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搜博主文章
个人资料
落花无言
落花无言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4,337
  • 关注人气:4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个人简介
陈艳,江苏人,笔名:落花无言,花妩妍。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爱生活,爱孩子,爱大自然,爱动物,爱一切可爱之人可爱之事。
博文
(2018-10-21 18:54)
标签:

人物

回忆

分类: 人物写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旅游

分类: 我的散文

我的照片,被上传在自己的微博里。照片上,一间草房子,纯粹的草房子,墙是厚厚的草,窗上有黄亮的草,屋顶也如戴着一顶草帽子。屋内,墙是泥墙,地是土地,这些都不重要,我从那个支着木杆,覆盖着茅草窗探出了头来,冲着先生说,这样的屋,我真是太喜欢,给我拍张照吧。

院中,青草,油绿的伸着,如果还有几只油鸡在院子里觅食,一只土土的家狗在太阳下打盹,我想,这与我梦里的房舍是一样的。照片上那个从窗户下探出头的我,穿得是一件中式盘扣衬衫,长长的头发,编成一条发辫,笑容那样灿烂。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旅游

时尚

文化

分类: 我的散文

时间很调皮,他一不小心,就从我的头顶窜过去了。时间很无情,他总是在你不注意的时候,悄悄跟你藏猫猫。时间,就是这样,在你防不胜防的时候,从你的笑声里,你的一挥手,一抬足之间就溜过去。

时间,有时,却是静止的。静止到,我没办法分清,我是在时间的河里静止,还是时间在我的心里静止。

那天,当我来到柔情似水的乌镇时,已是中午时分。这座古镇,因为古老,所以闻名,或者,是因为,《似水年华》的拍摄,让我对她有一种无法更替的印象。

所有的桥,都是相通的。所有的时间,在古镇里,也是相通的。桥的出现让人倍感亲切,踏上桥,眼前的路又开阔起来,心境也开朗了许多,目光又可以伸展得更远一些了。

乌镇的桥,样式丰富,有平桥,有拱桥,有廊桥,有单拱虹跨,有双拱连理,据史记载,古时的乌镇百步一桥,最多时有124座,而今已多半毁去,单是剩下的仍还有49座,浮澜桥、通济桥、仁济桥、逢源桥……数亦不胜,每一座桥都记录着一段鲜为人知的历史,只是它们更惯于沉默罢了。

一条条乌篷船,也很自然的,在微波荡漾的河面上穿梭往来;如果这河上没有桥,这桥下没有船,这古镇的静态里,没有这些动态的点缀,又少了怎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5-16 22:18)

  人世间,总是有些巧合,就那么巧让你知道了别人不知道的隐私。没办法,倾听有时是一种礼貌;不说,有时是一种隐瞒;隐瞒有时,你不能说,存在着善意的同情。
  可是,说的人,总还是要说,总还是会有人听,听得人,不想听,却不小心听到了,装在心里,觉得重。无知的人,往往最轻松,知道的越少,越快乐。其实,很多故事,人人都知道,人人都又不知道,谁又能让人谁不说呢?谁又能让谁大大方方的说呢?
  采文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客厅一壁落地的大窗开着,阳光轻轻探进来,照在采文新漆的美甲上,手指上夹着一根烟,烟燃到一半,烟雾袅袅,身边的茶几上,搁着一只水晶的烟灰缸,里面积着几只烟头的尸,颓败的烟灰,暗合了一种懒懒的气氛。
  她又深深吸了一口,手指夹烟的手指处,有些暗黄。
  有什么办法呢?男人一去就是一年,打工就打工呗,哪有打工的男人,不想女人的?我说过去上海看他,他竟然不同意。他不想我,可是他怎么知道我不想他呢?你说,他在外面,可有女人了?
  留守女人,跟活寡妇一样。
  采文又闷闷地。
  昨个,回去的迟,那个婆婆又在嘀咕,管她呢,她儿子都不问她的事情,反过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5-16 22:16)

