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Aspen
Aspen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204
  • 关注人气: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MUSIC swings,swi

MUSICswings,swings,swings,...

 

After the Rain

from "SWEET HONEYBEE"

DukePearson, piano
James Spaulding, flute
Ron Carter, bass
MickeyRoker, drums

Recorded on Dec7,1966

1966年的DukePearson,除了在BN的權勢日益膨脹之外,更迎來了人生的第一春:這位34嵗的高齡光棍終于要結婚啦!對於生活無不良作風的他而言,這真是“從古到今、天上人間,第一件稱心滿意的事”,除了以愛妻的暱稱“甜蜜蜂”為題獻上一曲外,還以此出了這張專輯,更把老婆的玉照登在封面,好一個假公濟私!專輯裏,Pearson十足地洋洋自得,似乎擺明了要大家來嫉妒……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0-10-26 13:11)
标签:

杂谈

无意间发现不少爵友还保留着我这个博客的链接,实在惭愧,还有到访的同志请移步我的在博客大巴的新家:

http://aspen127.blogbus.com/

如果看官觉得还算有趣,就请麻烦换下链接。

这里将不再更新,部分内容会慢慢移到彼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1-17 06:03)

連我自己都許久沒有過來光顧,遑論撣掃積塵。前幾天從頭至尾掃視了一遍,懷念起來。春春說他還會不時瀏覽瀏覽,教我吃緊呢。

 

彼時真是熱鬧的光景。有老抄、菜、樂語兄等新浪“骨干”爵迷活躍于此,無論誰發了新文,他人總以最快速度前來捧場,並引發一陣討論熱潮。xhua大哥、bedworm也時而過來兜風,給予鼓勵言語。老潘、昊、蓉丫頭、小虎牙么都是嫡親的說話。

 

如今,老抄自打因為戀愛大事停博後一直沒有復出跡象,菜菜似乎一如既往地忙煞,其他人也漸漸失去聯絡,除了在炙藍的囚牛壇上浮影一掠。

 

爵士依舊在聽,卻惰於書寫,不復當年的情致了。Jazz is everything,這句豪語似乎剝離了實際意義。再也不會如在南大那時,每天從睜眼到合眼,生活的點滴都與爵士息息相關;沒有了玄武湖夜游的氣趣,摳出錢來團購逸盤的大無畏氣概;想要再次漫步復旦校園、窩在老抄宿舍聽遍新貨也是沒法復制的樂事了。

 

顧此失彼,總是無可奈何。然而好在尚可弱化。

 

我還是會要繼續我的喜聞樂見。

也希望以前的所有內容,能給予初涉爵門的朋友在搜索信息時提供一點半點的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2-18 21:36)
9. Dizzy Gillespie - Sonny Rollins - Sonny Stitt   (VERVE)
 
Dizzy Gillespie,  trumpet
Sonny Rollins, tenor saxphone
Sonny Stitt, tenor/alto saxphones
Ray Bryant,  piano
Tommy Bryant,  bass
Charli Persip,  drums/percussion

Recorded on Dec 11&18, 1954

新年新氣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2-17 23:42)
大年夜,掌家的都在忙活,我等插不上手的就還是躲進小樓成一統,且自怡一番。其實很久沒有聼爵士,心境被複製成去年寒假的光景,心思回歸到了古典身上。除了多場友情聚會外,每天縮在家裏閣樓的書房裏,很認真地讀書,很認真的聼音樂,與他人謂之曰“修煉”。當然躁動是有的,今天就要爵士救贖,打開塵封良久的筆記本,穿梭于MP和其他爵友博客,蠶食著更新的訊息。當然隨手要放點唱片的。於是,一張一張。根據自己的需要,選擇向來心儀的,還有動聽曼妙的。另外受到文字蠱惑而激發的,任意播放收聽,讓爵士純粹地娛樂於我,感覺,好的很。大吼一聲:There's a black man in my soul!
 
前一陣,由於特殊需要,把小音響遷到書房,未想獲得意外效果。待班師回臥室,又切切懷念在樓上的效果與感覺。欲二,無奈碟在樓下,拿取不便。最後索性狠心一閙,大刀闊斧把書房改裝成了聆聽室,所有CD都提拔至此,隨手可及。論唱片數量和音響質量尚數初級階段,但一切恰到好處,稱心的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1-31 02:16)
聼古爾德分別用管風琴和鋼琴彈的《賦格的藝術(The Art of the Fugue)》,練耳朵。這部作品裏大部分含四個聲部,管風琴的話雙手加上踏板不過能自然彈出三個聲部,至於鋼琴就更不用説了,所以感嘆此曲演奏難度之碩大。我耳朵還不好使,在呈示部一個一個聲部分別加進來時還能湊合,等到中間部四個聲部一起歡唱就不能一一分清了。所以更不喜鋼琴版。巴赫大多賦格都喜歡把原主題寫得吞吞吐吐,再加上風琴的粘滯音效和古爾德的瘋癲,簡直有點木訥得可愛。聼來聼去還是最中意第二首,第二聲部進來後原本傻愣愣的第一聲部就開始又蹦又跳,似乎在歡迎新朋友的到來。有人說聼賦格的藝術,“聽得懂的人可以其樂無窮,聽不懂的人可以賴以催眠,想聽懂又有點聽不大懂的可以自娛自樂”,我應該屬於最後那種情況了。
 
