亦不能只教人事,否则容易自大,精神上失之狂妄,行动上失之猥琐。

师:嗯,是的:)

生:谢谢老师启发思考!

师:互相启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小红马儿童会

乡村儿童

公益笔记

杂谈

分类: 有心行動

刚开学,就收到了小Q的短信:徐老师,你们什么时候来啊?好想你们。这条简单的短信,让我微微一笑,又有点内疚:因为小红马们开年后很忙,没法在正常计划的活动日去村子里了,得往后推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烟花

分类: 隨心隨筆

上一个冬天,南方,发白的下午。忽然“嘣!”一声,一串爆炸声开始依次升上天空,声音冲向山峦,又折了回来。虽然是白天,但那是烟花,光听个声响就能知道。

那时一天天在老家屋前屋后的爆竹声里等过年,爆竹声从早到晚,满天满地。很快,我就可以根据声音的不同判断出那是鞭炮、两响炮、摔炮,还是烟花。令我惊讶的是,不足两岁的女儿也听出来了:“烟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2-04 23:30)
分类: 詩心透明
阿米亥的宴席
有许多的声音
他坐在桌前低头检视
    动物的片断
有时他突然听见瞬间的寂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2-04 23:28)
分类: 詩心透明
春天就要来了
冬天的事还没做完
明天就在门外
我还没有穿好衣裳
你比睡眠更深
我比你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2-01 12:26)
分类: 詩心透明
我们在城市的大道迷了路
穿过帝国的心脏
再往里走一点 走一点
你就看到小巷子里的电线杆
 枯枝 围墙
寒冷天气冻住了空气里的灰尘
它们始终不掉下来
两个身影从电线杆下走过
你听
围墙那边有人在说话
是电线杆在风里轰鸣
他们的耳朵
一个在墙边 一个在电线杆边
另外一只耳朵
并没有互相听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手工

天然手工皂

冷制皂

分类: 手心手作

(摄影:哩噜。麻豆:放鹅男孩,玫瑰果油皂。皂工:哩噜,小铁。)

小铁和我最默契的是看过同一部电视剧又仅仅记住了同一句台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1-07 16:45)
标签:

杂谈

分类: 隨心隨筆

(图片中原创围巾、大衣、打底衫、棉靴在阳光房淘宝店有售http://shop63459701.taobao.com)

村里的女人们

徐哩噜

 

她低着头在缝纽扣,衣服搭在膝盖上,身材微胖,坐得笃定。头上戴一顶宽宽的亚麻色布帽子,有一朵布花簪在上面。前面的桌子上有各种缝纫工具。如果椅子再完美到是一张深深的藤椅,我就要不肯走过去了。那是一种留给记忆的画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詩心透明

那一年
我们提心吊胆胆小如鼠地活着
我们不敢坐火车,不敢过桥 也不敢从桥下过
不敢坐电梯,不敢住大楼
不敢摆摊,不敢自卫
我们又没法不坐火车 不过桥
没法不坐电梯 不住大楼
没法不摆摊,没法不自卫

每个夜晚的最后
我只能哀伤的爬到一岁的小女儿身旁
保证今夜我会和她呆在一起
无论是一起醒来,还是会一直做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2-06 23:55)
标签:

杂谈

咳嗽

分类: 隨心隨筆
疾病是身体的密码。
一种病,记录了你的一个秘密。
疾病的重复,是密码,通道。当它出现,立刻跨过时间,打通现在过去未来。

咳嗽,咳得声音嘶哑,忍住咳嗽的时候,有一股力量从喉咙往肚子里钻。
14岁,老家。白天很安静,晚自习的时候就开始不停地咳。用几乎听不见的声音问老师问题。老师倾下身,费力地听。教室里很暖和。大家写字的声音细细的,像昆虫吃树叶。咳了很多很多的夜晚。后来吃了四环素。止了咳。幸亏也没有变四环素牙。
18岁,北京。自从到了北京,每年冬天猛咳一次,直到失声。声音还是有的,就是咳嗽的声音。其他的声音,基本上从棉花堆里挤过去,到了唇边,只剩下口型。
喉咙里痒痒的,粗粗的。比平时更听见身体内部的摩擦。对人抱歉的笑一笑,闭口不言,好像守着喉咙里一个秘密。平时脆生生的笑容,变得谦逊安静,不争辩。
不争辩,娴静得像棉一样。吸收了身体里全部的跋扈。尽由他人得意。
表面的克制,底下是力量全部深入腹地。身体内部承受了巨大的震动。
最柔软的腹腔内,五脏六腑,都揪起来,成为发力的后座。如同子弹出膛时,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