  光头,大眼,说着一口口齿不清的岭南话,大伙都小牛,小牛地叫他。
  我初次认识他,是在饭席上。我被他的饭量惊呆了,吃惊地看了看他的肚子,肚子没有像吹了气的猪一样圆鼓鼓,长得倒是利索,挺刮的如刀削一样。再细瞧,他浑身键子肉,像铁块似的结实。
  我就眼睁睁看着他,含着笑看着他埋着头,不吭声,飞快地就着红烧肉,酸菜鱼,一口气吃了两大碗米饭。这饭吃在他嘴里,怎么就那么香呢?好生纳闷。热腾腾散着气的饭是冒了尖盛在大海碗里。第一碗压得结实,吃完了,他端着空碗,筷子齐了齐,我们以为他要客气地说:诸位慢用,慢用。不料,他是很豪爽地问主家的女主人冬兰子,还有米饭不?再来一碗。
  冬兰爽快地说,瞧,饿坏了吧。然后笑咪咪习惯地接过空碗来,转过身,头发扫着肩膀,肥胖的身子没入厨房,转眼又端来一碗压得结实的白米饭。
  小牛是开着车子来大亮家。
  大亮是小牛的铁杆兄弟。
  这兄弟是怎么处出来的?大亮没说,我也没问。
  当然,我和大亮是从小玩到大的伙伴,他的很多事情我知道得一清二楚,许多,并不包括所有。
  三起三落的大亮,现在有吃有喝有房住,好像日子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5-16 21:50)

记得小时侯,我每次一放学,经过一个沙场,看同学都低着头,弓着腰,在沙堆中寻找什么。起初,只是奇怪,但,见到她们拿出五彩的小石子,对着阳光看,里面似明非明,有着种种梦幻般的图案,也有些,是彩色条纹,如天上的彩虹,更多了几份质感与想象空间。渐而,也加入那个行列,每每途经沙场,会埋头在那些沙堆,是一个淘石人。

  也淘到许多各式各样,美丽多彩的小石子,都不大,以透明的质地为佳,普通石子,绝不入眼。满满一玻璃瓶,常常在周末,拿一只碗,盛满水,将石子一粒一粒放在水中,盈盈如玉,水也变得生动起来,少年的眼里,是有梦的,那些石子,比钻石珍贵,是一点一滴,一粒一珠,在沙山石海里捡来,视为珍宝。

  也有过收集糖纸的日子。儿时的糖,来得容易,糖的包装,都是方正的彩色玻璃纸,有亮丽鲜艳的色彩,有精致的图案,有的图案是画着小动物,比如大白兔奶糖的糖纸,是柔软温润,上面也有小白兔的图案,卡通,可爱。白蓝相间,色彩优雅。

  也有高梁仪糖,软且透明的糖,像收集的小石子一样,让人心动,且有甜味,入口能食,更是爱不释口。糖纸是那种摸上去更而脆的玻璃纸,两端有花纹,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5-16 21:46)


  元宵节的花灯上,通常会留些谜语让人猜,这样互动的作法,不仅是为了使游客能欣赏各式各样、五彩缤纷的花灯之奇特与美妙,也是为了使节日的气氛更加浓烈,欢庆的场所格外热闹。
  我也在乘车途中,或者与朋友闲坐喝茶聊天,亦或者周末逗一群孩子游戏时,随机出一些谜语给他们猜。特别喜欢看孩子们猜谜。彼时,看着他们粉扑扑的小脸凝着汗珠,大眼睛小眼睛里透着灵气,我会随手指指“跷跷板”,故作神秘,顿一下,煞有介事地说“看看谁最聪明,反应最快啊,记住,是要你们打一成语。”于是,眼前的孩子,有的抓耳挠腮,有的苦思冥想,有的跃跃欲试,答案也有,“七上八下”,“高不成底不就”,“上窜下跳”于是笑,报之以正确答案“此起彼伏”呀,可以用来形容你们回答问题时的声音,也是此起彼伏的。
  看着孩子们不甘心地示威“再来一个!”
  “好,紫色树,开紫花,紫色果里盛芝麻。” 孩子们喜悦地笑,跳着喊着,纷纷抢答“茄子,茄子,我知道,肯定是茄子”。像胜利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5-15 23:20)