想到在鼓樓上藝術中心某個中年女教師的交響樂欣賞課,講到賦格時就用巴赫著名的《D小調托卡塔和賦格》,跳過托卡塔直接放賦格,音樂響起,她在臺上喊著“第一聲部……第二聲部進來啦……”到中間部的時候有個同學打了個噴嚏,她説道:“是誰又加了個聲部進來?”實在有趣。巴赫的《為管風琴而作的XX和賦格》系列,簡直把管風琴的音色張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今日午後閑來無事,隨意從架上抽張BN小聼片刻。Blue Mitchell的'Down with It',一直未受寵幸,不過有初出茅廬的Chick Corea參與,況且B.M.六〇年代的長期搭檔Junior Cook是我頗爲喜愛的薩克斯手。坐定,響起。
 
聽到第四軌,咦——這麽熟悉的旋律。Kenny Dorham的'Blue Spring'嘛。一瞅封套,曲名卻寫著'March on Selma',而曲作者署名是Blue Mitchell!再聼聼……像我這樣的K.D.死忠,這首12小節布魯斯再也熟悉不過了。B.M.的這個版本,唯一的區別就是把每個chorus裏重復的前兩個樂段中各自相應的第二小節改動一下(反正這兩小節都是四級和絃,差異只在一個音上)。這樣就算在創作了麽?還是K.D.方面的問題?值得考證。
 V.S. 
 
其實這個問題純在K.D.身上亦是由來已久。很早我就發現,K.D.有個怪癖:喜歡把自己創作的同一首曲子安上不止一個名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12-25 12:10)
昨天陪春春去給舒買“聊表寸心”,自然是去舒很是心儀的BreadTalk拿了很是誘人的芝士蛋糕。恩澤雨露,我也得到了一盒。晚上一起送到舒家,來回的路上不間斷地放著Coltrane在PRESTIGE和ATLANTIC那些優美的錄音,聼到興處還來個經典回放。沒有了現實。
 
今天臨行前的中午,以此為餐,喫著濃茶,切下一片蛋糕送入口中,再聼著“暖暖的Dexter Gordon”,簡易的樂趣,至少能讓我暫時逃離出憤怒。
六〇年代末期,Dexter從法國移居丹麥後,每年夏天在哥本哈根的Jazzhus Montmartre俱樂部熱演,大個子也就成了“King of Copenhagen”。在那個小小的舞臺上,大個子似乎很是享受,每天上臺的開篇致詞縂是“Your tenorplayer for tonight, Bent Gordonsen”,然後開足馬力,呼呼啦啦一場翻滾。這段時期的錄音都由丹麥廣播公司現場直播,大部分都在空中散失,而少部分得以存檔的錄音一直到Dexter1976年返美開始陸續發行。這張可愛的小松鼠便是其中的一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12-14 23:23)
太忙了。每天機械地準備一份一份材料,頭一次領悟到做些幾乎沒有技術含量的事情也可以這麽讓人焦頭爛額。不過恰因此,得以在這瑣碎之中隨心所欲、進而肆無忌憚地放著唱片。好幾個夜晚,我就在不間斷的爵士樂噴湧中獨坐無言到天明。
 
聼著Dexter Gordon四十年代中後期在SAVOY公司的錄音,——倒並未嗅出村上老兄所謂的“硝煙”氣息。不過那品質,那聲響,倒是直直的煙熏味兒,撲鼻而來。少有的讓CD在唱機裏不斷翻轉,很想面前能有一份烤得焦紅的培根和一杯碳燒咖啡,和這音樂真是般配。其實音樂一點兒也不兇狠;“高雅先生”(春春謂)彼時的吹奏在bebop狂飆突進的洪流中算是個異數,火氣都跑進了肉縫裏,把年輕的無畏與狂熱都消耗在烘焙每塊細節上,於是沒有火苗,只有煙熏味兒。此時,Fats Navarro、Leo Parker也好,Bud Powell、Tadd Dameron也罷,一概無視;將配菜裏的洋蔥、花菜、通心粉通通剔去,只剩下那煙熏味兒,煙熏味兒!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小表妹暑假順利考完鋼琴八級又開始向十級衝刺,每天例行的就是翻來覆去地彈那些可聼性還算不錯的練習曲。今天她打開琴蓋,我突然心血來潮:好久沒摸鋼琴了,況且幾個星期前新採譜的'Morning of the Carnival'想在琴上再熟熟手,於是班門弄斧起來。小表妹嫌我彈得實在爛,我說那我就放幾個版本的這首曲子給你聼聼吧!
  

還沒放多久,小表妹就言之鑿鑿地說:這是小調。崇拜!在聼的過程中,小表妹發表的感想更令我暴汗,一會兒說人家的和絃不對,一會兒又說樂隊奏出的7音和打擊樂器不協調。聼得好好的,她突然冒出來一句:“剛才鋼琴彈的是7-2;後來又是7-4。”——這不是典型的配B-7b5和絃嘛,要不是她提醒我死活也聼不出來只能自己推導。這個專業啊!於是抓住機會,叫她幫我找找錄音裏的原調。才聼了兩遍,她就順利地在鋼琴上找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10-26 22:37)

8. Buddy DeFranco Quartet feat. Sonny Clark   (VERVE)
      
Buddy DeFranco,  clarinet
Sonny Clark,  piano
Gene Wright,  bass
Bobby White,  drums

Recorded in 1954

在迷戀音樂的生活裏,總會有著單單這些字母組合就令人怦然心動的詞彙,有的是人名,有的是曲名或專輯名。于我而言,還有一樣樂器名稱也能讓我頓時心血上湧,這就是單簧管。到現在,我還保留著一個多年淘碟的陋習:無論古典或是爵士,只要看到配料表里有clarinet出現,幾乎縂是把持不住要敗家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