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芦苇
芦苇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552
  • 关注人气:1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20-01-26 05:55)
标签:

教育

当看到“2020”这组数字,不禁怦然心动!感恩以往的岁月,期待美好的未来。祈愿一切安好!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2-25 20:49)
感恩你以往的陪伴,无论信息传递的方式如何快捷多彩,仍然怀念记录在这里的岁月。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3-12-13 20:05)
标签:

情感

分类: 我的诗歌

 

也许

因为上世多看了你一眼

今生

你才这样执拗地相随

 

这是一个童话吗

曼妙得令人窒息

寒冬冰封不住热情

什么力量让你这样无畏?

 

沧桑的面容呈在阳光下

想是能够惊醒白日梦幻的

可一箩筐的话语

怎就变成了纵容?

 

园子门口的灯光里

你竟让我迷失了方向

耳闻近在咫尺的人间喧嚣

愣是找不到出口

 

惊叹迷路的那一刻

弯月挂上冬日的树梢

每一株树的剪影

竟是那么的美

 

太阳落下了

她用最后的热情

烧红了半边天和地

奋不顾身消失在黑暗里

 

不想让稚嫩的心受伤

如果你是燃烧的火焰

我想我应该是灭火器

阻止惊鸿一瞥中化为灰烬

 

世上不是一切缘

都可以成就的

贪求爱的果实

貌似进了天堂

实则去了地狱

 

既然上苍让两个人

如此相遇

就是在开一个玩笑

拟或是在做一个实验

 

有的爱就是一种伤害

恰好的距离

是不远不近的相对

 

我只不过是你

人生一处不起眼的风景

你于我应是擦肩而去的过客

相对一笑

风轻云淡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3-12-10 19:49)
标签:

杂谈

分类: 我的日记

    刚刚在一个关注的博客好友留言板中发现“博客不能用了”的记录,心下就是一惊:多么可惜啊!后又看到原来是网络的原因。还以为是新浪要关闭博客呢。

    虽然用过微博、微信,但心还在这里。精品在这里。人生在这里。在这个博客里。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分类: 女儿冰夷的文辑
女儿几年前的文章,大概是10岁吧!

 

夜深了,薄薄的雾好像给月亮蒙上了一层面纱。我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想起即将到来的旅行,我激动极了。过几天,我一家,姐姐一家,弟弟一家就要一同前往呼伦贝尔,去拥抱大自然,草原和森林。

 

在路上

我们要坐两次火车和一次轮船在能到达目的地。我还是的一次坐船,虽然10点半才开船,但由于激动我丝毫没有睡意,弟弟比我还兴奋,硬拉着我到甲板上玩,这也正好符合我的意愿。

尽管是炎炎夏日,但大海给人的感觉依旧凉爽、寂静,繁星在天空中闪烁,好像在无声无息中向我传递信息。微风轻拂过我的面颊,使我沉入无限的遐想。

“该回船舱休息了!”姐姐的声音从我们身后传来。海上安静的可怕,唯有导航灯在远处闪烁。

第二天一大早,姐姐就把我叫醒了:“咱们去甲板吧!”

“哦。”我应了一声朝弟弟的床看了一眼。只见他正无精打采地坐在床上,显然是被姐姐叫醒的。

早晨的海换了副模样。天空泛出了白色,几只海鸥在海面上嬉戏,向远望去,船快靠岸了。我的快乐之旅即将开始。

拥抱自然

一望无际的大草原系着一条银色的丝带——没错,是公路。汽车奔驰在公路上,两边就是大草原。

我们时不时下车赏景,突然一头牛向我靠近,我吓了一跳,赶忙后退,不料那头牛跟的更紧了,我想不如和它玩玩。

我壮着胆子追牛尾巴,牛也追在我后面,我和牛在草原上转起了圈。我故意停下,那头牛走过来嗅我,我趁机摸了摸它的耳朵,好硬啊!