幼时看戏,是逢过年或者遇红白喜事,不知从哪里来了戏班,寻个空白场地,临场搭建台子,不大,却也够演员们在台上眉目传情,或者翻跟斗打滚。

  所观之戏,亦无水准,登不上大雅之堂,仿佛鲁迅先生写的《社戏》,“最惹眼的是屹立在庄外临河的空地上的一座戏台,模胡在远处的月夜中,和空间几乎分不出界限,我疑心画上见过的仙境,就在这里出现了。这时船走得更快,不多时,在台上显出人物来,红红绿绿的动……”

  戏,通常在夜晚开始,台上灯火通明,披毛戴角,脸上打着油彩,鲜明立体,又有各种花花绿绿的衣裳衬映,便觉新鲜。台下人头攒动,闹闹哄哄,有人早早就抢占了最佳地势,口袋里装着瓜子,小杏仁或者山楂片之类小食品,边观戏,边吃零食,人生之一大享受。

  唱戏的,与观众而言,无名无份,只是角色。扣人心弦的是故事情节,当然,若有一两位突然走调,哑声,也会有喝倒彩的。年纪大的,在一边干着急,呀,难为情了,唱不下去怎么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5-15 23:15)

超市里有农夫山泉,买回来饮,据说,泉水甘甜,含多种矿物质,是饮料中佳品。于我而言,瓶装的水,与山野中泉水相比,少了许多灵性。经过加工包装,少了自然,多了粉饰。

  曾羡慕那山民,居于小村,夏日入河洗澡,打水仗,爬在大石上晒阳光,是一种天生的福份,有泉水相伴,“叮咚”作响,是自然的音乐,宁静地让人心动。

  也见旅游者数码相机里拍回的照片,是天山游,有泉水自天而下,一线连绵,白浪翻滚,清澈明净,想必,鞠一捧,随地饮了,心也悠然自得,一如水中鱼虾,无忧无虑,自由,安闲。

  一些因泉水闻名的村落,垂钓业也风生水起,垂钓池内是天然泉水,其中的虹鳟、草鱼、鲟鱼等各种鱼类的肉质格外鲜美。不尝泉,那鱼的身体里有泉水味道,格外充满灵性。

  但凡爱饮茶者,也总愿能有清泉为液,此茶之味,已然超出自来水浸泡的茶水,茶之美,原来不仅是茶要好,还要有好水。

  喜欢白居易的诗,“天平山上白云泉, 云自无心水自闲。” 吴中的山,不是险峰,却也俊秀,山上青松郁郁葱葱,山腰依崖建有亭,“亭侧清泉,泠泠不竭,所谓白云泉也”泉水清洌而晶莹,顺山势而下,不曾因名人的诗而骄横,不因名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5-15 23:11)



 

儿子每到超市,就喜欢站在养鱼的鱼缸旁,不是看鱼,而是看螃蟹。嘴里不停地喊:“螃蟹,螃蟹!”一脸的惊喜。

  家里养的金鱼大抵是见惯不怪,所以看到这样横行霸道的东西,反而觉得可爱。

  但,他着实也是叶公好龙。

  每每喜欢地买回几只,想让他尝尝鲜。小小的孩子,见到活蟹在水池里,也伸头去看,但真拿到地下,让他观赏螃蟹走路,他却躲起来,远远地看,不敢走近。

  于是,我将蟹洗净,置入盛满滚水的锅内,加大姜一块,猛火煮之。盖紧锅盖,只见火苗舔着锅底,又听见沙沙,沙沙地声响,是螃蟹在垂死挣扎。

  当听不见锅中响声,蟹壳由青变红,清香也溢满小小的厨房。

  此时,儿子看到,小手直拍,吃螃蟹,吃螃蟹。

  常说,人是最残忍的动物,与吃有关的,总会想出种种绝招,虐杀小动物。

  但,既为人食之物,还考虑人道?这样煮出的蟹,味道最为鲜美,原汁原味。

  剥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