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乡村儿童陪伴者
小红马儿童会2011年1月创建于成都,是一个向乡村儿童提供服务的志愿者公益团队。自2011年3月起在成都周边的山村开展“一村一书”计划和“乡村成长计划”(贫困儿童助养)。一村一书计划通过“快乐小红马”活动(包括互动游戏/乡村小课/随心绘画)与孩子们共同制作《我的家乡》乡村读本。我们的初衷是陪伴乡村儿童,由此辐射,为村子建立乡村文化交流公共空间。活动周期为每月一次,每次1-2队。  有意成为小红马志愿者或小红马饲养员,可联系帮主哩噜或我们的微博小编@小红马儿童会
                                                        小红马,你我童年,快乐成长!
创生记
哩噜的小书《创生记》,记录变成妈妈的孕期身心路,想把对女人、身体、生命、传承的体验和内观,分享给和我一样需要鼓励的人。
2011年9月中旬已加入京东商城的作者版税补贴计划,创生记在京东卖出的书所得版税补贴捐入小红马活动基金,谢谢支持~以上捐款信息可在小红马儿童会年底统一提供的财务报表中查询。
购书链接:购京东商城创生记捐公益基金 
博文
标签:

杂谈

今日,吾与吾师问答录。

吾师:教育是什么?古往今来,前人想把什么内容教给后人?

生:一是天道,二是人之伦理。但今人侧重知识而失道理。

师:可不可以说,是正确生活、生存、生命的方法呢?

生:有更高级的语言,可以不用迁就时下流行语。听者如果不能领会,就让他们读书~
        生活生存生命,这个顺序不对,是实用主义顺序。生命是大的根本,第一位。但这里头没有天道,没有宇宙。
        天人地三才一统,人不可脱离天地独存,教育亦不能只教人事,否则容易自大,精神上失之狂妄,行动上失之猥琐。

师:嗯,是的:)

生:谢谢老师启发思考!

师:互相启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2-28 12:24)
标签:

杂谈

夜咳嚴重無法睡眠,鮮竹瀝三日收痰,醫生開的蒲地藍和抗敏藥,服抗敏藥仍不能眠。咳得捉急。昨晚睡前精油香薰。遵二友指導,尤加利,加薰衣草與甜橙,各2滴,實際用量手抖翻了3倍⋯睡前抹頸部。又因每日十一點夜咳分秒不停,白天無事,懷疑與春天木氣上沖有關,或為時間病,遂以二黑豆貼於太沖穴,按之。果然二者護航,安睡一夜。

自感抹精油及香薰後,有作用,但不很快。按穴則咳立止。半夜醒一次,慾咳,按豆,則未咳。有香薰,很快又睡去。

黑豆貼太沖可換綠豆貼,用於小兒夜咳、夜臥不寧。十一點以前貼,次日天亮則取。此方學自@陳姥姥小兒推拿

乙未仍是我的學習年。站樁,河洛推,芳療。那麼,創作呢?電腦裡所有故事和詩歌都隨小賊身影消失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1-20 23:23)
标签:

杂谈

姐姐寄来了家乡的丸子,牛肉丸,鸡嫲丸。鸡嫲,就是母鸡。

在四川,他们会做那么多好吃的,除了肉丸子。他们的圆子就是把烂肉捏成一团了事。对肉丸子这么不负责任,却把鸡皮都认真串起来吃。

我只有一年让姐姐寄几次肉丸子,冻在冰箱里,一回只煮几颗,可以吃一两个月。

牛肉丸筋道,鸡嫲丸脆弹。要是有鸡架煮汤,就完美了。

鱼小妞连吃两个牛肉丸,只咬一口鸡嫲丸就吐掉。我哎呀哎呀,替那只家乡鸡感到惆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1-17 09:50)
标签:

杂谈

我很冷。据说我生下来的时候,脸盆里的水瞬间结冰了,而母亲则与一般的产妇不同,因为我离开她的身体,她苍白的面孔终于恢复血色。

冷是一种病。我总是令身边的人打寒战,冷得小孩子感冒发烧,冷得大人的心在胸膛里破裂。

我太冷了,心碎的人们终于感到无法再照顾我,便把我送往了冬天国。

冬天国是一个只有冬天的世界,是一个真正寒冷的地方。那里到处是冰雪,风是冷的,水是冷的,树木是冷的,道路是冷的。那里的人也都冷冷的,即使他们烤火也不能改变什么。

这是一个跟我一样寒冷的地方,可我却希望回到温暖的地方去。

听说,只有夏天国的火才可以令一切事物变温暖,可以治好我的病。

于是我去夏天国偷来一小朵夏天火,吞下了一朵火苗,希望它在全身驱赶寒冷。

然而它被喉咙卡住了!我依然冷,但嗓子里却辣得像含了一个咒语。

这的确是一个咒语,因为我对一棵草说话,它就瞬间枯萎了。我对一块冰呼气,它就变黑了。我对一只猫说,喵~它立刻躲闪,跳开五米远,它刚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从前我的身上长满了刺

和喜欢的人拥抱的时候他们也觉得痛:

哎哎!这就是你!

看到不喜欢的人我会走过去

希望能扎痛他:嘿!你知道你很讨厌吗?

从前我的身上长满了刺

我真爱刺猬,榴莲,蒺藜,和毛栗子

我真喜欢它们能拥抱我

也能毫不吝啬地刺痛我

活着如果只有蜜糖还有什么意思

可是蜜糖源源不断地涌过来

是流行也是时尚,是装饰也是必备品

就这样

我们称呼彼此亲爱的,爱人

我们只给人喂蜜糖而没有疼痛

我们陷入了蜜糖的沼泽

我的刺好像在又好像不在

有时我在蜜糖下刺痛了别人

他们的脸变成了青色

他们体贴地为我感到尴尬

他们走过来喂给我更多的蜜糖

我哭了

从前我的身上长满了刺

2014.1116.成都,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周末乡村教室:家乡的房子

文:哩噜

摄影:娴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刚开学,就收到了小Q的短信:徐老师,你们什么时候来啊?好想你们。这条简单的短信,让我微微一笑,又有点内疚:因为小红马们开年后很忙,没法在正常计划的活动日去村子里了,得往后推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烟花

分类: 隨心隨筆

上一个冬天,南方,发白的下午。忽然“嘣!”一声,一串爆炸声开始依次升上天空,声音冲向山峦,又折了回来。虽然是白天,但那是烟花,光听个声响就能知道。

那时一天天在老家屋前屋后的爆竹声里等过年,爆竹声从早到晚,满天满地。很快,我就可以根据声音的不同判断出那是鞭炮、两响炮、摔炮,还是烟花。令我惊讶的是,不足两岁的女儿也听出来了:“烟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2-05 01:13)
分类: 詩心透明
地球被施以巫术,远古的咒语追踪而来,
我们浑然不知,改变了行程。
在裂变的力量开始之前,
赶到那里,等待咒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2-04 23:30)
分类: 詩心透明
阿米亥的宴席
有许多的声音
他坐在桌前低头检视
    动物的片断
有时他突然听见瞬间的寂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