可别的牛就不一样了。就在我马上就要摸到它时,它就惊恐的睁大眼睛逃跑了。

我正玩得开心,不经意间一回头,发现只能看到如画般的蓝天白云,根本看不见对面,停在公路上的车就好像飞起来一般。

我正赏“飞车”,听见姐姐赞叹道:“哇!好美‘多色山’啊!”我顺着姐姐的目光看去——只见前方的山峦一层层的每层颜色都不相同。有深绿、浅绿、黄色,如画般美丽!走近了,我发现:深绿的是树木、浅绿的是草原、金黄的是盛开的油菜花。

 

勇敢者的游戏

汽车奔驰了一上午,我们终于到达了目的地——额尔古纳河边的亚洲第一湿地。

沿着台阶往山下走,路旁是青翠欲滴的小树林,不时飘来青草的香味。碧空如洗,白云显得更加耀眼。站在高处看草原湿地,一条河流走出我的视线,看不到草原的边缘。

这时,我发现哥哥更在跨过景区的护栏。我看了一眼旁边“禁止跨越护栏”的警示牌,赶忙加以阻拦:“哥哥,你没看到那块牌子吗?

“没事的,不要太教条。你看这条小路通往河边,你不想去看看吗?”我朝那条羊肠小路望去,这条路显然是被游人踩出来的,有的地方非常险陡。

还没等我反对,妈妈、舅舅他们也跨过了护栏。哥哥立即打开了话匣子:“从山顶望见下面的河边有块沙滩,我们下去看看。”弟弟马山流露出兴奋地眼神,姐姐秀静的大眼睛却透出惊恐的神色,别看姐姐比我大几岁,个头也比我高一大截,胆子可不如我大。

我还是有些犹豫。但大人们都表示赞同。我的头顶冒出两个人,一个说:要讲规矩!另一个说:没事,反正保安没看见!

好奇心终于战胜了理智。我也跨过了护栏,走了一小会,就喜欢上了这个寂静的地方。

越往下走,树木就越密集。大大小小的树冠连在一起遮住了太阳,原始生态令我兴奋不已。

突然前面的小路变得又陡又滑,如峭壁一般。其实,已经没有路了,一不小心就会滚下坡去。继续走,必须抓住树干甚至爬着手脚并用。大人们惊呼着让我们停止前进,但我们小孩子就喜欢探险,跃跃欲试。这时,前面探路的哥哥大叫:“野牛啊!”更坚定了我们挑战的欲望和信心。

功夫不负有心人呀!我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到了河边。

河边的景色真美啊!河水清澈见底,我能把水底的石头看得清清楚楚,小鱼在水中嬉戏。真是无限风光在险峰呀!

弟弟突然喊:“牛!”我四处张望。

“飞了!”弟弟又喊。

唉,大家一阵爆笑后,我感觉隐隐失望。

我坐在河边的石头滩上,看着河面上闪耀着光辉,太阳暖暖地照在脸上,好像贴着小猫咪柔软的皮毛。我想入非非:如果在这里盖一座房子住,会上什么感觉呢?

 

原始森林

车子向大兴安岭林区进发,公路两侧的草原逐渐“变”成了森林。

我打开车门,和姐姐、弟弟欢叫着奔向森林。地面上踩上去软软的,像一块天然地毯,哥哥说脚下的毯子是多年的树叶堆积形成的。

天然、原始的森林是乐园,仿佛隐藏着无数奥秘,吸引着我们观察、探索的眼睛。

向远望去,发现有一片树桩,我想这一定是被人砍断的,心中不禁隐隐作痛。

这时弟弟发现了一棵倒下的树,便把它当独木桥走。他不知踩到了什么,那个东西承不住弟弟的重量,“咔嚓”一声断了。我走近一看,原来是一个长在树干上的菌类,样子像灵芝,但有一股蘑菇的清香。

我正在思考蘑菇和灵芝的问题,弟弟连声喊:“黑玫瑰!黑玫瑰!”我过去一看,在一个小树枝上,生长着玫瑰花样的蘑菇,黑色的、镶着白边儿,挺好看的。

“嘿,快看!”只听姐姐兴奋地大叫。

“又发现了什么?”我边走边问。姐姐摆摆手,指着一个大树桩。

我循着姐姐手指的方向,俯下身子,看到那里静静地趴着一个小家伙,它四只爪子牢牢地抓着树桩,翘着尾巴,两只明亮的小眼睛警惕地四处张望。原来是一只蜥蜴!看到聚拢的人多起来,它灵敏地扭动身体,一下子窜了。

没有玩够,大人们喊我们上车赶路,说是去莫尔道嘎森林公园。可到了公园门口,听说是人工开发的,我们没有进去。路上的停留成了我们亲近原始森林的唯一机会。

神秘的原始森林,里面还有多少不为所知的奇特动植物啊!森林特有的幽香时常潜入我的梦中,加深我的记忆。

 

俄罗斯乡

日色将暮,我们留宿一个叫恩和的俄罗斯乡村。

村边有一条窄窄的小溪流,到对面的要走过一根细细的独木桥。溪水“哗啦啦”地流淌着,打击着石块,好像只要稍稍用力就可以把独木桥冲垮似地。

我安全通过了。弟弟却用力过猛一脚扎进水里。还好水很浅,只到弟弟的小腿,他嬉笑着淌水过来。

这时,姐姐兴奋地跑过来:“明早咱们就要骑马了!”

整夜我都激动地睡不着觉。梦里,我骑着马儿奔驰在山坡,鸟儿落在我身上“叽叽喳喳”地唱歌,蝴蝶围着我翩翩起舞……

第二天清晨,我发现有几匹马在门口等候,估计是昨天约好的吧!

一个叔叔热情地对我说:“小朋友,做我的马吧,它乖。”叔叔把缰绳塞到我手里,大致讲解了一些怎么控制方向,见我点头,就拍了一下马儿强壮的身躯,示意跟上前面的马。

马儿上山了。左边是浓密的山林,右边则是一片油菜地。我骑的是一匹母马,它的小马崽在前面自由自在地跑,玩够了就想来吃奶。我的马停下了,母子俩正在亲热,叔叔赶来把小马崽赶跑。

我的马又乖乖地上路了。前面哥哥停下来拍照,后面弟弟正驯他那匹屡教不改的马。路边飘来的青草香味让人陶醉。

就在这时,意外发生了。我的马突然转向进了油菜地,拽下一束油菜花香喷喷地吃了起来,怎么赶也赶不走。正当我束手无策的时候,舅舅经过我身边,示意他的马停下。

我好奇地问:“舅舅,你的马怎么这么听话?”

“练呗,出……”舅舅话音未落,他的马突然长嘶一声,窜了出去。“拉左边的绳子!”舅舅丢下一句话,人和马都跑远了。

我使劲拉了拉左手里的绳子,它无动于衷。我无可奈何地摇摇头,用腿夹了下马肚,这回算是成功了。

骑马不像我想象的那么简单,需要技巧和熟练。电影里轻松骑马的镜头不断在我脑海中浮现,真希望有一天我也会像他们一样,骑着马儿在草原上自由驰骋。

 

美丽的彩虹

雨停了。

一架彩虹出现在天空中。这是我第一次看到真正的彩虹,或许只有在这荒野才可以看到吧!

尽管彩虹的颜色淡淡的,但仍能感觉到一股温暖的气息环绕着我。弟弟向山上奔去,大概是希望离彩虹更近些。

哥哥掏出相机,“咔嚓咔嚓”一阵快拍。

可惜美丽的彩虹一会儿就消失了。美好的时光总是那么短暂,就好像在火车上浏览窗外的风景,转眼即逝。

 

尾声

呼伦贝尔旅行很快就结束了。我仰望着家乡的天空,这里虽然没有草原上那一大朵一大朵的云彩,但我仍然感到青草的幽香在亲吻着我。我想,只要家乡的人们更加爱护环境,蓝天白云会回来的,彩虹会回来的,大雁会回来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2-11-12 20:40)
标签:

杂谈

好久没有更新了,这里依然是我喜欢的地方!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1-09-26 20:15)
标签:

杂谈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

面对犹太人的这句精彩谚语,很长时间来,我不知道上帝究竟是鼓励人们思考呢,还是反对人们思考,或者是人们思考与否上帝都要笑的,或者是……但无论是哪种结论,上帝的笑里都充满了无尽的智慧,上帝的笑都是善意的。上帝有足够的理由来笑,上帝愿意怎么笑就怎么笑。因为上帝慈悲,上帝是爱世人的。

尽管我十分清楚上帝的发笑是善意且智慧的,但还是不明白上帝发笑的技术操作层面上的意义,也就是说上帝的发笑有没有目的性,如果有,那又是什么。我思考了很长时间,百思不得其解。

本来我就是个糊涂颠倒之人,在上帝的笑声里愈发糊涂颠倒了。亦如当年的赶时髦,悬挂了郑板桥那《难得糊涂》的招牌一样的可笑。自己本来就不聪明的,还难得什么糊涂啊!由糊涂转糊涂的结局,只能是更糊涂的。郑老爷那是对聪明人而言的,非我等愚钝糊涂之辈,以后我再也不敢“难得糊涂”了。

我不得不经常这样地想,也许我这个东方的羔羊,根本就不具备理解西方上帝的能力。有时也不得不怨恨上帝:“你上帝不好好待在西方,到东方来抢地盘,还指手画脚的,还发什么笑啊!”甚至是诽谤:“上帝有偏爱。上帝发笑,对东方人来说,不是什么好事吧。别再来个三次大战什么的……”有时心里说:“上帝是对西方人发笑的,我们东方人完全有理由不予理睬!”

可是,上帝毕竟是上帝,不是郑板桥。在这个时代,你可以对郑板桥忽略不计,但你不能忽视上帝的存在,乃至于上帝打个喷嚏。因此,对上帝的笑,必须站在历史的高度来重视。

我带着敬畏的心情,思考上帝的笑,思考了若干年。然而,愈思考愈困惑,愈困惑愈思考,直到一九八五年。

一九八五年五月,作为小说家的米兰·昆德拉前往耶路撒冷接受文学大奖,在其颁奖的典礼上作了一篇题为《小说与欧洲》的著名演讲。在这次演讲中,米兰·昆德拉受这一犹太谚语的启迪,说出了如下颇具智慧的话来:

 

“为什么上帝看到思考的人会笑?那是因为人在思考,却又抓不住真理。因为人越思考,一个人的思想就越跟另一个人的思想相隔万里……人永远不是自己所想的那样。”

 

真是过来人语啊!

我这才恍然大悟:上帝并不赞成人们思考!

人类所思考过的,人类正在思考的,人类未顾上思考的以及还没有能力思考的,上帝早都全替人类思考好了。人类不必思考,如上帝所说付诸于实践就行了。

在认知上帝激情的驱使下,我不得不捧读《圣经》,不得不进入那遥远的前苏格拉底群,一路扫描式走来,直到点击二十世纪最为激动人心的哲学家海德格尔。在与海德格尔交流了五年之久,我才承认海德格尔实际上已经死了三十多年的事实,因此而伤心地流下了悲痛甚至是绝望的泪水。

海德格尔死了,哲学将再度进入黑暗,一个空前混乱的灾难时代也许就要到来了。

我几近疯狂地痴迷着西方的文化,不放过任何的细节,哪怕是一部文学名著,甚至对那个主张“男人与男人结婚”的米歇尔·福柯等流也给予了长时间的关注。

二十多年来,我就像沉醉于网吧的少男少女,完全被西方的游戏所左右。待机缘凑巧,重返东方的故土三年后,我又不得不惊讶于自己的结论:西方的上帝也是我们的上帝,我们的佛亦是西方的佛,老子、孔子……亦然。上帝与佛与老子与孔子与一切圣人,皆是人类终极真理的发现者。

如是,上帝并没有创造世界,上帝是爱的发现者而已。

如是,释尊并没有创造佛法,释尊是佛法的发现者而已。

如是,老子亦没有创造道,老子亦是道的发现者而已。

如是,孔子亦没有创造仁,孔子亦是仁的发现者而已。

上帝也好,佛也好,道也好,仁也好,是一不是二。《大方广佛华严经》说:“一即一切,一切即一。”人类的终极真理只有一个,一切圣人都是这唯一真理的发现者和陈述者。

“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

这句被犹太人发现的格言,在昆德拉的阐释下,一时间里,一传十,十传百地在世界领域里得以更为广泛的流传开来。时至今日,还在人们的笑声里传播着那兴奋的种子。但是,大多的人并没有理解昆德拉阐释的深刻含义,更不用说上帝那笑的义趣了。人们所感兴趣的是睿智的昆德拉竟然如此幽默,幽默到与上帝开起了玩笑。因此,完全不理睬上帝在天堂里发出的笑声,该怎么着还是怎么着的。

在一段时间里,我很是怀疑,怀疑人们对上帝是不是从来就是口是心非的,怀疑人们是不是根本就没有信过上帝……如果这些怀疑是真的话,尼采宣布“上帝死了”的道理,也就不难理解了。

其实人们并不是不想去信上帝。实在说,信上帝是一件很难的事情,亦如我们的信佛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

一位高僧大德,当年学佛多年了,都出家,都受戒了,去拜谢老师的时候,一见面,老师就指着他说:“你要信佛啊!”一句话把当时年轻的法师戳愣在了那里。

什么叫信佛?“皈依瞻礼,如说修行。”照佛说的去做,才叫信佛。不是剃了头或居士了,装装样子,就叫信佛了,那是形式,而佛家最讲究的是实质。同样,依教奉行,才叫真信上帝。

在眼下这个时代,信上帝难,信佛难,修道学儒等亦是很难的,比古人不知要难上多少倍的。这实在是我们的不幸!在实际的现实生活里,我们常常置佛、上帝及一切圣贤所发现的真理于不顾,凭借那有限的、可怜的、不知对错与否的已知,甚至是知识垃圾,去发明,去创造,去思考判断,去计划无限的未知,从而吃尽了苦头。

从孩提时代开始,我们就习惯于思考计划人生的美好未来,并为之呕心沥血,于是生活中的不幸也就接踵而至了。过了若干年,直到精疲力竭的某一天,我们才忽然发现:人生并不是想象的那样美好,所有的人生计划没有一个是如愿以偿的,所有的美好理想到头来无不是梦幻泡影,充其量是一张过期了作废的旧船票。

面对不可修复的人生,我们由衷地发出了“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的感叹,深感其中的悲哀与无奈。

更加不幸的是,就在我们还没有从自身的沉痛教训中觉醒过来时,思考计划的魔鬼乘势而上又疯狂般地盯上了我们的孩子,为我们的孩子开始编织起美丽的花环。可是,我们的孩子从来就没有“我们过”,该“怎么孩子”还是“怎么孩子”的,居然没有一个老实听话的孩子。——孩子是永远的赢家的。

我们在发明创造,在思考计划的时候,不仅仅失掉了自己,也失掉了自己的孩子。

人生是不能思考计划的,因为人生自有不被理性所认知的理由。

在米兰·昆德拉的一再诱导下,我一遍又一遍地诵读了伟大的捷克诗人扬·斯卡采尔的那四行饮誉世界的诗:

 

诗人没有创造诗

诗在那后边的某个地方

很久以来它就在那里

诗人只是将它发现

 

不论是诗人、小说家乃至于所有伟大的艺术家、思想家和所谓的发明创造家等等,实际上都是发现者。

政治亦然。

很感谢叶向真女士托人送给我的那套陈宏谋编辑的《五种遗规》,让我更为深刻地认识了这位杰出的清帝国官员。

曾经一度享有“十八世纪清帝国最有影响的汉族官员”美誉的封疆大吏陈宏谋,以其卓越的政绩备受关注,并成为了曾国藩、左宗棠等等所效法的楷模。陈宏谋之所以成为陈宏谋,完全在于陈宏谋老老实实学习先贤。在其编辑的《从政遗规》的序文中,陈宏谋很是诚恳地说:他并没有什么锦囊妙计,亦没有发明创造什么,“惟奉兹古训”而已,语重心长地告诫同僚以及后来者:“苏子云:‘药虽进于医手,方多传于古人。’自古及今,此心同、此理同。故以古人之方,医后人之病,而无不立效。愿诸君推心理之相同,以尽治人之责。”

陈宏谋的确是个老实人。

有道是:“老实人从政,不吃大亏。”

老实的陈宏谋,发现了从政的真理,深知自己的智慧德能,没有超过古圣先贤,于是就采取了“拿来主义”,“述而不作”,“学而时习之”了。然而这一拿,就拿来了清帝国汉族官员的桂冠。陈宏谋赚尽了老实的便宜。

于是,上帝对陈宏谋真笑了。

于是,释尊亦为之破颜了。

                                       己丑年五月初七日

摘自李树明先生之《述而集》

       (作者系政协山东省潍坊市委员会副秘书长、作家,从事于教育教学工作多年)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在读王元化先生的《九十年代反思录》时,我很是感叹了其中的《杜亚泉与东西文化问题论战》。在感叹了作为当时著名学者杜亚泉先生那生前身后凄惨与萧条的命运外,还感叹了那场现在很少人能提及的东西文化问题论战。此外,有“七个字”,引发了我的强烈共鸣。

王元化先生写道:“一九二四年,柳诒徵撰《中国文化西被之商榷》,直截了当地指出:‘西方立国在宗教,东方立国在人伦。’”

西方立国是否在宗教,让西方的人去明证好了,我们东方人是不便干涉他国内政的。因此,我颇有自知之明地把兴趣的目光投注在了那最后的七个字上:“东方立国在人伦。”

我没有读过柳诒徵先生的这篇文章,手头资料亦有所限,不能查阅原文,但我是相信王元化先生的治学的,亦相信如是究竟的真知灼见也只能出自柳诒徵先生诸人的手中。

史学大家蔡尚思教授曾在上世纪八十年代特意撰写了《柳诒徵先生之最》,高度评价他的同行——著名历史学家柳诒徵先生在中国学术界拥有他人不可企及的几个之最:担任大图书馆馆长的时间最长;编出大图书馆藏书总目最先;培养出的著名专家最多;编著新型历史教科书最早、最多;作为大学讲义的《中国文化史》流传最广等等。

著名的吴宓教授在上世纪六十年代自编的《年谱》中,是这样追记柳诒徵先生的:“南京高师校之成绩、学风、声誉,全由柳诒徵先生一人多年培植之功。论现时东南大学之教授人才,亦以柳先生博雅宏通为第一人。”

如是的柳诒徵先生,言东语西,亦无不如是。

柳诒徵先生此处所说的“人伦”,自然是指国家社会习俗许可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也就是尊卑长幼之间的等级关系,而这一等级关系的核心内容是“孝”。也就是说,人与人之间的所有关系都是建立在孝道的基础之上,孝道不存在了,一切关系也就不复存焉。

说到家,柳先生那“最后的七个字”实际就是:

东方立国在于孝。

所以,作为帝国两千多年来上上下下修身、治国、平天下的第一“法典”《论语》,开篇明义:“学而时习之。”

我们“学”什么呢?

自然是那孝道的;

我们“习”什么呢?

自然也是那孝道的(朱子把“习”解释为“温习”之意是欠妥当的,确切些应当是“实习或实践”的意思)。

为什么要学习孝道呢?

作为孔子学生的有子紧步老师之尘,诠释道:“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孝弟也者,其为人之本与。”

 “孝”,是我们国家社会乃至于每一个人的根本所在。根本牢固了,治国做人的原则也就产生了。有了这个原则,国亦其国,民亦为其民了。此真乃智慧者言也!

不用说多了,“孝”单单从字面的结构而言亦是充满了无尽的智慧的。其上是老,其下为子。老上有老,老上还有老,无穷尽也;子下有子,子下还有子,亦是无有穷尽的,可谓是“竖穷三际”的。老与子上下紧密连接于一体方能为“孝”,哪能可以有“沟”呢?今天所谓的“代沟”现象,正是这个时代不讲孝道的写照。若从横的方面再看,所有的老者排起来是无限广,所有的子女排起来亦是无限的阔,可谓又是“横遍十方”了。

“孝” 是一个具有无始无终意义的隐喻,是将一个国家民族的过去、现在、未来全部融入的海德格尔哲学式的“缘在”。

于是,《论语》就对这个隐喻或者说这个缘在的意趣及其使用进行了生动简洁的演说。也就是说,《论语》讲述的是孔子带领其弟子们学习实践孝道精神的故事。

不单单《论语》,整部的“四书五经”讲述的又何尝不是孝道的故事呢?我常常惊叹四书五经编纂者的睿智,有孝道生动的理论指导原则,亦有孝道丰富活泼的实践方法,让我怀疑如是完美极致的教材不是出自人类之手的。

不用说四书五经了,中国两千多年的历史,亦无非是对孝道不断教与学的反复实践的历史而已。

《礼记》曰:“建国君民,教学为先。”

“先”什么?先教学孝道而已矣。

自汉武帝制定了以“孝”为核心的儒家的教育教学方针来,两千多年的时间里,尽管朝代纷繁更替,一个王朝推翻另一个王朝,但是从没有哪个王朝敢动那教育教学方针半根汗毛的,无不老老实实地严格遵照执行的。到了满清帝国,把孝道的意义阐释得淋漓尽致,在落实孝道的艺术方面亦发展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因此才以“极少数”的人,牢牢统治了一个泱泱大国二百六十八年的时间(满清入关时,军队二十万,满族人丁五万左右),这不能不说是人类历史上的奇迹。

由是之故,不少中外学者认为,世界四大文明古国硕果仅存的之所以是中国,其道理在于中国那两千多年不变的“教学为先”的教育教学方针。

也许有感于此,对中国传统文化有着深刻认识的“伟大智者”,颇为著名的历史学家汤恩比博士,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就曾做出了这样的预言:

拯救二十一世纪人类社会的只有中国孔孟学说和大乘佛法。

世间的立国之本是孝道,出世的佛法又何尝不以孝道为弘法利生的根本呢?释尊讲经说法四十九年,三百余会,就是说了“孝养父母”这四个字的。

孝养父母,不仅仅是养父母的身,更重要的意趣在于养父母的心的。

每每面对“孝养父母”这四个字,我总是有无尽的感慨,时常惭愧万分。在这个物欲横流的时代,我们只重视养父母的身,但却忘记了养父母的心,即使偶尔记起却又力不从心了。

这的确是很难的实践艺术,但也是必须实践好的艺术,它不仅仅是每个人的私事,也是国家社会的旨意。这样看来,那句“百行孝为先,论心不论迹,论迹自古无孝子”的教育含义就更为丰富了。

就佛法而言,“孝养父母”源于《佛说观无量寿经》,是“三福”的首要之句,而释尊又将“三福”称之为“三世诸佛净业正因”。由此看来,孝道亦是佛法的基础之基础了。因此,四大菩萨能够获得在中国永久性居住权的唯一理由,就在于其对这一基础课程的教育教学。

作为四大菩萨之首的地藏菩萨的表法意义是孝,其意愿记载在《地藏菩萨本愿经》中,这部经也称之为佛门的孝经,是大乘佛法的启蒙经典,是入门的教科书。我们不仅仅要孝养好自己的父母,还要“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把孝养的意义发扬光大到全世界乃至尽虚空遍宇宙,这就是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了;而能够荷担起如是的如来家业,那得要有相当高的智慧,于是文殊师利菩萨骑了勇猛的狮子亮剑而至了;骑狮亮剑倒也威武,但不是目的,手段而已,真的目的是把那孝道落在实处,普贤菩萨就坐了稳重的大象,一步一步地开始抓落实了。

——落实才是硬道理!普贤菩萨如是说。

顺便说一句,我始终坚持并坚信佛法不是宗教(事实上把佛法误以为宗教,是近三百年来的事情),亦非哲学,而是人们必需的教育教学,是以“孝道”为核心内容,通过“去染还净”的手段,目的使人们过上健康长寿、幸福快乐、聪明智慧的生活的教育教学。佛没有政治的、军事的、经济的等目的,仅此而已,他老人家连王位都弃之如敝履呢。

然而,伴随着鸦片战争的炮火,辛亥革命的杀伐之声,五四以来震天动地的呐喊等等,特别是五四前夕的那颇有石破惊天之势的“打倒孔家店”的口号,人们就以为中国之所以落后,之所以挨打,罪魁祸首是以孝道为代表的儒家文化,于是就不分青红皂白地把“孝道”关押在了地狱了。这样以来,最能体现孝道精神外衣的天、地、君、亲、师发现主人都缺席了,像商量好了的,在某天的早上,突然集体性地辞职了。于是,我们清晨爬起来一看,才知道,一切的秩序都乱套了,几乎所有的人都摆不正位置,甚至找不到位置了。一个“君不君、臣不臣、父不父、子不子”,不讲人伦道德的无秩无序的时代就到来了。

今天再次凝眸百年来的现实,不要说,不能说是帝国的炮火震醒了东方的睡狮,而事实上是帝国的炮火把东方巨狮给弄糊涂了。巨狮不但没有扑向外敌,倒是慌慌张张、稀里糊涂地啃咬起了自己的立国基石来了。

孝道不讲了,人伦又从何而谈呢?没有了孝道,师道也就没有了。没有了师道,谁又教我们如何地处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谁又教我们如何地处理与自然界的关系?谁又教我们如何地处理与天地鬼神,时髦地说是与不同维度空间生命体的关系?

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没有师道,教育也就无从谈起了。

早在半个世纪之前,我的前辈们或为此扼腕叹息或忿忿不已。听我的老师讲,当年老师追随作为教育家的一代哲学宗师方东美先生学习时,每每提及此类话题就骂娘,说现在没有教育了,现在的学校是教学,不是教育,是科技传习所,只教竞争利益,不教道义了。

孟子曰:“上下交征利而国危矣。”

基础不牢,地动山摇!

八十年多年过去了,今天看来,柳诒徵先生说的那“最后的七个字”,实属“一言兴邦”的智慧之见啊。可惜,我们并没有理睬。

毋庸讳言,八十多年来,乃至是一个半世纪多来,我们所干的最为愚蠢、危害最大的事情莫过于对“东方立国在于孝”的否定了。事实已经证明了这一点,而且还在更为深刻沉痛地继续证明着。

记得两千年到来之际,英国的社会学家拉尔夫﹒费夫尔先生在其著名的《西方文化的终结》一书里说出了这样令人绝望的话:“我们再也不能判断我们是否在以正确的方式生活了。”

拿这句话来形容我们东方的现实,又有什么不妥呢?

没有什么是正确与不正确的了,亦没有什么是应该不应该的了,所有的一切仿佛都被预先阴谋地悄悄表决了,唯有许可与不许可的了。

因此,所有的日子在突然间都失去了坐标,所有的举手投足、音容笑貌亦皆迷失了指南。于是,每个孩子几乎同时开动了反叛的步伐,每位成年人的目光是愈来愈迷茫了,每位白发苍苍者的脸上无不挂满了失望……

慈悲智慧的释尊,在三千年前圆寂时,将代佛住世的责任委托给了地藏菩萨,一直到弥勒菩萨成佛从知足天(兜率天)下降为期限。其中含义的深刻性,一天天地凸显出来了。

然而,在那个被帝国的坚硬铁蹄蹂躏得几乎所有的人都晕头转向的时代,在那个热血沸腾的五四时代,在那个生死存亡的关键之秋,有几个人不惊慌失措或醉眼朦胧地看世界呢?有几个人能够真正明了佛陀故事的教育意趣呢?

我不得不再三赞叹史学家柳诒徵先贤那目光的清醒与深邃了。

                              己丑年闰五月初十日

摘自李树明先生之《述而集》

         (作者系政协山东省潍坊市委员会副秘书长、作家,从事于教育教学工作多年)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1-06-17 19:42)
标签:

杂谈

    “还不换车啊!”同事、朋友、亲戚,这两年很多熟识的人都会这样问我。

      我的蓝色的奥拓车,已经开了9个年头,这些年给我的工作生活带来了很多方便,上班、接送孩子、去50公里县城的家探望父母购物,可谓是为我立下了汗马功劳。体积小、好停车、油耗少是很顺手的交通工具。

     “你真的该换车了,女人对自己好点,你要等老了不能开了再换啊!”女友多次“利”导。

      "还不给嫂子换车啊!”老公的朋友也“抱不平”。

       的确,这辆奥拓车因为年纪较大,小毛病也开始不断显现。今天某个管路老化漏点水,明天车门的中控锁不灵,再一天玻璃不听使唤……也没什么特别大的毛病,整得成了修车店的常客。可车子一修好,就觉得很顺手,加上忙,不想换车的事了。

       以前总想着换俩大众波罗,或是铃木的SX4,后来又觉得家中该配一辆城市越野车。先看好本田USV,觉得丰田越野也不错,姨家表弟说不要买“鬼子”车,又看好了大众途观,看好一年了,问问总是加价,从3万到1万不等。又觉得不是没得开,加价没意思,一直在等。在期间,看到大街上的越野车越来越多,漂亮帅气的真不少。

     特别喜欢的是宝马X3,可喜欢归喜欢,没动买的心思。总之价格太高了,需要用钱的地方很多。

     就连老公催促买的途观, 心中也在摇摆,单为上班在城里跑,用着开这么大个车了吗?

     可买波罗吧,心中又有点不甘,也有点小了。老公说,开我的蓝鸟,我开越野。我又不喜欢开成头长尾巴的车。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